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话在肉身显现作 工 与 进 入(十)

作 工 与 进 入(十)

人类发展到今天已是空前盛况之景,神的作工与人的进入齐头并进,所以神的作工也随之达到空前盛况,人类的进入截至目前为止,已是人所未能想到的奇景。神的作工达到顶峰,而人的“进入”①随之达到顶峰,神已降卑到底,从未向人类、从未向宇宙万物提出抗议,而人已站在神的头顶之上将神欺压到顶峰,一切都已到了顶峰,该有公义出头之日了,何必仍旧让幽暗遮盖大地、黑暗遮盖万民呢?神已观察了几千年以至于几万年,早已忍耐至极,观看着人类的一举一动,观察着人类的不义到底要横行到何时,然而早已麻木了的人毫无知觉,谁曾观看神的作为?谁曾举目远眺②?谁曾留心倾听?谁曾在全能者手中?人类都是草木皆兵③,一堆草木禾秸④有何用处?就会将道成肉身的活活的神折磨而死,虽然人类已属于草木禾秸,但人类毕竟还是有其“最擅长的一技之长⑤”——将神活活地折磨死,之后便口称“大快人心”的字眼,都是一伙虾兵蟹将!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间就偏偏“相中”了神,将其围攻得水泄不通,人都急得火上浇油⑥,将神围在人群之中丝毫不让其动一动,而人的手中都持着各种武器,看见神像看见仇敌一样,横眉怒目⑦,恨不得将神“碎尸万段”。谁也都莫名其妙,为何人与神成了针锋相对的仇敌?难道最可爱的神竟与人有了冤仇?难道神作的都是于人无益的吗?是将人伤害了吗?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神,深怕其冲出重围返回三层天将人重新打入地牢,人都防备着神,都提心吊胆,远远地匍匐①在地上,手端“机关枪”,瞄准站在人间的神,似乎神若稍稍挪动便将神的全身上下、浑身的衣着都一网打尽,收拾干净。人与神的关系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神无法让人理解,而人又故意闭目养神搪塞②过去,丝毫不愿看见我的存在,不饶恕我的“审判”,所以我趁人不防之机便悄然飘走,不再与人“比试”高低,人类属于最下贱的“动物”,我不愿再理睬人类,我早已将我的全部恩典收回到我身安居之处,既然人类如此悖逆,有何理由再享受我那宝贵的恩惠呢?我不愿将我的恩惠白白地赏赐给那与我敌对的势力,愿将我的美果赐给那殷勤的迎接我归来的迦南之地的勤农。只愿天长久,更愿人不老,苍天与人永享安息,让那些常青不老的“松柏”永远陪伴着神,永远伴随着天共同迈进理想的时代。

我与人共同度过多少个日夜,与人同时居住在人间,不曾向人提出更多的要求,只是在带领人一直前行,只是在引导着人,为人类的命运无时不在作安排工作。谁曾明白天上之父的旨意?谁曾往返于天地之间?我不愿再与人一同度过人的“晚年”,因为人太“老气”,什么都不明白,只知道大口大口地吃着我摆设的筵席,其余之事都“高高挂起”,从来不考虑什么别的事物。人类太吝啬③,人间太嘈杂,人间太凄凉,人间又太危险,所以我不愿与人同享末日得胜的美果,让人自己都享受自己创造的美福,因为人并不欢迎我,我为什么要勉强人类强装笑脸呢?遍及人间的每一个角落无一处温暖之地,遍及人间山水无一丝春意,因为人都如水中之物一般毫无一点是温暖的,人都如死人一般,就是流通着的血液也都犹如冻结了的冰一样令人“心寒”,哪有温暖?将神无缘无故地钉在十字架上便无忧无虑,从来没有人懊悔,残酷的暴君还打算第二次将人子“生擒活捉①”押赴刑场枪决,了结其心头之恨,这样的危险之地,我留下又有何益处?我留下来给人带来的只有争战、刀枪,后患无穷,因我从未给人带来和平,只有争战。人类的末日必满了战争,人类的归宿必在刀枪争战之中倒下,我不愿与人“同享”这战争的“欢乐”,我不愿陪伴人流血牺牲,因我已被人弃绝得“无精打采”了,无心观看人类的战争,让人与人尽情地争战,我要安息、我要安睡,让魔鬼陪伴人类的末日吧!谁知我的心意呢?因人都不欢迎我,从来也未等待过我,我只好与人告别,将人类的归宿赐给人类,将我的所有丰富都丢在人间,将我的生命洒向人间,将我的生命之种栽种在人的心田,给人留下永久的回忆,将我全部的爱都留给人类,将我的一切人所宝爱的都赐给人,作为我们相思的爱的礼物,愿我们永远相爱,将我们的昨天作为我们相赠的佳品,因我已将全部都赐给了人类,人又有何怨言呢?我已将生命的全部都给人留下,默默无语,为人类辛勤地耕耘着“爱的美地”,从未向人提出任何合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顺服着人类的安排,一味地给人类创造着更美的明天。

