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神的性情与所有所是方面的经典话语

197 神自己有自己的所是所有,他的一切发表与流露代表他自己的实质,代表他自己的身份,这里的所是所有、实质与身份是任何一个人都代替不了的。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对人类的爱、对人类的抚慰、对人类的憎恨,更有对人类望眼欲穿的了解。而人的性格中包括有开朗、活泼或麻木不仁。神的性情是万物生灵的主宰所具备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备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贵,代表权势,代表高尚,代表伟大,更代表至高无上。他的性情是权柄的象征,是一切正义的象征,是一切美与善的象征,更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也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触犯(也是不容触犯)的象征。他的性情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搅扰他的工作与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无非就是高于动物的一点点象征,人本身没有权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摆布的实质。神的“喜”是因为有正义的存在与诞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与诞生,是因为黑暗与邪恶的毁灭;他的“喜”是因着他为人类带来了光明,是因为他给人类带来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义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征,更是吉祥的象征。神的“怒”是因为非正义事物的存在与搅扰在侵害着他的人类,是因为邪恶与黑暗的存在,是因为有驱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为有抵触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复存在的象征,更是他本圣洁的象征。他的“哀”是因为他所期盼的人类落入黑暗之中,是因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达到他的心意,是因为他所爱的人类并不能尽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为了无辜的人类哀愁,是为了诚实而愚昧的人哀愁,是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见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征,是他怜悯的象征,是美的象征,是仁慈的象征。他的“乐”当然是为打败仇敌与获得人的诚心而乐,更是驱逐与消灭一切敌势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类得着美好安宁的生活而有的;他的“乐”并不是人一样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获得美果的滋味;他的“乐”是人类从此不受苦难的象征,是人类进入光明世界的象征。而人类的喜怒哀乐则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光明,不是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为了上天的恩赐。人类的喜怒哀乐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为了神的计划,所以人与神永远也不能划为一谈。神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尊贵的,人永远是低贱的,永远是一文钱不值的。因为神永远都在为人类奉献与付出,而人永远都在为自己索取与努力;神永远都在为人类的生存而操劳,而人永远都不为正义与光明而献出什么,即使人有暂时的努力也是不堪一击的,因为人的努力永远都是为自己,不是为别人;人永远都是自私的,神永远都是无私的;神是一切正义与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丑陋与邪恶的接替者与发表者;神永远都不会改变他正义与美丽的实质,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背叛正义,远离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198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死里复活的,完完全全的独一真神,就在你们面前向你们发声说话,你们要定真我的话,天地可以废去,但我话一笔一画也不能废去,记住!记住!我话说完从来没有一句返回过的,每一句话都要应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五十三篇》

199 宇宙万有都在我的手中,我说有就有,说命定就命定,撒但就在我的脚下,就在无底深坑!我的声音发出,天地就要废去,归于乌有!一切都要更新,这是千真万确永不改变的真理。我已胜过世界,胜过一切恶者,坐在这里向你们说话,凡有耳的就当听,凡是活的就当接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五篇》

200 我既说必算,既算必成,谁也改变不了,这是绝对的。不管以往说过的话还是以后说的话都得一一应验,而且让所有的人都看见,这是我说话作工的原则。……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人,谁能改变我的心志呢?难道是我在地立的约吗?什么也拦阻不了我的计划的前进,我无时不在作我的工,无时不在计划我的经营,人,谁能插上手呢?还不是我在亲自摆布一切吗?今天进入这个境地,仍不出我的计划,不出我的预料,是我早就预定好的,你们谁能测透这一步呢?我民必听我音,凡是真心爱我的人必会回归我的宝座之前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

201 我是公义,我是信实,我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谁是真,谁是假,我会马上显明,你们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时候,谁是真心要我的,谁是不真心要我的,我会一一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与我亲近好,我会亲自作我的工。你们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骤、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智慧才会显明。让你们看见我的手所作的是什么——罚恶赏善。我决不偏待人,真心爱我的,我也真心爱你,不真心爱我的,我的烈怒永不离开他,让他永远记住我就是真神,我就是鉴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你所作所为我是一一看清,你骗了人,骗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还想瞒,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认为自己聪明,小算盘打得好,告诉你,人千打算、万打算,最终也逃不出我的手心,万事万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况一个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隐瞒,难道还看不见我的荣颜、我的烈怒、我的审判已公开显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马上审判,毫不留情,我的怜悯已到头再没有,不要再假冒为善,休要再猖狂。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四篇》

