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一位教师的堕落与转变(上)

17

顺 从

在我的心目中,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学生与家长可信靠、依赖与寄托的对象,教师这个行业是一门神圣的职业,更是学生与家长和社会之间沟通的一座桥梁。从小我就抱有远大的理想与志向,将来要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培养出更多有用的人才。

1976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一名中学教师,心里非常高兴。那时我在远郊任教,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优秀青年标兵。为此我跟学生同吃同住,建立起深厚的师生感情,当学生思想有波动或存在各种问题时,我就及时找他们谈心解决实际问题与难处;有时学生晚上生病了,我就马上背到附近的诊所,掏钱给治病;学生学习跟不上,我就耐心地给他们辅导功课。为了鼓励学生,我将自己的四分之一工资(每月二十二元)拿出来做资金,设立进步奖、巩固奖、优秀奖,几乎班上每一个学生都能得到我的奖励。这种方法很奏效,学生成绩提高了一大步,市、区奥赛我们班就有四个人获奖。通过一年的努力,我成了周围乡镇的佼佼者,被评为“区青年优秀教师”。就这样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七年来我以校为家,凭着一腔热血与赤子之心,毫不保留地为我的理想、为国家输送各种人才而付出。每次教师的各项比赛,我均获得区、市的一、二等奖;每届毕业会考成绩,我都名列前茅;每年我被评为乡、区、市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每年我担当毕业班教学的把关老师。这些年荣获三十多项荣誉证书,我觉得自己的辛苦与付出真正体现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这一价值观。

教师的人生转变

可在城里上班的妻子常对我唠叨,说:“结婚快十年了,儿子都已读书了,也没看到你往家里拿一分钱,你看看周围的老师带学生每年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你十几年来在那个穷地方得到了什么?”我乐哈哈风趣地说:“你看我得到了这一叠叠的荣誉证书就是很好的证据。”妻子讥讽道:“这东西能值几个钱,能当饭吃吗?”我说:“当然值钱啦!我教的学生一个个走出了乡村,还有出国留学的。我为国家培养了一批批有用的人才,得到了家长和各级领导的认可。我们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图个好名声吗?”妻子看我不为所动,就生气地走了。

一次,我和妻子参加同学聚会,有一个同学对我说:“老同学,只要你舍得出一笔钱(一万元)我保证能把你调到城里工作,一来能解决你们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二来你也能辅导学生创造额外收入,比你现在呆的地方强多了。”我听了吓一大跳,心想:要花我三年的工资钱,真有点心痛。可妻子听后很高兴,一口答应了,之后她为我调动一事费尽了心思。1993年,我调到城里当上了毕业班的班主任。

良心,争战,试探

进城后,有家长把小孩送到我家来让我辅导他们学习,我心想:辅导学生是作为教师应尽的义务,让我辅导说明家长信任我,我很乐意地接受了。到了期末,家长就把一个学期两千八百元的辅导费交给妻子,我看到有这么多钱感到很惊讶!这可相当于我一年的工资啊!我拿着这些钱心里像做贼一样便对妻子说:“这钱我们不能要,这样收钱别人会怎么看我呢?这不是有损‘为人师表’的形象吗!”我就让妻子把钱退回去。妻子却说:“当初为了调动工作花了家里一笔钱,补课不就是为了增加收入吗?现在这个世界哪个人不是为了钱?没有钱你能到城里来工作吗?再说这钱是你辛苦赚来的,是应该得的!”听了妻子的话,我不禁思想开了:“妻子说的也有道理,如今这世道没有钱是办不成事啊。再说这钱不是我跟他们要的,是他们主动给我的。”就这样,我开始堕落了。

