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约伯称颂神的名,不问祸福

503

約伯稱頌神的名,不問禍福

这里有一个事实在圣经记载约伯的故事当中从来没有提到过,这是我们今天要提的重点。约伯虽然没有看见神,也没有亲耳听到神的说话,但是在他的心里有神的地位。他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呢?就是前面所说的“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个“称颂”是没有条件、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原因的。在这儿看到约伯把心交给了神,让神掌管,他心里所思所想、所定意、所计划的都是向神敞开的,不是封闭着的,他的心不是与神对立的,他从来没有要求神为他作什么、赐给他什么,他也不奢望这样敬拜神能得来什么。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约伯这一切的心思与他的行为达到了神的耳中,来到了神的面前,让神看为重,神宝爱约伯这样的认识,也宝爱约伯能有一颗这样的心。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约伯从来没有看见过神,也从来没有听过神对他讲什么,吩咐什么,教导什么,晓谕什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神对他没有作任何真理方面的开启、引导与供应的情况下,他能有这样的认识,能有这样对待神的态度是难能可贵的,在神那儿他这样的表现就足够了,他的见证是神称许的,是神宝爱的。约伯虽然没有见过神,没有听过神对他的亲口教导,但是在神看他的心、他的这个人远远比那些在神面前只能够讲高深道理、讲大话、讲献祭而对神没有任何真实的认识、对神没有真实敬畏的人宝贵。因为约伯的心里纯洁,对神没有隐藏,他的人性诚实、善良,他喜爱正义与正面事物,具备了这样的人性,具备了这样一颗心的人才能遵行神的道,才能做到“敬畏神,远离恶事”,这样的人能看到神的主宰,看到神的权柄与大能,能达到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称颂神的名。因为他不问祸福,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担心是愚昧无知、没理智的表现,是对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持怀疑态度的表现,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现。约伯的这些认识正是神所要的。现在来看约伯对神在理论上的认识有没有你们多呢?因为神在那时候作的工作、说的话很少,要达到认识神并非是一件易事,约伯能有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他没有经历过神的作工,没听过神的说话,也没看到过神的面,他对神能有这样的态度,完全是因着他的人性与他个人的追求而达到的,而他的人性与他的追求是现在的人所不具备的,所以在当时那个时代神就说“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在那个时代神就已经对他有这样的评价,有这样的定论了,更何况现在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约伯对神的信没有因着神的隐藏而动摇过

    在约伯的经历当中,神始终向约伯是隐藏的,神没有公开向他显现过,也没有公开向他说什么,但是在约伯的心里,他确信神的存在。他一直认为神或者在他的前面行走,或者在他的右边行事,虽然他看不见,但神就在他的身边主宰着他的一切。在约伯从来没有看见神的情况下,他却能持守他的信,这是任何人做不到的。

  • 约伯战胜了撒但成了神眼中真正的人

    在魔掌之中他体会到了肉体凡胎之人在此时竟然如此无助与软弱,当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祷之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隐藏,因为神将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与此同时,神为他而流泪,更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伤而伤……

  • 约伯一生活出的价值

    约伯这一生活得有没有价值?他的价值在哪儿呢?为什么说他活得有价值呢?从人这儿来看他的价值是什么?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他代表神要拯救的人类在撒但面前、在世人面前为神作了一次响亮的见证,他尽到了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为所有的神要拯救的人作了标杆作了模型,让人类看到人靠着神是完全可以得胜撒但的。

  • 约伯的见证给后人的警示与启示

    约伯的见证给了后人一个警示,这个警示告诫人,人若不战胜撒但就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控告与搅扰,也永远不能摆脱撒但的攻击与残害。约伯的见证也给了后人一个启示,这个启示让人明白了人只有做完全、正直的人才能敬畏神、远离恶事;明白了人只有敬畏神、远离恶事才能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人只有为神作了刚强响亮的见证,才能永远不受撒但的控制而活在神的引领、保守之下,这才是真正的蒙拯救。

  • 关于约伯本人(一)

    在约伯的心中深深地认为他的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赐福,并不是他劳碌所得,所以,他并不以所得的赐福为资本,而是以尽心尽力地持守自己当守的道为生存的原则。他宝爱、感谢神的赐福,但他并不贪恋或索取更多的赐福,这是他对待家产的态度。他既不为得赐福而做什么,也不为没有或失掉赐福而烦恼、忧伤过;他既不因着神的赐福而欣喜若狂、忘乎所以,也不因着常常享受赐福而忽略了神的道,忘了神的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