虽然神的作工甚是丰富,而人的进入却甚是贫乏,在神与人合作的“工程”之中,几乎都是神的作工,人的进入有多少,几乎是一片空白,就这样贫穷而又瞎眼的人竟然手持“古代的兵器”来与现代的神较量,“原始的类人猿”几乎不能直立行走,“赤裸②”着身子竟不知羞耻,有何资格评价神的作工!有许多四肢着③地的“类人猿”竟然双目通红,手持古代石器与神比试,想来个举世无双的“猿人擂台赛”,进行一次举世闻名的“猿人与神的末日擂台赛”。有许多半直立行走的古猿人更是洋洋得意,满脸的毫毛相聚在一起,充满了恶杀之意,双脚跷①起,由于其还未完全进化成现代人,所以它一会儿站立,一会儿又趴下,额头上满是汗珠,似乎是露珠一般,密密麻麻,急不可待的心理不说便可知。看着台上的四肢落地的纯粹②的古猿人——它的同伙,四肢又粗又笨几乎招架不住,几乎无有一点招架之力,更是急得抓耳挠腮,眨眼之间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台上的“英雄”便滚落在地,此时,四肢已仰面朝上,将其多年着落的四肢的错误之态顿时扭转过来,再也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最古老的类人猿”从此便在地上绝迹了,真是令人“伤痛”,“古老的类人猿”竟然死得如此仓促,何必这么早就匆匆离开这美好的人间呢?为何不与同伙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计策”呢?还没有留下与神较量的秘诀便与世长辞了,太可惜了!这么老的一个类人猿竟这样不声不响地死去了,还未与子孙后代传授“古文化艺术”便走了,太不近人意了;未来得及将自己最知心的人叫到身边诉说儿女情长,未将自己的留言刻在石板上,未将天日分辨,未将自己的难言之苦说出,未将自己的后代叫到奄③奄一息的尸首旁告诉其“别上擂台与神比赛”便合上了双目,僵硬的四肢犹如直立的树杆一样永久地“屹立”着,似乎是含冤而死……霎时,台下哄堂大笑,半直立行走的“猿人”气急了眼,拿着比古猿人先进的打羚④羊或打其它野食的“石枪”满腔愤怒地、大踏步地走上擂台,胸有成竹⑤,似乎做了什么有功之事,靠着“石枪”的“势力”勉强直立了“三分钟”,这第三条“腿”的“威力”是不小!竟然能支撑着这个又大又笨又蠢的半直立猿人站立三分钟,难怪这“老猿人”威风凛凛①,盛气凌人②,古代的石器果然“名不虚传”,有刀把③、刀刃、刀尖,美中不足的是刀刃根本没有一点光泽,太令人遗憾了。再观这位古代“小英雄”,站在台上眼观台下之人,带着藐视④的目光,似乎别人都是无能小辈,而自己却是英雄豪杰,心中暗自痛恨台下之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为何你们都退缩了呢?难道就眼看着国家有难却不浴血奋战⑤吗?国难当头,为何你们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⑥呢?就忍心看着国家败亡、民族衰落吗?你们就甘愿忍受亡国的耻辱不成?一帮废物!”当它这样想时,台下已是吵作一团,它的双目更是通红,几乎要迸发⑦出火焰来,恨不得让神不打自败,恨不得将神治于死地,以便大快人心,它哪里知道,它的“石器”纵然名不虚传,但怎能敌对得住神呢?没等招架几下,还没有趴下、起来便一仰一合,它的双目便“失明”了,与其“老祖辈”滚在一块儿再也没起来,紧紧地拥抱着“古猿人”再也哭不出声音来,便甘拜下风了,再也没有反抗之意,可怜的“类人猿”,双双死在擂台之下。流传至今的“人的祖先”竟然在公义日头出现之日不明不白地死去,真是太“不幸”了!这么大的福气竟会让其白白地流逝,等待了几千年的“猿人”竟然在得福之日将福带在了阴间与魔王“共享”,太傻了!为何不把这样的福气留在阳间与“儿女”共享呢?真是自讨苦吃!太不值得了,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地位、名誉、虚荣竟遭受“杀身之祸”,抢先打开了地狱之门,成了地狱之子,这样的代价实在太没必要了,只可惜这样一位“满有民族气概”的“老祖辈”竟然“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将自己牢牢地关在了地狱里,而将那些“无能的小辈”拒之地狱大门之外,这样的“民族的代表”上哪里找?为了“子孙的安康”,为了“后代的生活太平”,不让神来搅扰,便毫不顾惜自己的生命,将自己毫不保留地献身于“民族事业”,一言不发地进了阴间,这样的民族气概哪里找?与神争战不怕死,也不怕流血,更不忧虑明天,便奋战疆场,只可惜它的“奉献精神”换来的只是“千古的遗憾”和永不灭的地狱之火的焚烧!

