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败 坏 的 人 不 能 代 表 神

人一直活在黑暗权势的笼罩之下,被撒但的权势捆绑不得释放,而且人的性情经过撒但的加工越来越败坏,可以说,人一直活在撒但的败坏性情里,不能真实爱神。那么,人若想爱神,必须脱去自是、自高、狂妄、自大等等一切属于撒但的性情,否则,人的爱都是有掺杂的爱,都是撒但的爱,绝对不能得着神的称许。若不经过圣灵直接成全、对付、破碎、修理、管教、责打、熬炼,没有一个人能够真实爱神。若你说你的某一部分性情是代表神,因此能真实爱神,那你这个人是说狂妄话的人,是谬妄的人,这样的人就是天使长!人的天性不能直接代表神,非得经过神的成全脱去之后,借着体贴神的心意,满足神的心意,而且经过圣灵的作工,人的活出才被神认可。活在肉体中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直接代表神,除非是圣灵所使用的人,但就这样一个人也不能说他的性情、他的活出是完全代表神,只能说他所活出的是圣灵支配,就这个人的性情也不能代表神。

虽然说人的性情都是由神命定,这是确定无疑的,可以说这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又经过撒但加工,所以说人的所有性情都是撒但的性情。有的人说神的性情是办事一是一、二是二,他也有这种表现,他的性格也是这样,他就说他这个性情是代表神,这是什么人?撒但的败坏性情能够代表神吗?若有谁说他的性情是代表神,那么这个人是亵渎神,是对圣灵的侮辱!从圣灵作工方式来看,神在地作的工作只是征服工作,所以人的许多撒但败坏性情还未得着洁净,所活出的仍是撒但的形象,是人认为的好,是代表人肉体作为的,更确切一点说是代表撒但,绝不能代表神。即使有人已经爱神到一个地步,能够享受在地犹如在天的生活,还能够说“神啊!我爱不够你”这样的话,而且达到最高境界,也不能说活出神、代表神,因为人与神的实质不同,人永远不能活出神,更不能成为神,圣灵支配的活出也只是按着神对人的要求而已。

撒但的所作所为都在人身上表现出来,现在人的所作所为都是撒但的发表,所以不能代表神。人就是撒但的化身,人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的性情,有的人性格好,神借他的性格作一些事,他作的事是圣灵支配,但他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神在他身上作的只是借题发挥、就地取材,无论历代的先知还是神使用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直接代表神。人都是在环境的迫使下来爱神,没有一个是主观努力来配合的。什么是正面事物?凡直接来自神的都是正面事物,但人的性情都是经撒但加工的,不能代表神。只有道成肉身的神他的爱、受苦心志、公义、顺服、卑微隐藏都是直接代表神的,这是因为他来的时候没带罪性,是直接来自神,没经过撒但的加工,而耶稣只是一个罪身的形像,并不代表罪,因此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以至于在钉十字架成就工作以前(包括钉十字架之时)都是直接代表神的。有耶稣一例足以证明:凡是带有罪性的都不能代表神,就人“罪”的一方面代表撒但,就是说,罪不代表神,神并没有罪。就是在人身上的圣灵作工部分也只能说是圣灵支配,也不能说是代表神作的,但就人来说,他的罪和性情都不代表神。从以往以至到今天圣灵在人身上的作工来看,都是因为圣灵作工在人身上,因此人才有活出,几乎很少有圣灵对付、管教之后能够活出真理的。就是说,只有圣灵作工的因素,缺乏人配合的因素,这点看清了吗?那么,你当怎样在圣灵作工之时竭力地配合而尽到你的本分?

上一篇:人 信 神 当 存 什 么 观 点

下一篇:当 取 缔 宗 教 的 事 奉

相关内容

  •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要想合神使用,对神的作工得有认识,对神以前的作工(旧约、新约)也得有认识,对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认识,就是对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认识。若让你传福音,你对神的作工不认识就没法传。若有人问你“圣经是怎么回事,旧约是怎么回事,耶稣当时作的工、说的话是怎么回事,你们的神是怎么说的?”你如果说不出圣经的内幕,他…

  •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

  •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具备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轻易得到的,因为生命只能从神而来,也就是说只有神自己才具备生命的实质,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说,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头,只有神才是涌流不断的生命活水泉源。创世以来神作了大量的带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许多带给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许多使人能得生的代…

  • 第 十 六 篇

    在我口中有多少话要对人说,有多少事需对人讲,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着我的供应而将我的话全部领受,只是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但我并不因着人的“无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软弱而忧伤,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说话,尽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当到有一天,人都会在心灵深处来认识我的,都会在意念当中来思念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