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845

我们先来看第一段,“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1:3-5)这段话记述了神开始创世所作的第一件事,也是神所度过的第一个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但是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一天:神开始为万物预备光,而且神把光暗分开了;这一天神开始说话,他的话与他的权柄共存,他的权柄开始在万物中得以彰显,他的能力因着他的话语而在万物中得以铺张;从这一天开始万物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立而成,也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开始运转。当神说了“要有光”这样一句话之后,那“光”便产生了。神并未动任何工程,“光”便因着神的话出现了。这光就是直到今天人依然赖以生存的被神称为昼的“光”。因着神的命定,它从未改变过它的实质与它的价值,它也从未消失过。它的存在在彰显着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也宣告着造物主的存在,它周而复始地在证实着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它不是虚无的,不是飘渺的,而是真正的人看得见的光。从此,在这个“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空灵的世界中,便产生了第一样物质的东西,这个东西来自神口中的话语,它因着神的权柄,借着神的发声而出现在万物被造的第一幕。紧接着神便命光暗分开……这一切因着神的话而变化着、成就着……神给“光”起名为“昼”,“暗”便被神称为“夜”。从此,在神要造的世界中产生了第一个晚上,第一个早晨,神说这是头一日。这一日是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头一日,也是万物被造的开端,是造物主的权柄、造物主的能力在他所造的这个世界中的第一次彰显。

神说要有光

(图片来源:Fotolia)

这段话让人看到了神的权柄,看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因着只有神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也只有神才有这样的权柄;因着神有这样的权柄,所以只有神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权柄与这样的能力还有什么人或者物具备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答案?除了神还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这样的权柄吗?你们在任何的书籍或者刊物里曾看到过这样的事例吗?有没有谁曾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记载呢?这是所有的书籍当中或者任何的记载当中都没有的,当然在圣经中这也是唯一的记载神创世的声势浩大、带有权柄、带有威力的一部分话语,这一部分话语代表神独一无二的权柄,代表神独一无二的身份。这样的权柄、这样的能力可不可以说是神独一无二身份的象征呢?能不能说是神自己独有的?肯定地说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权柄与能力!这个权柄、这个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也不能取代的!这是不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征呢?这个你们看到了吗?在这部分话中很快地、清楚地让人明白了神有着独一无二的权柄,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他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与地位这一事实。从以上的交通中,你们能不能说你们信的神就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第四关 人的婚姻

    人世间的婚姻千千万,但各有不同:有多少婚姻并不如人意,有多少婚姻皆大欢喜;有多少婚姻横跨东西,有多少婚姻南北相连;有多少婚姻郎才女貌,有多少婚姻门当户对;有多少婚姻幸福美满,有多少婚姻痛苦悲哀;有多少婚姻令人羡慕嫉妒,有多少婚姻令人不解、令人鄙视;有多少婚姻充满欢乐,有多少婚姻充满哭泣,让人绝望……

  • 神吩咐亚伯拉罕献以撒

    在人看,神作很多事让人难以理解,甚至不可思议。当神想摆布一个人的时候,这个“摆布”在人那儿很多时候是不合人观念的,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但是就这个“不合人观念”、“难以理解”正是神对人的试炼也是对人的考验。而在亚伯拉罕身上就能表现出对神的顺服,这就是他能够满足神要求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 第四日,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权柄中诞生了

    它随着神所吩咐的节奏与频率而旋转,为陆地的不同时间段而照明,这样,陆地之上东西的昼夜便因着这个光体的旋转周期而产生,它不但为昼夜作标记,也以它不同的旋转周期而为人类的节期与各种日子作记号,它与神所颁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辅相成、交相呼应而和谐地为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作出规律的、准确的记号。

  • 神应许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

    人对神的小信,对神的观念、想象影响了神的作工了吗?没有!丝毫没有!神的经营计划是不容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环境影响的,他定意要作的一切的事都会按着他的计划按时完成、得以成就,他的工作是没有人能拦阻的。对于一些人的愚昧、人的无知甚至人对神的一些抵触、观念,神都不理会,而是无所顾忌地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这是神的性情,也是他无所不能的表现。

  • 第五日,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权柄

    无论水中的各样生物,还是飞翔在空中的各样生物,它们都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构造的生命体之中,并且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结队地存活在它们各自的类别之中,这个规律、这个法则没有一个受造之物能改变。它们从不敢超越造物主给它们制定的范围,它们也不能超越这个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