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神警戒人的话语

644 不凭着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着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带来的生命之道的人是异想天开的人,所以我说,不接纳末世基督的人永远是神厌憎的对象。基督是末世人进入国度的大门,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过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话,就得顺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领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应。基督末世来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来供应生命的,这工作是为了结束旧时代进入新时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进入新时代的人的必经之路,你不能承认而且还定罪或亵渎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规就是永世都被焚烧的对象,是永远不能进入神国中的人。因为这基督本是圣灵的发表,是神的发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说,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亵渎圣灵的人,亵渎圣灵的人该有的报应那是每一个人都不言而喻的。我还要告诉你,你若是抵挡了末世的基督,弃绝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后果是无人能替你承担的,而且从此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神的称许了,甚至你想挽回时也不能使你再见到神的面,因为你抵挡的不是一个人,你弃绝的不是一个小小的人,而是基督,这样的后果你知道吗?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而是犯了弥天大罪。所以,我劝每一个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张牙舞爪,信口雌黄,因为只有真理才能将生命带给你,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使你得以复生再见神面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645 我们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势力都无法拦阻的,而那些阻挠神作工、抵挡神说话、搅扰破坏神计划的终会得到神的惩罚。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复存在。我奉劝各个民族、各个国家甚至是各个行业的人都来听听神的声音,都来看看神的作工,关注一下人类的命运,让神在人类中间成为至圣、至尊、至高的唯一的敬拜对象,让整个人类都活在神的祝福之中,犹如亚伯拉罕的后裔活在耶和华的应许之中,犹如神起初造的亚当、夏娃活在伊甸园之中。

神的作工犹如汹涌的浪涛浩浩荡荡,没有一个人能挽留住他,没有一个人能制止住他的脚步,只有悉心听他话语、寻求渴慕他的人才能跟随他的脚踪,得到他的应许,除此之外的人都将受到灭顶之灾与应有的惩罚。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646 神在寻找渴慕他显现的人,在寻找能听他话语的人,寻找不忘记他托付而为他献上身心的人,寻找在他面前如婴儿一样对他顺服、对他没有抵挡的人。你若不受任何势力的阻挠而为神献身,那你将会是神所看中的对象,将会是神所赐福的对象。你若有很高的地位,若有很高的名望,若有很多的知识,有很多的资产,有很多的人拥护你,而你却仍然不受这些东西的困扰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呼召与托付,作神让你作的事情,那你所作的事情将是世界上最有意义而且是人类最正义的事业。你若为了地位或者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拒绝神的呼召,那你做的一切都是神所咒诅的,更是神所厌憎的。若你是总统,你是科学家,你是牧师或长老,无论你的官职有多大,你若凭着你的能力、你的知识去做你的事业,那你永远是一个失败者,你永远是一个没有神祝福的人,因为神不接纳你所做的一切,他不承认你是在做正义的事业,也不认可你是在为人类谋福利,他会说你做的事都是在用人类的知识与人类的力量而努力推开神对人类的保守,是在否认神的祝福,他会说你是在引导人类走向黑暗,走向死亡,走向漫无边际的人类无神失去神祝福的开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647 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你们如此的昏沉又能从耶稣得着什么呢?你们如此执迷不悟怎么能明白耶稣驾着白云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诉你们,那些不领受真理却一味地等待耶稣驾着“白云朵朵”降临的人定规是亵渎圣灵的人,这些人定规是灭亡的种类。你们只想得着从耶稣来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乐境地,却从来不听从耶稣口中的言语,从来不领受耶稣重返肉身时所发表的真理。你们拿什么来交换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事实呢?是你们屡次犯罪却又口头认罪的诚心吗?你们拿什么来献给驾着白云重归的耶稣作祭物呢?是你们高举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资本吗?你们拿什么来让重归的耶稣信任你们呢?是你们那不顺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648 我告诉你们,那些因着神迹而信神的定规是灭亡的种类,那些因着不能领受重返肉身的耶稣所说之话的定规是地狱的子孙,定规是天使长的后裔,定规是永远灭亡的种类。或许有许多人并不在意我所说的话,但我还是要告诉每一位跟随耶稣的所谓的圣徒,当你们的肉眼亲自看见耶稣驾着白云从天而降的时候已是公义的日头公开出现的时候。那时或许你的心情激动万分,但你可曾知道,当你看见耶稣从天而降的时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狱接受惩罚的时候,那时已是神经营计划宣告结束的时候,是神赏善罚恶的时候。因为神的审判已在人未曾看见神迹只有真理发表的时候结束了。那些接受真理不求神迹而被洁净的人归在了神的宝座前,投入了造物主的怀中,只有那些坚持一个信念“不是驾着白云的耶稣就是假基督”的人将会受到永久的惩罚,因为他们只相信会显神迹的耶稣,却不承认发表严厉审判、释放生命真道的耶稣,这样就只好让耶稣公开驾着白云重归时来解决他们了。他们太固执、太自信、太狂妄了,这样的败类怎么能得着耶稣的赏赐呢?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或许有的人没有看几句话就盲目定罪了,或者说“这无非是一些圣灵开启罢了”,或者说“这是假基督来迷惑人来了”,能说出这样话的人简直是太无知了!你对神的作工、对神的智慧了解得太少了,我劝你还是重新开始吧!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若你再三考察之后仍旧认为这些话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发表,那你就是最终遭受惩罚之人,就是无福之人。这样的真理说得这么透亮、说得这么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吗?不就是没有福气归回到神宝座之前的人吗?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649 末世基督将用真理来教导各方的人,将所有的真理晓谕给各方的人,这就是神的审判工作。很多人对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感觉很不是滋味,因为人都是难以相信神会道成肉身来作审判的工作的。不过我还是告诉你,往往神作的工作都大大出乎人的预料,都是人的大脑难以接受的。因为人只是地上的蛆虫,而神则是充满天宇之间的至高无上者;人的大脑好比是一坑臭水,生出来的只是蛆虫,而神的意念所指挥的每一步作工则都是神智慧的结晶。人总想与神较量,那我说最终吃亏的会是哪一方这是不言而喻的。我劝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还重要,别人能接受神的审判你为什么就不能呢?你比别人高多少呢?别人能在真理面前低头你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神的工作是大势所趋,他不会因为你的“功劳”而重复作两次审判工作的,失掉这样的良机你会悔断肝肠的,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张白色的大宝座来“审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弃绝耶稣,都否认耶稣,但耶稣救赎人类的事实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实吗?若你还在等待耶稣来接你上天堂,那我说你是一个顽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稣是不会承认你这样一个不忠心于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扔在火湖里焚烧万年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650 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这个人类,更缔造了古希腊的文化与人类的文明,只有神在抚慰着这个人类,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顾着这个人类。人类的发展与人类的进步不能离开神的主宰,人类的历史与人类的未来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督徒,那你一定会相信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兴盛与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将会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这个人类将何去何从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一个国家要想有好的命运,那只有人类都俯伏敬拜神,都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否则人类的命运与归宿将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劫难。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651 为了你们的命运你们当做到被神认可。就是说,你们既然承认自己是神家中的一员,那你们就应当做到处处让神放心,事事让神满意,也就是办事有原则而且合乎真理。若你达不到这些,那你就是被神厌弃、被所有的人唾弃的对象,一旦你落入这样的境界,那你就不能说成是神家中的一员,这就是所谓的不被神认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652 我的要求很简单,但我告诉你们的事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如果你们只是凭口说说,或是海阔天空、高谈阔论一番,那你们的蓝图、你们的期望将永远是空白的一页。我是不会可怜你们受苦多年又徒劳无获的,相反,我对待任何一个并未达到我要求的人只有“罚”,没有“赏”,更不会同情。或许你们以为你们跟随多年无论如何也有苦劳,不管怎样也能做个效力者在神家捞个饭碗,我说在你们中间这样想的人也占多数,因为你们向来都是奉行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原则。那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们:我不管你劳苦功高,或是资格大大,或是追随左右,或是名望顶天,或是态度好转,只要你没有按着我的要求去办,那你永远不可能获得我的称许。你们还是把自己的种种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笔勾销,把我的要求都认真对待对待,否则,我会将所有的人都化为灰烬来结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将我的多年作工与苦难化为乌有。因为我不能把我的仇敌与带着邪恶味道与撒但原样的人带入我的国中,带入下一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653 现在正是我灵大作工的时候,也是我在外邦动工的时候,更是我将受造之物都归类的时候,将这些受造之物都划分类别,使我的作工能更快,使我的作工更能达到果效。所以,我要求你们的仍是当为我的所有作工献上你的全人,更当将我在你身上的所有作工都认清、看准,为我的作工达到更好的果效而花费你的所有精力,这是你当明白的。不要再你争我夺,不要再自己寻求后路,不要再为你的肉体寻求安逸,免得耽误我的工作,也耽误你美好的前途,这样做只能断送你自己,却并不能将你自己保护起来,你不是愚昧了吗?你今天所贪享的正是那断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护你自身的,这些你应明知,免得陷入试探中难以自拔,误入迷雾之中再也找不着日头,当迷雾消失的时候,你便在大日的审判中了。那时,我的日子已临近人类,你怎能逃出我的审判呢?你怎能经得起烈日的酷晒呢?我的丰富赐给人类时,人却不将我所赐给人的收藏在怀中,而是丢在人所不注意的地方。我的日子临到人的时候,人再也发现不了我的丰富了,也找不着我早已说给人的逆耳之言了,人便嚎啕大哭,因人失去了光的照明而落在了黑暗之中。你们今天所看到的仅是我口中的利剑,并未看见我手中的刑杖与我焚烧人的焰火,所以你们在我前仍是骄蛮放纵,在我的家中仍是与我争斗,以人之舌还我之口。人并不惧怕我,与我敌对至今仍无一点害怕。你们的口中含着不义之人的舌头与牙齿,你们的言行犹如那引诱夏娃犯罪的毒蛇一样,互相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我前争夺自己的地位,争夺自己的名利,却并不知我在暗中观察着你们的言行,在你们未来到我眼前以先,我早已将你们的心底摸透。人总想逃出我的手心,又总想避开我的双眼的鉴察,但我却从未躲开人的言行,而是有意叫人的言行都触及我的双目,以便我能刑罚人的不义,能审判人的悖逆。所以,人背后的言行却总在我的审判台前,而且我的审判从未离开人,因为人的悖逆太多了。我的工作就是将人的所有在我灵之前的言行都焚烧、洁净,当我离地之时,人仍能对我忠心,对我的工作仍能像我的圣仆事奉我一样,使我在地上的工作能持续到我工作结束之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654 在地,各种各样的邪灵无时不在寻找可安息之地,无时无刻不在寻找可吞吃之人的尸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顾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荡!切不可妄为!应在我家中献上你的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击魔鬼的诡计,千万不要再像以往,在我前一套,在我后一套,这样已不可挽救,难道这一类的话我还说得少吗?正因为人的旧性屡教不改,所以我才多次提醒,不要厌烦!我说的完全是为你们的命运!撒但所需之地正是肮脏污秽之地,越是不可救药,越是放荡不受约束,各种污鬼越是乘机而入,若到这种地步,你们的忠心将全是妄谈,毫不实际,而且你们的“心志”也将被污鬼吞吃变为“悖逆”,变为撒但的“诡计”来打岔我的工作,从而被我随时随地击杀。人都不晓得这事的严重性,只是当耳旁风听听,丝毫不谨慎。以往所做我不记念,难道你仍等着再一次的“不记念”来宽容你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

