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追求真理(五)

这段时间交通了怎样追求真理的第一方面,是关于放下的内容。放下的内容主要讲了第一项,放下各种负面情绪。放下各种负面情绪讲了几次了?(讲了四次。)对于怎样放下各种负面情绪,你们有没有一些路途了?咱们交通、解剖的各种负面情绪,外表看是一种情绪、是一种想法,其实根源上都是由于人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与错误的思想观点形成的,当然也是由于人的各种败坏性情而导致人产生了各种错谬的思想观点,产生了各种负面情绪。所以,各种负面情绪的产生它是有根源、有缘由的。咱们所交通的各种负面情绪不是人临时的、即兴的一种想法,也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一个思想观点,或者是一时的心情,而是能够左右人的生活方式,左右人的实行,左右人的思想观点,左右人看人看事的角度与态度。它隐藏在人的心灵深处,也隐藏在人的思想里面,时时刻刻伴随着人的日常生活,也影响着人看待各种人事物的时候所站的角度、立场。这些负面情绪对人的日常生活、对人的做人与选择人生道路都有严重的负面影响,它无形中给人造成了各种各样不良的后果。所以,对于这些负面情绪必须得借着追求真理逐步地认识、解决,达到逐步地放下。放下这些负面情绪,其实不是像人放下一个物质的东西一样不去想它、不被它占有,或者是简单意义上的拿起来、放下,这里所说的放下是什么?主要是对不正确的思想观点与不正确的看人看事的角度、态度必须得揭露、解剖,达到明白真理了,然后才能真实放弃。不管产生什么负面情绪,都得借着寻求相应的真理解决,达到具备实行真理的原则与路途,这样才能彻底摆脱负面情绪的困扰、捆绑、影响,最终达到能够顺服真理、顺服神所摆设的环境,这样就站住见证了。看人看事、做人做事必须得以神话语为根据,以真理为准则,这才能把负面情绪与错误的思想观点彻底放下。为什么需要这么复杂的过程才能达到彻底的放下呢?原因就是这些负面情绪不是一个物质的东西,它不是一时地占有人的心思或者困扰人心思的一种情绪,而是在人里面形成的一种既定的、已有的甚至是根深蒂固的思想观点,它对人的影响特别的严重。所以,这些负面情绪的东西必须经过各种方式、各个步骤才能达到放下。这个放下的过程也是人追求真理的过程,是不是?(是。)放下这些负面情绪的过程也就是人追求真理的过程,那该怎么面对负面情绪就只有一条路,借着寻求真理根据神的话解决,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明白了?(明白了。)

刚开始交通各种负面情绪的时候,因为咱们之前所交通的各方面真理基本上没有涉及到这方面的话题,所以对于你们来说,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话题。在人的心里都认为有负面情绪是正常的,它与败坏性情是有距离的,都以为负面情绪不是败坏性情,两者毫无关系,这是错误的。有的人认为,负面情绪仅仅是一时的心思、想法,对人没什么影响,放不放下都没有必要。现在通过多次的交通、解剖,证明各种负面情绪对人的影响是真实存在的。咱们以往一直交通认识、解剖败坏性情,属于负面情绪的东西只在揭露败坏性情时涉及到一些,但是并没有这么具体地交通。现在通过几次具体的交通,希望你们能够把这方面话题注重起来,然后在日常生活中开始学习解剖、认识这些负面情绪的东西,当认识它的实质的时候,能够弃绝它、背叛它,达到逐步地放下,放下这些负面情绪的东西以后,才能进入追求真理的正轨,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途。就是这样一个步骤,是不是清楚了?(是。)虽然负面情绪在人的生活、生存以及所走的道路方面不像败坏性情那样占有、控制人的程度那么深,但是这些负面情绪也是不可回避的,它在某些场合、在某种程度上对人思想的捆绑、对人接受真理与走正确道路的影响,它的负面作用是不亚于人的败坏性情的。这方面你们在接下来的追求或者是经历、实践中会逐步地体会到。现在刚刚接触这个话题,有些人可能还没有任何的知觉,也没有任何的认识,更没有任何的体会,以后经历到这方面内容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负面情绪不是那么的简单,它在人的思想里面、心灵深处,甚至在人的潜意识里占据很大的位置、很大的空间。