真令人寻味!神的道成肉身为何总是遭受人的弃绝、毁谤?人为何总是对神道成肉身一事不理解呢?莫非是神来错了时候?莫非是神来错了地方?莫非是因为神未让人签字便私自作了主张?莫非是神未经人允许便自己下断案的吗?按说,神也有言在先,神道成肉身本是无辜的,为何还得经人同意呢?而且神早就提醒过人,或许是人忘了吧!也不怪人,因为人早已叫撒但败坏得不知道天下之事,更何况灵界的事呢?真是太难为人了,竟然让人的“古猿祖宗”死在了擂台上,也难怪,天与地本不相容,猿人的石制的大脑怎能反应出“神还会道成肉身”?叫这样一位“年已花甲”的“老者”死在了神显现之日,太叫人寒酸了,这么大的福气临到它竟然“没福”地离开了,这不是一件世界奇闻吗?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扰乱”了宗教各界原有秩序,震动了每一个渴慕神显现的人的心灵,谁不仰慕?谁不巴望见到神?神亲临人间多年,人不曾发现,如今神自己显现,将自己的身份公布于众,怎能不叫人心欢畅?神曾经与人悲欢离合①,如今与人类重逢,共叙旧情。神从犹太走后便杳无音信②,人都盼望与神再相会,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见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忆昨天呢?两千年前的今天,犹太人的子孙西门巴约拿曾见过救主耶稣,与其同桌用餐,跟随多年对耶稣加深了友情,将其爱在心底,深深地爱着主耶稣。犹太之民哪里知道就这降生在阴冷的马槽的、长着黄发的婴儿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第一形像,人人都把他当作同类之物,没有人对他另眼看待,人怎能认识这既平常而又普通的“耶稣”?犹太人都把他看为当代的犹太之子,从来没有人把他看为是可爱的神,人只是一味地向其索取,求他赐给丰富的够用的恩典、平安、喜乐,只知道他像百万富翁一样应有尽有,但人从来不把他当作人所爱的一位,当代的人也并不爱他,只是向他提出反抗和无理的要求,他从不反抗,一味地向人施恩,尽管人都不认识他。他只是默默地给予人温暖、慈爱、怜悯,更给予人新的实行,将人从律法下的捆绑中带了出来,人并不爱他,只是羡慕他,赏识他的“出众的才华”,瞎眼的人类怎能知道可爱的救主耶稣是忍受了多大的屈辱而来在人间的!没人考虑他的苦衷③,没人知道他的爱父神的心,没人能知道他的孤独,尽管马利亚是其“生母”,但她又怎能理解这仁慈的主耶稣的心声呢?“人子”忍受的难言之苦有谁知道呢?当代的人向其索取之后便将其冷冷地抛之脑后又拒之门外,他便流浪街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飘荡了多少个年月,才度过了漫长而又短暂的苦难的三十三年的人生。当人需要他时便将其请进家门,满脸堆笑,企图向其索取,当他向人“贡献”之后,人便立即将其推出门外。人吃着他口中的供应,喝着他的血液,享受着他赐给的恩典,却抵挡着他,因为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谁赐给的,最终还是把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仍是默不作声。