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神造了全人类,又带领全人类到今天,所以,在人中间的所有事神都知道,他知道人间的苦,明白人间的甜,所以他天天在描绘着全人类生活的状况,更是在对付全人类的软弱加败坏。神的心意不是将人类全部打入无底深坑,或是全部拯救,神作事总是有原则的,但在作所有的事当中,无人能摸着规律。当人知道神的“威严”“烈怒”时,神立时转换口气,变为“怜悯”“慈爱”,但当人认识神的“怜悯”“慈爱”时,神又立时转换口气,使人在神的话上犹如吃活鸡一般无法下口。在神所有的说话当中,开头一句不曾有重复的,而且不曾有一次说话是按着“昨天”的说话原则说的,甚至口气也不相同,说话内容也不联贯,这样,人更摸不着头脑,这叫神的智慧,是神性情的显露。以说话口气、方式来将人的观念冲散,是为了迷惑撒但,让其在神所有的作事当中没有机会“放毒药”。因着神作事的奇妙,所有的人都被神的话说得昏头昏脑的,几乎自家的门都找不着,或者什么时候该吃饭、什么时候该休息都不知,真正做到了“废寝忘食为神花费”。但就是到了如此地步,神仍不满足现状,而是一直在向人发怒,以逼迫人把真心拿出来,若不这样的话,神稍一松劲,人就立时“顺服”下来而懈怠了,这是人的卑贱之处,不能哄着走,而是“打”着走,“牵”着走。“在我所看到的人中间,不曾有人直接自觉地来寻求我,都是在别人的怂恿之下来我前的,都是顺从大流的,没有人愿意付代价、花时间来充实自己的生活。”这是在地所有人的光景,所以若无使徒、无带领的人作工,那么,所有的人早就东奔西跑了,所以历代以来未曾缺少使徒、先知。

神在这一部分的说话当中,特别注重概括全人类生活的状况,“在人的生活之中没有一丝火热,在人的生活之中不含一点儿人的味道,没有一点光明,但人一直在迁就自己,任自己的一生碌碌无为、没有价值。转眼之间死亡的日期逼近,人就这样含冤死去”等等以上所说全都属于这一类。为什么神带领人类生活至今,而又揭示人间生活的空虚呢?而且为什么概述所有人的一生是“匆匆来又匆匆离去”呢?可以这样说,所有这些都是神的计划,都是神的命定,从而在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除了在神性里的生活都是神所厌憎的,虽然神造了全人类,但他不曾真欣赏全人类的“生活”,所以他只是任其在撒但的败坏之下生存,在经此过程之后将人类毁灭或拯救,从而在地达到不空虚的生活,这都是神计划中的项目。所以在人的意识当中总有一个盼望,因而导致无人“甘愿”无辜地死去,但得到此盼望的却只有在末世的这些人。现在的人仍活在不可挽救的虚空之中,仍在等待着看不着的盼望:“当我手遮掩脸面,将人压制在地之下时,人立时觉着空气紧张,几乎不能生存,所有的人都在大声求告,深怕我将其灭没,因人都愿看见我得荣耀之日。”这是现时所有人的光景,都活在“真空”之中,缺乏“氧气”,所以导致呼吸困难,神正是用在人意识当中的“盼望”而维持全人类的“生存”的,若不是如此的话,人类全部“出家当和尚”,由此人类就灭绝因而告一段落。所以,因着神给人的应许人才存到今天,这是实情,人不曾发现这个“规律”,所以人都不知“深怕死亡第二次临及其身”的原因。作为一个人,没有一个有勇气一直活下去,但也不曾有一个人有勇气而死去,因此说人都是“含冤而死”,这是人间的实情。或许有的人在前途上有挫折而想到了死,但他的想法没“成立”;或许有的人在家庭的矛盾中想到了死,但又被“心爱之物”牵挂,因此,仍不能“如愿以偿”;或许有的人在婚姻上受了打击而想到了死,但仍不甘心乐意。所以人都是“死不瞑目”,这是所有人的各类情形。在茫茫的人世之间观望,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虽然人觉得活着不如死了痛快,人都在嘴皮上“应付”,但不曾有一个人先作“示范”死去再来,给活人介绍“死了痛快”的“享受法”,人都是贱骨头,没皮又没脸,而且“说话不算数”。神在计划中预定了一批人享受他的应许,所以神说“多少灵在肉身中存活,多少灵在地上死而复生,但不曾有机会在今天享受在国度中的福分”。凡在今天享受国度福分的人都是在神创世以来就预定好的,神安排这些灵在末世存活于肉身,到最后,神要得着这一部分人,将这些人安排在“秦国”之中。因着这些人的灵实质是“天使”,所以神说“难道在人的灵中不曾有我的一点印象了吗?”其实,当人活在肉体当中就对灵界之事一概不知,从神这句简单的话中就可看见神的“心情”:“人向我投来一丝带有防备之意的目光。”从这句简单的话中表现出神复杂的心理,从创世到如今,神的心始终是处在伴随着烈怒、审判的忧伤之中,因为在地的人并不能去体贴神的心意,正如神说的“人犹如山中的野人一般”,但神又说“必会有一天,所有的人都会从汪洋大海之中游到我的身边来享受在陆地上的所有丰富,从而脱离海水的倾吞之险”,这是神旨意的告成,也可说成是大势所趋,是神工作完成的标志。