202 我爱一切真心为我花费、为我摆上的人,我恨一切从我生但又不认识我而且抵挡我的人。真心为我的,我一个都不丢弃,而且加倍祝福,那些忘恩负义的我加倍地惩罚,绝不轻饶。在我的国度之中,并没有弯曲诡诈,没有世界的气味,即没有死人的味道,而是一切正直、公义,一切单纯、敞开,毫无隐藏,毫无遮蔽,一切都是新鲜,一切都是享受,一切都是造就。若谁还带着死人的味道,必不能在我的国度之中存留,而被我的铁杖辖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篇》

203 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虽然今天你们在我前大胆放肆,悖逆我所教训你们的言语,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来与你们的悖逆相对,我不会因着一个个小小的蛆虫翻动了粪土而大动肝火,以致影响我的工作,我是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厌憎的、我所深恶痛绝的东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语的尽头,直至我的最后一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204 你既已立下心志来事奉我,我就不放过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将你的言语摆在祭坛之前,我就不容让你从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让你事奉两个主。你以为将你的言语摆在我的祭坛上、摆在我的眼目前之后你就可以另有所爱吗?我岂能容让人这样捉弄我呢?你以为你的舌头就能随意向我许愿、起誓吗?你岂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宝座而发誓呢?你以为你的誓言都已废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你们的肉体废去,你们的起誓却不可废去,末了的时候,我要按着你们的起誓来定你们的罪,你们却以为将你们的言语摆在我前来应付我,而你们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灵。我的怒火哪里能容纳这些猪狗之类的欺骗呢?我要执行我的行政,将那些墨守成规的“虔诚”的信我之人都从污鬼手中抓回来规规矩矩地“伺候”我,来做我的牛、做我的马任我宰杀,我要你将你以往的心志都捡起来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让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来欺骗我。你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谎吗?你以为你的言行我不曾听到也不曾看到吗?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岂能容让人就这样欺骗我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

205 我是独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体,我——肉身的整体更是神的完满的彰显,谁敢不敬畏我,谁敢用目光抵挡我,谁敢用嘴唇抵挡我,必死于我的咒诅烈怒之下(因着有烈怒而咒诅)。又有谁敢对我不忠不孝,谁敢对我耍花招儿,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恶之中。我的公义、威严、审判将永远长存,直到永远,因我开始是慈爱、怜悯,但这并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义、威严、审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时代,我是慈爱、怜悯,那是因着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爱、怜悯,但在这之后就不需要什么慈爱、怜悯(从此以后再没有),全是公义、威严、审判,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九篇》

206 我执掌万有,我是全权的智慧的神,对谁都不轻易放过,毫不留情,没有一点私人感情,对任何人(不管他说得多好,我都不会放过)都是以我的公义、正直、威严相待,在这其间,更让每一个人看见我的作为的奇妙,看见我的作为是怎么一回事。对于各种各样的邪灵作为我一个一个地处罚,一个一个地扔在无底深坑,这一个工作我在亘古以前就已作好,不存有它的一点地位,不存有它作工的地方。凡我选中了的人、我预定拣选的人必不会让它占有一时,而是时时圣洁。那些我没预定拣选的人,我就把他交给撒但,让他不再存留。我的行政处处涉及我的公义、我的威严,撒但作工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连同其肉体一同落入阴间,因我对撒但是恨,我绝不轻饶它,把它彻底毁灭,不给它留有一点作工的机会。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篇》

207 我是圣洁的神,绝不住污秽的殿宇。我只使用对我忠心无二的、能贴着我负担的诚实的智慧人,因这些人是我所预定好的,在他们身上必没有邪灵作工,我说明一点,从现在开始,若没有圣灵作工的都是邪灵作工。再说一次,邪灵作工的对象我一个都不要,连同其肉体一同落入阴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七十六篇》

208 我要刑罚一切从我生但又不认识我的人,来显明我的烈怒的全部,显明我的大能,显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义,绝对没有不义,没有诡诈,没有弯曲,谁若是弯曲诡诈的必定是地狱之子,必定是生在阴间的,在我一切都公开,说成必成,说立必立,无人能改变,无人能效仿,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九十六篇》