655 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最终,我要从你们嘴里挤出这样的词来——“神是信实的神”,接着你们捶胸哭丧着:“人心太诡诈!”那时的你们会是怎样的心情,不会仍像现在这样得意忘形了吧!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高深莫测”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规规矩矩特别“老实”,而在灵的面前却是张牙舞爪,这样的人你们会把他列在诚实的人的队伍中吗?若你是一个伪君子,是一个很擅长“交际”的人,那我说你定规是一个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做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你在凡事上都欺骗神,那神家还会容纳你这样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656 现在,就按你们当前所有的来衡量你们的追求是否有果效,以这些来定你们的结局,就是按着你们的代价、按着你们所做的来显明你们的结局。你们的追求、你们的信心、你们所行出来的就能显明你们的结局。在你们所有这些人中间,有许多人已是不可挽救,因为现在已是显明人结局的时候了,我不会作糊涂工作的,不会将根本没法挽救的人带入下一个时代之中的,工作总有停止的时候。我不会在那些根本没法挽救的腐臭了的没灵的尸首身上作工的,现在已是拯救人的末了时候了,不会作那些无用的工作了。你们也不要怨天怨地,世界的末日要来到,这是必然趋势,事情已发展到今天了,不是你人能限制住的,不是你想改变就可改变的,昨天你不付代价追求真理,也不尽上你的忠心,今天时日已到,你已不可挽救,明天你就是淘汰的对象,没有挽救的余地,纵然我心慈面软对你竭力拯救,但你却不为自己争气,不为自己着想,这与我有何干?那些专为自己肉体打算、喜欢安逸的人,那些似信非信的人,那些行污医邪术的人,那些专搞淫乱、破烂不堪的人,那些偷吃耶和华祭物、偷取耶和华财物的人,那些喜欢贿赂的人,那些做梦上天堂的人,那些狂傲自大、专为自己的名利而争夺的人,那些散布轻慢之语的人,那些亵渎神自己的人,那些专搞论断、毁谤神自己的人,那些拉帮结伙搞独立的人,那些高捧自己胜过高举神的人,那些陷在淫乱中的轻浮的少男少妇、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间喜欢个人名利、追求个人地位的男人与女人,那些陷在罪中执迷不悟的所有的这类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吗?淫乱、罪恶、污医、邪术、亵渎之语、轻慢之言在你们中间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们中间被践踏,圣洁之语在你们中间被玷污。满了污秽、悖逆的外邦之种!你们的结局归为何处呢?那些喜欢肉体、专搞肉体邪术的、陷在淫乱罪中的人还有何脸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们这类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虫吗?还哪有资格要求这要求那呢?不喜爱真理专喜爱肉体的人,到如今仍是一点不改变,这样的人如何拯救呢?不喜爱生命之道,不高举、见证神,而是图谋自己的地位、高捧自己的人,到如今不仍是这样吗?有何拯救价值呢?人能否被拯救,不是看你的资格有多老,不是看你作工有多少年,更不是看你的资历有多少,而是看你的追求到底有无果实。你该知道,拯救的是可结果实的“树”,不是枝叶茂盛、鲜花繁多但不结果子的“树”,纵使你多年流浪街头又能怎么样呢?你的见证在何处呢?你敬畏神的心远远低于你爱慕自己、恋于情欲的心,这样的人不是败类吗?怎么可以作为被拯救的标本、模型呢?你的本性难移,你的悖逆太多,不可救药!这样的人不正是被淘汰的人吗?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不也正是你的末日来到之时吗?我在你们中间作了多少的工、说了多少的话,你们曾有多少入耳了?曾有多少顺服了?我的工作结束之时也是你抵挡我与我对立结束之时。在我作工期间,你们总是与我对着干,我说的话你们从未听从,我作着我的工作,你也作着你自己的“工作”,搞自己的小王国,你们这帮狐狗之类,尽与我对着干!总想把那些专爱自己的人拉到自己的怀里,你们的敬畏之心在何处?尽搞欺骗!没有顺服与敬畏,都是欺骗,尽是亵渎!这样的人还可拯救吗?喜欢淫乱的、好色的男人总想着把那些妖艳的淫妇拉到自己身边来供自己“享受”,这样的淫乱之鬼我决不拯救,恨透了你们这些污鬼,你们的“色”与你们的“妖艳”将你们毁入地狱之中,你们还有何言语呢?你们这些污鬼、邪灵太可恶!令人恶心!这样的贱货还可挽救吗?陷在了罪中还能被拯救吗?今天这样的真理、这样的道路、这样的生命并没有吸引你们的心,而那些罪恶,那些钱财、地位、名利、肉体享受、男人的姿色、女人的妖艳却吸引了你们的心,你们怎有资格进入我的国中呢?你们的形象比神还高大,你们的地位比神更高,在人中间的威望更是不用提,你们竟成了人崇拜的偶像,你不是成天使长了吗?显明人的结局之时,也就是拯救的工作接近尾声之时,你们中间有许多人是不可挽救的尸体,务必得淘汰。在拯救工作期间,对所有的人都是慈容善面,到工作结束之时,各类人的结局就都显明了,那时就不是慈容善面了,因为人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了,人都各从其类了,再作拯救的工作也没有意义了,只因为拯救的时代过去了,既过去便不再重返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七》

