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经历审判的转变(有声读物)

88

聪 明

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从小就受父母的言传身教,把“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作为人生追求的目标。在上学期间呢,我就想争当第一名,为此我刻苦学习,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大学,我更是满怀信心,相信靠着我的奋斗完全能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参加工作后,我兢兢业业,妄图在官场争得个一席之地,但因着各方面条件不成熟,最后我的仕途梦破灭了,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大的打击,我感到前途暗淡,没有了生活的动力。信神不久后,我被选为教会带领,我感到很高兴,没想到信神却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地位,我可得好好尽本分呀,说不定以后还能被提拔做更大的带领呢。为了让弟兄姊妹赞成、高看,教会的一切事我都想担着,跑教会、忙事务,吃再多的苦我也高兴乐意。几年后,我在教会尽上了令人羡慕的本分,更是觉得自己大有前途,当弟兄姊妹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时,我常常心里喜不自禁,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满意的位置,觉得这样活着才有价值、有人样。正当我沿着错误的道路一直走下去时,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转变了我错误的追求观点,使我懂得了该如何做人才合神心意。

雪中的麦子,痛苦的历练,成长

在教会中,我和张弟兄一起配搭尽本分,一段时间后我对本分比较熟悉了,工作中就经常是我说了算,多数时候张弟兄也都顺从我的观点。时间长了,我凭着积累的一些经验,无形中就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有几次当修改意见有分歧时,经过别人的印证还是我的建议合适,我更觉得自己还是有实力的,所以在与弟兄姊妹配搭尽本分的过程中,我就总想以自己为首,凡事都想让别人听我的。但事与愿违,几次选组长都没有我的份,为此我心里很不平衡,心想:“怎么就没人选我当组长呢,我哪里比他们差呀?”为了进一步树立、突显自己,在尽本分时我总是提出很多建议,以显得自己能比别人发现的问题多,有高见。当大家一起针对提出的问题去解决时,结果发现我提的许多问题都不是什么问题。之后,弟兄姊妹们多次提醒我尽本分得按原则,一些不是问题的问题就没有必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但我丝毫听不进去,觉得要是不提问题就显不出自己有高见,结果因我提的问题很多,大家在一起去做浪费了很多时间,熬夜不说,还耽误了工作的进度。因我总争名夺利,显露自己,不能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本分,耽误了的工作,后来教会安排我暂停本分反省自己。面对这个结果我真是难以接受,本想着借着尽本分能一路风光,最终达到出人头地,人人羡慕,没想到现在连尽本分的资格都没了,这让别人怎么看呢?以前信神我总有使不完的劲,如今我在弟兄姊妹中间头都抬不起来,心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消极得超了负荷,觉得自己活着没有一点乐趣,前方一片迷茫。就在我消极颓废、不知该如何走以后的路时,我想起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借着神话语的揭示审判,我看到自己信神的观点满了掺杂。回想这一阶段我尽本分的流露,与人配搭总想出头,总想提出更高明的建议,让人按着自己的意思来,为了争当组长我尽本分一意孤行,丝毫不按原则,与人没有和谐配搭,弟兄姊妹的提醒我不当回事,还打岔搅扰,导致教会的工作受了亏损,我的所做所行让弟兄姊妹反感,更让神厌憎,撤换我给我调整本分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对付的就是我的地位之心,是给我在错误的道路上的一个急刹车,让我及时反省自己。于是我跟神祷告,不愿再凭着错误的追求观点活着,只愿好好地在这个环境里反省认识自己,学到功课。但是“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撒但毒素已深深扎根在我里面,不是简单认识一下就能脱去的,必须得借着神多次摆设的环境对付显明、刑罚审判才能变化。

一个月后,我接到去另一处教会尽本分的通知,我激动无比,心想:我又可以尽本分了,这次尽本分我一定得用心尽、好好追求,来弥补以往对神的亏欠。到了教会后,弟兄姊妹都忙于各自的本分,没有时间清理场地、打扫卫生,教会安排我和几个弟兄姊妹负责打扫卫生。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心想:“怎么会安排我打扫卫生呢,是不是搞错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个大学生呢,让我去打扫卫生,这不是大材小用吗?再说了,打扫卫生一般都是年纪大,没什么技术的下层人干的活儿,就像在社会上扫大街的,没人瞧得起。唉……尽这本分也太丢人现眼了,是不是他们看我老实、好说话才安排我搞卫生的?这要是让认识我的弟兄姊妹看见我打扫卫生会怎么看我呢?我的脸该往哪儿放呀?我的家人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想呢?这样能有什么出息,活着有什么意义呢?与其在这里打扫卫生,还不如回家呢,说不定在家乡的教会还能尽个重要本分呢……”我越想越烦躁,好像无头的苍蝇不知道何去何从,心里空荡荡的,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本想着自己在教会有一天能出人头地,没想到如今落得如此地步,以后我还怎么追求呢?我全身都瘫软了,心里消极痛苦到了一个地步,感到前途暗淡无光。跟我一起住的弟兄看见我情形不好就跟我交通他的经历,谈他之前因尽本分打岔搅扰教会工作,被撤换后也因失去地位心里痛苦,交通了是神话带领他顺服了下来,扭转了他不对的追求观点。弟兄这样交通,我才意识到自己对神没有顺服,还在追求脸面、地位。