209 我要罚恶赏善,我要施行我的公义,我要展开我的审判,我要用话语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体尝我的刑罚人的手,必要让所有的人看见我的全荣,看见我的全智,看见我的全备,无人敢起来论断,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让每个人都看见我的全尊,都体尝我的全胜,因在我一切都显现。从此足见我的大能,足见我的权柄,无人敢触犯,无人敢拦阻,在我一切都公开了,谁敢遮盖?我定规饶不了他!这样的贱货必受我的重刑,这样的败类必从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铁杖辖管他,我要用我的权柄对他审判,毫不客气,不留一点情面,因我是没有情感,而且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这一点每个人都应有所认识、有所看见,免得到时“无缘无故”地被我击杀、被我毁灭,因我的刑杖会击杀所有的触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还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个,因我的本体不容任何人触犯。之所以说我是狮子就是这个原因,凡是让我碰着的,我就击杀了你,这就是为什么说现在说我是怜悯、慈爱的神是亵渎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狮子,无人敢触犯,谁若触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点情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二十篇》

210 我的声音就是审判、就是烈怒,对谁都不客气,对谁都不留一点情面,因我是公义的神自己,我有烈怒,我有焚烧,我有洁净,我也有毁灭。在我没有隐藏、没有情感,而是公开、是公义、是铁面无私。因着我的众长子已与我一同登上宝座,辖管万国万民,所以那些不公不义的事和人开始遭到审判,我要一一查清,一点不漏,全部显明出来,因我的审判已全部展现、已全部公开,丝毫不存留一点,不合乎我意的我就扔出去,让它在无底深坑里永远灭亡,让它在无底深坑里永远焚烧。这才是我的公义,才是我的正直,无人能改变,必须按着我的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零三篇》

211 我的话句句带权柄、带审判,无人能改变,既然发出,必要按着我的话而成就,这是我的性情;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性命,归于阴间,归于无底深坑,这是我对人类的唯一的处理方法,是人无法改变的,这是我的行政。记住!谁触犯都不行,必须按着我的来!以往对你们太放松了,只是话语临到,所说的击杀之类的话语还没有事实,从今以后,一切灾祸(针对行政说的)将陆续降下,惩罚一切不符合我心意的,必须得事实临及,否则,人不能看见我的烈怒,只是一再地放荡,这是我经营计划的步骤,是我下一步工作的方式,我提前告诉你们,免得你们触犯,成为永远沉沦的对象。也就是说,从今以后,我要按着我的心意把众长子之外的所有的人对号入座,一个一个地刑罚,一个不放过,让你们再放荡!让你再悖逆!我说过,我对谁都是公义的,不留一点情面,这足见我的性情是谁也不可触犯的,这是我的本体,是人不可改变的。人人都听见我的话语,人人都看见我的荣颜,人人必须完全、绝对地顺服我,这是我的行政。宇宙地极的人都当向我赞美,向我归荣耀,因我是独一的神自己,因我是神的本体。我的话语用词,我的言谈举止,无人能改变,因这都是我自己的事,是从亘古以来就有的,而且是存到永远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篇》

212 我话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动工,我要在大红龙居住之处着手我刑罚的起步工作。足见我的刑罚已向全宇倒下,大红龙以及各种污鬼必不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脱,因我在鉴察全地。当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时,即审判时代结束之时,我正式刑罚大红龙,我民必看见我对其公义的刑罚,必因我的公义而赞不绝口,必因我的公义而永远颂扬我的圣名,从而正式尽你们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赞美我,直到永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213 我们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势力都无法拦阻的,而那些阻挠神作工、抵挡神说话、搅扰破坏神计划的终会得到神的惩罚。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复存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14 现在是我拟定每个人结局的时候,不是我开始作人工作的阶段,我将每个人的言语、行为以及每一个人的跟随历程与原有属性或其最终的表现都一一列记在我的记事册上,这样,无论怎样的人都难逃我的手,都会按着我的分布而各从其类的。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你们都应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都要受惩罚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的。所以,受惩罚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义而受惩罚的,是因着他们自己作恶多端而遭到了报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215 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称快,称赞我的大能,舒畅的心情难以表达,活在我从未赐予人间的欢乐之中。因为我宝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我带领人类至今巴望得着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与我同心合意的人我从未忘记,从来都是将他们恨在心里,只等待机会报应其恶行,从而一睹为快,今天我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216 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我要在地上作王,将我的宝座“挪到”地上,使仇敌都在我前俯伏认罪。在我的忧伤之中,包含着我的忿怒,我要踏平全宇,谁也不放过,让所有的仇敌都惊奇丧胆,我要将全地化为废墟,使仇敌都归在废墟之中,从此不让其再败坏人类。我的计划已定,谁也休要改动,当我大摇大摆在全宇之上游动之时,所有的人就又焕然一新了,万物就又复活了,人再也不哀哭了,再也不呼救于我了,我心便甚是欢喜,人都归来为我庆幸,全宇上下一片欢腾……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七篇》

