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相关神话:

“那些没跟上圣灵现时作工的人,他们没进入神话语的作工之中,他们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跑的路再多,也都不算数,神不会称许他们的。今天凡跟上神现实说话的人,都是在圣灵流里的人,在神的现实说话以外的人都是在圣灵流以外的人,这样的人不蒙神称许。在圣灵现实说话以外的事奉都是属肉体、属观念的事奉,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人活在宗教观念之中就不能做合神心意的事,即使事奉神也是在想象中事奉,在观念中事奉,根本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跟不上圣灵作工的人不会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神心意的人就不能事奉神,神要的是合他心意的事奉,不要观念肉体的事奉。人跟不上圣灵作工的步伐,就是活在观念之中,这样人的事奉就是打岔、搅扰,这样的事奉就是与神背道而驰的,所以跟不上神脚踪的人不能事奉神,跟不上神脚踪的人肯定是抵挡神的,肯定是不会与神相合的。所谓跟上圣灵作工就是指人明白神现时的心意,而且能够按着神现时所要求的去做,能够顺服跟随今天的神,按着神最新的说话去进入,这才是跟上圣灵作工的人,也是在圣灵流中的人。这样的人不仅能蒙神的称许,能看见神,而且能从神最新的作工中认识神的性情,从最新的作工中认识人的观念、人的悖逆,认识人的本性及实质,而且能在事奉之中逐步得着性情的变化,这样的人才是能够得着神的人,才是真正找着真道的人。被圣灵作工淘汰的人都是跟不上神最新作工的人,都是背叛神最新作工的人。这些人公开抵挡神是因着神作了新的工作,是因着神的形像不是他们观念中的神的形像,因此他们公开抵挡神、公开论断神,导致被神厌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一个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带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让人真理进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异,不限在规条之中,让人都得释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渐长大,真理逐步进深;一个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远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带到规条中,他要求人做的并不是因人而异,不是按着人的实际需要作工,这样的作工规条太多,道理太多,并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中去,也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长进的正常实行中,只能让人去守一些没价值的规条,这样的带领就把人带偏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对于圣灵在人身上作工的许多情形你得明白,尤其对于配搭事奉的人,更得掌握圣灵在人身上的作工产生的许多情形,若只讲许多经历或许多进入法,那说明人的经历太片面。不掌握许多现实的情况,就不能达到性情有变化,若掌握了许多情形,对各种圣灵作工的表现能明白,对许多邪灵作工能看透辨别,对许多人的观念必须给揭露出来,而且还要点透,对许多实行偏差之处或信神的难处还要点出来让人认识,最低限度得能不让其消极,不让其被动。但你对于许多人客观存在的难处得了解,不能强词夺理或赶鸭子上架,这是愚昧的表现。要想解决人的许多难处,你就得明白圣灵的作工动态,明白圣灵在不同的人身上怎么作,了解人的难处,了解人的缺欠,看透问题的关键,抓住根源,不偏不谬,这样才是合格的配搭事奉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合用的牧人当具备什么》

