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 三 十 九 篇

我天天行走在众宇之上,观望我手造的万物,天之上,有我的安息之处,天之下,有我的行走之地。我在万有之中主宰着一切,在万物之中掌管着一切,使万有都顺其自然,都归服在大自然的掌握之下。因我厌憎悖逆者,我讨厌不从类别的抵我者,我要让一切都服在我的安排之下,不得反抗,我要将全宇上下都治理得有条不紊,谁还敢任意反抗呢?谁敢不顺服我手的安排呢?人怎能“有兴趣”来背叛我呢?我将人都归在其“祖先”面前,让其“祖先”将其领回家族之中,不得再“背叛”其先祖而回到我身边,这是我的计划。如今,我的灵在全地运行,将各种各样的人都编成号码,在各种各样的人身上标记着不同的记号,以便让其“祖先”将其顺利领回其家族之中,免得我继续为其“操心”,这样“太麻烦”,所以我也讲“劳动分配”,讲“分工合作”,这是我计划中的项目,无人能打破。我要在万有之中挑选合适的代表者来管理万物,使一切都规规矩矩地顺服在我的面前。我不时地在天之上游荡,又不时地在天之下走动,看着人来人往的大千世界,看着密集在地上的人类,看着生存在地上的飞禽走兽,我不禁发出内心中的激情。因我在创世之时造了万物,一切一切都在我的安排之下在自己的位上尽本分,我因此而在高空之中发出笑声,天下的万物听见我的笑声便立即有了灵感,因我的大功就在此时告成。我将在天的智慧加在“人”的里面,使“人”在万物之中代表我,因我造了人就是为了使人能代表我,不是悖逆我,而是在心的深处赞美我。就这一句简单之言,有谁能达到呢?为什么人的心总是属自己呢?难道人的心不是为我吗?并不是我无条件地向人索取什么,而是人本来就属我,我怎能将属我的东西随意给别人呢?怎能将做好的“衣服”给别物穿呢?在人的眼中,似乎我是无理智的精神病患者一般,根本不懂人间风俗,似乎我是一个傻子,所以人总把我当作“老实人”看待,却并不真心爱我,因为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有意糊弄我,所以我在一气之下将人类全部灭绝。在我造的万物之中,就“人类”总是想方设法来欺骗我,所以我才说人是万物的“主宰者”。

如今,我将所有的人都扔在“大火炉”里“熬炼”,我站在高处仔细观瞧,人都在火的焚烧之中,在火的威逼之下,人都将“事实”供出。这是我作工的一个手段,若不是如此的话,人都在“自表谦卑”,谁也不肯先“开口”讲述“自己的经历”,都互相观望。此处,正是我智慧的结晶,因我在万世以前就已预定好了今天的事。所以人都不自觉地走进了火炉里,似乎有线牵着一般,似乎人都麻木了。所有的人都在火的攻击之下难以逃脱,人都互相“攻击”、“奔走庆幸”,在火炉里仍在为着自己的命运着急,深怕被火烧死。当我将火焰拨动时,顷刻间,火焰增大直冲云霄,火焰的苗头不时地沾在我的衣襟之上,似乎要将我的衣襟“拉”下火炉里。人都睁大眼睛看着我,随即,我顺着火势走进火炉之中,此时此刻,火更加增大,人便大声呼喊。我在火中“游荡”,虽然火苗甚是旺盛,但并无意思伤害我,我再次将我身上之衣递给火苗,但其却远远地避开我。就在此时,人才在火的照耀之下看清了我的本来面目,因着在火炉的燃烧之中,所以人便因我的面目到处逃窜,在火炉之中顿时便“沸腾”开来。所有的在火中之人,看见了在火熬炼之中的人子:身上之衣虽普通,但甚是美丽;脚穿之鞋虽平常,但甚是令人羡慕;脸之上焕发火一样的光彩,眼睛闪闪发光,似乎因着眼中之光,人才看清了人子的本来面目。人都目瞪口呆,看见人子全身披“白纱”,皆白如羊毛的头发披至肩下,尤其胸间的金带发出灼灼逼人的光彩,脚上之靴更让人“钦佩”。因为人子穿的靴在火中存留,所以人更觉着稀奇。在阵阵隐痛之中,人才看见了人子的口,虽然人都在火的熬炼之中,但其并不明白人子口中的一切话,因此,在此之时,人并不能再听见人子的悦耳之音,而是看见人子的口中“含”着一把利剑,不再发声,而是因着剑而伤人。人都在火的围攻之下忍着痛,因着人的好奇心,所以,人都继续观察着人子的不凡之貌,此时人才发现,在人子手中的七星已经消失。因为人子是在火炉里,不是在地上,所以手中的七星随之拿掉,因为“七星”只是代名词,在此之时,七星不再被提起,而是划分在人子的各部分之中。在人的记忆之中,因着七星的存在,所以人都“难为情”,如今我不再难为人,将“人子”手中的七星拿掉,而是让“人子”的全身各部分都联络在一体之中。在此之际,人看到的才是我的完整的容貌,人再不会将我的灵与肉身分离了,因我已从地之上升到了高空,人都看见了我的本来面目,不再把我四分五裂,我也不再忍受人的诬蔑了。因着我与人一同走进了大熔炉之中,所以人仍然依靠着我,人在意识当中觉着有我的存在,因此,凡属精金之品,在火的燃烧之中逐渐向我聚拢,此时,正是各从其类之时,我将各种“金属”全部划分类别,使其都归在自己的家族之中,在此之时,万物才开始复苏了……