217 锡安哪!欢呼吧!锡安哪!歌唱吧!我已凯旋归来,我已胜利归来!万民哪!赶快排列整齐!万物啊!都要静止下来,因我的本体面向全宇宙,我的本体出现在世界的东方!谁敢不跪下来敬拜?谁敢不口称真神?谁敢不存敬畏的心仰望?谁敢不赞美?谁敢不欢呼?我民必听我音,我国必存我儿!山河万物都得欢呼不止、跳跃不息,在此之际,没有一个人敢退去,没有一个人敢起来抵挡,这是我的奇妙作为,更是我的大能!我要让所有的一切都对我有敬畏的心,我更要让一切都对我赞美,这是我六千年经营计划的最终目的,这也是我定规的,没有一人、一物、一事敢起来抵挡,敢起来反抗的。我民都流归我山(指的是我以后所创造的世界),必降服在我面前,因我带着威严、审判,我又带着权柄(指在身体的时候,在肉体也有权柄,但因为在肉体不能超越时间、空间的限制,所以不能说完全得着荣耀,虽然在肉身得着众长子,但仍然不能说得着荣耀,只有回到锡安改变形像,方能说成是带有权柄,即得着荣耀了),一切都不在话下,都因我口中的话而毁灭,又因我口中的话而立而成,这才是我的大能,才是我的权柄。因我满带着能力,我满载权柄,无一人敢拦阻我,我早已胜过一切,胜过一切的悖逆之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二十篇》