“事奉神的人应该是神的知己,是神所喜悦的,能够对神忠心无二。不管在人背后做的,还是在人面前做的,都能在神面前获得神喜悦,在神面前能够站立得住,不管人对你怎么样,你总是走自己该走的路,来体贴神的负担,这才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能够直接事奉神是因着他有神的重托、神的负担,他能以神的心为心,以神的负担为负担,不考虑前途得失,哪怕前途一无所有,什么也得不着,但是他总以爱神的‘心’来信神,所以说这样的人就是神的知己。神的知己也就是神的知心人,只有神的知心人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虽然肉体痛苦软弱,但能忍痛割爱去满足神,神把更多的负担加给这样的人,神要作的借着这样的人发表出来。所以说这样的人是神所喜悦的,是合神心意的事奉神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与神一同作王掌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许多人抵挡神拦阻圣灵工作不就因为对神的多种多样的作工并不认识,而且还以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道理来衡量圣灵的作工吗?这些人虽然经历浅薄,但又生性骄蛮、放纵,轻视圣灵的工作,忽视圣灵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旧道理来‘印证’圣灵的工作,还装模作样,满以为自己学识渊博,可以横贯世界内外,岂不知道这样的人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是被新时代淘汰的人吗?到神面前公开抵挡神的人不都是卖弄自己风骚的那些知识短浅的小人吗?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就想纵横天下‘学术界’,仅有的一点浅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来扭转圣灵工作,企图按着他大脑的运行轨迹来转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风采,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其实越是对神有认识的人越不轻易评价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谈一点对神现时工作的认识,但并不随意下断案;越是对神没有认识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传神的所是,而且尽是道理毫无实据,这样的人是最无价值的人。拿圣灵的工作当儿戏的人都是轻浮之人!遇到圣灵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对待而是信口开河、随意评价,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认圣灵工作的正确性,而且还辱骂或亵渎,这样轻慢的人不都是对圣灵工作不认识而且又天生骄纵的狂妄之徒吗?就这样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圣灵新的作工也不会得着神的宽容,他不仅不把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里,而且还亵渎神自己,这样的亡命徒今生来世都不会得着赦免的,永远是地狱中灭亡的对象!这些轻慢放纵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这样的人越容易触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荡、从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这样的路吗?不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地抵挡着常新不旧的神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在人头脑里的作工人太容易达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师与首领,他们是靠恩赐与职称作工,长久跟随他们的人也都会被他们的恩赐所传染,而且被他们的一些所是熏陶。他们注重人的恩赐,注重人的才干与知识,他们也注重一些超然的东西与许多高深不现实的道理(当然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达不到的),他们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而是注重培训人的讲道与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识与丰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如何与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对人的实质他们丝毫不过问,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与不正常情形。他们不回击人的观念也不揭示人的观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败坏之处,跟随他们的人多数都是在天生的恩赐中事奉,发表出来的是知识与宗教的渺茫真理,与现实脱节,根本不能让人得着生命。他们作工的实质其实就是培养人才,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培养成一个神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之后再去作工去带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叫事奉神?到头来你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顽固,使你的败坏性情根深蒂固,这样,在你的里面就会形成一种以你的个性为主的事奉神的条条道道,按着个人的性情事奉而总结的经验,这是人的经验教训,是人的处世哲学。这样的人都属于法利赛人、宗教官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你能谈出多如海沙的认识,但其中不包含有一点实际的路,这不是糊弄人吗?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都是坑人的作法!理论越高越无实际就越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之中,理论越高越让你悖逆神抵挡神。别把最高理论看作宝贝,这东西是祸害,没有用处!或许有的人能谈出最高的理论,但在其中却没有一点实际,因为他本人并未经历,所以没有实行的路,这样的人不能把人带入正轨,都得把人带入歧途,这不是坑人的事吗?最起码你得会解决眼前的难处让人达到进入,这才算你有奉献,你才有资格为神作工。不要总讲不现实的大话,用许多不合适的作法来束缚别人,让别人服你,这样做没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带越糊涂,带来带去带出许多规条让人厌憎你,这都是人的不足之处,实在叫人难堪。”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多讲点实际》

“你们的认识只能供应人一段时间,时间长了,你总讲那些东西,有的人就分辨出来了,说你太肤浅没有深的东西,你没办法只好讲道理迷惑人了。总是这样,下面的人都按着你的方式、按着你的步骤、按着你那个模式去信神,去经历实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后你讲来讲去人都以你为标杆,你带领人讲道理,下面的人也跟着学道理,走来走去,人的歪歪道出来了,你走什么道,下面的人也走什么道,人都跟你学,跟你走,你心里就觉得:这下可有权了,这么多人都听我的,能呼风唤雨了。人里面有这个背叛本性不知不觉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个某某宗派、某某派别,各宗各派就这么产生的。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带领。’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有些人装备一些真理只为了应急,为了舍己帮助别人,而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难处,我们称这种人为‘大公无私’的人。他只把别人当作真理的傀儡,把自己当作真理的主人,教育别人好好守住真理,不要消极,而自己却旁观待之,这是什么人?装备点真理的字句去教训别人,而自己却在坐以待毙,何等可怜!既然他的字句能帮助别人,却为什么不能帮助他自己呢?这样的人我们应称他为没有实际的假冒为善的人。他把真理的字句供应给别人,让别人实行,而自己却丝毫不实行,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卑鄙?明明是自己没法做到的却硬压制他人让其实行,这是何等残忍的手段!他不是用实际来帮助人,不是用慈母的心怀来供应人,简直就是来迷惑人、败坏人,这样以此类推下去,一个传一个,人不都成了只会讲字句而不实行真理的人了吗?”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喜爱真理的人就有路可行》