痛苦中我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这时圣灵开启我想起了一段神的话:“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也不是谁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怎么拯救啊?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先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脱去。这就是给你机会了,你得学习把握,知道把握,别顶牛,也别较劲。神在你身边安排的人、事、物你总较劲,总想摆脱,总觉得不如意,总有埋怨的心理,总有误解,这样你就很难进入真理。你顺服下来,你寻求,多多祷告,回到灵里,来到神面前,这样不知不觉你里面的情形就变化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此时我感到神的每一句话太实际,说的正是我的情形,每天临到的人事物、环境,不管是人看为好的,还是不好的,都是神的主宰安排。而今天让我打扫卫生,不是哪个人有意和我过不去,而是神针对我的败坏和缺少给我摆设的,是为了让我更清楚地认识自己,看清自己里面错误的追求观点。神这样的显明对我是成全,是拯救,而我对神却没有一点顺服的成分,还认为尽这样的本分显得我地位低下,我的领受也太谬妄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后,我不愿再悖逆神,愿意顺服下来,尽上自己的本分。

虽然我有了一些认识,外表能顺服下来了,但真正放下自己的身段去搞卫生时,还很难面对现实。当很多认识我的弟兄看到我打扫厕所时,我都不好意思面对他们,总怕被人小瞧;当我提着垃圾袋在楼道里来回走动时,也特别注意别人对我的态度,如果对方主动和我打招呼,我心里就好受点,觉得他还是能理解我的,看得起我,如果对方没有和我打招呼的意思,我也把头扭向一边,觉得他在小看我,心里就很难受。无形中我总被这些事占有,尽本分时也是心不在焉。为了避免碰上熟人,我改为晚上打扫卫生,有时甚至推到第二天等没人了我再搞卫生,有时还应付糊弄,觉得卫生一天不打扫也不要紧。此时我也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正常,不该顾及自己的脸面、地位,不该为这些东西活着,但在现实的环境、人事物面前就是胜不过去,总感觉我尽这个本分太苦了,啥时候能出头露脸啊。

基督徒灵修反省

一天在灵修时,我看到神揭示的话:“他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呀?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是活出正常人性,不知道这些事,从来没有踏踏实实地做一回人,这就要麻烦啊!做人如果选择这样的路途,总在云里呆着,不在地上踏踏实实地走路,总想飞,总想玄,这就要麻烦,你选择这个人生的路不对。你要是这么做,那你信神怎么信也不会明白真理,怎么信也得不着真理。跟你说实话,你不会得着真理,你起步的源头是不对的。你得学会走路,而且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窝地走。你能走你就走,你别学着跑,你能一步一个脚窝地走,你别两步并作一步走,得脚踏实地地做人,别学着做超人,做伟人,做高大的人。