218 神的实质、神的性情里有一个人最容易忽略的东西,而且是在任何人身上,包括人认为的伟人、好人,或者是人想象当中的“神”都不具备的,只有在神身上具备,这是什么呢?那就是神的无私。当说到无私的时候,你可能认为你也很无私,因为对待你的儿女,你从来不与他们讨价还价,也不与他们计较,或者你认为你对待你的父母也是无私的。不管你怎么认为,最起码你对“无私”这个词有一个概念,认为“无私”这个词是正面的,做一个无私的人是很高尚的,如果你自己能做到无私,就觉得自己很伟大,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从万物当中、从人事物当中、从神的作工当中来看到神的无私,这是因为什么呢?因为人太自私了!为什么这样说呢?人活在物质世界当中,虽然你跟随神,但是神怎么供应你,神怎么爱你,神怎么牵挂你,你永远看不到也体会不到,你看到的是什么呢?看到的是与你有血缘关系的爱你的那个人,或疼你的那个人,看到的是对你肉体有利的那些东西,关心的是自己喜爱的人、自己喜爱的东西,这就是人所谓的无私。正是这样“无私”的人却从来不去关心赐生命于他的神。与神相比,人的“无私”却成了自私、卑鄙的。人认为的“无私”是空洞不实际的,是有掺杂的,是与神不相符的,与神无关的。人的“无私”是为了人自己,而神的“无私”是神的实质的真实流露,正是因着神的无私,人才从神得着了源源不断的供应。也可能你们今天对我说的这个话题感受不太深,仅仅是点头认同而已,但是当你在心里去体会神心的时候,你会不知不觉地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在你能感觉到的人、事、物中,只有神的无私是真正的、是实实际际的,因为只有神对你的爱是无条件的,是没有瑕疵的,除了神以外,任何一个人所谓的无私都是虚假的,都是表面的,不是真实的,是有目的的,是有存心的,是带着交易的,是经不起考验的,更可以说是肮脏的,是卑鄙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219 神造了人类,无论是人类败坏之后也好,还是人类能够跟随他也好,他都把人类当成了他的至亲,就是人类所说的当成了最亲的人,而不是玩物。虽然神说自己是造物的主,人类是受造之物,这话听起来有一点等级的区别,但是事实上,神为人类所作的一切远远超出了这一层关系。神爱人类、眷顾人类、牵挂人类,包括他源源不断地供应着人类,在他心里从来不觉得是额外的事,从来不觉得这是一件功劳很大的事,他也从来不觉得拯救人类、供应人类、赐给人类一切是对人类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实质与他的所有所是这样默默地、静静地供应着人类,无论人从他得到了多少供应与帮助,他都没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举动,这是神的实质决定的,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实表露。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220 神恨恶人类,那是因为人类与神为敌,但在神心里对人类的眷顾、牵挂与怜悯始终是不变的,即便他毁灭了人类,他的这个心仍然是不变的。当人类满了败坏,悖逆神到了一个地步的时候,神便因着他的性情、他的实质按着他的原则不得不毁灭这个人类,但因着神的实质他仍旧可怜人类,甚至想用各种方式来挽回人类,让人类继续生存下去,而人却与神对立,继续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么呼召,怎么提醒,不管神怎么供应、帮助,怎么宽容,人都不理解、不领情,也不搭理。在神伤痛之余,他仍旧不忘记给人最大限度的宽容,等待人的回转,等到了极限之后,他就要毫不犹豫地作他自己该作的,就是说,从神计划要毁灭人类,到神毁灭人类的工作正式开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是为人类的回转而有的,是神留给人的最后机会。所以,在毁灭人类之前这期间神作了什么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劝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伤痛、多难过,他在人类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断地牵挂、眷顾与广施怜悯。那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无疑我们看到了神对人类的爱是真实的,不是挂在口头上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能够摸得着、体会得到的,没有虚假,没有掺杂,没有欺骗,没有做作。神也从来不以任何欺骗的手段或者是制造假象让人类看见他是可爱的,神从来不作伪证让人看见他的可爱,来标榜他自己的可爱与圣洁,那神的这些方面的性情值不值得人去爱呢?值不值得人去敬拜呢?值不值得人去珍惜呢?现在说到这儿,我想问你们:听了这些话之后,你们认为神的伟大是不是一纸空文呢?神的可爱是不是一句空话呢?不是,肯定不是!神的至高无上、神的伟大、神的圣洁、神的宽容、神的爱等等,所有的这些神的性情与实质的点点滴滴都落实在了神的每一次作工当中,体现在了神对人类的心意当中,也落实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体现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不管你是否曾经感受得到,然而神在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每一个人,在用真诚的心、以他的智慧、以各种方式去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唤醒每一个人的灵,这样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221 神把这一次经营人类、拯救人类这件事看得比任何的事情都重要,神作这些事不仅仅是用意念,也不仅仅是用话语,更不是随随便便地作,而是有计划、有目的、有标准地带着他的心意在作着这一切的事情。可见神此次拯救人类的工作对神与对人的意义是多么的重大。无论这工作有多么难,无论作这工作拦阻有多大,无论人类有多么软弱、人类的悖逆有多深,对神来说都不是难事。神在忙碌着,在花费着自己的心血代价,在经营着他自己要作的工作,也在安排着一切,主宰着一切他要作的人、要作的工作,这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神第一次用这些方式、付如此多的代价来大动工程经营人类、拯救人类。在神作着所有工作的同时,他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心血代价、自己的所有所是、自己的智慧全能与他方方面面的性情向人类一点一点地表达,一点一点地释放,这些方式的表达与释放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在全宇之中,除了神要经营拯救的人之外,没有任何受造之物曾经与神的距离这么近,也没有任何受造之物与神有这样的亲密关系。在神心里他要经营、要拯救的人类是最重要的,而且他把这样的一个人类看得比什么都重,尽管他为这样的人类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也尽管他不断地被这样的人类伤害、悖逆,但是他无怨无悔,依旧对人不离不弃,一直不停止地作着他的工作,因为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人会在他话语的呼唤中苏醒过来,被他的话语打动,认得他就是造物的主,从而回到他的身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22 神为了人类的工作有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从至高处到了最低处,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狱里与人共度天涯,从来不埋怨人间的寒酸,从来不责备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极大的耻辱作着自己亲自作的工作。神怎么能属于地狱?怎么能过地狱的生活呢?但他为了全人类,为了整个人类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来在地上,亲自进入“地狱”“阴间”,进入虎穴中将人救起,人有何资格抵挡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脸面再见神?天上的神来在一个最污秽的淫乱之地,从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无闻地受着人的摧残,受着人的欺压,但他从不反抗人的无理的要求,从不对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从不对人有无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劳任怨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导、开启、责备、话语熬炼、提醒、劝勉、安慰、审判、揭示。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命?虽然将人的前途、命运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命运?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为了让人摆脱这苦难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势力的压制?哪一步不是为了人?谁能明白神的一颗慈母般的心?谁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九》