乃至今天,他仍是默不作声,人吃着他的肉,吃着他给做的饭,走着他给开辟的出路,喝着他的血,但人仍有意思要弃绝他,人竟把赐给自己生命的神当作仇敌,而把与己同类的奴仆当作“天父”,这不是有意抵挡吗?耶稣是怎么死在十字架上的?你们知道吗?不是吃他、喝他、享受他的与他最近的犹大出卖的吗?出卖的原因不就是因为耶稣无非是一个小小的、正常人的“夫子”吗?人若真看见耶稣是超凡的属天的一位,人又怎能将其活活地挂在十字架上二十四小时,直至他没有一点气息呢?人谁能认识神呢?就知道贪得无厌地享受着神,却从来不将他认识,只是得寸进尺,让“耶稣”完全听从他的指挥,听从他的使唤,谁又曾行一点仁慈之道可怜这无有枕头之地的“人子”呢?谁又曾想到与他齐心协力共同完成父神的托付呢?谁曾为他着想呢?谁曾体谅他的难处?毫无一点爱地将其拉过来又推出去,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光明、自己的生命来自何方,只是暗自打算把这经历了人间苦难的两千年前的“耶稣”重新挂在十字架上,难道“耶稣”就这么令人厌憎吗?他作的一切人都早已忘记了吗?早已聚集好了的几千年的仇恨终究要直射出来。犹太人的种类!“耶稣”何时与你们为敌?你们竟这样痛恨他?他作了许多,又说了许多,难道都是于你们无益的吗?他的生命白白地赐给了你们,将自己的全部都给了你们,难道你们还要将其活活地吞吃了吗?他将自己的一切都毫不保留地献给了你们,世上的荣华、人间的温暖、人间的恩爱、人间的一切福乐他从未享受,人已对他太刻薄①了,他不曾享受在地的一切丰富,将他一颗赤诚火热的心全部献给了人,将自己已全部献身给人类,谁曾给他温暖?谁曾给他安慰?人将全部的压力都加在了他的头上,将全部的不幸也都给了他,将人间的最不幸的经历也强加在了他的头上,将一切不义都嫁祸于他,他都默认了,向谁提出过抗议?向谁索取过一点报酬?谁曾体恤①他?作为一个正常的人,谁无浪漫②的童年?谁无五彩斑斓③的青春?谁无亲人的温暖?谁无亲朋故友的爱怜?谁无别人的尊重?谁无温暖的家庭?谁无知音的安慰?而这一切他哪曾享受?谁曾给他一点点温暖?谁曾给他一丝一毫的安慰?谁曾给他一点点人性的道德?谁曾宽容过他?谁曾与他共渡苦难之日?谁曾与他共渡人生的苦难生活?人从未放松对他的要求,只是毫无顾忌地向他索取,似乎他来在人世务必做人的牛马,做人的阶下囚,为人类奉献全部,否则人类绝不饶恕他,绝不善罢甘休,绝不称其为神,绝不对其有高的评价。人对神的态度太严厉,似乎非得让神受苦死去,人才对神放松要求,否则人绝不降低对神要求的标准,这样的人类怎能不叫神厌憎呢?今天的悲剧不是如此这样吗?人的良心不知在何处,口口声声报答神的爱,却把神解剖活活地折磨死,这不都是人信神的“祖传的秘方”吗?“犹太人”无所不在,如今仍在作着同样的工作,干着同样的抵挡的工作,自己却认为在高举神,人的肉眼怎能认识神呢?活在肉体中的人怎能把从灵来的肉身中的神当作神呢?人谁能认识呢?人间哪有真理?哪有真正的公义?谁能认识神的性情呢?谁能与天上的神较量过呢?难怪神来在人间人都不认识,而且弃绝,人怎能容让神的存在?怎能容让光将黑暗驱逐出人间?这些不都是人的光明磊落④的奉献精神吗?不都是人的光明正大的进入吗?而神的作工不都是围绕着人的进入吗?但愿你们把作工与进入都结合起来,将神与人的关系都搞好,尽到人该尽的本分,达到仁至义尽⑤,这样神的工作便随之结束,以得荣之势而告终!