人受撒但性情支配,里面有一种欲望,有一种野心,这是人性里隐藏的东西,都不想在地上呆着,总想跑到半空中去。半空中是人呆的地方吗?那是撒但呆的地方,不是人呆的地方。神造了人是把人放在了地上,让人吃喝拉撒一切正常,生活有规律,学习做人的常识,学习怎么做人、怎么生活、怎么敬拜神,神没给人安翅膀,没让人在半空中呆着。带翅膀的那是鸟,在半空中游荡的那是撒但,是邪灵污鬼,那不是人!人如果总有这样的野心,总想把自己变得脱俗超群,变得与别人不一样,变得另类,这就要麻烦!首先你这个思想的源头就不对。想变得脱俗超群这是什么思想?鹤立鸡群,无与伦比,完美无瑕,精美绝伦,独树一帜,这些词用在人的追求里好不好?(不好。)杰出,优秀,特殊人才,气场强大,人格魅力,万人迷,名人伟人,人心中的偶像,这些词都好不好?这是不是人该追求的目标呢?(不是。)那是什么?(是撒但的道路,追求做天使长。)所有的真理当中有没有一句话是让你做这样的人呢?(没有。)”(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神审判的话语句句敲打着我的心,从神的话里,我看到了自己不能顺服、接受这个本分活在痛苦中的根源,是因为我追求的观点不对。我从小被父母言传身教,受撒但毒素“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严重传染熏陶,把追求名誉地位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信神后也一样,我一直把名誉、地位看得高于一切,如果尽本分能满足我的欲望,让我脸上有光,我就干劲十足。在教会尽本分自己能出人头地,人人羡慕高看时,我受什么苦都行,觉得信神很有意义,我活着也有价值,情愿把自己的后半生都奉献给神;当让我打扫卫生不能露脸时,我就消极怠工,甚至想背叛神。我时时考虑的是自己的脸面、地位,却丝毫不寻求体贴神的心意,不顺服神的安排,我太自私卑鄙了!神让人在地上正常地生活,要求人顺服神,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脚踏实地地做人,反而总想做超人、伟人、高大的人,按照撒但诱导人的错误道路而追求,完全违背了神造人的初衷,失去了做人的原则与方向,我的人生方向完全被撒但掌控,走的就是抵挡神的敌基督的道路。因着我总想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导致我轻看现在的本分,尽本分时总感到痛苦难熬,甚至还嫌地位低下想摆脱这个本分背叛神。按我所做所行本该被搁置一边遭神咒诅,但神还给我机会尽本分,让我反省认识自己,追求性情变化。我看到了神对我的怜悯与宽容,我不能再消极怠工,跟神对抗,不能再辜负神的爱。神话说:“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从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中我体会到了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追求名誉地位、让人高看,这是最可耻的,是让神厌憎、恨恶的,这是一条沉沦灭亡的道路。神的这些话是对我的警示与告诫,同时也是教导我怎么做人才合神心意。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我立定心志要脚踏实地、安分守己地做人,追求真理,忠心尽好现在的本分,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还报神的爱。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能顺服在这个环境中静下心来尽本分,人也低调了许多,开始能默默无闻地做点实事了。

不久,神又摆设环境显明我,让我更深地认识了自己。一次,因为拍电影,我试镜扮演一个角色,我感到很意外,心里很高兴,可是当一听说让我扮演算卦先生,我心里是十二分的不愿意。我觉得要是让我扮演文人,戴着眼镜,西装革履那才风光呢,而让我扮演这样的下九流人物太掉价了,这就等于降低了我的身份。我知道这是神摆设功课让我经历呢,是对付我总想做“人上人”的野心欲望,我就在心里默默祷告,调整自己的情形,顺服下来去参加试镜了。之后,又让我扮演一个被救济的穷人,住着破旧的屋子,穿着破烂衣服,体弱多病,穷困潦倒、可怜无助的样子。我听后很不高兴,对人也产生了成见:“莫非我就适合扮演这样的角色?我也不是非要当演员,为什么一有这样的角色就找我了呢?你们不了解我的背景,是在以貌取人吧!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啊……”我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认为这是在贬低我,心里便产生了怨气,根本无心演这个角色,心想:“我就不好好演,到时你们一看我不行就不会再让我演这个角色了。”我的败坏性情刚想发作时,一下子想起了上次的经历,我意识到这是神在检验我,看我有没有理智,能不能顺服神。想起神的话:“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脸上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心灵受苦的,这些你也能顺服,你就真长大了。这是不是你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你们如果有这个心劲、有这个目标那就有希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神话语的开启让我有了实行的路,明白了作为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才是该有的理智,是正常人该有的样式。我今天不愿接受这个角色,不就是因着这个角色不合我意、让我脸上无光吗?看到自己还是在为脸面、地位活着,能让自己露脸的角色就好好演,不能露脸的就不好好配合,我这不是在悖逆神、抵挡神吗?这哪是受造之物该有的样式啊?我信神就该追求顺服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样活着才有意义。于是我赶紧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扮演这样的角色有你的许可,也许我的长相就适合扮演这样的角色。神啊!你给我的长相也是好的,在这里能派上用场也是我的荣幸,是我一个受造之物当尽的本分,我的脸面不值钱,你的见证高于一切,我愿意冲破脸面地位的辖制,演好这个角色。”当我顺服下来时,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心也得释放了。

