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附 加:第 二 篇

当人都看见实际神的时候,当人都亲自与神自己同生活、同行动、同起居的时候,人心中都把以往多年来的“好奇”放下来了。以往说认识神只是初步,虽说认识,但人心中仍有许多难解的疑云:神到底来自何处?神到底吃不吃饭?神是否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在神的心里是否是处理所有的人都易如反掌、不在话下呢?神口所说是否都是天上的奥秘?是否所说都高过所有的受造之物?神的眼中是否是发光的?等等这些在人的观念当中能够达到的。这些是你们当先明白的,而且是当进入的。道成肉身的神在人的观念中仍是渺茫的神,若不通过实际地认识,人永远对我也摸不着,永远不会在经历当中看见我的作为。正因着我道成了肉身,所以人才“摸不着”我的心意。若我不道成肉身,仍在天上,仍在灵界,那么人都“认识”我,而且都来俯伏敬拜我,都能在经历上谈出对我的“认识”,但这样的认识又有什么用呢?有什么参考价值呢?难道出于人观念的认识是真实的吗?我不要人头脑的认识,要的是实际的认识。

我的心意随时在你们中间显明,随时都有我的光照、开启。而我在神性直接作事,不经大脑过滤,也不需多加“调料”,是神性直接作事,人能做什么?从创世到如今还不是我亲自作吗?以往虽说七倍加强的灵,但无人能明白其实质,即使是知道,但也不透亮。当在神性支配下的人性里作工的时候,由于是在人所认为的不超然正常工作的情况下,所以称为“圣灵”作工。当在直接的神性里作工时,由于不受人观念的辖制,不受人观念中“超然”的限制,是立竿见影、一针见血、直截了当,所以这一步工作更加纯洁,速度加倍,人的认识加快,我的说话增多,使所有的人都奋起直追。因着果效的不同,因着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性质,因着工作的内容的不同,更因着是我正式开始在肉身中作工,所以综合上述称为“七倍加强的灵”作工,这个并不抽象。随着我在你们身上的作工方式,随着国度的降临,因而“七倍加强的灵”也随着开始作工,而且不断进深不断加强。当所有的人都看见“神”、所有的人都看见“神的灵”就在人中间之时,我道成肉身的全部意义随之显明,不用人概括自然就都知道了。

从现在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步骤、说话的语气等等多方面来说,现在我口中所说的才是“七灵说话”的原意。以往虽然也说话发声,但毕竟是在建造教会阶段,犹如小说中的前言、目录,并无其实质,今天的发声才可称之为“七灵说话”的实质。“七灵说话”的原意是来自于宝座的发声,即是在神性里直接的说话。当发声转入揭示在天的奥秘这一时刻,便是在神性里直接说话这一时刻。也就是说,不因着人性的限制,直接揭示在灵界的所有的奥秘、在灵界的实情。为什么说以往是受人性的限制呢?这个需要解释,因着在人看来,人谁也揭示不了在天的奥秘,若不是神自己的话,在地之人无人知道,所以就针对人的这一观念说以往不揭示奥秘是受人性的限制。但细说并不是如此,因为工作的不同,我说话的内容也不相同,所以我就在神性开始尽职时来揭示奥秘,以往是需要在所有人都看为正常的情况下作工,而且所说的话是在人的观念当中能够达到的。当开始揭示奥秘时,人的观念无一能达到,不同于人的思维,所以正式开始转入在神性里的说话,这就是“七灵说话”的原意。以往虽然是来自于宝座的发声,但是在人能够达到的基础上说的,所以说不是在神性里直接的发声,因此不是“七灵说话”的原意。

上一篇:第 十 一 篇

下一篇:第 十 二 篇

相关内容

  • 论 到 “神”,你 怎 么 认 识

    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对“神”这个字眼多数都不明白,只是稀里糊涂地跟着走,究竟人为什么要信神或什么是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随神却不知什么是神,也不认识神,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虽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见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听说了许多高深的、人未曾领受的“知识”,但人对许多最浅的、人从未想过的…

  •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经营人类的工作一共分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类的工作共分为三步,这三步作工并不包括创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这三步作工。创世的工作只是产生全人类的工作,并不是拯救人类的工作,与拯救人类的工作并无关系,因为创世之时人类并未经撒但败坏,所以也就没有必要作拯救人类的工作。拯…

  •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旧的时代过去,新的时代到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神作了许多工作,他来到人间转而又离开人间,这样周而复始地经历了多少个世代。今天神仍旧作着他该作的工作,作着他并未完成的工作,因为他至今仍未进入安息之中。从创世到今天神作了许多工作,但你可知道神今天作的工作比以往作的工作都多,而且作工的规模更宏大,所以我说…

  • 第 六 篇

    对灵里的事要细嫩,对我的话要注重,真正能够达到把我的灵与人、话与人看为不可分割的整体,使所有的人都能在我前满足我。我曾脚踏万有,纵观宇宙全貌,我又曾在所有的人中间行走,体尝人间的酸、甜、苦、辣,但人不曾真正认识我,不曾在我行走之时注意过我。因我默默无语,不曾作超然的事,因此,未尝有人真看见我。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