223 神来在地上本不属世界,他不是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么地方作工能显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义他就在什么地方降生,不管是圣洁之地还是污秽之地,他无论在什么地方作工都是圣洁的,世界的万物都是他造的,只不过万物都经撒但败坏了,但万物仍然都是属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来在污秽之地作工是为了显明他的圣洁,为了他的工作他才这样作的,也就是为了拯救污秽之地的人类他才忍受极大的屈辱作这样的工作的。这是为了见证,是为了全人类,这样的工作让人看见的是神的公义,而且更能说明神是至高无上的,他的伟大与正直就表现在拯救一班无人瞧得起的低贱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秽之地并不证明他是低贱的,只能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见他的伟大与他对人类真实的爱,他越这样作越能显明他对人纯洁的爱,无瑕无疵的爱。神是圣洁公义的,尽管他降生在了污秽之地,尽管他与那些满了污秽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时代的耶稣与罪人同生活一样,他作的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存吗?不都是为了人类能蒙极大的拯救吗?两千年前他与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为了救赎,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秽、低贱的人同生活,这是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为了你们这些人类吗?若不是为了拯救人,他怎么能降生在马槽里后又与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为了拯救人,他怎么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与这些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实的吗?他作的工作哪一样不是为了人类?哪一样不是为了你们的命运?神是圣洁的,这是永不改变的!他不沾染污秽,尽管他来在了污秽之地,这一切只能说成是神对人的爱太无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为了你们这些人,为了你们的命运,他忍受多大的屈辱你们不知道吗?他不拯救那些高大的人和那些豪门富贵之子,而是专门拯救那些低贱的、被人所看不起的人,这不都是他的圣洁吗?不都是他的公义吗?为了全人类的生存,他宁肯生在污秽之地忍受一切的耻辱。神太实在了,他不作一点虚假的工作,哪步工作不都是这么实实际际地作着?尽管人都毁谤他,说他与罪人同坐席,尽管人都讥笑他,说他与污秽之子同生活,说他与最低贱的人同生活,但他仍是这样无私地奉献着自己,仍是这样在人中间被人弃绝着,他忍受的痛苦不比你们的大吗?他作的工作不比你们付的代价多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224 神能降卑到一个地步,在这些污秽败坏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这班人,神不仅道成了肉身与人同吃同住,牧养人,来供应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败坏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极大的拯救工作、极大的征服工作,他来到大红龙的心脏,来拯救这些最败坏的人,让人都变化更新。神所受的极大的痛苦,不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灵受了极大的屈辱,他卑微隐藏到一个地步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个肉身的形像,让人看见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这就足以证明神已经降卑到了一个地步。神的灵实化在了肉身,他的灵那么至高、伟大,但他却取了一个普通的人、渺小的人来作他灵的工作。从你们每个人的素质、见识、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来说,你们太不配接受神这样的工作,太不配让神为你们受这么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个地步,人卑贱到一个地步,但神还在人身上作工,不仅道成肉身来供应人,跟人说话,而且还与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爱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225 神作的一切都实实际际,不是空洞的,乃是他自己亲身体尝的。神用自己体尝痛苦的代价来换取人类的归宿,这是不是实际的工作?父母为了儿女有诚恳的代价,代表父母的诚心,神道成肉身这么作当然对人类也是最诚恳的、最信实的。神的实质是信实的,他既说必作,既作必成。他对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诚恳的,不是光说话,而是说付代价他就实际地付代价,说担当人的苦,说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实际地来在人中间生活感受这些痛苦,亲身体尝这些痛苦,之后让全宇之上下的万物都能承认神作的都对、都公义,神作的都现实,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另外,人类以后有美好的归宿,剩存下来的人都得赞美神,赞美神作的对人确实是爱。神来人间降卑为一个正常的人,不是作作工说说话之后就走了,乃是实实际际地来在人间体尝人间痛苦,这些痛苦都体尝完了之后他才走。神作工作就这么现实、这么实际,剩存下来的人都会因此来赞美神,让人看见神对人的信实,看见神善良的一面。从道成肉身这方面的意义就能看见神美善的实质,他作哪件事都是诚恳的,说每一句话都是诚恳的,都是信实的,他要作的事都实实际际地作,要付代价也实实际际地付代价,不是光说话。神是公义的神,神是信实的神。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义》