做人,诚实人,顺服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才对自己的实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神话说:“有的人会问:‘到底什么叫人?’现在的人都不是人。不是人那是什么呀?说动物也行,说畜生也行,说撒但也行,说魔鬼也行,总之只是披一张人皮,但称不上人,因为不具备正常人性。说人是动物,但人有语言,有思想,有思维,能搞科学制造,只好列在高级动物里,外邦人说他们的祖先就是猿猴,就是动物,不是人。说人是魔鬼撒但这也合适,因为人的本性属这个东西,人流露的都是这个,发表的都是这个,所以说人是魔鬼撒但更贴切,人现在就是四不像,是不成形的人类。……现在哪有好人?没有人的模样怎能称得上是人?好人更谈不上了。只有人的外壳,但没有人的实质,说人是衣冠禽兽也不过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认识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区别》)面对神揭示审判的话语我感到蒙羞惭愧,看到整个人类被撒但败坏至深,良心理智越来越丧失,活不出正常人性,在神眼中看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人类,就是魔鬼撒但,是畜生。可是现在的我,也太不认识自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浑身上下满了撒但的毒素,即使地位再高但我的实质不会变,身份仍是低贱的,内心所思所想都是污秽的,灵魂仍然是肮脏的,根本不配称为人。就这样,我还不知羞耻地追求名誉地位,把自己看得与众不同,是正人君子,总想要名声,让人高看,其实质不就是与神争夺地位吗?虽然我外表是人的外壳,但已经被撒但败坏得没有了人的模样,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没有了正常人所具备的良心、理智,再怎么被人高看也改变不了自己原有的实质与身份。神摆布的环境我抵触,连最起码的顺服都没有,时时考虑自己的脸面,根本不顾及神的心意和要求。神给我太多的恩典和福气,天天看顾保守我,摆设环境带领我走正道,而我不懂得感恩、还报,不能凭良心做事,还误解神,埋怨神,硬着颈项与神对抗,我没有一点正常人的良心。做人起码得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脚踏实地、默默无闻地做事,让神信任,让人信任,而我却总想利用尽本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做实事,更没有人的尊严。正常人该有的我都没有,不该有的我却样样具备,我就是个衣冠禽兽啊!可我却把自己看得很高尚,让我演算卦先生和被救济的穷人,对别人来说是很正常的事,而我却认为有损自己的尊严,我不认识自己的实质就这么荒唐,就这么没有理智。我本是被撒但败坏得没有了人样的人,还想装扮自己是正面人物,纯粹像妓女一样,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真是不知羞耻!想到这儿,我深感自己的身份地位太低贱,这样伪装着做人真是太不值钱,在神的显明中,我更加看清了自己追求的观点太丑陋。这时我明白了名誉地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该怎么追求真理,该怎么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神的心,这才是我追求做人的根本。后来再打扫卫生时,不管是清洗卫生间还是提垃圾袋,我不再怕被弟兄姊妹看到,也不再会担心别人会小瞧我,心里觉得坦然、释放了很多。清理食物垃圾时,会有一股股恶臭味,以往我觉得这是世上下层人物、清洁工干的活儿,但现在我不再轻视这样的本分,我知道自己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我的职责,是荣耀的事。因教会有很多设施需要完善,有的弟兄们每天都是起早贪黑、汗流浃背地在忙,我的本分相对还清闲一些,我和一起打扫卫生的弟兄商量,上午我们把活往前赶,下午尽量腾出时间和弟兄们一块儿干活。有时打扫卫生的人员少,我们就得把晚上的时间都用上,虽然肉体受点儿苦,但我也心甘情愿担起这个职责。一直以“知识分子”自居的我,现在能背叛自己放下身段、脸面,和弟兄姊妹一起干以往没干过的活儿,虽然苦点、累点,但是能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力所能及地尽上自己的本分,我感觉这样活着有意义,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平安。在神话语的带领引导下,我逐渐明白了该怎么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蒙神称许,只有能放下自己,不再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能实实在在,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做事,凡事都能满足神,这样的人才是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才能称得上是合格的受造之物。我今天能有这些认识和转变,都是神的审判刑罚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是神的审判刑罚改变了我。