当国度完全降临在地时,所有的人都恢复了人的原来模样,所以神说“我在宝座之上享受,我在众星之中生活,天使为我献上新歌新舞,不再因着自身的‘脆弱’而泪流满面,在我之前,再也听不到天使的哭泣之声,无人再向我诉说苦衷”,足见神完全得荣耀之日是人得享安息之日,人不再因撒但的搅扰而忙碌,世界不会再向前发展,人都在安息之中生存,因为天宇的“众星”都更换,太阳、月亮、恒星等等,天上、地下的山山水水都变化。因为人变了,“神”也变了,所以万物都要变化,这是神经营计划的最终目的,是最后要作成的。神说了这么多话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让人都认识他,人都不明白神的行政,神作的一切都是由其自己摆布、安排,不愿让任何一个人插手,而是让人都看见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并不是人能做到的,即使是人能看到的,或者是难以想到的,都是神一手操纵起来的,不愿掺有人一丝一毫的意思,谁若参与那神定规不饶,哪怕有一点儿也不行,神是妒忌人的神,似乎在这方面神的灵特别敏感,所以谁稍有心插手,神的焚烧之火立即临及其身,将其化为火中的灰烬。神不容让人随便发挥其“恩赐”,因为凡属恩赐之人都无生命,所谓“恩赐”纯属为神效力,是来源于撒但,所以神特别恨恶,不愿让步。但往往都是无生命之人容易参与神的工作,而且不被人发觉,因为有“恩赐”的掩盖。所有属恩赐之人在历代以来不曾站立住,因为其并无生命,所以并无抵抗力。所以神说“我若不明说,人永远不会醒悟,不知不觉之中就落入我的刑罚之中,因为人并不认识在肉身中的我”。凡属血肉之体,都在神的引领之下,但又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中,所以人与人不曾有正常的关系,或是因着情欲,或是因着爱慕,或是因着环境的安排,神最恨恶的就是人与人不正常的关系,所以因着这种关系,才促使神口中这样的话说出:“我要的是充满生机的活物,而不是被死亡浸透的死物,我既在国度之上坐席,我就要指挥全地之人来接受我的检阅。”当神在全宇之上时,天天在观察所有血肉之体的一举一动,不曾放过一个,这是神的作为。因此,我劝告所有的人都查考自己的心思意念,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是让你作神羞辱的记号,而是作神荣耀的彰显,在所有的举动、所有的言语中,所有的生活之中,都能不被撒但当作“笑料”,这是神对所有人的要求。

上一篇: 第十九篇

下一篇: 第二十一篇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第三十一篇

在神的所有说话当中都贯穿着神的性情,但神话的主线索是揭露全人类的悖逆,将全人类的不顺、不服、不公、不义、不能真实地爱神这一类事都揭露出来。以至于说到一个地步说人的每个毛孔里都是抵挡神的成分,以至于人的毛细血管里都是与神对立的成分,若是人不去追查,那永远也认识不了,永远也脱不去。就…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我们今天交通一个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从神的作工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的一个话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是每个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都能接触到的问题,也是必须接触到的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离不开的问题。说到重要,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些人认…

第九十四篇

我又带着我的众长子重新回到了锡安,你们真明白此话的真意吗?我多次提醒过的,要让你们快快长大与我同掌王权,你们还记得吗?这些都与我的道成肉身有直接的关系,我从锡安来在世界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借着肉身得着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然后再回到锡安,这就是说,仍然要从肉身回到原来的身体里,这就…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经营人类的工作一共分为三步,也就是拯救人类的工作共分为三步,这三步作工并不包括创世的工作,而是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这三步作工。创世的工作只是产生全人类的工作,并不是拯救人类的工作,与拯救人类的工作并无关系,因为创世之时人类并未经撒但败坏,所以也就没有必要…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