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是怎样结束撒但统治的黑暗时代的

2017年5月24日

相关神话语:

当子民都被作成,而且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那时也正是“七雷巨响”之时,现在正向那一步迈进,正向那一天“进攻”,这是神的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实现。但神口所说的都是神已作成的,足见世上的国已是空中楼阁摇摇欲坠,末日就在眼前了,大红龙就在神的话中倒下了。为了神计划的圆满成功,天使也下到人间开始尽自己的所能来满足神,道成肉身的神也亲自在交战之地与仇敌作战。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子民越成熟证明大红龙越垮台,这是让人明显能看出来的,子民的成熟是仇敌灭亡的预兆,这是“较量”的一点解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篇》

我话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动工,我要在大红龙居住之处着手我刑罚的起步工作。足见我的刑罚已向全宇倒下,大红龙以及各种污鬼必不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脱,因我在鉴察全地。当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时,即审判时代结束之时,我正式刑罚大红龙,我民必看见我对其公义的刑罚,必因我的公义而赞不绝口,必因我的公义而永远颂扬我的圣名,从而正式尽你们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赞美我,直到永远!

当审判时代达到顶峰之时,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而是结合刑罚时代的“证据”让所有的子民都看见,以便达到更好的果效。所谓的“证据”是我刑罚大红龙的手段,让子民都亲眼看见,从而更加认识我的性情。当子民享受我时,是大红龙“受刑罚”之时,让其民众起来反叛它,这是我的计划,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今天,我与人同步迈进刑罚时代,与人齐头并进,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将刑杖击落在人间,降在人类的悖逆之处。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敌,刑杖便临到其身不轻易放过;凡是抵挡我的,刑杖便在其中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尽其职”,不曾有违背我意的,不曾有变质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复无常,太阳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时,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万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复“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国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他在地上永远得胜,那些与他敌对的永远灭亡,这就恢复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复了他造万物的心意,也恢复了他在地的权柄、在万物中的权柄、在仇敌中间的权柄,这是他完全得胜的标志。从此人类便进入安息之中,进入人类正轨的生活,神也与人一起进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进入永远的神与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秽与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号消失了,地上的所有与神敌对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与那些曾经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万物存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所有一切的灾难陆续降下来,各国各方都起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这些已不是一处两处的地方,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结束的,而是蔓延地带越来越广,而且灾难越来越大,在这其间,各种虫灾也要陆续发起,人吃人的现象也要到处发生,这些都是我对万国万民的审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十五篇》

今天的所有说话可以说都是预言以后的事的,是神对下一步工作的布置,神在教会当中的人身上的工作得差不多了,接着要以“烈怒”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正如神说的“我要让在地之人都承认我的所作所为,而且使我的作为在‘审判台’前得到证实,使我的作为在全地之人中都被公认,而且要屈服下来”。从这话当中看到了什么没有?神在下一部分的工作摘要就在这里。神首先让所有执掌“政权”的看家狗都心服口服,自己退出历史舞台,不再争夺地位,不再勾心斗角。这个工作必须得借着神在地兴起的各种灾荒,但神并不显现,因为那时的大红龙国仍是污秽之地,所以神并不显现,只以刑罚来出现,这是神的公义性情,谁也逃不掉。在这期间,凡在大红龙国家居住的都得遭灾,当然包括在地的“国度”(即教会),这时正是事实的临及,所以人人都得经历,谁也逃不掉,这是神命定好的。正因为有这一步工作,所以神说“现在正是大展宏图之际”。因为以后地之上没有教会,因为灾难的临及,所以人都顾头不顾尾,在灾难之中难以享受神,所以说让人在这大好的时光里尽情地爱神,以免错过机会。当这一步事实过去之后,神将大红龙彻底打败,子民为神作见证的工作也就完毕,之后神就开始下一步工作,将大红龙的国家彻底摧毁,最后将全宇之人倒钉十字架,之后毁灭全人类,这是以后的工作步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二篇》