657 我给了你们许多警告,也赐给了你们许多为了征服你们的真理,如今你们都感觉自己比以往充实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懂得许多信实之人该具备的常识,这些都是你们多年来的收获。我不否认你们的成果,但我也很坦然地说我也不否认你们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种种悖逆与背叛,因为你们中间没有一个圣人,而是毫不例外的都是被撒但败坏的人,是基督的仇敌。到如今你们的过犯与你们的悖逆还是多得不可胜数,所以也难怪我总是在你们面前唠唠叨叨,我也不想这样与你们共处,但为了你们的前途、为了你们的归宿,我还是在这里再唠叨一次。希望你们多多谅解,更希望你们都能相信我所说出来的一字一句,更能从我的说话中体会我的深切含义。不要疑疑惑惑,更不要将我的话语随手捡起之后便随意弃之,这是我所难以忍受的。你们不要论断我的话语,更不要轻慢对待我的话语,不要说我总是试探你们,更不要说我说的话没有准确性,这些都是我难以忍受的。因为你们对待我、对待我的话总是那样顾虑重重、视而不理,所以我郑重地告诉你们每一个人:不要把我的话与哲学联系在一起,不要把我的话与骗子的谎言连在一起,更不要以藐视的眼光来应付我的话语。以后或许没有人能告诉你们这样的话,或许没有人会这样仁慈地对你们这样说话,更或许以后没有一个人能这样循循善诱你们。那时的日子或者是你们在想念过去美好的时刻,或者是你们嚎啕大哭,或者是你们都在痛苦的呻吟之中,或者是你们活在毫无真理、生命供应的黑夜之中,或者是你们只有等待,但并没有一丝希望,或者是你们悔恨得失去理智……这些“或者”的可能都是你们中间任何一个人都难以逃脱的。因为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是在真正的敬拜神的座席上,而是在淫乱与邪恶的世界中混杂,你们的信中,你们的灵、魂、体中,都掺杂了许多与生命与真理毫无关系的东西,而且是恰恰相抵触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们的也正是你们能获得光明的路途。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能“爱护”自己、能珍重自己,不要把自己的归宿看得很重要,却把自己的行为与过犯都看得很淡漠。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658 你的过犯越多你得着好归宿的机会就越少,相反,你的过犯越来越少,那你被神称许的机会就越多。如果你的过犯多到我对你无法原谅的时候,那你被饶恕的机会就彻彻底底地被你糟踏完了,这样,你的归宿就不是在上面而是在下面了,若你不相信那你就大胆地犯错,看看你会吃着什么果子。你是一个实行真理很认真的人,那你的过犯一定有机会饶恕,而且你悖逆的次数一定会越来越少。你是一个很不愿意实行真理的人,那你在神面前的过犯一定会越来越多,你悖逆的次数会越来越多,到了极限的时候也就是你彻底灭亡的时候,那时也是你得福的美梦破灭的时候。你不要只把自己的过犯看成是一个不成熟或愚昧之人的失误,不要把你不实行真理看为是因素质差而难以实行的一种借口,更不要把你的所作所为的过犯仅仅看为是一种不在行的作法。如果你很善于原谅自己,很善于宽待自己,那我说你永远是一个得不到真理的懦夫,而且你的过犯会永远不止休地缠着你,使你永远做不到真理的要求,永远都是撒但的忠实伴侣。我还是那样地忠告:不要只注重你的归宿而忽略了你身上隐藏的过犯;要重视过犯,不要只为了归宿而忽略你所有的过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659 虽然神的实质里有爱的成分,他对每一个人都有怜悯,但人都忽略、忘却了他的实质是有尊严的这一点。他有爱不代表人可以随意触犯他,他却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反应;他有怜悯不代表他对待人没有原则。神是活生生的,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是人想象出来的一个木偶或者是一个什么物体。他既然存在,我们就应当时时刻刻留心倾听他的心声,注重他的态度,了解他的感受,不要拿人的想象去定规神,也不要把人心思里所想的、意愿里盼望的强加给神,让神以人的方式、人的想象去对待人。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你是在触怒神,你是在试探神的怒气,你是在挑战神的尊严!所以在你们明白了这个事的严重性之后,我劝你们每一个人要小心谨慎地行事,小心谨慎地说话,在对待神的事上一定要谨慎又谨慎,小心再小心!在你没有了解神的态度是什么的情况下,不要乱说话,不要乱做事,也不要乱扣帽子,更不要随意下结论,而要等待、寻求,这也是敬畏神远离恶的表现。如果你首先能做到这一点,首先能具备这个态度,神不会怪罪你愚昧无知、不明白事理,而是因着你的害怕得罪神、尊重神的心意、愿意顺服神这样的态度而纪念你,引导开启你,或者宽容你的幼小无知;反之,神会因为你对神的轻慢态度——随意论断神、随意揣测定义神的意思而给你定罪,给你管教甚至惩罚,或给你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有可能就涉及到你的结局。所以说我还是要再强调一次,你们每一个人要小心谨慎地对待从神来的一切,不要乱说话、不要乱做事,在你想说什么之前应先想想:我这么做会不会触怒神呢?我这么做是在敬畏神吗?即便是一件简单的事,也要在心里多多揣摩,多多考虑。你如果真能处处、事事、时时地按着这样的原则去实行,尤其在你不明白的事上你也能有这样的态度,那神会时时引导你,让你有路可行。人无论有什么样的表现在神那儿都会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神会给你这些表现一个准确、合适的评价。当你经历了最后一次试炼的时候,神会把你所有的行为统统总结出来,来定规你的结局,这个结果让每一个人心服口服。在此我想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的所行、你们的所做、你们心里所想的决定了你们的命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660 人怎么追求,怎么对待神,人的态度是第一重要的。不要把神放在脑后当成空气,而是时时刻刻要想着你信的神是一位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神。他不是呆在三层天没事干,而是时时地鉴察着每一个人的心,鉴察着每一个人的举动、一言一行,鉴察着你的表现与你对待神的态度。无论你愿不愿意把自己交给神,然而你所有的行为与你的心思意念都在神的面前,接受着神的鉴察。因着你的行为,因着你的举动,也因着你的态度神会不断地改变着他对你的看法,不断地改变着他对你的态度。不过我要奉劝一些人,不要总把自己当成神手中的小宝宝,好像神多宠爱你似的,好像神离了你不行似的,又好像神对你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别做梦了!神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的,他对人是郑重其事地来作征服、拯救的工作,这是他的经营。他对待每一个人的态度是严肃的,不是把人当成宠物,拿人哄着玩。神对人的爱不是宠爱,不是溺爱;对人的怜悯与宽容不是放纵,也不是放任自流。相反,神对人的爱是爱护,是怜惜,是对生命的尊重;对人的怜悯与宽容寄托着他对人的期望;他的怜悯与宽容是人类得以存活的资本。神是活的,神是实际存在的,他对人的态度是有原则的,绝不是规条,是能改变的。他对人类的心意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随着每一个人的态度在逐步地转换,逐步地改变。所以说,你心里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神的实质是一成不变的,而神的性情会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场合发表出来。也可能你看这事不是很严重,你用你的观念来想象神应该这么作,但是有些事是恰恰相反的,在你用你的观念来衡量神的时候,你已经触怒神了,因为神绝对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作,也绝对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去对待这个事。所以我还是提醒你要小心谨慎地对待你身边的每一件事,学会按照凡事都以“遵行神的道——敬畏神远离恶”的原则去实行。在对待关于神的心意、神的态度的事上一定要定准,一定要找明白的人交通,认真地去寻求,别把你信的神当成玩偶——随意论断、随意下结论、用轻慢的态度去对待。在神拯救你定规你的结局的过程中,无论给你怜悯也好,宽容也好,对你施行审判刑罚也好,总之他对待你的态度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取决于你对神的态度与对神的认识。你不要因为对神有某一方面的认识或了解就一次而永远地定规神。不要信死神,而要信活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

