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朗诵专辑 话在肉身显现(选编)(朗诵) 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下集)

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下集)

神作工到一个地步,经营到一个地步,那些合他心意的人都能满足他的要求。神是按着他的标准来要求人,是按着人能做到的来要求人,在谈他经营的同时他给人指出路,给人以生存之道。他的经营与人的实行这是一步作工,是同时作的,谈经营就涉及到人的性情变化,谈到人该做的、谈人的性情变化就涉及到神的工作,这两者什么时候都不分开。人的实行在逐步改变,是因着神对人的要求也在改变,也因着神的工作总是在不停地变化、进展。若人的实行陷在规条之中,那就证明这些人已失去了神的作工,失去了神的带领;若人的实行总没有改变也不能进深,那证明这些人的实行是人意的实行,是非真理的实行;若人根本无路可行,那这些人早已落在撒但的手中被撒但控制,也就是被邪灵控制。人的实行不能进深神的工作也就没有发展,神的作工不变人的进入也就停止不动,这是必然的。在整个工作中人若一直在守耶和华的律法,那神的工作也就不能进展,更不能结束整个时代,人若一直在守着十字架忍耐、谦卑,那神的工作也不能继续发展。六千年的经营根本不会在只守律法或只守十字架忍耐、谦卑的人身上结束的,而是在认识神被神从撒但手中夺回、完全脱离撒但权势的末了的一代人身上结束整个经营工作,这才是工作的必然趋势。为什么说在教堂里的那些人实行得老旧了呢?就是因着他们所实行的跟现在的工作脱节,在恩典时代他们实行得也对,但随着时代的转移、工作的变迁,他们的实行也逐步老旧,被新的工作、新的亮光甩在后面,圣灵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又进深了好几步,而他们仍然停留在原有的地步原封未动,仍持守旧的作法、旧的亮光。神的工作在三年或五年之内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更何况两千年的时间,不更有大的变化吗?人没有新的亮光、没有新的实行,那是人没跟上圣灵的作工,是人的失误,并不能因着原来有圣灵作工的人现在仍持守老旧的作法而否认新工作的存在。圣灵的工作总是在向前发展,凡在圣灵流中的人也应有逐步的进深与变化,不应只停止在一个地步,只有那些不认识圣灵工作的人才会停止在原有的工作中而不接受圣灵新的作工,只有那些悖逆的人才不能得到圣灵的作工。人的实行若跟不上圣灵新的作工,那人的实行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脱节的实行,这些实行也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相打岔的。诸如这样老旧的人根本不能成就神的旨意,更不能成为最后站住神见证的人,而且整个经营工作也不能结束在这样一班人身上。那些曾经守住耶和华律法的人、曾经为十字架而受苦的人,若不能接受末了这一步工作,那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都是无用的。圣灵的作工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现实不守旧,跟不上今天作工的、与今天的实行脱节的就都是抵挡不接受圣灵作工的,这样的人都是抵挡神现时作工的人。他们虽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认他们是并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为什么从始到终总谈实行的变化、以往的实行与现在的实行的区别,谈以前那个时代怎么实行的,现在这个时代又是怎么实行的呢?总谈这些实行的划分,就是因为圣灵的工作在不断地向前发展,这样就要求人的实行也不断地变化。人如果停止在一个地步上证明人没能够上神的工作与新的亮光,并不能证明神的经营计划不变。在圣灵流以外的那些人总认为他们的对,其实神在他们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们身上根本没有圣灵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转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为那些在宗教里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旧工作,所以神就将这些人弃绝,将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他的经营。神的经营一直在向前,人的实行也不断提高,神总是在作工而人也总有需求,以至于两者都达到顶峰,神与人能完全结合,这就是大功告成的一个表现,是整个经营最终的结果。