当神大发烈怒之时,整个世界因此而经受各种灾难,犹如火山崩裂一般。站在天空之上足可看见,在地之上各种灾害一日一日地逼近全人类。站在高处观望,地上犹如地震前的各种景象一般,火水到处窜动,岩浆到处流动,山在挪动,到处寒光闪闪,整个世界沉没在火之中,这正是神发烈怒时的景象,是神审判之时,凡属血气的都难逃脱。所以,不用国与国的争战、人与人的争战来毁灭全世界,而是让全世界“自觉地享受”在神刑罚的摇篮之中,谁也难以逃脱,一个一个地过关。在此之后,全宇之下重新闪现出神圣的光彩,全人类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而神在全宇之上安息,天天祝福着全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八篇》

人都渴慕见到我面,但当我亲临地上之时,人却又都厌憎我的到来,都驱逐光的到来,似乎我是人的在天之敌一般,人对我投来一丝“防备”的目光,时时谨慎,深怕我对其“另有处置”,因人都把我当作陌生的朋友,所以似乎我对其有乱杀之意。在人的心目中,我是其死对头,但人在患难中体尝我的温暖之后仍不觉我的慈爱,而是仍在我前存着防备、抵挡我之意。我并不因着人的这种状态而对其趁机下手,而是给予其怀中之温暖,给予其口中之甘甜,赐给其肚腹需要的食物。但当我的烈怒震动山河之时,我再不会因人的“胆怯”而给予不同的资助了,我要在此之际大发雷霆,不给何物留有悔改之机,而是放弃一切对人的希望给予其应有的报应。在此时,雷电犹如波涛发怒一般,犹如万山崩塌一般,人都会因着悖逆被雷电击杀而死,物都会因着雷电的鸣叫而归于乌有,顿时全宇之下混乱一团,万物不能归复原有的生气,万人不能在雷鸣之时逃脱,在阵阵闪电之中,人一批一批地倒在急流之中,被山上涌流之水冲走,顿时在人的“归宿”之中又汇集了“人”的世界。海面之上,漂荡着人的死尸,所有的人都因我的烈怒而离我甚远,因为人得罪了我灵的实质,人的悖逆触犯了我。在无水之地,另外的人仍然在欢歌笑语之中,享受着我赐给的应许。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七篇》

当列国列民都回归我的宝座之前时,随即我将在天之一切丰富赐予人间,让人间因我而丰富无比。当旧世界存在之时,我要向列国大发烈怒,颁布向全宇公开的行政,谁若触犯将遭到刑罚:

我面向全宇说话之际,所有的人都听见我音,即看见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为,违背我意的,就是说,以人的作为与我相对的,在我的刑罚中倒下;我要将天上的众星都重新更换,太阳、月亮因我而更换,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万物重新更换,因我的话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国都重新划分,要更换我的国,使在地的国永远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国,凡属在地的国都要被毁灭,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属魔鬼之人都被灭没;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烧之中倒下,即除了现在流中之人将全部化为灰烬;宗教之界将在我刑罚列民之时而不同程度地回归我国,因着我的作为而被征服,因为其都看到了“驾着白云的圣者”已来到;所有的人都各从其类,因着所作所为的区别而受各种刑罚,若是抵挡我的都灭亡,而在地所作所为不涉及我的,因着其表现而存在地上,受众子、子民的管辖;我要向万国万民显现,在地发表我亲口之声,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让所有的人都亲眼目睹。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六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怎样认识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面对许多悖逆我话语的人,反驳我话语的人,或是根本就对我的话语不屑一顾的人,我的态度只有一个:让时间与事实作我的见证,证实我的话语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证实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人该具备的,更是人该接受的。

为什么说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的实质性区别

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

为什么必须经历神末世审判工作才能达到认识神

神来在肉身主要就是为了让人能够看见神的实际作为,把无形无像的灵实化在肉身,让人能摸得着、看得见,这样,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着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说话发声,不实际地来在地上,人还是不能认识神,只能用空洞的理论来传说神的作为,并不能有神的话作实际。神来在地上主要是为神要得着的人立一个标杆、作一个模型,这样,人才能实际地认识神、摸着神、看见神,才能真正被神得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