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在人所作的工作当中,有些是神直接指示而作的,但有一部分神并未明确指示,足见神所作的在今天并未完全显明,就是说,有许多事仍是隐藏而未公开,但有一些事需公开,有一部分事就需让人糊里糊涂,这是神作工的需要。比如就神从天上来在人间这事,神怎么来的,在哪一秒钟来的,或者来时天地万物有无变化,这些事就需人糊里糊涂,这也是根据实际情况说的,因为人的肉体本身就不能直通灵界。所以,即使神明说我怎么从天上来到地上,或说“当万物复苏之日,我来在了人间,与人一同度过美好的日日夜夜”,这一类话似乎是人对着树杆说话——毫无反应。因为人不知道神的工作步骤,即使人真知道,也是想象的神像仙子一样从天上飞到地上,来在人间脱胎换骨,这些想法都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因为“人”的本质就是不能明白“神”的实质,不能明白灵界的实情。单说人的本质,人就没法在人中间作标杆,因为人与人本相同,不相异,所以让人效法或作标杆这事化为泡影,成为水上散发的热气,而神所说的“对我的所有、所是有所认识”,这只是针对神在肉身所作工作的表现说的,即针对神的本来面目即神性说的,主要是指神圣的性情。就是说,让人明白神为什么要这样作工,神的话要成全哪些事,神在地要作成什么,在人的中间要得着什么,或者神的说话方式有哪些,或者神对人的态度是什么这一类事,可以这样说,在人的身上无有可夸耀之处,就是在人的身上无有在人中间可效法之处。

正因着神在肉身的正常,因着肉身之神与在天之神并不相仿,似乎不是在天上的神所生,所以说“我来在人世间多少年,但人一直未发觉,一直不曾认识我”,神又说“当我脚踏遍宇宙地极之时,人就都开始反省了,所有的人都能来在我前俯伏敬拜于我,这时正是我得荣之日,正是我归来之日,也是我离去之日”,这时才是神的本来面目向人显现之日。但神并不因此而耽误工作,只是在作着该作的工作,当审判之时是根据人对待在肉身的神的态度而定罪,这是神在现阶段说话的一个主线索,例如说“在全宇之下正式展开了我经营计划的尾声部分,若是有谁再不谨慎,那随时都会落入‘无情的刑罚’之中的”,这都是神计划中的内容,并不稀奇也不古怪,这都是工作步骤。而在外国的子民、众子是根据其在教会当中的所作所为来受神的审判,所以说“在我作工的同时,所有的天使也与我展开了‘决战’,要在最后一步满足我的心意,使在地之人犹如天使一样都归服在我前,不存有抵挡我之心,不存有背叛我的活动,这是在全宇工作的动态”,这是神在全地作工的不同之处,是按着对象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措施。如今在教会当中的人都存有渴慕之心,开始吃喝神的话了,足见神的工作已接近尾声,从云霄向下观望,似乎又一次看到了枯枝落叶、秋风刮黄土的凄凉之景,似乎在感觉之中,人之中马上要临及一场浩劫,似乎马上要变作荒场一般,或许是灵的敏感,心中总觉不快,带着一丝恬畅,但又夹杂着几分忧伤,或许这是神说的“人都在苏醒的过程之中了,地上的一切都已就绪了,再也没有地的‘生存’之日了,因我已来到!”这话的写照。或许人听了这话会产生几分消极,或许对神的工作有几分扫兴,或许会十分注重灵里的感觉,但神在地的工作未完成以先绝对不会那么傻就给人那样的错觉,若真是有这样的感觉,那说明你太注重自己的感觉,是随从己意的人,不是爱神的人,说明这人太注重超然,对神根本不注重。由于神的手,所以无论人怎么摆脱,但怎么也不能从此境之中逃脱出来,有谁能逃脱神的手呢?你所在地位、所处光景何尝不是神安排的呢?无论是受苦或是享福,但怎能从神的手中而悄悄溜走呢?这不是人的事,完全是神的需要,谁能不因此而顺服呢?

