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 (初信必读)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相关神话如下:

“在恩典时代耶稣也说了不少话,也作了不少工作,他与以赛亚有什么区别?他与但以理有什么区别?他到底是不是先知?为什么说他是基督?他们之间有什么区别呢?同样都是人,同样都说话,而且话语在人看基本差不多,都是说话作工。旧约先知说预言,同样,耶稣也能说预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根据作工性质来区别,分辨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质怎么样,你也别看他所说的话到底是深还是浅,不管怎么样,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与这工作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果效。当时以赛亚所说的预言不是供应人的生命,诸如但以理他们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预言,不是生命的道。当时如果没有耶和华直接启示谁也作不了那工作,这是凡人达不到的,耶稣也说了许多话,但这些话是生命之道,人能从中找着实行的路。这就是说,其一,他能供应人的生命,因为耶稣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谬之处扭转过来;其三,他能接替耶和华的工作来接续时代;其四,他能摸着人里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开展新时代、结束旧时代。所以说他是神,他是基督,不仅与以赛亚不一样,而且与任何一个先知都不一样。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赛亚来对照,其一,他不能供应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开展时代,他是在耶和华的带领下作工作,而不是开展新时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说的话他这个人自己达不到,是神的灵直接启示的,别人听完也都不明白。这几条就可以证明他所说的话仅仅是预言,仅仅是代替耶和华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华,他是耶和华的仆人,是耶和华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时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范围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时代作工。而耶稣作的工作就不一样了,他超出了耶和华作工的范围,他是以道成肉身神的身份出现来作工,他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来救赎全人类,就是说,他在耶和华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这就属于开辟时代。还有一条,他能说一些人所达不到的话语,他作的工作是神经营中的工作,是关乎到全人类的工作,不是作几个人的工作,也不是带领有限的人而作工。至于神如何道成肉身成为人,或当时灵是怎么启示的,灵又是怎么降在一个人身上来作工的,这些人看不着也摸不着,根本没法用这些事实来证明他是道成肉身的神,只能从人能接触到的神的说话、作工来辨别,这才现实。因为灵的事你没法看见,只有神自己清清楚楚,道成的肉身也并不都知道,你只能从他所作的工作来定真。从他所作的工作来看:第一,他能开展时代;第二,他能供应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来。这就可以定准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码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灵,从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见他身上有神的灵。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开辟新的时代,带领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境地,就这几条就可定准他是神自己,这就跟以赛亚、但以理他们那些大先知区别开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 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开展新时代的工作,接续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职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人就不能结束旧的时代,也不能带来新的时代。人作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来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来完成他该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谁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当然我所说的话都是针对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 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有的人会问:为什么开辟时代非得神自己亲自作呢?难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吗?你们都知道,神的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开辟新时代,当然开展新时代的同时已结束了旧时代。神是初也是终,他自己开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来结束旧时代,这就是打败撒但、战胜世界的证据。每次的亲自作工在人中间都是一次新的争战的开始,没有新工作的开始,当然就没有旧工作的结束,旧工作没有结束证明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没有结束。只有神自己来了,又将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间了,人才能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出来得到解脱,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开头,否则,人永远活在旧的时代里,永远活在撒但老旧的权势之下。神带领一次时代,人就得释放一部分,人就随着神的工作向新的时代迈进,神得胜了,那就是跟随他的人也都得胜了。假如让受造的人类去结束时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这仅仅是在抵挡或背叛神,不是在顺服神,这样,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亲自开辟的时代中顺服跟随,撒但才能完全服气,因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说你们只要跟随、顺服即可,别的工作不需你们作,这就叫各守本分,各尽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参与受造之物的工作,人尽人自己的本分,不参与神的工作,这才叫顺服,这就是打败撒但的证据。