因着人的掺杂太多,所以我才将人丢在火炉里燃烧,但并不是将人都烧干净尽,而是从中提炼精品,以便供我欣赏,因我要的是无杂质的精金之物,不是有杂质的污秽之物。人都不理解我的心情,所以在上“手术台”之前都是愁苦满怀,似乎我要将其解剖之后在手术台上就地将其“暗杀”。我理解人的心情,所以似乎我是人类中的一个,我对人的“不幸遭遇”颇感同情,我也不知道人为什么要“得病”呢?若是健康无残疾,何必付代价、花时间上手术台呢?但事实已不可挽回,谁叫人不注意“饮食卫生”呢?谁叫人不讲究健康之术呢?如今,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表示我对人的“同情之心”,所以我陪人一同进入“手术室”,谁叫我爱人呢?所以我亲自拿起“手术刀”给人“开刀”,这是为了避免后遗症,因着我对人的一片“忠诚”,所以人都在痛苦中以眼泪来表示对我的感谢。人都认为我是讲义气的,能在“朋友”困难之时“拔刀相助”,人便更加感激我的一片恩情,表示在病好之后要送我“礼品”,但我却并不留意人的“表示”,而是在专注地在人身上开刀。因着人的身体太虚弱,所以在刀的作用之下,人便紧闭双眼休克在手术台上,但我并不理睬,只是在继续着手中的工作,当“手术”完毕之时,人都从虎口中脱险,我将丰富的营养给人滋补,在人的不知不觉之中,人里面的营养成分逐渐增多,我便以笑容面向人,人在恢复健康之后才看清了我的本来面目,人便更加爱我,以我为自己的父,这不正是天与地的联合吗?

一九九二年五月四日

上一篇:第 三 十 八 篇

下一篇:第 四 十 篇

相关内容

  • 三 位 一 体 的 神 存 在 吗?

    自从有了耶稣道成肉身这一事实之后,人就以为天上不仅有父,而且还有子,甚至还有灵,就是人的传统观念中认为的,在天上有这样一位神,那就是圣父、圣子、圣灵这样一位三而一的神。人都有这样的观念:神是一位神,但就这一位神就包括三部分,那就是所有那些传统观念太严重的人所认为的圣父、圣子、圣灵三部分,只有这三部分…

  • 第 十 一 篇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之声。我要将天地万物…

  • 彼 得 认 识 “耶 稣” 的 过 程

    在彼得与耶稣接触的过程当中,彼得在耶稣身上看见许多可爱的成分,许多地方值得他效法,许多地方使他得供应,他看见在耶稣身上有许多神的所是,有许多可爱之处,但刚开始他并不认识耶稣。彼得从二十岁开始跟随耶稣,一直跟随了六年,在他跟随期间一直不认识耶稣,只是因着他佩服耶稣,他才愿意跟随耶稣。耶稣那时候呼召他是…

  •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具备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轻易得到的,因为生命只能从神而来,也就是说只有神自己才具备生命的实质,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说,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头,只有神才是涌流不断的生命活水泉源。创世以来神作了大量的带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许多带给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许多使人能得生的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