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篇

在人的心中不曾有我的地位,当我真心“寻求”人的时候,人都紧闭双眼,并不理睬我的举动,似乎我所作的都是在讨人的喜悦,所以人总是厌烦我的所作所为。似乎我并无自知之明,总在人的面前显露我自己,所以将“正直、公义”的人惹恼了,但就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我还是在忍耐之后继续着我的工作。因此,我说我经历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在风里来,在雨里去,经历了“家庭”的逼迫,经历了人生的坎坎坷坷,我也经历了身体的别离之苦。但当我来在地上之时,人并不因我为其受的苦而“接待”我,而是将我的好心“婉言谢绝”了,我怎能不痛心?怎能不忧伤?难道我道成肉身就为得此下场吗?人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我的爱换来了人的恨?难道我就该这样受苦吗?人也曾因我在地的苦而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人也曾为我的“不幸遭遇”而喊冤,但又有谁真知我的心呢?谁能体察我的情呢?人也曾与我情深意切,也曾在梦中与我常相思,但在地之人怎能明白我在天的心意呢?虽然人也曾体察我的忧伤之感,但谁是与我“同病相怜”呢?难道在地之人的“良心”就能将我忧伤的心感化吗?难道地上的人就不能与我诉说内心的难言之苦吗?灵与灵本相依,但因着有肉体的阻隔,所以人的大脑都“失去了控制”,我也曾提醒人来我前,但人却不因我的呼唤而满足我的要求,只是睁着充满泪水的眼望着高空,似乎有难言之苦,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拦。所以人都合着双手俯伏在天之下向我祈讨,我因着怜悯而将我之福赐予人间,转眼就来到了我亲临人间的时候,但人却早已忘掉了对着天的起誓。这不正是人的悖逆吗?人为什么总是得“遗忘症”呢?难道我将人刺伤了吗?我将人的身体打垮了吗?我向人诉说我的心情,为什么人总是躲避我呢?在人的“记忆”之中,似乎将什么东西丢掉不知去向了,但又似乎人的记忆并不准确。所以人的生活总是丢三落四,全人类的“生活之日”七零八落,但无人去治理,人与人只是互相糟踏、互相残杀,因此,导致了今天的惨败之状,以至于全宇之下都塌陷在污水、淤泥之中不可挽回。

当我来在万人之中时,正是人向我“忠心”时,此时,大红龙也开始在人身上“下毒手”,我是“应邀”而来,带着人送我的“请帖”来在人间“坐席”。人看见我时并不理睬我,因我并没有装饰高档的服饰,只是带着我的“身份证”来与人“坐席”,而且我的脸上并未搽高级化妆品,头上未戴华冠,脚上只穿一双普通的“家做鞋”,而且最使人失望的是,我的口上并没有“口红”,而且不会讲“客套话”,不会出口成章,而是句句刺伤人的肺腑,所以致使人对我的口另加三分“好感”。就上述打扮,足让人给我“特殊待遇”的,所以人都把我当作一个乡下来的“老乡”,一无见识,二无智慧。但在众人都上交“礼钱”之时,人仍然不把我看为尊贵,只是毫不在乎地、慢慢腾腾地、不耐烦地走到我的跟前,当我手伸出之时,人顿时大吃一惊,双膝叩地,大声呼喊。人把我所有的“贺礼之钱”全部收下,因着数目之大,所以人立时把我当作百万富翁,将我身上破烂之衣“拽”下,不经我同意为我更换新衣,但我并不因此而高兴。因我不习惯这样安逸的生活,我厌憎这样的“高等待遇”,因我本是出身在圣洁之家,可以说,因着我出身“贫寒”,所以不习惯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我只希望人能领受我的心情,只希望人能受点“苦”来接受我口中逆耳之言,因我从来就不会讲什么“理论”,或者是利用人的“处世秘方”来与人交往,我不会看着人的脸色说话,摸着人的心理说话,所以人一直是讨厌我,认为我不可交,说我的口“不好使”,总是伤害人。但我也没办法,因我也曾“钻研”过人间的“心理学”,也曾“效法”人的“处世哲学”,也曾去人的“语言专科大学”学习人的语言,以掌握人的说话方式来按人的“脸色”说话,虽然我下的功夫不少,也拜访了许多“专家”,但不曾有一点果效,人性的东西在我里面不曾有一点,就这么多年,我的功夫不曾有一点果效,对人的语言我是一窍不通。所以人所说的“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在我身上被“反射”回来,因此,这话便在地上告一段落,在人都不知不觉当中,这句格言被来自天上的神而“反证”,而且经充分证明这话并不成立。所以我向人赔礼道歉,无奈,谁叫我“太笨”?不能学会人间的语言,不能精通“处世哲学”,不能与人“搞社交”。我只是劝人还是忍耐忍耐,压住心中怒火,不要因为我而“伤着身子”,谁叫我们之间有来往呢?谁叫我们在此时相遇呢?谁叫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呢?