在神自己开辟完时代之后,他不再亲临人间作工,这时,人才正式开始进入新时代来尽自己的本分,来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这些都是作工原则,谁也不得违背,只有这样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来作,他是开展工作的,也是结束工作的,他是计划工作的,也是经营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圣经里说的,‘我是初也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这一切的关乎他经营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来作,他是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主宰,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结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创世,便会带领整个世界来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结束整个时代,来成就他的所有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圣灵的作工是借着各种各样的人、借着不同的条件而达到的、而完全的,虽然神道成肉身作工能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代表整个时代人的进入,但对于人细节进入的工作还得需要那些被圣灵使用的人来作,并不需要神道成肉身来作。所以说,神的作工即神自己的职分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是人所代替不了的。圣灵作工是借着各种各样的人来完全的,并不是某一个人能完全达到的,也不是某一个人能全部说透的,那些带领众教会的也不能将圣灵的工作代表得完全,只能作一部分带领的工作。这样,圣灵的作工可分为几部分:神自己的作工、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与所有在圣灵流中的人身上的作工三部分。这三部分中,神自己的作工是带领整个时代的;被使用的人的作工是在神自己作工之后奉差遣或接受托付来带领所有跟随神的人,这人是配合神作工的人;圣灵在流中的人身上作工是为了维护他自己的全部作工,即为了维护全部经营,也是为了维护他的见证,同时成全那些可被成全的人。就这三部分工作才是圣灵的完全工作,但若没有神自己的作工,那整个经营工作也就停滞不前。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类的工作,也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就是说,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圣灵作工的动态与趋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后而接续的,不是带领时代的,也不是代表圣灵在整个时代的作工动向的,只是在作人该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经营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经营工作中的项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尽的本分,与经营工作无关。由于身份与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尽管都是圣灵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与人的作工总有明显的实质性的区别,而且圣灵在不同身份的作工对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轻重程度也各所不同,这就是圣灵作工的原则与范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所使用的人所作的工作是为了配合基督的作工或圣灵的作工,是神在人中间兴起的、为了带领所有神选民的人,也是神兴起的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有了这样一个能作人性配合工作的人,神对人所要求的、圣灵在人中间所要作的工作就更多地借着这个被神使用的人来完成了。可以这样说,神使用这个人的目的是为了所有跟随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更多地达到神的要求。因为人都不能直接明白神的言语或神的心意,所以神就兴起一个被使用的人来作这样的工作。被神使用的人也可以说成是神带领人的一个媒介,是神与人之间沟通的‘翻译官’。所以说,这样的一个人不同于任何一个在神家做工人或做使徒的人。同样都可说成是事奉神的人,但被神使用的人与其他工人或使徒在工作实质与个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有着很大的区别。从工作的实质与个人被使用的背景上来说,被神使用的人是神兴起的,是神为自己的工作而预备的,是配合神自己作工的。他的工作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替代的,是神性作工的同时必不可少的人性配合的工作。而其他的工人或使徒作的工作只是在传达落实每个时期对教会的诸多方面的安排,或者是作维护教会生活的一些简单的生命供应的工作。这些工人或者使徒不是被神指定的,更称不上是圣灵使用的人,这些人都是在教会中选拔出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训练,合用的继续留用,不合用的打发回原处。因着这些人都是在教会中选拔出来的,所以有一些人做了带领以后显了原形,有的人甚至做了许多坏事,结果被淘汰了。而被神使用的人是神所预备的具备一定素质有人性的人,是圣灵提早预备成全的,完全是圣灵带领,尤其在作工方面更是圣灵支配、圣灵掌管,所以在带领神选民的路上不会有偏差,因为神必定会对自己的工作负责任,无论何时他都在作着自己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神使用人的说法》

“这些先知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说话与作工都是在尽人的本分,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是人当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说话与作工是在尽职分,虽然他的外壳也是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但他作工并不是在尽功用,而是在尽职分。本分是针对受造之物说的,而职分则是针对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尽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经营,是在尽职分。所以,尽管有许多使徒是被圣灵使用的,也有许多先知是被圣灵充满的,但他们的作工与说话仅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尽管他们的预言高过道成肉身的神所说的生命之道,甚至他们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们仍是在尽本分,而不是在尽职分。人的本分是对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达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则是与经营相关的事,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道成肉身的神无论是说话或是作工或是显神迹,总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经营工作中的大的工作,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经营工作中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经营,也就可以说,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职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尽职分是在经营人,而人尽本分则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为了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谈不上在尽职分。