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200

公园玩乐的人们

撒但败坏人类几千年,作了无数的恶,迷惑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在人间犯下了滔天罪行,它残害人、迷惑人、引诱人与神对抗,它搅扰、破坏神经营计划的恶行累累,然而,在神权柄之下的万物生灵一如既往地遵循着神所制定的法则与规律。与神的权柄相比,撒但的邪恶本性与它的猖獗是那么的丑陋不堪,那么的令人恶心、厌憎,也是那么的渺小与不堪一击。尽管撒但游走在神所创造的万物其间,但它丝毫改变不了在神命定之下的任何人、事、物。几千年过去了,人类依然享受着神所赐予的光与空气,人类依然喘息着神亲口呼出的气息,人类依然享受着神所创造的花鸟鱼虫、享受着神所供应的万物;昼与夜依然在不停止地更替;四季也如常地交换着;天上飞翔的大雁今冬离去,明春依然会归来;水里的鱼儿从来都不曾离开江河湖泊——它们的家;地上的知了在夏日里尽情地唱着它们自己的歌谣;草丛里的蛐蛐儿在秋日里伴随着秋风轻声吟唱;大雁成群结队,而苍鹰形单影只;狮群以狩猎为生;麋鹿离不开鲜花和草丛……万物中的各种生灵去了又来,来了又走,在瞬息间千变万化,而不变的是它们各自的本能与它们的生存法则,它们在神的供应与滋养之下存活,没有人能改变它们的本能,也没有人能破坏它们的生存法则。在万物中存活的人类尽管经受了撒但的败坏与迷惑,但人类依然离不开神造的水、神造的空气与神造的万物,人类依然在这个神所造的空间中繁衍、存活。人类的本能没有变,人类依然靠着双目观看,靠着双耳聆听,靠着大脑思考,靠着心灵来体悟,靠着双腿、双足行走,靠着双手劳作,等等神所赐给人能接收从神来的供应的本能都没有变,人类与神配合的器官没有变,人类能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器官没有变,人类心灵的需要没有变,人类认祖归宗的愿望没有变,人类企盼得到造物主拯救的愿望没有变,这就是在神权柄之下存活而经受了撒但血雨腥风摧残之下的人类的现状。虽然人类饱受撒但的蹂躏,不再是初造的亚当、夏娃,而是满了知识、想象、观念等等与神敌对的东西,满了撒但败坏性情的人类,但在神的眼中,人类依然是神所造的人类。因为人类依然在神的主宰、摆布之下,人类依然在神所制定的轨迹中存活,所以,在神眼中被撒但败坏之后的人类,只不过是外表满了污垢、饥肠辘辘、反应有点迟钝、记忆有点衰退、年纪稍微大了些罢了,而人的各项功能与本能却完好无损,这就是神要拯救的人类。这个人类只要听到造物主的呼唤、听到造物主的声音就能站立起来为找到声音的源头而奔走,这个人类只要看到造物主的身影便能不顾一切、撇下一切地为他花费,甚至为他舍命。当人类的心灵体悟到造物主心声的时候,人类便弃掉撒但来到造物主的身边;当人类完全洗掉了身上的污垢,得到造物主再次滋养供应的时候,人类的记忆便得以恢复,这时的人类就真正回归到造物主的权下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因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权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万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无变有,使有变无,他掌管一切生与死的转换,所以让人的子孙多起来,在神来看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了。尽管对这件事人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听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但是在神来看,神定意要作的、神应许给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实,它必将被成就。

  • 神要毁灭所多玛

    如果这座城只有一个义人,神也不会让这个义人因着神要毁灭这座城而受牵连,意思就是说,不管神是否要毁灭这座城,也不管这座城里有多少义人,这座罪恶的城在神眼中是可咒可诅的,应当被毁灭,在神眼中消失,而义人是应该剩存下来的。

  • 神对撒但的吩咐

    对于神的权柄撒但从不敢超越,而对于神的命令与具体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听命、顺从,从不敢违抗,当然它也不敢随意改动神的任何命令,这就是神给撒但的范围,所以,它从不敢超越这个范围。

  • 神要用洪水灭世,嘱咐挪亚造方舟

    为什么要灭世呢?这里说了: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地上满了强暴”这话让人看到了什么?就是当世界、当人类败坏到极处的时候,地上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地上满了强暴”。“满了强暴”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乱套了。在人看,就是各行各业都没有秩序,挺混乱,不好管理。在神眼中,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太败坏了,败坏到什么程度了呢?败坏到了神不能再看的程度、神不能再忍耐的程度,败坏到了神定意要毁灭的程度。

  • 迷路的羊的比喻

    神把每一个人比喻成一只羊,如果有一只羊迷了路,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它,这就代表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在人身上的一个原则,神用了一个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此次作工的决心与态度。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优势”:他可以利用人的知识、用人性的语言来向人说话,表达他的心愿,他将深奥的人难以理解的神性的语言用人性的语言与方式解释或“翻译”给人,这样有利于让人了解他的心意、明白他要作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