在每步作工的同时都对人有相应的要求。凡是在圣灵流中的人都有圣灵的同在与管教,不在圣灵流中的人则都在撒但的掌管之下,根本没有圣灵的作工。在圣灵流中的人也就是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们就是配合神新工作的人。在这流中的人若不能有配合,不能实行神在这个时期要求的真理,那就受到管教,重则圣灵离弃。既是接受圣灵新的作工的人,那就活在圣灵的流中受到圣灵的看顾、保守。肯实行真理的有圣灵的开启,不肯实行真理的有圣灵的管教,甚至有惩罚临到,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在圣灵流中的人,神都要因他的名的缘故而对每个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负责。荣耀他名、肯实行他话的人得到他的祝福;悖逆他、不行他话的人受到他的惩罚。在圣灵流中的人就是接受新工作的人,既然接受了新的工作就要与神有相应的配合,不能做不尽本分的悖逆者,这是神对人的唯一要求。而不接受新工作的人那就不同了,他们都是在圣灵流以外的人,根本谈不上什么圣灵的管教或责备,这些人整天都活在肉体里,活在头脑中,他们所行的是按着自己的头脑分析研究出来的道理,并不是圣灵新的工作之中的要求,更不是与神的配合。不接受神新的作工的人根本没有神的同在,更谈不到什么祝福或保守,他们的言行多数都是持守以往圣灵作工中的要求,不是真理而是道理。但这些道理与规条就足可以证明他们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并不是选民或说成是神的作工对象,他们中间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称为宗教的集大成,并不能称为教会,这个事实是不可改变的。他们没有圣灵新的作工,所作所为充满了宗教气味,所活出的尽都带着宗教色彩,没有圣灵的同在与作工,更没有资格得到圣灵的管教或开启,这些人都是没有生命的尸体,是没有灵性的蛆虫。他们不认识人的悖逆与抵挡,不认识人的一切恶行,更不认识神的一切作工与神的现时的心意,这些人都是无知的小人,是不配称为“信徒”的败类!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关乎神的经营,更不能破坏神的计划,他们的言谈举止太令人恶心又令人可怜,根本不值得提起。这些不在圣灵流中的人所做的不涉及圣灵的新工作,正因为这样,他们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圣灵的管教,更没有圣灵的开启,因他们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不喜爱真理的人。称他们都是作恶的人,那是因为他们凭着肉体打着神的招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神作工的同时故意与神敌对、背道而驰,人不能与神配合已是极大的悖逆,更何况这些故意与神背道而驰的人,不更有应得的报应吗?提起他们的恶行,有些人恨不得咒诅他们,而神却不搭理他们。在人来看好像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涉及到神的名了,其实在神那看一点不涉及他的名,也不涉及他的见证,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与神无关,既不涉及神的名,也不涉及神现今的作工,他们都在羞辱自己、在显露撒但,他们是为那忿怒的日子积攒恶行的人。在现在只要是不能拦阻神的经营的与神的新工作无关的人,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得到什么相应的报应,因为那忿怒的日子并未来到。许多事在人看神早该管一管了,那些作恶的人应及早得到报应了,但因着经营工作并未结束,那忿怒的日子也未来到,所以这些不义的人仍旧在行不义。有些人说宗教里的那些人没有圣灵的同在与作工,而且羞辱神的名,那神为什么不把他们灭了,至今还容让他们猖狂呢?这些表现撒但、流露肉体的人都是无知的小人,都是谬妄的人,在他们未明白神到底是如何作工在人中间以前是不会看到神的烈怒临到的,当彻底将他们征服之后,那些作恶的人都会得到报应的,没有一个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现在不是惩罚人的时候,而是作征服工作期间,除非有些人做些破坏经营的事,对这样的人分做事的轻重不同而予以合适的惩罚。在经营人类期间凡是在圣灵流中的人都与神有关系,那些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活在撒但的权势之下,他们的实行与神根本没有关系,与神有关的只是接受新工作的与神配合的人,因为神作的工作只是针对接受的人而不是针对所有的人,不管其是否接受,他作的工作都是有对象的,并不是随便作的。那些与撒但相关的人根本不配作神的见证,更不配来与神配合。

每步圣灵作工的同时都需要人作出见证来,每步作工都是神与撒但的一次争战,争战的对象是撒但,但作工成全的对象则是人。神的工作是否达到果效就是看人为他作的见证如何,这见证就是他对跟随他的人的所有要求,是作在撒但面前的见证,这见证也是他作工果效的印证。整个经营分三个阶段,在每一个阶段对人都有合适的要求,而且随着时代的转移、时代的发展神对整个人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这样经营工作也就逐步发展到了高潮,以至于人都看到了“话在肉身显现”这一事实,这样对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见证也就更高了。人越能与神有真实的配合神就越能得着荣耀,人的配合就是人所要作的见证,人所作的见证就是人的实行。所以说,神的作工是否能得着应有的果效,是否能有真实的见证,这与人的配合、人的见证有极大的关系。到工作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到全部经营都告终的时候就需要人作出更高的见证来,神的工作到终结的时候人的实行、人的进入也就到了高潮阶段。