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篇

在人的经历当中不曾有我的身影,不曾有我话的引领,所以致使我总是远远地避开人,之后,离人而去。我恨恶人类的悖逆,不知是何原因,似乎有生以来我就恨恶人类,但我对人类又颇感同情,因此人对我总是持有两种态度,因我爱人,我又恨人。在人之中,有谁真体贴到我的爱了?又有谁能体贴到我的恨呢?在我的眼中人都是没有生气的死物,似乎是万物中的泥像一般,因着人的悖逆,所以不时地激起我对人的怒气。当我生活在人中间之时,人都因我的突然来到而加添了一丝“微笑”,因为人总是在有意识地“寻求”我,似乎我在地之上与人玩耍一般,人总是不把我放在心上,因着人对我的态度,所以我只好从“人”的“单位”中“退休”,但我要申明,虽然我“退休”了,但我的“退休补助金”一文钱不能少,因着我在“人”的“单位”中的“工龄”,所以我仍向人索取我剩余的工资。虽然人离我而去,但人怎能逃脱我的手心呢?我曾放松人到一个地步,让人尽情地放纵肉体的情欲,所以人才敢放荡不受约束,足见人并无真实爱我的心,因人都活在肉体当中。难道真实的爱是用肉体换来的吗?难道我向人索取的只是肉体中的“爱”吗?若真是如此,那人又有何价值呢?人都是不值钱的贱货!若不是我的忍耐的“特异功能”,我早就离人而去,与人在一起受人的“气”,何苦来呢?但我还是忍了下来,我要看看人究竟做的是什么“生意”。当我在地上的工作完成之后,我便升到高空,审判万物的“主人”,这是首要的工作,因我已将人恨恶到一个地步。有谁不恨恶其仇敌呢?有谁不将其仇敌灭绝呢?在天,撒但是我的天敌,在地,人是我的冤家对头,因着天与地的联合,所以我将其株连九族,一个不放过。谁叫其抵挡我?谁叫其悖逆我?为什么人的旧性与人藕断丝连?为什么人的肉体总是在人的里面增多?这都是我审判人的证据,谁敢不屈服于事实面前呢?谁敢说我的审判带有“感情色彩”?我与人本是不相同的,所以我便离人而去,因我本不属人类当中的一个。

我作什么事都是有根有据,当人的口向我“吐露”“真情”之时,我便将人押入“刑场”之中,因人的罪状就足够我刑罚的,所以我并不盲目给人上刑,而是按着人的罪状的实情来刑罚人,否则因着人的悖逆,人绝对不会向我低头认罪的。就因为到了今天这个境地,所以人都勉强低下了头,但心中并不服气。因我给人喝了“钡餐”,所以人腹中的器官在“照相机”前显示得清清楚楚,在人的肚腹之中,污秽、杂质并未除去,各种脏物正随着人的血液在流动,所以人身上的毒素越来越多,因着人多年都活在这种境况之中,所以人都习以为常,并不觉稀奇,从而致使人里面的细菌在人身上长大、成性,所有的人都活在它的支配之下,所以人才犹如野马一般到处“奔走”。但人并不完全承认,只是点点头表示“服气”。其实,人并没有把我的话当作一回事。若人把我的话当作良药,那么人都会“遵医嘱”的,从而在“良药”的作用下来医治人腹中的疾病。只是人的表现在我心中不能如愿以偿,我只好是“硬着头皮”对人讲,不管人听不听,我只是在作着我的本职工作。人不愿享受在我之福,而愿接受地狱之苦,我只好答应人的要求,但是为了我的名、为了我的灵不在地狱之中受羞辱,所以我要将人管教之后再“顺服”人的愿望,使人都“满心欢喜”。我不愿让人在何时或在何地打着我的旗号羞辱我,所以我一再是管教人。若无我严厉话语的辖制,人怎能在我前站立至今呢?人不都是怕我离去而不犯罪吗?不都是怕遭受刑罚而不发怨言吗?有谁的心志单是为了我的计划呢?人都以为我是缺乏“大脑素质”的“神性”,但又有谁能认识到我在人性里就能识透一切呢?正如人所说的“何必大材小用”呢?人都是怕受刑罚而“爱”我,并不是“天生”就爱我,在人之中,有谁生来就有爱我之心?有谁把我当作自己的心脏一样来看待?所以我总结出一条人间的格言:在人之中,并无爱我之人。