对于神的原有的本质即灵来说,神作工作是在经营,而对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壳的神来说则是在尽职分,无论他作什么工作都是在尽职分,人只有在他的经营范围内、在他的带领之下尽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 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即使是作为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并不是说单这个人不能代表神,而是这个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说,人的经历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经营之中,‘人的经历’不能代表‘神的经营’,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经营计划要作的工作,是关乎到大的经营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圣灵使用的人)都是供应个人的经历,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后又另外找出经历的路,在圣灵的带领之下来带领别的弟兄姊妹。这些人所供应的都是个人的经历,或是属灵人的属灵著作,虽然是被圣灵使用,但他们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关乎六千年计划中大的经营的工作,只是在各个不同的阶段被圣灵兴起来带领在圣灵流里的人,直到他们能尽的功用结束,或直到他们的寿命结束。他们作的工作仅是为神自己预备合适的道路,或者接续神自己在地上的经营中的一项,就这些人作不了经营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开辟更新的出路,更无人能将神旧时代的工作都结束。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并不能代表神自己来尽职分。因他们作的工作与神自己作的工作并不相同。开展时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无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圣灵的感动或开启之下来作工,这些人所带领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实行的路与人该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经营,不代表灵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声他们作的工作都是在带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圣经原则的基础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复地方教会或是建立地方教会,总之都是在搞教会建造,他们所作的都是接续恩典时代耶稣与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进深的工作。他们作的工作中就如蒙头、受浸、掰饼或喝酒,都是恢复耶稣当初的作工中要求后人做的。可以说,他们的工作都是在守圣经,都是在圣经里找路,根本没有一点新的进展。所以,从他们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圣经中又发现了新路,在圣经里又找着了更好、更现实的实行,但人并不能从他们的作工中找着神现时的心意,更不能找着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们所走的仍是老路,没有更新,没有进展,仍是持守‘耶稣钉十字架’这一事实,仍是持守‘让人悔改、认罪’这一实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这一说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头,女人应该顺服自己的丈夫’这一说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讲道,只能做顺服的人’这一传统观念。像他们这样的带领法若是持守下去,圣灵永远作不了新的工作,永远不能将人从规条里释放出来,也永远不能把人带入自由美好的境界里。所以,这步改换时代的工作非得神亲自作、亲自说,否则,无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这流以外的圣灵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圣灵使用过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所以,被圣灵使用的人与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们的身份与所代表的对象也就不相同了,这都是因为圣灵所要作的工作并不相同,这就决定了同样作工的人的不同身份与地位。被圣灵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废去一些旧时代的工作,但他们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时代的性情与新时代的心意发表出来,只是为了废去旧时代的工作而作工作,并不是为了作新的工作来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们无论废去多少老旧的作法,或带来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时,不公开宣布废掉旧时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开展时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当,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发表他所带来的工作,直接作他原来要作的工作,发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他的作工也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但在他自己来看,仅仅是接续工作、进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发表他的话语,直接带来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则是经过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来加深认识,系统实行。就是说,人所作的工作的实质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圣灵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路之上的。所以,人总归是人,神总归是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你们得会区别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见什么?人的作工中人经历的成份多,人发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发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与人的所是并不一样。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经历、人的身世(人一生当中有哪些经历或遭遇,或者有哪些处世哲学),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发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就他的作工来说,人就说不明白他到底属于哪类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他的所是也不能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类中,但又不知该属哪一类,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类中,人这样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间作了许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作的工作不代表肉身的经历,人所作的工作代表个人的经历,每个人都是讲个人的经历,神能直接发表真理,而人只能在经历真理之后才能发表出相应的经历来。