226 当你真正能体会到神对人类的心思与态度的时候,真正能理解神对每个受造之物的“情感”与顾念的时候,你就能理解造物的主在每一个他所造的受造人类身上所倾注的心血与所付出的爱,这个时候你就会用两个词来形容神的爱,哪两个词呢?有的人说无私,有的人说博爱。这两个词中“博爱”是最不适合用来形容神爱的词,这个词是人用来形容一个人宽广的胸襟与情怀。我很厌憎这个词,因为它有不分原则与不分对象地胡乱施舍的意思,是愚昧人、浑人的情感泛滥的表现,如果用这样的词来形容神的爱,不免有亵渎神之意。我有两个更贴切的词来形容神的爱,哪两个词呢?第一个词是硕大无比。这个词是不是很有意境?第二个词是浩瀚。我用这两个词来形容神的爱有实际的意义在其中。“硕大无比”这个词在字面上来看是形容一个实物的体积或容量,但不管这个实物有多大,它是可以让人触摸得到、让人能看得到的,因为它是存在的,它不是抽象的东西,它能给人相对准确、实际的概念。无论从平面的角度还是从立体的角度上来看,都不需要假想它的存在,因为它是真正存在的东西。用“硕大无比”来形容神的爱虽然让人感觉这个词将神的爱量化,但它同时也让人感觉神的爱是难以量化的。说神的爱可以量化是因为神的爱不是虚无,不是传说中产生的,而是在神主宰之下的万物所共享的,也是每个受造之物都不同程度、在不同的角度上都享受到的,它虽然让人看不见、摸不着,但却让万物滋养、生息,万物的生息在彰显着神爱的点点滴滴,也在数算着、见证着每时每刻享受到的神的爱;说到难以量化是因为神供应、滋养着万物的奥秘是人类难以测度的,也是因为神对待万物尤其是神对待人类的心思是人难以测度的,也就是说,造物的主究竟在人类身上倾注了多少的心血,无人能知道,造物的主究竟对他亲手造的人类的爱有多深,这份情究竟有多重,无人能理解,也无人能明白。用“硕大无比”来形容神的爱目的是为了人能体会、理解神爱的宽广与实际存在,也是为了人能更深刻地领会“造物的主”这几个字的实际含义,也能更深刻地明白“受造之物”这个称呼的真正意义。“浩瀚”这个词通常来形容什么呢?它通常用来形容大海、宇宙,例如浩瀚的宇宙,浩瀚的大海。对人来说,宇宙的宽阔与深谧是无人能及的,人对它充满了想象与敬仰,人对它的奥秘与深邃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想到大海,你会想到大海的宽广,它让你看不到它的边际,也让你感到它的神秘与它的包容。所以我用“浩瀚”来形容神的爱,目的是让人感受到神爱的可贵、神爱的深邃之美,感受到神爱的能量是无限的、是宽广的,也感受到神爱的神圣与在神的爱中所流露出来的神的尊严与不可触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上一篇: 七 关于《圣经》的说法方面的经典话语

下一篇: 九 认识独一无二的神自己方面的经典话语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人的作工中到底圣灵作工的部分有多少,人经历的部分又有多少,可以说,到现在人对这些问题仍然不明白,这都是人对圣灵作工的原则不明白的缘故。我所说的人的作工当然是指那些有圣灵作工或是被圣灵使用的人的作工,并不是所谓出于人意的人的作工,而是在圣灵作工范围的使徒、工人或是普通弟兄姊妹的作工…

你与神的关系如何

信神最起码要解决与神的正常关系问题,没有与神的正常关系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要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这全是借着心安静在神面前达到的。跟神的关系正常就是对神的一切作工能够不疑惑、不否认,而且能够顺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对,不为个人打算,不管做什么事都以神家利益为重,接受神的鉴察,顺服神的安…

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我希望你们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是你们的行为与你们的一切生活并不能尽都达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好开门见山地向你们说明我的心意了。因为你们的辨别能力很差,你们的欣赏能力也很差,对于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你们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我现在急需告诉你们的是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不管你以前了解多少,不管…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