可以说,这些负面情绪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推动了人在败坏性情里做事,助长、推动了败坏性情对人的辖制、捆绑,让人在看人看事、做人做事上顽固地凭败坏性情活着,所以不要小看这各种负面的情绪。其实,在各种负面情绪里,一方面隐藏着很多负面的思想观点,另一方面,各种负面情绪也不同程度地隐藏在人的败坏性情里。总之,这些负面情绪占据在人的心里,与人的败坏性情的实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消极方面的东西,都属于反面的东西。那这个反面的东西指什么?是针对什么说的?一方面,这些负面情绪对人的生命进入是不起正面作用的,它不能引导你或者帮助你来到神面前,主动寻求神的心意,然后达到顺服神,就是当各种负面情绪隐藏在人里面的时候,人的心是远离神的,是防备神、躲避神的,甚至在心里暗暗地、隐隐地、身不由己地在猜忌神、否认神、论断神。那从这方面来看,这些负面情绪是不是正面事物?(不是。)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不是让人来到神面前顺服真理的,它导致人所走的道路,达到的目标、方向都是与真理相违背、相敌对的,这是确定无疑的。就是这些负面情绪在人里面所起的作用都是让人保全自己,保护肉体的利益,维护人的虚荣脸面、地位。它时时刻刻在辖制你、捆绑你,不让你听神的话,不让你做诚实人,不让你实行真理,让你认为实行真理会吃亏,会丢面子,会失去你的地位,会让人耻笑你,会把自己的真相暴露给人。这些负面情绪在人里面控制着人,主导着人的思想,使人所思所想的都是这些反面的东西。那这些反面东西的实质是不是与真理相违背?(是。)所以,负面情绪在时时刻刻提示着你的同时,也时时刻刻拦阻着你实行真理、拦阻着你追求真理,它是你追求真理的一堵墙,也是你进入真理实际的一块块绊脚石。当你想实行真理的时候,当你想说一句诚实话的时候,当你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的时候,当你想按原则办事的时候,当你想真心为神花费、想付代价尽上忠心的时候,这些负面情绪就立刻爆发出来,来阻挠你实行真理。它不断地在你的思想里面浮现出来,不断地在你的脑海里面闪现出来,告诉你这样做你会失去什么,这样做你的下场是什么,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这样做你又能得着什么,它一再地提示你,一再地警告你,不让你接受真理、实行真理,不让你顺服神,而是要为自己着想,要考虑自己的利益,这就导致你不能实行真理了,不能单纯地顺服神了。在一刹那间,你的思想就被这些负面情绪束缚了、控制了。本来你想要实行真理,你愿意顺服神,也想满足神,但是当负面情绪出来的时候,你就身不由己地随从它,被它控制,被它封住嘴巴、捆住手脚,该做的事没有做成,该说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反倒说出一些谎言、欺骗、论断的话,做出一些违背真理的事,你心里立刻就黑暗了,陷入煎熬之中。本来思想得、计划得好好的,想实行真理,为尽好本分献上忠心,自己心里有动力、有愿望,也有心志实行真理,可是在关键的时候,这些负面情绪就当家做主了,自己没有能力去背叛,也没有能力去拒绝,最终只能向这些负面情绪缴械投降。在这些负面情绪作祟、搅扰人的时候,在负面情绪控制人思想、拦阻人实行真理的时候,人显得是那么的无力、无奈又可怜。没有大事发生的时候,不涉及任何原则的时候,人觉得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心志、信心也很大,也满了动力,感觉对神爱不够,也感觉自己有敬畏神的心,不能做错事,不能做打岔搅扰的事,更不能故意作恶,可是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怎么就身不由己呢?这些身不由己做出来的事情不是自己计划好的,也不是自己愿意的,可是它就发生了,形成事实了,太不如人愿了。这些事情的发生,这些现象的一再出现,不得不说都是负面情绪造成的,可见负面情绪对人的影响、对人的控制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更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背叛的。