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诫命,要求人忍耐、谦卑,现在是要求人能顺服神的一切安排、爱神至极,最终要求人在患难中仍能爱神,这三步是整个经营对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进深,对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这样整个经营就逐步成形,正是因为对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人的性情越来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标准,整个人类才逐步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出来,以至于到工作彻底告终之时全人类都从撒但的权势之下被拯救出来。此时神的工作结束了,人为了达到性情变化而与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类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从此再没有悖逆与抵挡。神对人也没有任何要求,人与神有了更和谐的配合,这配合就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在神的经营都结束以后的生活,是人被神从撒但手中彻底拯救出来以后的生活。那些不能紧随神脚踪的人都不能有这样的生活,他们都落在了黑暗之中哀哭切齿,他们都是信神却不跟随神的人,都是信神却不顺服神的一切作工的人。人既信神就得步步紧跟神的脚踪,应做到“羔羊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跟上去”,这才是真寻求真道的人,才是认识圣灵作工的人。死守字句道理的人都是被圣灵的作工淘汰的人。神在每一个时期都要开展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期都在人中间有新的开端,人若只守住“耶和华是神”或“耶稣是基督”这些仅在一个时代适应的真理,那人永远都不会跟上圣灵的作工,永远不会得到圣灵的作工。无论神怎么作工人都毫不疑惑地跟上去,而且紧追不舍,这样,人又怎么能被圣灵淘汰呢?无论神如何作只要人看准是圣灵的作工,都一无挂虑地去配合圣灵的作工,去达到神的要求,这样,人又怎么能受到惩罚呢?神的工作一直不停止,他的脚步从来也不停止,他在未完成经营工作以先总是在忙碌着,从不止步。而人就不同了:得着一点点圣灵的作工就作为是永恒不变的;得着一点点认识就不向前“追踪”神更新的作工了;看到一点神的作工就急忙把神定规成一个特定的木头人,认为神永远就是他所看到的这个形像,以往是这样以后也永远是这样;得着一点点浅薄的认识就得意忘形,开始大肆宣扬并不存在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是;认准一步圣灵的作工以后无论什么样的人再宣传神新的作工他都不会接受。这些人都是不能接受圣灵新工作的人,都是太守旧的、不能接受新事物的人,这些人都是信神而又弃绝神的人。人都认为“以色列人只相信耶和华而不相信耶稣”这是错误的,但绝大多数的人又都充当着“只信耶和华却弃绝耶稣”的这个角色,充当着“盼望弥赛亚归来却抵挡称为耶稣的弥赛亚”的这个角色,难怪人都在接受一步圣灵作工之后仍旧活在撒但的权下,仍旧得不到神的祝福,这不都是人的悖逆而造成的吗?在世界各地落后于今天新工作的基督教的人,都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神会成全他们各自的心愿,但他们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神提取他们上三层天的理由,他们也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说透耶稣到底是如何驾着白云来接取他们,更没有绝对的把握定准耶稣到底是否真是驾着白云在他们想象的那个日子来到。他们各自都惶恐不安,各自都不知所措,究竟神能否提取他们这些五花八门的各个宗族的一个一个的“一小撮人”,这些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究竟现在神正在作什么工作,究竟现在是什么时代,神的心意如何,这些他们都不能说清楚,他们只是扳着手指头度日。跟随着羔羊的脚踪到最终的人才能得着最终的祝福,那些未能跟随到路终却认为自己已得着全部的“聪明人”都不能看见神的显现,他们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把继续发展的神的作工无缘无故地中断,而且还似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认为神要提取他们这些“对神忠心无二的跟随神持守神话的人”。尽管他们对神所说的话“忠心无二”,但对于他们的言行仍是感觉实在太令人恶心,因他们都是抵挡圣灵作工的人,都是在行诡诈、作恶的人。不能跟随到路终、不能跟上圣灵作工的仅持守旧工作的人,不仅没有做到对神忠心反而成了抵挡神的人,成了被新时代弃绝的人,成了被惩罚的人,这些人不是最可怜的人吗?许多人还认为凡是弃绝旧的律法而接受新的作工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人,这些只讲“良心”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在最终将自己的前途断送在自己的良心之中。神作工尚且不守规条,尽管是他自己的作工他还不留恋,该否的则否,该淘汰的淘汰,而人却持守住经营工作中的一小部分来与神敌对,这不是人的谬妄吗?不是人的无知吗?越是害怕自己得不着福气而谨小慎微的人越不能得着更多的祝福,得不着最终的福气。那些死守律法的人都对律法忠心无二,他们越是这样对律法忠心越是抵挡神的悖逆者,因为现在是国度时代不是律法时代,现在的工作不能与以往的工作相提并论,以往的工作不能与今天的工作相对比,神的工作变了,人的实行也改变了,不是持守律法也不是背十字架,所以人对律法与十字架的忠心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了。