661 你们很想讨得神的喜悦,而你们自己却离神很远,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只接受他的说话,却并不接受他的对付修理,更不能接受他的每一样安排,更不能完全相信他,这又是怎么回事?说到底,你们的信都是一个空鸡蛋壳,永远都不可能有小鸡出现的。因为你们的信没有给你们带来真理、得来生命,而是给你们带来了一种梦幻一样的寄托与希望。你们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寄托与希望,而不是为了真理与生命,所以我说,你们信神的过程无非就是低三下四、不知廉耻地讨好神的过程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真信,这样的信怎么会有小鸡出现呢?也就是说,这样的信怎么会有成果呢?你们信神的目的就是在利用神达到你们的目的,这不更是触犯神性情的事实吗?你们相信天上之神的存在,而否认地上之神的存在,但我并不认可你们的观点,我只称许那些脚踏实地事奉地上之神的人,却从来不称许那些从来都不承认地上之基督的人,这些人无论怎样忠心于天上的神,到最终都难逃我惩罚恶者的手。这些人就是恶者,是抵挡神的恶者,是从来不甘心顺服基督的恶者,这些恶者当然包括所有对基督不认识更不承认的人。你以为只要对天上的神忠心那就可以对基督为所欲为了?错了!你对基督不认识那就是对天上的神不认识,无论你多么忠心于天上的神都只是空谈,都只是假冒,因为地上的神不仅有利于人得着真理,有利于人更深的认识,而且更有利于定人的罪,之后有利于捕捉事实惩罚恶者。这里的利害关系你听明白了吗?你体验到了吗?但愿你们都能早日明白这个真理——认识神不仅要认识天上的,更重要的是认识地上的,不要主次不分、喧宾夺主,这样才能真正地搞好你与神之间的关系,才能达到你与神的关系更近,你与神的心更近。如果你信神多年与我相处很久,却与我很疏远,那我说你一定常常触犯神的性情,你的结局一定很难估计。如果你与我相处多年不仅没有使你变化成一个有人性、有真理的人,反而恶习成性,不仅狂妄倍至而且对我的误会加重,甚至把我当作你的一个小伙伴,那我说你的病已不在皮毛,而是已进入骨髓,只等着安排后事吧!你也不必再来求我作你的神了,因为你已犯了死罪,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即使我能饶过你,但天上的神是非要取你的性命的,因为你触犯神的性情不是一般的问题了,而是性质很严重了。到那时,你也不要埋怨我没有提早告诉你。还是那句话:当你把基督也就是地上的这位神当作一个平常人一样相处,也就是你认为这位神就是一个人的时候那你就该命丧黄泉了。这是我对各位唯一的忠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662 每一个人在信神的生涯中都做过一些抵挡神、欺骗神的事,不过有一些事可以不记过,但有一些事却不能饶恕,因为有许多是触犯行政的事,也就是触犯神性情的事。有许多关心自己命运的人会问这些事情是什么事。要知道你们的本性都是狂妄自大的,是不甘心顺服事实的,因此在你们都反省以后我慢慢告诉你们。我劝你们还是好好了解一下行政的内容,好好认识一下神的性情,否则你们都难以封住自己的嘴,信口开河,高谈阔论,不知不觉触犯到神的性情,不知不觉落在黑暗中,失去了圣灵的同在,失去了光明。因为你们做事缺乏原则,不该做的事你做了,不该说的话你说了,那你就要受到应有的报应。要知道,你说话做事没有原则,神作事说话却很有原则。你受到报应是因为你得罪了神,不是得罪了一个人。在你的一生中,若是你触犯神的性情有好多次,那你这个人就定规是地狱之子了。在人看或许你只是做了几件不合真理的事,仅此而已,但你知道吗,在神的眼中你已是一个没有了赎罪祭的人,因为你触犯神的行政不只是一次,而且你又没有悔改回头的表示,所以你只好落入神惩罚人的地狱之中。有少部分人在跟随神的期间做了一些违背原则的事,后经对付、引导不知不觉发现了自己的败坏,之后进入实际的正轨,至今仍然脚踏实地,这些人就是最终剩存下来的人了。不过我要的人是诚实的人,若你是个诚实的人,而且又是个行事有原则的人,那你就能做神的知心人了。如果你做事不触犯神的性情,寻求神的意思,有敬畏神的心,那你的“信”就合格了。凡是不敬畏神的人、没有恐惧战兢之心的人很容易触犯神的行政。有许多人凭着热心事奉神,不了解神的行政,更不领会神说话的内涵之意,所以好心往往做出搅扰神经营的事来,严重的开除出门外,再没有跟随神的机会,打入地狱与神家无关无份。这些人凭着无知的好心去作神家的工作,最终激怒神的性情。人都把侍候官家老爷的套路拿到神家来发挥,妄想运用自如,结果万万没有想到神的性情不像绵羊,而像狮子,所以初次与神交往的人都不能与神“沟通”,因为神的心不同于人的心。你只有在明白许多真理之后才能不断地认识神,这样的认识不是字句、道理,而是能用来作为你与神知心的宝贝,作为神喜悦你的证据。你没有认识的实际,又缺乏真理的装备,那你的热心事奉只能招来神的恶心与厌憎。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