不管人平时的口号喊得有多响,不管人平时的心志有多大,愿望有多高,爱神的心、对神的信心有多大,但事实临及的时候,这些心志、愿望、理想、信心怎么就不起作用了呢?怎么就被一时的负面情绪影响、遏制住了呢?这就可见负面情绪扎根在人的生命里,它与人的败坏性情是共存的,与人的败坏性情一样能够左右人的思想观点,控制人的思想观点,同时更严重的是控制人的一言一行,更控制人在面临每件事情时的所思所想与所作所为。那解决这些负面情绪是不是很重要?(是。)负面情绪它不是正面事物,从两方面可以具体说明:一方面,它不可能引导人主动地来到神面前;另一方面,它不可能在事实临及的时候让人能够如愿以偿地、顺利地实行真理,达到进入真理。它是人追求真理的绊脚石,它拦阻人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所以负面情绪必须得解决。从负面情绪的作用上、实质上看,它不是正面事物,而且它的实质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比人的败坏性情更能辖制人、控制人。那你们说,这些负面情绪的存在是不是严重的问题?(是。)这些负面情绪的问题如果不解决会带来什么后果?可以肯定地说,它能使人长期地活在消极里,它更能辖制人、束缚人,拦阻人追求真理。那这样严重的问题该不该解决?应该解决。人在解决败坏性情的同时,还应该解决自己的负面情绪,只有解决了负面情绪、解决了败坏性情,人追求真理就顺畅多了,就没有什么大的拦阻了。

败坏性情隐藏在人的一些表面流露上、做法上,还有一些情形里,那负面情绪怎么分辨?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怎么区分?你们有没有揣摩过?(没有揣摩。)性情与情绪,这是两类事物。只说性情与情绪,这在文字上是不是好区别?性情指人的本性实质里所流露出来的东西,情绪基本上是人在做事时的一种心理状态。不管在字面上怎么解释,总之,在人的情绪里,尤其是负面情绪里,存在着很多负面的思想。这些负面的情绪在人心里它会导致人活在负面情形里,导致人在种种不正确的思想观点的支配下活着,是不是?(是。)这些负面情绪长期地隐藏在人的心里,人如果不明白真理,就总也意识不到它,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与败坏性情一样时时刻刻伴随着人。有许多时候,这些负面情绪隐藏在人的种种不正确的思想观点里,这些不正确的思想观点让人对神产生怀疑,失去真实的信心,甚至对神提出各种各样无理的要求,让人失去正常的理智。这些负面情绪在各种理由、思想观点的包装之下,就隐藏在人的败坏性情里,隐藏在人的种种不正确的思想观点里,完全代表了人的本性实质。败坏性情所表现的方式就是人做人做事所流露出来的各种情形,这各种情形里面带着人的败坏性情。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虽然是有区别的,但在某些方面它们也有必然的联系,还能交织在一起藕断丝连,在某些方面还互相辅助,推波助澜,互相依赖、生存。比如说,上次咱们交通的愁苦、忧虑与担心,这是一种负面情绪,就是这种负面情绪导致人活在愁苦、忧虑与担心里面,人陷在这种情绪里就自然会产生一些思想观点,使人对神产生怀疑、猜测、防备、误解,甚至论断、攻击,还会对神产生无理的要求、交易的要求,达到这个程度时,这些负面情绪就已经上升到败坏性情了。那从这个例子上你们听明白什么了?会不会分辨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了?你们说说。(负面情绪会产生一些不对的思想观点,而败坏性情是更深层次的,它会让人对神产生误解、防备。)举个例子。好比说愁苦、忧虑与担心这些负面情绪,人得了病就考虑自己的病痛,因为病痛而产生了愁苦、忧虑与担心,这些东西就把人的心控制了,使人害怕病重,害怕死亡临到给人带来的种种后果,人就害怕死,拒绝死,就想逃避死亡,这一系列的思想、一系列的想法都是由于病痛而产生的。在这种病痛的背景之下,人产生了很多活思想,这些活思想产生的源头都是根据人肉体的利益,很显然不是根据神主宰万物的事实,不是根据真理,所以才定性它为负面情绪。