“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参考人的交通:

“按宗教方式事奉就是一切都依照宗教的传统事奉方式、作法,牢牢守住各种宗教仪式,只凭圣经知识带领人。外表上看搞得轰轰烈烈,满有宗教色彩,完全合乎人的观念,人也没有非议,但没有一点圣灵作工,讲的道全是宗教道理、圣经知识,充满宗教观念,一点圣灵开启也没有,聚会死气沉沉。这样事奉多年之后,神选民并没有得着真理,对神也没有认识、没有顺服,没有进入信神的正轨,因人追求的并不是蒙拯救,而是恩典与祝福,以致看不见人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最终都是空劳无获一场空,这就是宗教方式的事奉带来的后果。可见,这种事奉神的人并不认识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什么是配合圣灵的作工,纯属瞎子领瞎子,使神的选民陷入歧途,信神却抵挡神、不认识神,像法利赛人一样,根本不能达到蒙神拯救。”

摘自《精要选编·先进入信神的正轨才能走上事奉神的正轨》

“宗教界的牧师处处显露自己的知识水平,处处伪装敬虔的外貌,目的就是让人高看、崇拜,用自身的形象吸引人来顺服他、跟随他,结果带出来的人都是崇拜圣经知识、崇拜地位权势、崇拜讲道水平,就这样把人一步步带到抵挡神的道路上去了。”

摘自《精要选编·谨防敌基督与敌基督的道路至关重要》

“宗教界的牧师、首领都是神学院培养出来的,只有牧师证书,根本没有圣灵作工的印证与神的许可,这是事实。人明白点圣经是有必要的,但最主要的是必须认识神的作工才有资格作教会的牧养工作。圣经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不读圣经就没法知道神显现作工的历史事实,也没法知道神曾经在前两步作工当中都发表了哪些真理,对于人类必须明白的许多真理奥秘也无法得到正确答案,所以读圣经对于信神是必须的,但光靠明白圣经知识是绝不能达到认识神的,还要经过圣灵作工的开启光照与圣灵作工的引导、训练、成全才能真正认识神话、明白真理达到认识神。明白真理是靠经历神作工与圣灵开启光照达到的,并不是单靠研究、掌握圣经知识得到的,宗教里的多数牧师对圣经知识研究得挺明白,却丝毫不认识神的作工,主要就是因为没有圣灵作工。为什么有些人读神的话就有圣灵开启,有些人读神话却没有圣灵作工?这就显明了人信神是否真心与是否喜爱真理。有许多人考神学院做牧师,不管存心正确与否,最关键人得喜爱真理、追求真理,这样才能获得圣灵作工,人只有经历几年圣灵作工才能真正明白真理,才能进入真理实际,这样才有资格带领、牧养神选民,光凭牧师证书来带领神选民这完全是出于人意的,根本不符合神的要求。比如,主耶稣来了为什么不到圣殿里呼召犹太宗教界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而是到民间寻找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做使徒呢?在这里人就应该明白神的心意,不喜爱真理的人没法得到真理,因此不能牧养神的选民,这样,人对神到底喜欢什么人、拯救什么人、使用什么人、恨恶什么人就能够清楚了。宗教界的牧师多数都没有圣灵作工,足以说明这些人都不是喜爱真理、追求真理的人,没法获得圣灵作工,这也是宗教界没有圣灵作工的主要原因之一。”

摘自《生命的供应·宗教界为什么长期以来一直在事奉神却抵挡神》

上一篇: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下一篇: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