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三 十 七 篇 说 话

历代以来,在我所有的工作当中,即在每一步作工当中,都有我合适的作工方式,因着这个原因,才使得我所爱的人越来越纯洁,越来越合我使用。但“不幸”的是,因着这个原因,我的作工方式越多,人数越少,这就使人陷入了沉思之中。当然今天这个工作仍不例外,多数人又陷入了沉思之中,所以因着方式的改变,还要有一部分人得退去。可以这样说,这是我所预定的,但又不是我所作的。从创世到如今,多少人因着工作的方式跌倒,多少人失迷,但我不管人怎么样,或认为我是不讲情义,或认为我太残忍,不管人的认识是否对,我先避开不说。咱们先交通点正题,让所有的人都透亮,免得受苦不知是为什么,我不让人当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而是把一切都说清楚,免得人都埋怨我,当到有一天,让所有的人都能在刑罚中发出真实的赞美,这样作好吗?合乎人的要求吗?

在刑罚时代的序幕中,我先将“时代”中的大意告诉给人,免得人触犯我,即我将工作安排一下,谁也不许更改,谁改动我决不轻饶,我要将其定罪,记住了吗?这都是“预防针”。在新的方式之中,所有的人都得先明白,认识自己的实在情形,这是首先要做到的,在未认识自己到一个地步以先,谁也不许在教会当中随便乱说,若违背者,我必刑罚。以后各个使徒都列入教会当中,不许再“乱跑”,这样没有大的果效,似乎都在“尽本分”,实际都在糊弄我。以往,不管怎么样,今天都废去不再提起;以后,“使徒”这个名词取缔,不再存留,让所有的人都从“地位”上下来,认识自己,当然这是对这些人的拯救。“地位”并不是冠冕,而是称呼,明白我意吗?带领教会的仍在本教会过教会生活,当然,这不是规条,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与以前的“使徒”配搭看望教会;众教会的交通要加增,这是最关键的一项,除非教会中无一人过教会生活了,但我还是强调,要联合起来“认识自己”,共同团结起来背叛大红龙,这是我的心意,不是人讲的多少,关键在于众子民是不是能成为一体,这样才能产生真实的见证。以往,人都说认识自己,但我的话说了不计其数,你们都认识得怎么样了?越是有地位的,越难放下自己,而且盼望越大,在刑罚中受苦越大,这是我对人的拯救,明白吗?不要在字皮上领受,这样太轻浮、没价值,知道其中的含义吗?若人在教会中真能认识自己,说明这样的人才是真爱我的人,就是说,不吃民间饭,难知民间苦,这话怎么认识?到最后,我要让所有的人都在刑罚之中认识自己,在刑罚之中发出欢歌笑语,真有信心满足我吗?那在你们的实行当中怎么做?以后,各教会的事务问题都由本教会合适的人处理,“使徒”只是过教会生活,这叫“体验生活”,明白吗?

在刑罚还未正式临及人间之时,我先在人身上作“迎接工作”,让所有的人都能在最后满足我,即使退去的人也得在受苦之后、在作完见证之后出去,否则我不轻饶,这才显明我的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显明我的“说而必成”的性情,从而应验我口中说的“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我的话一出口,我的灵随即开始动工,谁还敢任意摆弄手中的“玩物”呢?人都得老老实实、都得规规矩矩地任我刑罚,谁能逃脱呢?难道在我以外还有路吗?今天我让你在地上,你就欢呼;明天让你在天上,你就赞美;后天让你在地下,你就受刑。这不都是我工作的需要吗?有谁受祸不是我的需要?有谁得福不是我的需要?难道你们就破例了吗?为着我的需要,为着我的旨意,作为在地的子民该怎样做呢?就是口头上赞美我的圣名而心里却恨恶我吗?为我作工,满足我心,以至于认识自己,背叛大红龙,这些都不是简单的工作,必须得付代价。在我说的“代价”上你们怎么理解?这个我先不说,我不直接给人作出答案,我让所有的人都去自我考虑,之后以自己所做的、所为的来实际回答我的问题,这个能做到吗?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