人因为病痛心情不好,可是病痛来了,人总得去面对它,不能逃避,人就想,“哎呀,怎么面对?是治还是不治呢?不治会怎样?治会怎样?”想着想着就愁起来了,对病痛的种种思想、种种观点让人陷在了愁苦、忧虑与担心里面。这种负面情绪是不是就开始了?(是。)开始经历病痛时,打算试着治疗,又觉着不合适,打算凭信心活着,正常尽本分,还担心病痛严重,到底怎么处理合适呢?没有路途。在负面情绪的支配之下,人一直为这事愁苦、忧虑与担心,愁苦、忧虑与担心产生了就放不下了。病痛缠身,这怎么办哪?人就想,“没事,我信神呢,神会给治,我有信心。”但过了一段时间,病也没减轻,神也没给治,人接着为这事愁苦、忧虑与担心,“神会不会给治呢?等着吧,神会给治,我有信心。”嘴上说有信心,心里其实是在负面情绪里活着,“神要是不给治,我病重了死了怎么办哪?那我以前尽的本分不就白尽了吗?不就得不着福了吗?还是求神给我治吧。”他就祷告神,“神哪,看在我多年尽本分的份上,你能不能把我的病挪去啊?”琢磨琢磨,“这么求神不对,不应该对神有这个奢侈要求,应该有信心。”有信心时就感觉病似乎好了点儿,但过了一段时间,“感觉这病也没见好啊,好像还加重了,那怎么办啊?我尽本分再加把劲、努把力,多受点苦、多付点代价,争取让神给治,让神看到我的忠心、看到我的信心,看见我能接受这个试炼。”又过一段时间,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加重了,越来越难受了,“神也没给治啊,这怎么办啊?神到底给不给治啊?”心里更加愁苦、忧虑、担心了。就在这种背景之下,人一直活在为病痛而愁苦、忧虑与担心的负面情绪里,时不时地对神产生“信心”,时不时地献点忠心、立点心志,不管人怎么做、采取哪种做法,总之,人始终陷在愁苦、忧虑与担心这种情绪里,被病痛深深地缠绕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病痛的好转、病痛的治愈,为了从病痛中解脱。人活在这种负面情绪里的时候,他不是那么简单地思考一下,而是在这种负面情绪的支配之下常常产生一些活思想。在这些活思想不能兑现或者事实不能合乎自己意愿的时候,人心里时不时地就冒出了许多违背自己意愿的想法甚至做法,说,“神要是不给治,我也尽本分,但是神要真的不给治,那我信神就没用了,我还得自己治”。你看,一边想“神如果不给治,我也好好尽本分,这是神试炼我呢”,一边又琢磨,“如果神真不给治,那我还得自己治。我要自己治,我就不尽本分了,我信神连病痛都解决不了,那我为什么要信神呢?神给别人治病,为什么不给我治病啊?”负面情绪一直缠绕着他,不但不能扭转、改变他的不正确的思想观点,反而使他在经历病痛的过程中逐步地产生了对神的误解、埋怨、怀疑。这个过程就是从负面情绪逐步转变、进入到败坏性情里做事了。败坏性情一当家做事了,就不仅仅是有负面情绪了,而是会产生一些思想、观点,或者是论断、定意,还会产生一些做法。从一种情绪转变到一种情形里面了,这就不是简单的负面情绪了,不是只想一想,只活在一种状态之下了,而是由这种状态产生了思想、观点、定意,产生了行动、做法。那么,这种思想、观点、行动、做法由什么主导了?就由败坏性情作主导了。这种转变过程是不是就捋出来了?(是。)最起初是在一个背景之下人产生了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只是一些简单的思想观点和想法,但这些想法都是负面的。这些负面的想法一直停滞在情绪里,会进一步让人产生各种不对的情形,当人活在不对的情形中,定意要做什么、要怎样做,要采取怎样的做法的时候,就形成了错误的观点理论,这就涉及到败坏性情了,就这么简单。是不是清晰了?(是,清晰了。)那你们说说吧。(就是在一个背景之下,人产生了一些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刚开始只停留在一些负面的想法上,当这些负面的想法进一步产生各种不对的情形,人开始定意要做什么,要采取一些做法的时候,有一种思想理论支配他,这就涉及到人的败坏性情了。)揣摩揣摩,看看明不明白。是不是简单哪?(是。)说起来挺简单,那会不会分辨哪?不管在理论上好不好分辨,总之,对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这方面的区别,你们是不是看清楚了?(是,看清楚了。)