663 我说的每句话中都有神的性情在其中,不妨你们仔细考察一番,那你们一定会大有收获的。神的实质很难琢磨,神的性情相信你们都略有知晓了吧!那就希望你们多做一些不触犯神性情的事来给我看,这样我就放心了。比如你无论何时都把神放在心中,行事的时候能遵照他的话语去做,凡事都寻求他的意思,不要做出对神不尊不敬的事来,更不要把神放在你的脑后来填补你未来心灵的空虚,如果这样的话,那你就触犯神的性情了。再比如你一生之中都不说亵渎、埋怨神的话,再比如你一生都能规规矩矩做到神托付你的事情,而且能顺服神的所有说话,这样,你就做到不触犯行政了。比如你说过“我为什么不认为他是神呢”“我认为这些话无非就是一些圣灵的开启”“我看神作得不一定都对”“神的人性并不比我高”“神的说话简直没法让人相信”等等这些类似论断的话,那我劝你还是多多认罪悔改,否则你永远都得不到赦免的机会,因为你得罪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神自己。你认为你论断的是一个人,但神的灵并不那样认为,你不尊重他的肉身就等于不尊重他,这样,你所做的不就是触犯了神的性情了吗?要记住,神的灵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他在肉身中的工作,都是为了作好他在肉身中的工作,若你忽略了这一条,那我说你将是一个信神永远也不可能成功的人。因为你触动了神的怒气,所以他要用相应的惩罚来教训你。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664 在了解了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之后,对于应该怎样对待神你们总结出什么没有?就这一问题我想在最后给你们三个忠告:第一,不要试探神。无论你对神了解多少,你对神的性情知道多少,千万不要试探神。第二,不要与神争夺地位。无论神给你什么样的地位,让你担当什么工作,无论神高抬你尽什么本分,也无论你曾为神花费、奉献多少,千万不要与神争夺地位。第三,不要与神较量。无论你能否理解、能否顺服神在你身上作的事、安排的事、临到你的事,千万不要与神较量。这三条你如果都能做到,那你就比较安全了,你就不容易触怒神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665 走到今天,也许你受了不少的苦,但今天你还什么都不明白,对生命的事一窍不通,虽受刑罚、审判,但却没有一点变化,里面没得着生命,那时来检验工程,你要经历犹如火一样的试炼,经历更大的患难,这样的火临到你全人都化成灰了。你没有生命,没有一点精金的成分,仍是老旧的败坏性情,作衬托都不是好衬托物,能不淘汰你吗?作征服的工作还能使用一个一文钱不值的没生命之人吗?到那时你们的日子比挪亚的日子、所多玛的日子还难过呢!你再祷告也不行了。拯救的工作结束的时候,你还能回过头来重新悔过吗?拯救工作全部都作完了,不再作拯救的工作,而是开始作惩罚恶人的工作了。你抵挡、你悖逆、你明知故犯,不都是受重刑的对象吗?今天明告诉你你若不听,以后灾难临到你,那时你才懊悔、才相信,不是太晚了吗?今天给你悔过的机会你却不干,你还要等到何时呢?是要等到刑罚之日吗?今天我不记念你以前的过犯,一次一次地饶恕你,不看你的消极面,只看你积极的一方面,因为现在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你,对你并无恶意,而你却不进入、不识好歹、不识抬举,这样的人不是专等着那惩罚与公义的报应临到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666 我作工在你们中间并不相同于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更不同于耶稣作工在犹太。我是以极大的忍耐来说话作工,带着怒气又带着审判来征服这些败类,并不像耶和华带领以色列中他的众百姓。他在以色列作工是赐食物、活水,满有怜悯、满有慈爱地供应着他的众百姓。今天作工只是在被咒诅的并非选民的邦族中,没有丰富的食物,也没有滋补干渴的活水,更没有应有尽有的物质供应,只不过是供应那应有尽有的审判、咒诅与刑罚。这些生在粪堆中的蛆虫根本不配得到我赐给以色列的满山的牛羊与万贯家产,还有遍地最美丽的儿女。当代的以色列把我滋补的牛羊与金银之物都献在祭坛上,超过了律法下耶和华所要求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赐给他们更多,超过了律法下的以色列所得的百倍。我滋补给以色列的超过了亚伯拉罕所得的,也超过了以撒所得的,我必使以色列家族生养众多,我也必使以色列中我的百姓遍及全地。我祝福、看顾的仍是我以色列中的选民,就是那向我奉献所有的从我所得一切的众百姓。因他们顾念我,便将初生的牛羊献在我圣洁的祭坛上,将所有的一切都献在我的面前,以至于将初生的长子也献上期盼我的重归。你们如何?击打我的怒气,向我索取,偷窃那些为我献供品之人的祭物,也不知是得罪我,因此你们得着的尽是黑暗中的哀哭与惩罚。你们多次触及我的怒气,我将我的焚烧之火降下,以至于有许多人“惨遭不幸”,幸福的家园变成了荒凉的坟茔。我对这些“蛆虫”只是怒气不止,并没有祝福的意思,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破例高抬了你们,忍受了极大的屈辱作工在你们中间,若不是为了我父的旨意,我怎能与这些在粪堆里滚来滚去的蛆虫同住一个家中呢?我对你们的任何一个作法与说话都感觉极度的厌憎,好歹因着我对你们的“污秽”与“悖逆”有点“兴趣”,成了我说话的“集大成”,否则我绝对不会呆在你们中间这么久的。所以,你们应知道我对你们的态度只是“同情”与“可怜”,并没有一点爱,对你们只是忍耐,因我只是为了我的工作,而你们只是因着我选用了“污秽”与“悖逆”作“原材料”才看见了我的作为,否则,我绝对不会向这些蛆虫显明我的作为的,我只是牵强附会地作在了你们身上,并不是犹如我在以色列的作工那样的甘心与愿意,只是带着怒气勉强在你们中间说话。若不是为了我的更大的工作,我的眼中怎能容纳这样的蛆虫存留?若不是为了我的名的缘故,我早已升到至高处将这些蛆虫与粪堆一同烧干净尽!若不是为着我的荣耀,我怎能容让这些恶鬼在我眼前公开摇头晃脑来抵挡我?若不是为了让我的工作顺利开展,毫无一点拦阻,我怎能容让这些蛆虫一样的人任意虐待我!若在以色列有一个乡村中一百个人起来这样抵挡我,即使为我献祭,我也要将其都灭在地的裂缝之下,让别的城中的人不再反抗。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虽然今天你们在我前大胆放肆,悖逆我所教训你们的言语,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来与你们的悖逆相对,我不会因着一个个小小的蛆虫翻动了粪土而大动肝火,以致影响我的工作,我是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厌憎的、我所深恶痛绝的东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语的尽头,直至我的最后一刻。你放心!我不会与一个无名的蛆虫一般见识的,我不会与你比试“本领”的大小的,我厌憎你,但我能忍耐,而你悖逆我,但却逃不脱我父应许我刑罚你的日子。一个受造的蛆虫真能比得过造物的主吗?秋天,落叶归根,你归回你“父”的家中,我归回我父的身旁;我有我父的爱怜陪伴,你有你“父”的践踏跟随;我有我父的荣耀,你有你“父”的耻辱;我用我已忍耐已久的刑罚来陪伴着你,你用你那败坏了万年的腐臭了的肉体来迎接我的刑罚;我结束了在你身上的忍耐伴随的话语工作,你却开始成全我话语中受祸的角色;我大大欢喜,作工在以色列,你哀哭切齿,存亡在淤泥中;我恢复了原有的形像,不再在污秽中与你存留,你也恢复原有的丑相,仍在粪堆中钻来钻去;我工作、说话结束之时,是我喜庆之日,你抵挡、悖逆结束之日,是你哀哭之日;我不会同情你,你不得再见着我;我不会再与你“对话”,你再不得与我重相逢;我恨你悖逆,你念我可爱;我击打你,你想念我;我欢然离开你,你却自觉亏欠我;我永远地不见你,你却永远地巴望我;我恨你,因你现在抵挡我,你想念我,因我现在刑罚你;我不愿与你同居,你却苦苦地期盼,永远地哀哭,因你懊悔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你懊悔你的悖逆、懊悔你的抵挡,以至于你懊悔得满脸伏地,全人瘫倒在我前,发誓不再悖逆我,但你的心只是爱着我,却永远听不见我的声音,我要让你自愧蒙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667 现在我眼看着你那放纵的肉体来欺哄我,我只是对你稍作警戒,却并不动手来用刑罚“侍候”你,你应知道你在我工作中是扮演什么角色的,我就满足了,其余,你或是抵挡我,或是花我的钱、吃我耶和华的祭物,或是你们蛆虫之间互相厮咬,或是狗犬之类相互抵触、侵犯,这些我都不关心,你们只要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那我就知足了。除了这些以外,你们愿意互相动刀枪也可以,互相以口相斗也可以,对这些我根本没有一点意思干涉,人间的事与我毫无牵连,不是我对你们之间的纠纷不关心,是因为我不属你们中间的一员,所以我不参与你们中间的事务。我本不是受造之物,我本不属世界,所以我厌憎人中间风风火火的生活与那些杂乱无章的人与人之间的不正当的关系,我更厌憎那吵吵嚷嚷的人群。但我深知每个受造之物的内心的杂质,我未曾造你们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处所存留的不义,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弯曲诡诈。所以,尽管人的不义行出之时毫无蛛丝马迹,但我还是知道你们心中存留的不义胜过我创造万物的丰富。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你们一个小小的臭虫,偷吃我耶和华祭坛上的供品,这样就能将你那扫地的败亡的名声挽救回来而成为以色列选民吗?不知羞耻的贱货!那祭坛上的祭物是人为我献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将人给我的小小的斑鸠给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犹大吗?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为“血田”吗?不知羞耻的东西!你以为人献上的斑鸠都是给你滋补蛆虫的肚腹的吗?我给你的是我甘心愿意的,我未给你的应是由我支配,不许你随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华——造物的主,人献祭是为我的缘故,你以为是给你奔跑的薪水吗?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什么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钱袋的钱财?你不是“加略人犹大的子孙”吗?我耶和华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吗?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摆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钱了!不值钱的贱货!我耶和华的火终将你烧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668 我在你们中间如此地作工、说话,耗费了我的多少精力与心血,但我明明告诉你们的你们何时听从?你们在何地对我全能者俯伏?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为什么你们的所做与所说尽是击打我的怒气?为什么你们的心竟是这样的刚硬?是我曾经击杀过你们吗?为什么你们尽是让我忧伤、着急?难道你们还等着我耶和华忿怒的日子临到你们吗?还等着我被你们的悖逆击打出来的怒气向你们发出吗?我为你们作的岂不都是为了你们吗?你们却一直这样地对待我耶和华:偷吃我的祭物,将我祭坛上的供品都夺回自己家中喂养那狼洞里的狼子、狼孙;“民”与“民”之间互相厮杀,都以怒目与刀枪相对,又将我全能者的话扔在茅厕里与粪便同污。你们的人格何在?你们的人性都变成了兽性!你们的“心”早已变成了顽石,岂不知我忿怒的日子来到之时,就是审判你们如今对我全能者的恶行吗?你们都以为这样地糊弄我而将我的话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听从我话,就这样背着我干就能逃脱我的怒目火眼吗?你们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你们贪恋我财物的时候,我耶和华的双眼早已看见了吗?岂不知你们偷吃我祭物的时候都是在那献有祭物的祭坛前的吗?你们岂能自作聪明而这样欺骗我呢?我的忿怒怎能离开你们那弥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过你们的恶行呢?你们今天的恶行并不是为你们自己开辟出路,而是为你们的明天积攒刑罚,为你们自己击打我全能者的刑罚。你们那恶行与恶言恶语怎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走呢?你们的祈求怎能达到我的耳中呢?我岂能为你们的不义开拓出路呢?我岂能放过你们悖逆我的恶行呢?我岂能不绞断你们如毒蛇一样的舌唇呢?你们不为自己的义而求告我,而是为你们自己的不义积攒我的忿怒,我岂能饶恕你们呢?你们的言行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为污秽,你们的不义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为不尽的刑罚,我公义的刑罚、审判怎能离开你们呢?因你们都如此待我,使我忧伤,又使我忿怒,我岂能容让你们逃脱出我手,离开我耶和华刑罚、咒诅你们的日子呢?你们岂不知你们所有的恶言恶语早已达到我的耳中?你们岂不知你们的不义早已将我圣洁的义袍给玷污?你们岂不知你们的悖逆早已将我满腹的怒气给激起?你们岂不知你们早已让我发怒已久,又早已让我忍耐已久?你们岂不知你们早已将我所在肉身给破坏得破烂不堪?让我忍耐至今,以至于我的怒气发泄,不得再容让你们。你们可知你们的恶行早已达到我的双目之前,我的呼求早已达到父的耳中,他怎能容让你们这样待我?我在你们身上的作工岂有一样不是为了你们?而你们又有谁为了我耶和华的工作增添你们的善心?我岂能因我的软弱与我所受之苦而对父的旨意不忠心呢?难道你们就不理解我的心吗?耶和华怎样晓谕你们,照样我也怎样晓谕你们,难道我为你们奉献得还算少吗?尽管我愿为父的工作担当这一切的苦楚,但你们怎能因着我的受苦而脱离我临到你们的刑罚呢?你们享受我的还算少吗?我父如今将我赐给你们,你们岂不知你们享受的哪里仅仅是我那丰盛的言语呢?岂不知你们的生命、你们的享受之物尽是我的生命换来的?岂不知我父是拿我的生命与撒但交战,又拿我的生命来赐给你们,使你们得着百倍,又使你们免去了许多试探?你们岂不知因着我的作工才免去了你们的许多试探,也免去了许多的火的刑罚?你们岂不知我父是因着我的缘故才让你们享受至今的?你们怎能如今仍旧刚硬得犹如油蒙了心窍呢?你们如今的恶行怎能逃脱我离地之后忿怒的日子呢?我岂能让耶和华的怒气离开这些刚硬之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669 你们当回想过去,我何时对你们怒目厉声,又何时与你们斤斤计较,又何时教训你们是在无理取闹,又何时当面教训你们?我岂不都是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们的一切试探?你们为什么这样待我?难道我曾经用我的权柄击杀过你们的肉体吗?你们为什么这样报复我?对我忽冷忽热之后又不冷不热,然后对我又是欺哄又是隐瞒,而且口中满了不义之人的唾沫,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也能欺骗我的灵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舌头可以任意论断我耶和华的作为吗?我岂是让人论断的神吗?我岂能容让一个小小的蛆虫这样亵渎我呢?我岂能将这样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远的福气中?你们的言行早将你们都显露出来,你们的言行早为你们自己定了罪。我铺张诸天、创造万物之时就不容让任何一个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来随意做我的参与者,我更不容让有何物来随意打乱我的作工与我的经营,我不容让任何人,也不容让任何物,我岂能放过那对我惨无人道的人呢?我岂能赦免那背叛我话的人呢?我岂能放过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运岂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吗?你的不义、你的悖逆我岂能将其看为圣洁呢?你的罪孽岂能把我的圣洁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义之人的污秽,我也并不享受那不义之人的供品,你若对我耶和华忠心,你岂能把我祭坛上的祭物占为己有呢?你岂能用那毒蛇的舌唇来亵渎我的圣名呢?你岂能就这样背叛我的言语呢?你岂能将我的荣耀、将我的圣名当作你为撒但——那恶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圣者享受的,岂能容让你把我的生命随意拿来当玩物,当作你们中间争斗的工具呢?你们怎能就这样对我无情无义又无有善人之道呢?岂不知我将你们的恶行都早已记载在这生命之言中?你们怎能逃脱我刑罚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这样让你们一再抵挡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诉你们,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罚比你们还容易受呢!你们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我实在告诉你们:我的忍耐本是为你们的恶行而预备的,我的忍耐本是为你们在那日的刑罚而固有的。你们岂不是我忍耐到底之后烈怒审判的对象吗?万物岂不都在我全能者的手中吗?我怎能容让你们在诸天之下来这样地悖逆我呢?你们的日子甚是难过,因为你们遇见了那说要来但并没有来过的弥赛亚了,你们岂不都是与他为敌吗?耶稣早与你们为友,但你们却与弥赛亚为敌,岂不知你们虽与耶稣为友,但你们那恶行早已充满了那可憎之人的器皿了?你们虽与耶和华甚是亲密,但你们岂不知你们的恶言早已达到了耶和华的耳中而触及了他的怒气?他怎能与你亲密,又怎能不把你那充满了恶行的器皿而焚烧呢?他岂能不与你为敌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670 你们都坐在高雅之座上教训与你们同类的列子列孙们,让他们都与你同座,岂不知你们的“子孙”早已没有气息,没有我的工作?我的荣耀是从东方之地直照到西方之地的,但当我的荣耀传遍地极之时,当我的荣耀开始发现照耀之时,我要将东方的荣耀带走,带到西方,使东方这些弃绝我的幽暗之民从此再无光的照耀,那时,你们就活在幽谷之中了。今天的人虽比以往强似百倍,但仍不能达到我的要求,仍不是我荣耀的见证。你们能比以往强似百倍,那都是我作工的果效,是我在地作工的果实,但我对你们的言行、对你们的人格仍感觉厌憎,对你们在我面前的作为感到极度的愤恨,因你们对我并没有认识,这怎能成为我荣耀的活出,又怎能为我今后的工作而尽忠呢?你们的信心甚是佳美,说什么为了我的工作甘愿花费自己的一生,肝脑涂地,但你们的性情却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言语高傲,而你们的实际行动却是狼狈不堪,犹如人的舌唇虽然在天之上,而人的双腿却远远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与人的名声仍是破烂不堪。你们的名声败亡,你们的举止下贱,你们的谈吐低下,你们的生活卑鄙,甚至你们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谈到进天国,你们却都不露声色,你们以为就你们今天这样足可进入我天国之门吗?你们以为你们的言行不经我检验就可获释进入我作工、说话的圣地吗?谁能骗得了我的双眼呢?你们那卑鄙下贱的举止与谈吐岂能逃脱我的眼睛呢?你们的生活被我定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们天天都在我前学那污鬼的样子,在我之前的行径尤其低劣,怎能不让我感觉厌憎呢?说话之中含有污鬼的杂质:欺哄,隐瞒,阿谀奉承,犹如那行邪术的,又犹如那行诡诈、喝不义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现都甚是不义,怎能将人都列在那义人所在的圣洁之地呢?你以为你那卑劣的行为就能将你从不义之人中分别为圣吗?你的犹如毒蛇一样的舌头终将你那行毁坏、可憎的肉体给断送,你那沾满污鬼之血的双手也终将你的灵魂拉向地狱的,你为何不趁此机会将你那沾满污秽的双手给洗刷干净呢?你又为何不趁此机会把你那说不义之言语的舌头给“绞断”呢?难道你就甘愿为你那双手与舌唇而遭受地狱之火的焚烧吗?我的双目鉴察万人的心,因我造人类以先早已将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将人的心测透了,人心中的思想岂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来得及躲避我灵的焚烧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671 我在你们中间来往几个春秋,又在你们中间生活了许久,与你们共同生活在一起,你们的卑鄙行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们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响不止,你们的心志在我的祭坛上陈设了千千万,乃至不计其数,而你们的奉献、你们的花费却并无一粒,你们的真心在我的祭坛之上却并没有一点一滴。你们信我的成果在哪里?你们从我得着了不尽的恩典,看着了不尽的天上的奥秘,乃至我将天上的火焰显给你们看却并不忍心烧着你们,而你们还给我的有几多?你们甘愿给我的有多少?拿着我赐给的食物反过来又献给我,还说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是将你自己的全部献给了我,岂不知你“贡献”给我的都是从我祭坛上偷盗走的?今又献给我,你不是欺骗我吗?岂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坛上的供品,并不是你辛勤劳动换来而献给我的?你们竟敢这样地欺骗我,怎能让我饶恕你们呢?怎能让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将一切都赐给了你们,全部公开,供应着你们的需求,让你们大开眼界,而你们竟这样昧着良心来欺骗我。我无私地将一切都赐给了你们,使你们虽然受苦,但却从我得着了我从天带来的一切,而你们却丝毫没有一点奉献,即使略有一丝贡献,随后便与我“算账”,你的贡献岂不都归于乌有吗?你献给我的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黄金万两,你不是无理取闹吗?我在你们中间作工,别说得着更多的祭物,就是当得的十分之一都无影无踪,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献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恶者缴获了,你们岂不都是与我分散的吗?岂不都是与我敌对的吗?岂不都是捣毁我祭坛的吗?这样的人岂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为宝贵呢?岂不是我所厌憎的猪狗吗?你们的恶行怎能被我称为宝贵呢?我的作工到底是为了谁?难道就只是为了将你们都击杀而显明我的权柄吗?你们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话吗?为什么我只是用话语来晓谕你们,却并没有将话语变为事实将你们及早地击杀了呢?我说话作工单是为了击杀人吗?我岂是乱杀无辜的神呢?现今你们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寻求人生正道的?你们只是身在我前,心却逍遥法外,离我甚远,因你们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所以你们有多少人都想离我而去,都远离我,想活在那没有刑罚、没有审判的极乐世界,这不正是人心所愿吗?我并不强求你,走哪条路都由你自己选择,今天的路就是伴随着审判、咒诅的路,但你们都应知道,我所赐给你们的,无论审判、刑罚都是我赐给你们的上好的赠品,都是你们急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672 那些被撒但败坏过的灵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权下,只有相信基督的人被分别出来,从撒但的阵营里拯救出来带到了今天的国度中,这些人不再活在撒但的权势下。虽然这样,人的本性还是在人的肉体中扎根,也就是说,虽然你们的灵魂已被拯救出来,但你们的本性仍是旧貌,你们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的作工如此长久,就因为你们的本性太不可动摇了。现在你们都在尽本分中尽力吃苦,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你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权下,回到撒但的阵营里恢复旧的生活。那时的你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有点人味、有点人样了,严重的会灭亡而且更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而受重刑的。这就是摆在你们面前的问题。我之所以这样提醒你们,一则是为了我的工作不致徒劳,二则是为了你们都能生活在有光的日月里。其实我是否徒劳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关键是你们能有幸福的生活,能有美好的未来。我作的工作是拯救人的灵魂,若你的灵魂落入撒但的手中,那你的肉体就没有安宁的日子了。若我在保守你的肉体,那你的灵魂也定规在我的看顾之下,若我对你很厌憎,那你的灵魂与肉体就会马上落入撒但的手中,那时的光景会是怎样你能想象出来吗?如果有一天,我的话语在你们身上落空,那我会将你们都交给撒但让其加倍地折磨你们直到我的怒气完全消失,或者我亲自惩罚你们这些不可挽救的人类,因为你们背叛我的心从未改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