─────────

①〔人的“进入”〕此处“进入”指人的悖逆行为,并不指人正面的生命的进入,而是指人在消极方面的行为、举动,泛指人抵挡神的一切作为。

②〔举目远眺(tiào)〕抬起头来向远处瞭(liào)望。

③〔草木皆兵〕指惊慌时疑神疑鬼。讽刺人的不正当的人性生活,指人与鬼同居的人类生活的丑态。

④〔秸〕念(jiē)。

⑤〔一技之长〕指某一种技术特长。这里用来讽刺。

⑥〔火上浇油〕比喻使人更加愤怒或使事态更加严重。指人的丑态,这里用来讽刺。

⑦〔横眉怒目〕形容强横或强硬的神情。

①〔匍匐(pú fú)〕爬行。

②〔搪塞〕指糊弄,满不在乎的样子。

③〔吝啬(lìn sè)〕过分爱惜自己的财物,当用不用。

①〔生擒(qín)活捉〕就指活拿、活抓。指人的暴劣、卑鄙行为,对神惨无人道,丝毫不放松,而是无理的要求。

②〔裸〕念(luǒ)。

③〔着〕念(zháo)。

①〔跷〕念(qiāo)。

②〔粹〕念(cuì)。

③〔奄〕念(yǎn)。

④〔羚〕念(líng)。

⑤〔胸有成竹〕比喻做事之前已经有通盘的考虑。这里用来讽刺,指人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实际身量,是贬义词。

①〔威风凛(lǐn)凛〕指使人敬畏的声势或气派。这里是讽刺之意。

②〔盛气凌(líng)人〕傲慢的气势逼人。

③〔把〕念(bà)。

④〔藐(miǎo)视〕轻视、小看。

⑤〔浴(yù)血奋战〕形容战斗激烈。

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借指为国家操劳忠心。

⑦〔迸(bèng)发〕由内而外地突然发出。指被神“击败”之人的气急败坏的丑态,借指对神抵挡的程度。

①〔悲欢离合〕泛指聚会、别离、欢乐、悲伤的种种遭遇。

①〔杳(yǎo)无音信〕远得不见踪影。

②〔苦衷(zhōng)〕痛苦为难的心情。

①〔刻薄〕(待人、说话)冷酷无情,过分地苛(kē)求。

②〔恤〕念(xù)。

①〔浪漫〕富有诗意,充满幻想。

②〔斑斓(bān lán)〕灿烂多彩。

③〔光明磊(lěi)落〕光明正大,行为正派。

④〔仁至义尽〕形容对人的善意和帮助已经做到最大的限度。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