咱们之前所交通的各种负面情绪,你们自己心里如果存在的话,是不是会分辨、会解剖了?(能有点分辨。)如果自己有的话,应该会分辨。分辨负面情绪的目的不是说只在理论上知道个大概,或者是知道个意思就完事了,而是实实际际地在分辨它之后,从负面情绪的困扰中走出来,放下人不应该存在的种种负面情绪,就如咱们之前所交通的那些负面情绪。那从咱们刚才所交通的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的区别上来看,能不能说负面情绪是导致人流露败坏性情的一个根源、一个背景?好比说病痛这事,如果说你没有因着病痛产生愁苦、忧虑与担心这方面负面情绪,就证明你对这方面事情有认识、有经历,你有正确的思想观点,也有真实的顺服,那你在这方面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应该是合乎真理的。反之,如果你对一方面事情总有负面情绪,总因为一方面事情而陷在负面情绪里,那很自然地,你就会因为这方面的负面情绪而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情形,负面情形会诱发你在不对的情形里自然地流露出败坏性情来,然后凭撒但哲学做事,处处违背真理,活在败坏性情里。所以,不管怎么区别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总之这两者之间是有瓜葛的,是不可分割的。尤其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实质,就是负面情绪与败坏性情都是反面事物,它们的实质与背后的思想观点都是共通的,导致人产生负面情绪的思想观点都是反面的,都是撒但的哲学,而这些负面、反面的东西导致人流露败坏性情,导致人根据败坏性情做人、做事。是不是这样?(是。)

上次咱们交通了愁苦、忧虑与担心这方面的负面情绪,接下来要交通的是另一方面负面情绪,它跟愁苦、忧虑与担心这方面情绪在实质上几乎是一样的,但是在性质上比愁苦、忧虑与担心更加的负面,这方面情绪是什么呢?就是人在现实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状态——压抑。压抑是不是都听说过?(听说过。)那你们对“压抑”这个词造个句、举个例吧。我先说一个。有的人说了:“哎呀,我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常常感觉到压抑,不得释放。”这个句子造得对不对?(对。)你们再说一个。(临到事总是流露败坏,总要反省认识自己,就感觉很压抑。)认识自己太多了感觉压抑,那这个压抑的背景是什么?造成压抑的原因是什么?就是认识自己什么也不是了,好像前途、归宿没了,蒙拯救没希望了,心里感觉压抑。谁再说说。(在大红龙国家信神,让人感觉很压抑。)这是在环境上感觉到压抑。(尽本分总受带领监督,感觉很压抑。)说得挺好,把压抑的情绪表达得很具体。(尽本分总临到失败挫折,感觉很压抑。)挫折失败让你们感觉压抑,无路可走。你们工作进展的速度缓慢,感没感觉压抑?(感觉压抑。)这还有点正面的意思。你们再说说。(尽本分总临到对付修理也感觉压抑。)这也是实情,是吧?(尽本分果效不好,感到压抑。)压抑的原因是什么?真是因为果效不好吗?是不是怕调整本分、怕被淘汰啊?(是。)这是具体原因。还有什么压抑?说说。(身边的配搭都比自己好,感觉很压抑。)这是嫉妒心作祟,压抑。还有什么压抑的问题?(业务长期不长进,觉得压抑。)这是压力还是压抑?这是有点压力。那有这个压力是好事啊,把这个压力变成动力不就好了吗?各组人员的本分总调整,你们是不是感觉压抑啊?(是。)也感觉压抑。从你们造的这些句子上来看,你们都有压抑这种情绪。看来,人的内心很不安啊,内心总在躁动,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所以就产生了压抑这种情绪,就活在了压抑这样的负面情绪里。这是不是一种好的现象?(不是。)不是一种好的现象。那是不是应该解决啊?既然它不是一种好的现象,就应该解决。人总活在负面情绪里,不管哪种情绪,往小了说,会对人的身心造成不良影响,让人不能健康地活着,不能茁壮地成长;往大了说,各种负面情绪对人的影响不仅仅限制在人日常生活的吃穿住行上,更重要的是影响到人的看人看事、做人做事,更具体地说是影响到了人尽本分的效率、进度、果效,当然更重要的是影响到了人尽本分的收获,还有人信神该有的收获。