在国度时代期间要将人彻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后人便进入熬炼之中,进入患难之中,在患难之中得胜的站住见证的就是最终被作成的,这些人就是得胜者。在患难之中对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炼,这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患难中间的人都是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神引导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终都能站立住,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无论神怎么作这些得胜的人不失去异象,仍旧实行真理不失去见证,他们就是最终从大患难中走出来的人。混水摸鱼的人即使现在能混饭吃,但谁也逃不过最后的患难,谁也不能逃脱最后的检验。这患难对得胜的人来说是一次极大的熬炼,但对那些混水摸鱼的人来说就是彻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无论神如何试炼都不改变对神的忠贞,心中无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对其肉体不利,他便改变了对神的看法,甚至离神而去,这都是在最终站立不住的人,都是专求得福根本无心去为神花费而贡献自己的人,这类小人在工作结束的时候都得被“驱逐”出去,对这些人根本不讲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结束之后就大功告成了,虽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洁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什么时候将人彻底洁净了,将那些真心顺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将那些心中无神的伪装分子都清除出去了,这才是工作的终结。在最终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满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类的人,不能满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这些人即便现在跟随着也并不证明这些人就是以后剩余下来的人。所说的“跟随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随”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难之中站立住,现在许多人认为跟随是相当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结束的时候你就知道“跟随”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现在能接受征服之后仍能跟随就证明你是被成全的对象了,那些经不住试炼的、不能在患难之中得胜的在最终必不得站立,他们就是不能跟随到底的。真心跟随神的人都是能经得住工程的检验的,不真心跟随神的人则是经不住任何试炼的,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驱逐出去,得胜的在国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寻求神的人是借着工程的检验,也就是借着试炼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规,神不随便弃绝一个人,他作的一切都让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见的事、人不服气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还是假信都由事实来验证,这是人所不能定规的。“麦子不能成为稗子,稗子不能成为麦子”,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爱神的人最终都能在国度之中存留,神不会亏待任何一个真心爱他的人。国度之中的得胜者按着功用与所作见证的不同在国度之中做祭司或跟随的人,凡在患难之中得胜的便成为国度之中的祭司团。成立祭司团是在全宇的福音工作都结束的时候,那时人所该做的就是在神的国度尽本分,在神的国度之中与神同生活。在祭司团中的有祭司长、有祭司,其余的是众子与子民,这都是根据患难之中对神的见证而划分的,并不是随便称呼的。人的地位一定规神的工作就停止了,因为人都各从其类都归复原位,这是大功告成的标志,这是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的最终结果,是神作工的“异象”与人的配合的结晶,最终人进入神的国度之中安息,神也回到居所之中安息,这是六千年来神与人合作的最终成果。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