673 我只希望你们能在我最后的一步作工中表演得最出色,而且都全身心地投入,不要再三心二意,当然我也希望你们都能有好的归宿,不过我仍有我的要求,那就是你们能做出最好的选择来为我献上你们仅有的也是最后的忠心。若是仅有的忠心都没有,那这样的人也定规是撒但的宝贝了,我也就不再留用而且将其送回家中,让其父母看管了。我作的工对你们来说都很有帮助,我从你们身上想得到的就是诚实向上的心,但到现在我的双手仍是空劳无获,那么你们想想:到有一天我仍是这样苦不言衷,那我对你们的态度会是怎样呢?还会是这样和蔼吗?我的心还会是这样安然吗?你们了解一个费尽心思种田而颗粒未收的人的心思吗?你们明白一个颇受打击的人的心所受的伤害有多大吗?你们能体尝到满心希望而不欢而散的人的苦楚吗?你们看见过一个被激怒之人所发出的怒气吗?你们知道一个被敌视、被欺骗之人的复仇的急切心理吗?你们若了解这些人的心态,那我想你们不会想象不出神报应人的态度会是如何的吧!最后希望你们都应为自己的归宿好好地做一番努力,不过最好还是不要用欺骗的手段来做努力,那样我的心对你们仍会是失望的,这样的失望会是怎样的后果呢?那你们岂不是愚弄了自己吗?为归宿着想反倒是破坏了归宿的人那就是最不可挽救的人了,这样的人即使是落得气急败坏又会有谁来怜悯他呢?总之,我还是愿祝福你们都有合适而且是美好的归宿,更希望你们都不落入灾难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谈归宿》