人的心总被这些负面情绪困扰着、捆绑着,内心常常被搅扰,常常处于浮躁、不安、冲动等等这些感觉里。人陷在这些感觉里的时候,人正常的良心理智,还有人正常的生活、尽本分的状态就会受到干扰、影响、破坏。所以应该及时地把这些负面情绪解决掉,让它不再影响人正常的生活与工作。今天所讲的这个压抑与之前所讲的各种负面情绪实质是相同的,因为人常常为很多事情担心、顾虑,或者是人内心深处有很多不安的成分,所以人感觉到压抑。如果压抑这种情绪长时间不解决的话,人内心深处就会更加地不安、烦躁,甚至在一些特殊的环境背景之下,人会冲破人性的良心理智控制,产生一些极端的做法来打破这种局面。因为人肉体的本能对某种负面情绪的承受力是有一个极限的,达到了极限、顶峰的时候,人就会冲破人性理智的约束,采取一些极端的做法来发泄人的情绪,发泄人内心深处种种不合乎理性的想法。

造成人压抑的种种原因,刚才你们造句也表达出一些,今天咱们所要交通的压抑这种负面情绪在人身上产生的缘由、根源主要有三方面。第一方面,很多人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都感觉不能随心所欲。这是第一条原因,不能随心所欲。不能随心所欲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能任由自己所思所想的意愿去做。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想怎样做就怎样做,这是自己对于工作与生活的要求。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或者是法律,或者是生活环境,或者是某种团体的规章、制度、规定、纪律,等等原因,使自己不能按着自己的意愿、想象去做,所以内心深处感觉压抑。这个压抑说白了就是人感觉憋屈,甚至还有些人感觉委屈。不能随心所欲,说白了就是不能任由人的性子去做,就是因为种种原因、种种客观环境与条件的制约,让人不能任性,不能自由放荡。好比说,有些人尽本分总是应付糊弄、偷奸耍滑,有时教会工作需要赶工,可他总想随心所欲,觉得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或者心情不好、情绪不高,就不愿意受苦付代价作教会的工作,他特别懒惰、贪享安逸。他心里没劲,身体就懒洋洋的,不想动,但是还怕带领对付,怕弟兄姊妹说自己懒惰,所以没办法,很勉强地随着大家一起做,但心里是十二分的不愿意、不甘心、不情愿,觉得委屈、憋屈、窝囊,活得累。想由着性子做,但是还不敢挣脱、不敢违背神家的要求、规定,这样一来二去就产生了一种情绪——压抑。这压抑的情绪在里面一生根,久而久之,人的外表就显得很颓废、很无力,像一部机器一样,自己在做什么也不清楚了,反正每天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虽然外表在做着,没有停手,也没有停步,没有离开尽本分的环境,但是心里却感觉压抑,感觉活得累、活得憋屈。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不再受人的管制,不再受神家规定的制约,不再被神家安排,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高兴了就做点儿,不高兴就不做,不受任何责备,也不受任何修理对付,不受任何人监督、监视,没有人管,那日子该多好,多自由、多释放啊!但是,他还不甘心离开,不甘心放弃,就怕不尽本分了,有一天自己真的随心所欲了、自由释放了,就自然远离神了,神一旦不要这个人了,人就得不着福了。有些人就处在两难之间,跟弟兄姊妹诉苦吧,还说不出口,跟神祈求吧,觉得张不开嘴,埋怨吧,觉得自己也不对,不埋怨吧,又感觉难受,感觉自己活得怎么这么憋屈、这么违心呢?活得怎么就这么累呢?自己不想这样活着,不想与大家步调一致,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怎么就达不到呢?以前觉得身体累,现在觉得心也累,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你们说,这是不是压抑的情绪造成的?(是。)