神作工没有规条也不受时间、地理的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发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随便作;人作工是有条件有背景的,否则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发表出对神的认识或对真理的经历来。是神自己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只要对照你就知道人与神作工的区别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道成肉身仅仅是来带领时代、开展新的工作,这点你们必须明白,这与人的功用大不相同,你不能把这两个事放在一起来相提并论。人作工作需长时间地培养、成全才可使用,而且需要的人性特别高,不仅能维持正常人性的理智,更得明白许多处世的原则与规律,更得学习更多的人的智慧与伦理知识,这是人该具备的。但神道成肉身不需具备这些,因他作的工作不是代表人,不是作人的工作,而是直接发表他的所是,直接作他该作的工作(当然是在当作的时间作,也不是随意乱作,而是在该尽职分的时候开始作工),他不参与人的生活,也不参与人的工作,也就是说,他的人性之中不具备这些(不具备这些也不影响他的工作),他只在该尽职分的时间来尽他的职分,不论地位如何,他只是一味地作他该作的工作,不论人对他如何认识,不论人对他的看法如何,这些并不影响他的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三)》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发表决定了他的实质,他能用真心来完成自己肩上的托付,他能用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来寻求父神的旨意,这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之所以称为自然流露是因为他所发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结果,不是人培养多年的结果,不是他自己学来的,也不是他自己装饰的,而是原有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将人作到一个地步,但并不能将人带入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既带领人就能将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经营人就要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虽然征服工作是借着取缔人的前途而达到的,但人到最终还得被带入神为人预备好的合适的归宿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人作的工作是有范围、有局限性的,一个人只能作某一阶段的工作,并不能作整个时代的工作,否则就把人带入一种规条之中。人作的工作只能适应某一时期或某一阶段,因为人的经历都是有范围的,人作的工作并不能与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实行的路、所认识的真理都适应于某一个范围,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完全是圣灵的意思,因为人只能被圣灵开启,不能被圣灵完全充满。人所能经历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范围中,并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脑思维这个范围,凡有实际发表的人都是在这个范围中而经历的。他们经历真理都是在圣灵的开启之下而经历正常人性的生活,并不是脱离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经历,他们都是在有人性生活的基础上经历圣灵开启的真理,而且这真理因人而异,深浅程度与人的情形有关。他们所走的路只能说成是一个追求真理之人的正常人性的生活,说成是一个有圣灵开启的正常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他们所走的路就是圣灵所走的路。在正常人性的经历中因着追求的人并不相同,圣灵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又因着人所经历的环境与经历的范围各不相同,因着人的头脑与思维的掺杂,人的经历中也就不同程度地有了掺杂。每个人对某一个真理的认识法都是按着个人的不同条件而认识的,他们认识的真理的真意并不是完全的,只是某一个方面或几方面。人所经历的真理的范围都因着个人的不同条件而不同,这样,对于同一个真理不同的人所发表的认识也不相同,就是说,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并不能完全代表圣灵的意思,不能将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发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经历非常接近圣灵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仆人,作神所托付的工作,人发表的只能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认识与人亲身经历所得的真理,人并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作圣灵的出口,也没有资格说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则,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经历,都具备不同的条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全部经历,这经历只能代表人的所是,并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圣灵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是圣灵所走的路,因为人的作工并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与人的经历并不完全是圣灵的意思。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个规条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不能把人带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随的人大多数也都是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生活,经历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范围中。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几种,并不能与圣灵的作工相比,不能与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为人的经历毕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无论怎么作都没有规条,怎么作都不局限在一个方式中,没有一点规条,都是自由释放,人跟随多长时间对他的作工方式都总结不出规律来。虽然他的作工满有原则,但又总是在新的方式中,总有新的发展,而且是人所达不到的。神在一个时期能有几项不同的作工,有几种不同的带领,使人总有新的进入,总有新的变化。你摸不着他作工的规律,因为他作工总在新的方式中,这样跟随神的人才不陷入规条中。神自己作的工总是在回避人的观念,也是在回击人的观念,真心跟随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着性情的变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规条的辖制,不受任何宗教观念的限制。人作工对人的要求是按着人自己的经历与自己所能达到的而要求,这些要求标准只限制在一个范围中,实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随的人也就不自觉地活在了一种有限的范围中,时间长了就形成了规条、仪式。……神作的工作不符合人的肉体、不符合人的思维,反击人的观念,不掺有渺茫的宗教色彩,他作工的果效是未经他成全的人所没有的,也是人思维达不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