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我在你们中间的工作,你们都亲眼目睹,我所说的话你们又都亲耳聆听,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都曾知道,所以你们都该知道我作在你们身上的工作到底是为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扩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们的不义、污秽、抵挡与悖逆来说话,以便更好地扩展我的工作,使我的名传于外邦,就是传于以色列以外的任何一个邦族,使我的名、我的作为与我的声音传于外邦,让任何一个不属以色列的邦族都被我征服,敬拜我,成为我在以色列与埃及之地以外的圣地。我扩展工作实际是扩展我征服的工作,扩展我的圣地,就是扩展我在地的立足之地。你们应清楚,你们只是在我所征服中的一个外邦中的受造之物,原本没什么地位,又没一点使用价值,没有一点用处,只因我从粪堆中提拔那蛆虫,来作为我征服全地的标本,作为我征服全地的唯一的“参考资料”,这样,你们才有幸接触我,与我相聚在此时。我是因着你们的地位低下才拣选你们作了我征服工作的标本、模型,我才作工说话在你们中间,与你们生活寄居在一起。要知道,我是因着我的经营,又因着我极度地厌憎这些粪堆中的蛆虫才在你们中间说话的,以至于大发烈怒。我作工在你们中间并不相同于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于耶稣作工在犹太。我是以极大的忍耐来说话作工,带着怒气又带着审判来征服这些败类,并不像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中他的众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赐食物、活水,满有怜悯、满有慈爱地供应着他的众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诅的并非选民的邦族中,没有丰富的食物,也没有滋补干渴的活水,更没有应有尽有的物质供应,只不过是供应那应有尽有的审判、咒诅与刑罚。这些生在粪堆中的蛆虫根本不配得到我赐给以色列的满山的牛羊与万贯家产,还有遍地最美丽的儿女。当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补的牛羊与金银之物都献在祭坛上,超过了律法下耶和华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赐给他们更多,超过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补给以色列的超过了亚伯拉罕所得的,也超过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养众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顾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选民,就是那向我奉献所有的从我所得一切的众百姓。因他们顾念我,便将初生的牛羊献在我圣洁的祭坛上,将所有的一切都献在我的面前,以至于将初生的长子也献上期盼我的重归。你们如何?击打我的怒气,向我索取,偷窃那些为我献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们得着的尽是黑暗中的哀哭与惩罚。你们多次触及我的怒气,我将我的焚烧之火降下,以至于有许多人“惨遭不幸”,幸福的家园变成了荒凉的坟茔。我对这些“蛆虫”只是怒气不止,并没有祝福的意思,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们,忍受了极大的屈辱作工在你们中间,若不是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与这些在粪堆里滚来滚去的蛆虫同住一个家中呢?我对你们的任何一个作法与说话都感觉极度地厌憎,好歹因着我对你们的“污秽”与“悖逆”有点“兴趣”,成了我说话的“集大成”,否则我绝对不会这么久呆在你们中间的。所以,你们应知道我对你们的态度只是“同情”与“可怜”,并没有一点爱,对你们只是忍耐,因我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你们只是因着我选用了“污秽”与“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见了我的作为,否则,我绝对不会向这些蛆虫显明我的作为的,我只是牵强附会地作在了你们身上,并不是犹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样的甘心与愿意,只是带着怒气勉强在你们中间说话。若不是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纳这样的蛆虫存留?若不是为了我的名的缘故,我早已升到至高处将这些蛆虫与粪堆一同烧干净尽!若不是为着我的荣耀,我怎能容让这些恶鬼在我眼前公开摇头晃脑来抵挡我?若不是为了让我的工作顺利开展,毫无一点拦阻,我怎能容让这些蛆虫一样的人任意虐待我!若在以色列中有一个乡村中一百个人起来这样抵挡我,即使为我献祭,我也要将其都灭在地的裂缝之下,让别的城中的人不再反抗。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虽然今天你们在我前大胆放肆,悖逆我所教训你们的言语,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来与你们的悖逆相对,我不会因着一个个小小的蛆虫翻动了粪土而大动肝火,以致影响我的工作,我是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厌憎的、我所深恶痛绝的东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语的尽头,直至我的最后一刻。你放心!我不会与一个无名的蛆虫一般见识的,我不会与你比试“本领”的大小的,我厌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却逃不脱我父应许我刑罚你的日子。一个受造的蛆虫真能比得过造物的主吗?秋天,落叶归根,你归回你“父”的家中,我归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爱怜陪伴,你有你“父”的践踏跟随;我有我父的荣耀,你有你“父”的耻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罚来陪伴着你,你用你那败坏了万年的腐臭了的肉体来迎接我的刑罚;我结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随的话语工作,你却开始成全我话语中受祸的角色;我大大欢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齿,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复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秽中与你存留,你也恢复原有的丑相,仍在粪堆中钻来钻去;我工作、说话结束之时,是我喜庆之日,你抵挡、悖逆结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会同情你,你不得再见着我;我不会再与你“对话”,你再不得与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爱;我击打你,你想念我;我欢然离开你,你却自觉亏欠我;我永远地不见你,你却永远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现在抵挡我,你想念我,因我现在刑罚你;我不愿与你同居,你却苦苦地期盼,永远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挡,以至于你懊悔得满脸伏地,全人瘫倒在我前,发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爱着我,却永远听不见我的声音,我要让你自愧蒙羞。

现在我眼看着你那放纵的肉体来欺哄我,我只是对你稍作警戒,却并不动手来用刑罚“侍候”你,你应知道,你在我工作中是扮演什么角色的,我就满足了,其余,你或是抵挡我,或是花我的钱、吃我耶和华的祭物,或是你们蛆虫之间互相厮咬,或是狗犬之类相互抵触、侵犯,这些我都不关心,你们只要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那我就知足了。除了这些以外,你们愿意互相动刀枪也可以,互相以口相斗也可以,对这些,我根本没有一点意思干涉,人间的事与我毫无牵连,不是我对你们之间的纠纷不关心,是因为我不属你们中间的一员,所以我不参与你们中间的事务。我本不是受造之物,我本不属世界,所以我厌憎人中间风风火火的生活与那些杂乱无章的人与人之间的不正当的关系,我更厌憎那吵吵嚷嚷的人群。但我深知每个受造之物的内心的杂质,我未曾造你们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处所存留的不义,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弯曲诡诈。所以,尽管人的不义行出之时毫无蛛丝马迹,但我还是知道你们心中存留的不义胜过我创造万物的丰富。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你们一个小小的臭虫,偷吃我耶和华祭坛上的供品,这样就能将你那扫地的败亡的名声挽救回来而成为以色列选民吗?不知羞耻的贱货!那祭坛上的祭物是人为我献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将人给我的小小的斑鸠给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犹大吗?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为“血田”吗?不知羞耻的东西!你以为人献上的斑鸠都是给你滋补蛆虫的肚腹的吗?我给你的是我甘心愿意的,我未给你的应是由我支配,不许你随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华——造物的主,人献祭是为我的缘故,你以为是给你奔跑的薪水吗?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什么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钱袋的钱财?你不是“加略人犹大的子孙”吗?我耶和华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吗?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摆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钱了!不值钱的贱货!我耶和华的火终将你烧尽!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