有些人说:“都说信神自由释放,信神活得特别开心,有平安、有喜乐,我怎么就不能像人家一样活得那么快乐、那么平安呢?我怎么就没有喜乐呢?怎么活得这么压抑、这么累呢?人家怎么就活得那么快乐?我怎么就活得这么可怜呢?”你们说原因是什么?他这个压抑是怎么造成的呢?(肉体得不到满足,肉体受苦了。)肉体受苦了,委屈了,如果心灵里能接受,那肉体的苦他是不是就觉得不太苦了?心灵里得安慰,有平安、有喜乐,还会压抑吗?(不会。)所以,说压抑是肉体受苦造成的这不成立。如果因为肉体受苦太大就压抑,那你们受不受苦啊?你们会因为不能随心所欲而感到压抑吗?你们会因为不能随心所欲而陷在压抑这种情绪里面吗?(不会。)你们一天工作忙不忙碌?(有点忙。)大家都挺忙,起早贪黑的,一天除了睡觉、吃饭,几乎都在电脑前忙碌,眼睛、大脑都疲劳,身体也累,但是你感觉压抑吗?这个疲劳会给你带来压抑吗?(不会。)那人的这个压抑是怎么造成的?肯定不是因为肉体疲劳造成的,那是怎么造成的?如果人总寻找肉体的安逸、快乐,总追求肉体的快乐、安逸,不想受苦,那他肉体稍稍受一点苦,或者比别人多受点苦,或者比平时多劳累点儿,他就会感觉压抑,这是造成压抑的一种原因。如果人觉得肉体受点苦不算什么,不追求肉体安逸,他追求真理,追求尽好本分满足神,那肉体受的苦他常常是感觉不到的。即使有时候感觉忙碌点儿、累点儿、疲乏点儿,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好了接着忙,他的心在本分上、在工作上,肉体累点儿他觉得不算什么。但是,人的思想一旦出了问题,总想追求肉体安逸,那肉体稍受一点委屈,不能得到满足,一些负面情绪就产生了。那这种总想随心所欲、放纵肉体享受生活的这一类人,他们得不到满足就常常陷在压抑这种负面情绪里的原因到底是什么?(追求安逸,追求肉体享受。)这是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人,他们追求的也不是肉体安逸,他们追求做什么事随性,随从自己的心情,这会儿高兴了他能多受苦,一天一直在工作,问他累不累,他说“不累,尽本分累什么累!”要是他今天不高兴了,你让他多花费一分钟他都闹情绪,你如果责备他几句,他就说:“你别说了,我压抑了,你再说多了,我就不尽本分了,我尽不成本分就怨你,以后得不着福都归在你头上,你得负全部责任!”人的情形不正常就会反复无常,有时候也能受苦付代价,有时候受一点苦就发怨言,一点小事就能惹他不高兴,他心情不好了,就不想尽本分了,神的话也不想读了,诗歌也不想唱了,也不愿意聚会听道了,就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谁帮助扶持也不行,说不定过几天想开了就好了。什么事只要不能满足他就感觉压抑,这一类人是不是特别的任性啊?(是。)特别的任性。好比说,他现在想睡觉,那必须得睡,“我困了,我这会儿就想睡,我心里没劲我就得睡!”别人说:“你能不能坚持十分钟,这点活儿马上就做完了,做完大家一起休息好不好?”“不行,这会儿就得睡!”要是有人劝劝,他勉勉强强坚持下来了,但心里有压抑、反感。他常常为这些事感觉压抑,不想接受弟兄姊妹的帮助,也不想接受带领的监督,做错事还不许人对付修理,就是不想受任何的约束。他认为,“我信神就是寻找快乐来了,为什么那么难为自己?为什么活得那么累?人活着就应该快乐,不应该讲究这些规定、那些制度,总守那些有什么用?现在,当下,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不应该有任何的说法。”这类人特别地任性、放荡,不受约束,在任何的工作环境中都不想受任何的约束,神家的规定、原则不想遵守,做人该守的原则也不愿意接受,起码凭良心理智该做的也不想遵守,就想随心所欲,怎么高兴怎么来,自己怎么得利、怎么舒坦怎么来。他认为,受这些约束那是违心地活着,那是虐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人不应该那么活着,人活着就应该自由、释放,就应该尽情地放纵自己的肉体、欲望,放纵自己的理想、愿望,放纵自己心里所想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考虑后果,也不用考虑别人的感受,更不用考虑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也不用考虑信神该尽的本分,或者该遵守、该活出的真理实际,该走的人生道路。