在我所有的说话当中都贯穿着我的性情,但人不会在我的话中摸,只是在抠我话中的字眼,这有什么用呢?对我有观念,这样就能将人成全了吗?莫非地上的东西能将我的旨意成就了吗?我一直在教人学说我话,但人犹如口齿不伶俐一般,总是不能按照我的意思来学说我话,虽然我口对口地教,但人总是学不会。从此之后,我才有了新的“发现”,在地之人怎能会说天上之言呢?这不是违背自然规律了吗?但我又因着人对我的“热心”、对我的“好奇”对人作了另一部分工作。我从未因着人的不足而羞辱人,而是按着人的不足而供应人,所以人才对我稍有好感,就借此机会我又一次将人聚拢来享受我的另一部分丰富。在此之时,人便又一次沉浸在幸福之中,欢声笑语绕着天上的彩云在游动,我将人的心扉打开,人顿时有了新的生机,不愿再向我隐藏,因人尝到了蜜的香甜,因此,将自己的破烂之物全部拿出来“兑换”,似乎我成了“垃圾集中地”或“废品收购站”。所以,人都在看了张贴的“广告”之后来我前踊跃参加,因为在人的意识当中,似乎能得着点“纪念品”,所以人都纷纷来“信”以参加我所布置的活动,在此之时,人并不怕赔本,因为活动的“本钱”并不大,所以人才都敢“冒险”来参加,若是无参赛“纪念品”,那么人都会退出赛场而向我索取他的本钱,而且向我计算其“利息”的。正因为如今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达到了“小康水平”,实现了“现代化”,而且“高层干部”亲自“下乡”布置工作,所以人的信心顿时加添了好几倍,而且因着人的“体格”越来越好,因此,人都向我投来了“佩服”的目光,而且都愿意接触我,以获得我的信任。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一日

上一篇: 第三十篇

下一篇: 第三十二篇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第五十九篇

在你临到的环境中多多寻求我意,必能得到我的称许。只要你肯寻求,且存着敬畏我的心,我会赐给你所缺少的一切。现在教会进入正式的操练,一切进入正轨,不再是以前的预尝了,你们不要再糊涂没有分辨了,为什么要求你们一切进入实际呢?你真正体尝到了吗?我所要求你们的,你们真能像我满足你们一样满足…

第一百一十七篇

你是展开那书卷的,你是那揭开七印的,因一切的奥秘都从你而出,一切的福分被你揭示,我必爱你到永远,我必让万民敬拜你,因你本是我的本体,本是我的全备、完满彰显的一部分,是我身体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我必须特殊见证。除了我的本体中的,又有谁是合我心意的呢?本不是你自己见证自己,而是我…

实行 八

现在你们对各方面的真理还不明白,实行当中的偏谬之处还很多,在许多地方还是凭观念想象活着,总掌握不了实行原则,所以说还得带领人进入正轨,就是人性生活与灵生活自己会调节,哪方面都会实行了,不用人常常扶持、带领,这样,人才有真实的身量,就是以后没人带领,你自己也会经历了。哪条真理关键,…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对“神”这个字眼多数都不明白,只是稀里糊涂地跟着走,究竟人为什么要信神或什么是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随神却不知什么是神,也不认识神,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虽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见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听说了许多高深的、人未曾领受的“知识”,但人对许多…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