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

682

创22:16-18 耶和华说:“你既行了这事,不留下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

这是一段原原本本的神赐福给亚伯拉罕的记述,话语虽然简短,但内容却十分丰富,它包含了神赐福给亚伯拉罕的原因、背景与赐福给亚伯拉罕的内容,同时,它也饱含了神说此话时的喜悦与激动的心情,饱含了“神盼望得着能听从神的话之人”的急切心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神对听从他话语、顺服他吩咐之人的珍爱与怜惜,也看到了神为了得着人所付的代价与神的良苦用心,更看到了在此次经营计划工作的背后神独自承受的辛酸与痛楚在“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此段经文中溢于言表。这是一段耐人寻味的话语,也是一段对后人有着不同寻常意义与深远影响的话语。

因着人的真心与顺服得到神的赐福

亞伯拉罕接受神賜福

在这里看到神对亚伯拉罕的赐福大不大?大到什么程度?这里有一句关键的话“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可以说明亚伯拉罕得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福分。亚伯拉罕按神的要求将他的独生子——他心爱的独生子归还给神〔注:这里不能说“献”,应当说是“归还”给神〕的时候,神不但没让亚伯拉罕献上以撒,反而要赐福给他,神赐福给他的应许是什么呢?就是让他的子孙多起来。多到什么程度呢?经文中这样记述“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神说这些话是在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下说的呢?就是说,亚伯拉罕是怎样获得神赐福的呢?正如经文中神所说“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即亚伯拉罕听从了神的吩咐,没有一点儿怨言地按神所说的、所要求的、所吩咐的去做了,神就赐给他这样的应许。在这个应许里有一句关键的话,涉及到神当时的心思,这一句关键的话你们有没有看到?可能你们没有注意到,神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这话的意思是说,当神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指着自己起誓说的。人起誓的时候都指着哪儿啊?都是指着天,就是向神起誓,向神发誓,而对于神指着自己起誓这一“现象”人可能不太理解,不过当我给出你们正确的解释的时候你们就能理解了。面对一个只能听得见神说话却不能体会神的心的人,让神再一次感觉到了孤单与“手足无措”,“情急之下”也可以说是“下意识地”神作出了一个很自然的动作,那就是神自己用手捂着他自己的心对自己说赐给亚伯拉罕这样的应许,由此人便听到了神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这话。从神这样的一个动作你可以联想到你自己,当你手捂心口对你自己说话的时候,你是不是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的态度是不是很真诚?你是不是很诚恳地用心在说你所说的?这就是这里看到的神对亚伯拉罕说话时的态度是诚恳的、是真实的。神对亚伯拉罕说话、赐给他应许的同时,也是在对自己说话,他也在告诉自己:我要赐福给亚伯拉罕,让他的子孙如同天上的星,如同海边的沙,因为他听从了我的话,他是我所选定的人选。当神说“我便指着自己起誓说”这话的时候,神就定意要在亚伯拉罕身上产生他在以色列的选民,然后带领这些选民与他的工作同步前行。就是说,神要让亚伯拉罕的后裔来担当神的经营工作,神的工作、神所发表的要从亚伯拉罕开始,也要继续在亚伯拉罕后裔的身上,从而实现神拯救人的愿望。你们说这是不是有福的事?对于人类来说,最大的福气莫过于此,可以说这是最有福的事。亚伯拉罕得的这个“福”不是因为他的子孙多起来,而是神要将他的经营、要将他的托付、要将他的工作成就在亚伯拉罕后裔的身上,这就意味着亚伯拉罕得的赐福不是暂时的,而是随着神的经营计划的向前推进而持续着。当神说这话的时候,当神指着自己起誓的时候神就已经定意了,神的这一定意的过程是不是很真实?是不是很实际?神定意从这个时候开始要将他的心血、他的代价、他的所有所是、他的一切以至于他的生命赐给亚伯拉罕与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也定意就从这部分人身上开始显明他的作为,让人看到他的智慧、他的权柄与他的能力。

得着对神有认识、能见证神的人是神从未改变的心意

虽然神对自己说话的同时,也是在对亚伯拉罕说话,但是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对于亚伯拉罕来说,除了听到神给他的祝福以外,他能明白此时此刻神真正的心意吗?不能!所以在此时,在神指着自己起誓的时候,神的心依然是孤单的,依然是忧伤的。他所打算作的、他所要计划的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得懂、能够理会,此时,包括亚伯拉罕在内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他心贴心地对话,更没有一个人能够与他配合作他所要作的工作。表面上来看,神得着了亚伯拉罕,得着了一个能够听从他话的人,事实上,这个人对神的认识几乎等于是零。尽管神赐福给了亚伯拉罕,但是神的心仍然没有得到满足。他的“没有满足”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的经营才刚刚开始,意味着他所要得的人、他所盼望看见的人、他所喜爱的人离他还很远,他需要时间,他需要等待,也需要忍耐。因为这个时候,除了神自己以外没有一个人知道他需要什么,他要得着什么、盼望什么。所以说,在神的心情很激动的同时也感觉很沉重,但神没有停止他的脚步,依然在计划着他要作的下一步工作。