“我要以刑罚的方式在外邦中扩展我的工作,即以‘武力’对待所有的外邦之人,当然,这个工作与我在选民中的工作同步进行”,这句话一发出,神就开始在全宇之下着手这一工作了,这是神作工的步骤,工作已进展到这个地步,无一人能扭转乾坤,因着灾难要解决一部分人,使其与世界同归于尽,当正式刑罚全宇之时,神正式向万民显现,就因着显现而刑罚人。而且神又说“当我正式展开书卷之时,也正是全宇之人受刑罚之时,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从此足见,七印的内容是刑罚的内容,即七印之中就是灾难,所以说现在并未揭开七印,此处提到的试炼是指人所受的刑罚,在刑罚中将得着一班人来正式领受神发给的“合格证”,从而在神的国中做子民,这是众子、子民的来源,现在仍未决定,只是在为以后的经历打基础。若有真实的生命,那就会在试炼之中站立住,若无生命,那足以证明神的工在其身上并无果效,说明他是浑水摸鱼之人,并不注重神的话。由于这是末世要作的工,是结束时代不是继续工作,所以说“即从创世到如今,是人未曾体验过的生活,所以我说我作了前所未有的工作”,而且又说“因为我的日子已经逼近了全人类,不是在天边,而是在眼前”。以往神曾经亲自毁灭过几座城,但无一次是像最后这样作的,虽然以往毁灭过所多玛,但如今的所多玛却并不是按以往那样去对待,不是直接毁灭,而是先征服后审判,最后永远惩罚,这是作工的步骤,最后按着以往灭世的程序来毁灭今日的所多玛,这是神的计划。当神显现之日是正式定罪它之日,不是以显现的方式来拯救它,所以说“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因着今日的所多玛并不圣洁,所以神不是真实向其显现,而是以此方式来刑罚它,这一点难道还未看清楚吗?可以这样说,在地无一人能看见神本来的面目,神不曾向人显现,无一人知道神到底在天上的哪一层,所以致使现在的人处在这个地步,人若看见神的面,那必然是人的结局显明之时,是人各从其类之时。如今在神性里的话直接显给人看,预示人类的末日已到,不会再长久了,这是神向万人显现之时人受“试炼”的一个预兆。所以人虽享受神的话,但总有一种不祥之感,似乎大难要临头一般,现在的人犹如冰天雪地的麻雀,似乎死亡都在逼着与其要债一般,使人无法再生存下去,因为人欠下“死”一笔债,所以人都觉着自己的末日已到,这是全宇之下之人的心理动态,虽然人的脸上并不显露,但人的心理却并不能隐瞒过我的眼睛,这是人的实在情形。或许有许多话语有点用词不当,但就这不当的词就足以说明问题的。凡从神口中说出的话语都要一一应验,无论是以往的或是如今的,这些都要将事实呈现在人的面前令人大饱眼福,在那时人就都眼花缭乱了,现在是什么时代还未看清楚吗?

上一篇: 第二十八篇

下一篇: 第三十篇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权柄(一)上几次交通了关于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的话题,听了交通之后你们是不是觉得对神的性情有所了解有所认识了呢?这些了解与认识有多少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数?通过上几次的交通你们对神的了解是不是加深了呢?那这些了解能不能说成是你们对神真实的认识呢?你们对神有了这些认识与了…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了打…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

人的本性与我的实质截然不同,因为人的败坏本性都来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经过撒但加工过的,是被撒但败坏过的。也就是说,人是在撒但的邪恶、丑陋的熏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长,也不是在圣洁的环境中长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个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备真理,更不可能与生俱来…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人类经撒但败坏太深了,不知道有神,都不敬拜神了。起初造亚当、夏娃,那时有耶和华的荣耀、有耶和华的见证随着,人经败坏就没有荣耀了,也没有见证了,因人都悖逆神,根本不敬畏神了。今天作征服的工作就是夺回所有的见证,夺回所有的荣耀,让所有的人都敬拜神,达到在受造之物中间有见证,这就是这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