因着我要结束我在地的工作,所以我才这样加快步伐作我的工作,否则,人都会被我甩得远远的,以至于落入汪洋大海之中,正因为我已提前将事实的真相告诉给人,所以人才稍有防备。若不是这样,有谁能在大风大浪到来之先而将船上的白帆升起来呢?人都在作着防备的工作,似乎我成了人心中的“强盗”一般,人都害怕我将其家中之物全部抢走,所以人都使上浑身的力量将其“家门”顶住,深怕我突然闯进去。看着人胆小如鼠的样子,我便悄悄离去,因为在人的想象当中,似乎人间要经一场大的“浩劫”,所以,人都吓得魂不附体到处逃窜,在此之时,我才看见地上的幽灵在到处游荡。我不禁发出笑声,在笑声之中,人都惊奇丧胆,我在此时才明白了事实的真相,所以我收敛笑容,不再观看地上之况,而是按我原有的计划作事。我不再把“人”当作模型来为我的研究工作作标本,因为人都是废品,我将其废弃之后便毫无用处,是废料一块,在此之际中,我便将其毁掉扔在火堆里燃烧。在人的心目中,在我的审判、威严、烈怒之中包含着我的怜悯、慈爱,但人哪里知道,我早就不看人的软弱之处,我早就将我的怜悯、慈爱收回,所以人才都处于现在这个地步。所有的人都不能认识我,听不懂我话,看不见我面,摸不着我意,这不正是人的光景吗?怎能说我有怜悯、慈爱呢?我不考虑人的软弱,我不“照顾”人的不足,这难道还是我的怜悯、慈爱吗?还是我对人的爱吗?人都认为我与其讲“客套话”,所以,人并不相信我口中之言,但有谁知道“因着时代的不同,我的怜悯、慈爱并不存在于今天,但我永远是说话算数的神”呢?我在人间,人在自己的心目中把我当作“至高者”,所以人都认为我总爱在“智慧”之中说话,这就致使人对我的话总是半信半疑,但又有谁能摸着我说话的规律呢?有谁能摸着我说话的根源呢?谁能测透我到底要作成什么呢?有谁能看透经营计划的尾声中的情节呢?谁能成为我的知心人呢?万物之中,除我之外,谁能知道我作的到底是什么呢?谁能知道我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十日

上一篇: 第三十七篇

下一篇: 第三十九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发展,虽然作工的宗旨不变,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这样,那些跟随神的人也在不断地变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对神的认识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随着神的作工在相应地变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总是在变化,那些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那些谬妄的不认识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挡神的人。…

体贴神心意达到被成全

你越体贴神的心意越有负担,你越有负担经历越丰富。当你体贴神的心意时,神把这个负担加给你,那神就要在托付你的事上开启你,当神加给你这个负担时,你吃喝神话时就注重这方面的真理。如果你对弟兄姊妹的生命情形有负担,这是神托付给你的负担,那你平时祷告总带这个负担祷告。神所作的加在你身上了,…

第五十篇

众教会、众圣徒都当回想以往展望未来:以往所作所为有多少是合格的,是在国度的建造上有份的。不要自作聪明!当看清自己的短缺之处,对自己的光景你该明白,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不愿花费时间,所以就得不着。你们把时间都花费在吃喝玩乐上,几个人在一起就是逗着玩,却不注重生命灵里的…

第二篇

非拉铁非教会已成形,全是神的恩待和怜悯,众圣徒生发爱神的心,坚信不移踏灵程。认定独一真神已道成肉身,宇宙之首掌管万有,是圣灵印证,铁证如山!永不改变!全能神啊!今天是你打开了我们的灵眼,使瞎子能看见,瘫子能行走,大麻风病得医治;是你打开了天窗,我们看见了灵界奥秘,能被你那神圣话语…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