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 一 百 篇 说 话

我恨恶一切我没有预定拣选的对象,所以,我必须把这些人从我家里一个一个地赶出去,使我的殿宇圣洁无污点,使我的家常新不旧,使我的圣名永远被传扬,使我的圣民都是我所爱,这样的景象、这样的家、这样的国度便是我的目的,是我的居所,是我创造万物的根据地,无人能摇动,无人能改变,只有我与我的爱子居住,不容任何人践踏,不容任何物占有,更不容所有的、不快的事发生,全是赞美、全是欢呼、全是人所想象不到的景象。只愿你们能为我尽心、尽意、尽力献上你们的全力,不管是今天,不管是明天,不管是效力的,不管是得福的,都应当为我的国度添上一份力量,这是作为受造的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必须得这么做、这么执行。使我的国度美景常新,使我的家和睦团聚,我要调动一切为此效力,谁抵挡都不行,都得遭审判、遭咒诅。现在我的咒诅开始向列国列民倒下,咒诅比审判更厉害,对任何人都是开始定罪的时候了,所以说成是咒诅,因为现在是末了时代,不是创造万物的时代。因着时代的转移,我的工作步伐也大不相同,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的必须留下,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趋势,在人,谁也改变不了,必须按着我的来!我撇弃谁就撇弃谁,淘汰谁就淘汰谁,不能乱搞;我愿意留下谁就留谁,我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必须按着我的来!我不凭情感行事,在我只有公义,只有审判、烈怒,没有一点情感。在我没有人的一点味道,因我是神自己,是神的本体,因为人都看见我人性的一方面,而没看见我神性的一方面,真是瞎眼!真是糊涂!

我告诉你们的,你们必须牢记在心,必须从我话摸我心,来体贴我的负担,从而认识我的全能,看见我的本体,因我的话语是智慧的话语,没有一个人能摸着我说话的原则、说话的规律。人都认为我是耍弯曲诡诈,从我的话中不认识我,反而亵渎我,真是瞎眼!真是愚昧!一点分辨都没有。我的话句句带权柄、带审判,无人能改变,既然发出,必要按着我的话而成就,这是我的性情;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性命,归于阴间,归于无底深坑,这是我对人类的唯一的处理方法,是人无法改变的,这是我的行政。记住!谁触犯都不行,必须按着我的来!以往对你们太放松了,只是话语临到,所说的击杀之类的话语,还没有事实,从今以后,一切灾祸(针对行政说的)将陆续降下,惩罚一切不符合我心意的,必须得事实临及,否则,人不能看见我的烈怒,只是一再地放荡,这是我经营计划的步骤,是我下一步工作的方式,我提前告诉你们,免得你们触犯,成为永远沉沦的对象。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我要按着我的心意把众长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对号入座,一个一个地刑罚,一个不放过,让你们再放荡!让你再悖逆!我说过,我对谁都是公义的,不留一点情面,这足见我的性情,是谁也不可触犯的,这是我的本体,是人不可改变的。人人都听见我的话语,人人都看见我的荣颜,人人必须完全、绝对地顺服我,这是我的行政。宇宙地极的人都当向我赞美,向我归荣耀,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因我是神的本体。我的话语用词,我的言谈举止,无人能改变,因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是从亘古以来就有的,而且是存到永远的。

人都存着试探我的心,想从我的话中抓我的把柄,来毁谤我,我是让你毁谤的吗?我是让人随便论断的吗?我的事是让你们随便谈论的吗?真是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一点不认识我!什么是锡安山?什么是我的居所?什么是迦南美地?什么是创造万物的根据地?为什么这几天我总提起这些词?锡安山、居所、迦南美地、创造万物的根据地都是指我的本体说的(即指身体说的),在人都认为是物质存在的地方,我的本体就是锡安山,就是我的居所,谁进入灵界,谁就登上锡安山,谁就进入我的居所。我是在我的本体里创造了万物,也就是在身体里创造了万物,所以说是根据地。为啥我说让你们与我一同再回到身体里?其中的本意就在此。所说的这些名词,都是与“神”这个代名词是一样的,这些名词没有什么意义,都是我对不同地方的不同称呼。所以你们不要太注重字面意义,只注重听我话就够了,必须得这么看,方能摸着我的心意。为啥我一再提醒你们我说话有智慧呢?你们有几个揣摩过这话的含义呢?都是瞎分析,不明事理!

我以前说过的话,多数你们至今仍然不明白,仍然是在疑惑之中,不能满足我的心,啥时候对我的话句句定真了,才是你们生命长大的时刻。在我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对我说的时间你们怎么看?怎么解释?都是谬解!而且多数人还与我较真,想借此抓我的把柄,不知好歹!小心我击杀了你!当有一天真相大白了,你们会完全明白的,我现在仍然不告诉你们(现在是显明人的时候,必须人人小心谨慎起来,方能满足我的心意),我要让我的话来显明一切的人,是真是假都要显出原形,是妓女、是淫妇,我也得让她显明出来,我说过,我作事不动一手一脚,只用我的话来显明。我不怕你装,我的话一说出,你不得不显出原形,你装得再好,我也必会看清的,这是我作事的原则——只用话语,不费丝毫力量。人都为我的话能否应验而捏着一把汗,都为我着急、替我忧愁,真是不必要的心血、无用的代价。为我操心,你自己的生命长大了吗?你自己的命运怎么样了?多多问问自己,不可应付,人人都应为我的工作而着想,从我的作事、说话当中来看见我的本体,来对我更加认识,认识我的全能,认识我的智慧,认识我创造万物的手段、方法,从而对我赞美不止。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行政的手在哪些人身上,我的工作在哪些人身上,我要作的是什么,我要完成的是什么,这是每个人必须达到的,因这是我的行政。我既说必成,谁也不要随便分析我的话,都要从我的话中看见我作事的原则,从中认识什么是我的烈怒,什么是我的咒诅,什么是我的审判,都在乎我的话语,应是每个人,而且是在每句话中当看见的。

上一篇:第 九 十 九 篇 说 话

下一篇:第 一 百 零 一 篇 说 话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