674 最后的工作我不但是为了惩罚人,也是为了安排人的归宿,更是为了得到所有人对我所作所为的认可。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看见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发表,并不是人的作为,更不是大自然缔造了人类,而是“我”滋养着万物中间的每一个生灵。失去我的存在,人类只有灭亡,只有灾害的侵扰,不会有人再看见美好的日月,不会有人再看见绿色的世界,人类面临的只是阴冷的黑夜与不可抗拒的死阴的幽谷。我是人类唯一的救赎,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类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类会马上停滞不前,失去了我,人类只有遭受灭顶之灾与各种幽魂的践踏,尽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无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报答我。尽管能报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结束我在人间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将开展的工作,因为我在人中间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结果,而且我非常满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数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总之,我希望你们当为自己的归宿而预备足够的善行,这样我才满足,否则你们都不可能逃脱灾难的侵袭。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你们若不能在我面前看为善,那你们都难逃灾难之苦。患难之中你们的所作所为并不算是完全合适,因为你们的信与爱都是空洞的,只表现出胆怯或是刚强,我对此只作很好与不好的评价。我关心的仍是你们每一个的所作所为与所有表现,以此来定规你们的结局,不过我仍要声明的是: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我要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伤透我心的人都不可能第二次得着我的宽容;任何一个忠于我的人都永留在我心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上一篇: (二)神劝勉、安慰人的话语