之后,我看到很多同事都把学生往家里带,偷偷补课赚钱(教育局规定老师不能给学生私自补课)。在大家的眼中,谁带的学生多谁就有本事,谁家没有学生补课,就显得他无能。我心想:“我的教学不比他们差,如果我不补课,同事瞧不起,邻居也认为我没人缘,那不显得我没有一点知名度了吗?”特别是看到同事都纷纷住上了新房,生活富裕了,我发现这是一条赚钱的好门道,于是我也像其他老师一样,每期开学时就主动拉学生来补课。碰到家长我就有意说“某某同学,原来成绩差,通过一段时间的辅导,成绩现在跨到前十名了”,家长听我这么一说,就很高兴地说:“哎呀!真是这样?!那我家孩子也拜托你多辅导辅导。”如果有的家长不吃我这套,我就采取另一种手段,在每次学生小考时就有意地在补课的学生旁边走来走去,看到答题错了便给予提示,在阅卷时我就把在我家补课的学生的分数打高点,没在我家补课的学生分数压低点,有意把他们的距离拉开,家长就不得不把儿女送来补课。这样,我每年很轻松地能赚上万元的额外收入。

到了2007年,我们的胃口越来越大,一到星期六、星期天,全校范围把整个班级的学生都拉到校外补课,在外租教室,我们补课比上课还用心。尽管教育部门规定九年义务教育不准乱收费,但我们班主任还是互相达成共识,设置各种收费项目,明目张胆地收取加班费、补课费、资料费、各种培训费,以达到增加额外收入的目的。后来,一家长把我们学校补课的情况举报给了市纪委、报社,随后来了两个记者拍到了教师补课的现场,并要把这事曝光,还说对这事件要严重处理。临到这事我心里感到十分害怕,心想:“这下可完了,不仅以往的好名声将毁于一旦,搞不好连工作都保不住了。”这个时候学校领导出面把那两个记者请到办公室,并给予承诺了什么后,他们便悄悄地离去。看到记者走后,我悬着的心才落下来,长长地嘘了口气。之后,学校领导要求班主任凑钱买通有关领导才摆平了此事。为此,学校还特意定了个制度,每期都要班主任出钱来打通关系,买通各级领导,这样即使被举报了也没事。有了这个“保障”,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掌握了家长的心理弱点,那就是“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做父母的只要儿女能有好的前途,能出人头地,哪怕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们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做,就算一辈子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这些家长的致命弱点,成了我们老师的生财之道。每当逢年过节我就有意识地在班上表扬那些父母送礼的学生,因此送礼物和购物卡(二百元至五百元)的人就增多了。虽然家长拿出这些财物来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为了儿女有个好前途也只能这样做。想到儿子读书时,我也出于无奈花钱讨好他的老师,将心比心,我也能体会到家长的难处和感受。但想到只要有钱才能过上丰富的物质生活,又看到同事家里需要购买什么东西,学生家长就直接送来了,甚至比我贪得还多。我心里仅有的一丝愧疚感也荡然无存了,一门心思想着怎样能赚到钱。因此在后来补课收费的过程中,我对一些拒绝、不配合的学生和家长就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手段来逼他们“就范”,如采取长时间谈话让其难以忍受,放学后罚抄作业,或停课、罚站、找家长,等等。通过各种方式、手段赚钱,一年下来十来万的额外收入就这样到手了,我的物质生活得到了补足。

可没想到的是,我得到了金钱和名利之后,却没有幸福快乐感,因我赚的都是些不正当的钱。有时想到我变相勒索家长的钱财时,心里就会感到很不安:“我会不会哪一天遭到报应呢?会不会回到文化大革命整治老师的时代呢?”我好想找回原来快乐的我,放弃挣那些不义之财,但想到丰厚的金钱和物质生活让我又欲罢不能,还是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适应这个邪恶的潮流,继续骗取家长的钱财。就这样,过去远大的理想与志向已荡然无存,我再也找不到以前那种心灵平安踏实的感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为了摆脱虚空与痛苦,一有空就跟同事去麻将馆打麻将,尤其是到周末连续两天打通宵,还觉得跟他们赌大的才刺激。这样的日子一长,我感觉到心灵不但没有得到安慰,反倒更加痛苦、虚空,越空虚越想赌,越赌陷得越深,以至于把钱输完了还向老板借,还经常让妻子帮我还债,妻子反感就常常跟我吵架,因此家庭不和,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我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我拥有这么多的钱财,应该幸福快乐才是呀,可为什么我却活得这么痛苦呢?就在我迷茫无助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相关内容

向受贿说不!(上)
做人的“秘诀”与生财之“道”(上)
院里的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