在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这个事上你们看到了什么呢?亚伯拉罕仅仅因为听从了神的话,神就给了他如此大的祝福。虽然表面看这个事很正常,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在这里让我们看到了神的心:神特别宝爱人对他的顺服,珍惜人对他的理解与真心。神将这样的真心珍惜到什么程度呢?珍惜到什么程度你们可能不了解,也可能没有一个人能体会得到。神赐给亚伯拉罕一个儿子,当这个儿子长大之后,神又要求亚伯拉罕献上他的儿子给神,亚伯拉罕按着神的吩咐一点儿不差地做到了,他听从了神的话,他的这份真心让神感动,也让神宝爱。宝爱到什么程度呢?宝爱的原因是什么呢?在没有人能够听明白神说什么、没有人能理解神心的时代,亚伯拉罕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让神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也让神感觉到了得着一个能顺服他话语之人的愉悦,这个“满足”与“愉悦”是来自于神亲手造的受造之物,这也是人类受造以来献给神的第一份在神来看最珍贵的“祭物”。这份“祭物”让神等得好辛苦,神把这份“祭物”当成来自受造人类的第一份最重要的礼物。它让神看到了自己心血代价换来的第一份成果,也看到了在人类身上的希望。之后,神的心便更加盼望能有一班这样的人陪伴他左右,用真心来对待他,用真心去体贴他,甚至神希望亚伯拉罕能一直活着,因为他希望有这样一颗心能够陪伴着他,陪伴着他继续他的经营。不管神怎么想,仅仅是一个愿望,仅仅是一个想法,因为亚伯拉罕仅仅是一个能顺服他却对他没有丝毫了解与认识的人,他远远够不上神对人的要求标准——对神有认识、能见证神、与神同心合意,所以他不可能与神同行。在亚伯拉罕献以撒一事上神看到了亚伯拉罕的真心与顺服,也看到了他经受住了神对他的考验。尽管神悦纳了他的真心与顺服,但他还不足以能够成为神的知心人,成为认识神、了解神、知道神性情的人,也远远达不到与神同心合意,遵行神的旨意。所以神心里依然是孤单的,依然是焦急的。神越是孤单,越是焦急,他越需要尽快地继续他的经营,尽快地能够选定得着一班人来成就他的经营计划,成就他的旨意,这是神从起初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改变的急切心意。神从起初创造人类以来就已经急切地盼望能有一班得胜者,有一班能够明白、了解、知道神性情的人与他同行,神的这个心意从来没有改变过。无论还需要等待多长时间,无论前方的道路多么艰辛,也无论神盼望的目标多么遥远,神在人类身上的期望从来没有改变过,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现在我这样说,你们对神的心意有没有体会到一些?也可能体会得不深,慢慢体会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主耶稣来了,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人类:神已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走出安息日”这仅仅是神新工作的一个预尝,而真正的大的工作将会继续上演。当主耶稣开始作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律法时代的“束缚”,打破了律法时代所规定的条例与原则,与律法有关的一切在他身上就没有任何的踪迹了,他全部丢掉了不去守,也不再要求人去守。

  • 主耶稣复活后对门徒说的话语

    主耶稣复活之后,首先作了这样两件最有意义的事,一件是作在多马身上,一件是作在彼得身上。这两件事代表什么?是不是代表神拯救人的真实心意?是不是代表神对人的真诚?作在多马身上的工作是为了告诫人不要做多疑的人,只要信;作在彼得身上的工作是为了坚固彼得之类人的信心,同时对这类人提出了明确的要求,指明了他们的追求目标。

  • 迷路的羊的比喻

    神把每一个人比喻成一只羊,如果有一只羊迷了路,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它,这就代表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在人身上的一个原则,神用了一个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此次作工的决心与态度。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优势”:他可以利用人的知识、用人性的语言来向人说话,表达他的心愿,他将深奥的人难以理解的神性的语言用人性的语言与方式解释或“翻译”给人,这样有利于让人了解他的心意、明白他要作什么;

  • 神以彩虹作为与人立约的记号

    人类的悖逆让神不得不这么作,而神的心因为这一次洪水灭世受到了伤害,这一事实是没有人理解的,也是没有人能感受得到的,所以神与人立约,也就是发誓告诉人记住神曾经作过这样的事,告诉人神以后永远不再以这样的方式来毁灭世界。

  • 神将约伯交与撒但与神作工的宗旨的关系

    神无论怎么作,以什么方式作,以什么为代价,以什么为目标,他所作之事的宗旨是不变的。这个宗旨就是将神的话、神的要求、神对人的心意作到人里面,也就是将所有神所认为的正面事物都按着神的步骤作到人里面,使人能明白神的心、明白了解神的实质,也使人能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这是神所作之事的一方面宗旨;另一方面,因着撒但是神作工中的衬托物、效力品,所以人常常被交与撒但,神以这种方式让人在撒但的试探与攻击中看见撒但的邪恶、丑陋、卑鄙,从而恨恶撒但,对反面事物有所认识,有所分辨,在这个过程中,让人逐步摆脱撒但的控制,摆脱撒但的控告、搅扰与攻击,直到人凭着神的话,凭着对神的认识、顺服,对神的信心与敬畏完全胜过了撒但的攻击,胜过了撒但的控告,人就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得以被解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