一晃我在这儿尽本分快一年了,经历中自己的收获确实很大,比以往信神多年得的都多,借着这样实际的经历,我更明白神的心意了,神就是借着这些逆人意、反人意的环境来审判熬炼我,以此来变化洁净我,让我在这些苦难的环境中明白真理、认识自己,体会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实际了。可是当我看到身边的弟兄姊妹,他们有的没过多久就调换尽其他本分了,而我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点动静,心里就开始想:“什么时候能给我调换本分,离开这个岗位呢?按说我在这里已经学到不少功课了,也该‘毕业’了,能给别人调本分为什么不给我调呢?莫非我就永远尽这个本分了?”想到这儿,我心里就有些着急,就想找带领问问是否给我换本分,但又觉得这样做没理智,我不知道该怎么实行合适。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说:“人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而且你会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是啊,我是神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本没有什么地位,又深经撒但败坏,今天有幸接受神的拯救,本应该像牛马一样任主人使用,无论尽什么本分,地位高低、得福受祸,无论以后的结局是什么,都有造物主的主宰,都有神的美意,我没有资格要求神应该怎样对待我,我该做个有理智的人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应该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同时我认识到,虽然信神这么长时间,但我内心深处还是把神家的本分分成了三六九等,看到别人调换本分,我心里也奢望能尽上风光的本分,撒但的毒素在我里面扎根太深了。其实神摆布安排我打扫卫生,是为了变化洁净我,可我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不愿意一直尽这本分,不愿就这么平庸地活着,不愿意脚踏实地低调做人。神这样的审判刑罚,让我认识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看清了自己还不具备受造之物该有的样式。明白真理是为了能活出真理,而我还不具备这个真理的实际,我的生活、做人、生存的根基都得改变,我得凭神的话活着,打扫卫生是我的本分,更是我的职责,是造物主交给我的托付,我得守住我的本位,为教会打造一个良好、舒适的生活与工作环境是我最好的配合。看着弟兄姊妹都在体贴神心意、为见证神而努力,我也要竭尽全力地尽好我的本分,这也是我一个受造之物该作的见证。

约伯不畏惧众人的嘲笑与不解-用瓦片刮身体

看到神话说:“前面我们在一章中的记述中看到‘约伯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而在二章的这个片段中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在东方人中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炉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前一后的两个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呢?这个对比让我们看到了约伯的本真面目:约伯虽然身份、地位显赫,但他从不宝爱,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与地位;他不在乎人怎么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现能否给他的身份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不贪恋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给他带来的光环,他只在乎在耶和华神的眼中他的价值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约伯的本真面目就是约伯此人的实质:他不喜爱名利,不为名利活着;他真实、纯朴,不虚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约伯的人性和他的追求令我好生羡慕呀,如果我有约伯的一点点活出,那我该有多么美的人性境界啊!约伯不论他在东方人中为至大,还是在炉灰中刮疮,他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真实、纯朴,不虚伪,这是约伯的闪光点。他有理智,他懂得如何做人,他不喜爱名利,不为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活着,约伯的所是正是我该效法的。不论我尽的本分是风光露脸的还是不起眼的,只求能摆对存心,不再追求名誉地位,只为满足神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后来在尽本分中,当我付代价做了一些事总想让弟兄姊妹知道、夸赞我时,又一想:这些事以前没有做到,说明我没有尽到责任,没有把本分尽好,现在只是把以前没有做到的弥补过来,如果我还想显露自己让人夸赞,那就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我应该面向神,脚踏实地、尽心尽意地去尽本分。当看到公共场所放置一些东西影响教会形象时,我就找放置的人沟通,或者先帮助妥善安排一下。在神摆设的环境中,我的良心逐步在恢复,尽本分是面向神做,接受神的鉴察,手懒尽做面子活儿就有责备,手脚勤快了做好了心里就平安踏实。感谢神将我放在这样的环境来使我得着变化,打扫卫生的本分就是神为变化我的败坏性情而精心摆设的。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激,愿在往后的日子里学做神家的一员,维护神家的利益,不是家奴,不是佣人,把教会当作自己的家,凡事考虑神家利益,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寻求真理,尽上忠心来满足神!

感谢神!是神的审判刑罚带领我重新做人,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今天的转变!如今我真实感受到自己能在教会尽这样的本分是神特殊的恩待、高抬。这个特别的环境正是我的需要,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显明我的败坏性情和不对的追求观点,才能脱去我身上的撒但毒素,这个本分是我重新做人的开端。如今我明白了人能顺服神、满足神、敬拜神,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再追求做高人、人上人,做真实、纯朴的受造之物,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才是人生的正道啊!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是神的作工改变了我错误的追求,使我懂得了如何做人,我立定心志要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的爱,规规矩矩地做人,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来满足神,这样才有理智、有尊严,活着也有意义,这样才配存活在神造的天地间。

感谢您的聆听!愿将一切的荣耀都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顺服的功课
在审判中苏醒
重获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