下一篇: 十四 神定规人结局的标准与各类人结局的话语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四 揭示道成肉身奥秘的话语

187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

第六十篇

生命长大并非是件容易的事,需要一段过程,更需要你们能付代价,与我同心合意地配合,得到我的称许。天地万物都借着我口中的话而立而成,在我没有难成的事。我只愿你们能尽快地长大,挑起我肩上的担子为我担负担,替我操劳,这样才满足我的心。有谁的儿子不为父担负担,又有谁的父不为儿子日夜操劳呢?…

第六十八篇

我的话落实到各国、各方、各邦、各派,在各个角落我的话在随时应验。各处受灾并非是人与人的争战,也并非是动刀枪,以后再没有战争,都在我手中掌握,都要接受我的审判,在灾中熬炼,让那些抵挡我的、不与我主动配合的,接受各种灾害的痛苦,让他们永远哀哭切齿,永远在黑暗里,不得存活。我作事干脆利…

第一百零一篇

对于一切打岔我经营、破坏我计划的,我一个都不轻易放过,每个人都应当从我的话中摸着我的意思,都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针对现状,应人人省察自己,是扮演哪一种角色的,是为我而活,还是为撒但效力?你的一举一动是出于我,还是出于魔鬼?这些都当清楚,免得触到我的行政,临到我的震怒。回想以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