这一类人在社会上、在人群中总想随心所欲,可是不管到哪儿都不能如愿以偿,他认为神家讲人权,给人充分的自由,神家讲人性,讲忍耐、讲包容人,来到神家就能尽情地放纵肉体、欲望,但是因着神家有行政、有规定,他依然不能随心所欲,所以他的这种压抑的负面情绪来到神家后依然不能解决掉。他们活着不是为了尽任何的责任、完成任何的使命,不是为了做一个真正的人,信神也不是为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完成使命,达到蒙拯救。他们不管在什么人群中,不管在什么环境中,也不管从事什么职业,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寻找自我、满足自己,做事的宗旨就是围绕这一条,满足自己是他们一生的愿望,也是他们追求的目标。

有的人搞接待给弟兄姊妹做饭,那你就得问问弟兄姊妹爱吃什么,还有神家的原则、要求是什么,根据这两条原则来搞接待。如果你接待的是北方人,那就多做点面食,比如馒头、花卷、包子,偶尔也做点米饭,或者是南方人吃的米线,这都可以。如果你接待的多数是南方人,南方人不喜欢吃面食,他们就喜欢吃米饭,一顿不吃米饭就好像没吃饭一样,所以接待南方人你就得多做米饭,做菜也要适合南方人的口味。如果你接待的有南方人也有北方人,那你就做两种饭,谁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给人选择的自由,这样接待就符合原则了,这是很简单的事。只要多数人感到满意就行,少数怪人不满意那就不用管了。但如果搞接待的人不明白真理,不会按照原则办事,他总按照自己的喜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管人是否愿意吃,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太任性了,太自私了。有的人是南方人,他接待的多数是北方人,他天天做米饭,也不考虑人是否吃得习惯。你如果对付他,给他提点建议,他心里还会产生一种情绪,心里开始抵触、不服,满了怨气,说:“在神家这饭不好做啊,这些人真难伺候,我辛辛苦苦、起早贪黑地为你们做饭,你们还挑三拣四。吃大米饭怎么了?我们不就一日三餐吃大米饭吗?这不活得挺好吗?比你们还结实、还有劲。你们总吃面条、馒头有什么好的?能吃饱吗?我吃面条怎么就觉得不好吃呢?怎么就吃不饱呢?没办法,在神家尽本分就得忍着、克制,不克制就有可能被撤换、被淘汰,那就做呗!”他每天带着怨气做,心里想:“想吃顿大米饭也吃不成,我就想顿顿吃大米饭,没大米饭我就活不成,我就要吃大米饭!”他虽然每天勉勉强强做了面条、馒头,但是心情却是极度地低落。为什么极度地低落呢?因为他感觉压抑,“伺候你们这些人,做饭还得按照你们的意思,不能按照我的意思,为什么总得满足你们,不能满足我呢?”他就觉得憋屈、压抑,活得累,多一点儿工作也不作,做一点也是应付糊弄,一点不做还怕被撤换、被清除,只能勉强地、违心地这么做、这么尽本分,没有一时一刻的开心、自由与释放。人说:“你搞接待做饭感觉怎么样啊?”“累倒不累,就是感觉压抑。”人说:“你压抑什么呀?米、面、菜什么都有,也不用你掏钱买,你就是偶尔累点儿,比别人多做点儿,这不是应该的吗?信神尽本分这是快乐的事,这都是自愿的,你为什么感到压抑呢?”“我虽然是自愿的,但不能常常吃大米饭,不能随心所欲吃自己喜欢的、可口的,想单独做点好吃的又怕人看见指责,所以我就感到压抑,心情总也高兴不起来。”这类人就是因满足不了口欲而活在压抑情绪里。

有的人在农场种菜,那种菜应该怎么种啊?根据四季、气候、温度、人数的多少适量地种一些蔬菜。种植各种蔬菜神家都有规定,这一规定就难倒了不少人。有些蔬菜是人日常生活喜欢吃的,有些是人不喜欢吃的,有些按照数量规定吃,有些按照季节吃,这样人吃的数量就有限。有些人就想,“哎呀,总也不能尽兴地吃,吃一点就没了,这数量也不多呀!像圣女果,每次分一小把,没等吃着香味就没了,要是能端着盆吃多好!”所以,他们那儿住十多个人就种了二百棵圣女果。从早上一睁眼就端着盆开始吃,一直吃到晚上睡觉。圣女果端着盆吃,西红柿端着盆吃,黄瓜背着筐吃,这多带劲啊,这才叫天堂的日子,太幸福了!这类人做事不能按照神家的规定,不能按照科学,谁说都不听,他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前面,什么事都考虑自己,随心所欲。结果在神家的管制、监督、管理之下,这些想大口大口吃水果的人被限制住了,有的被对付修理了。你们说,他们现在心情如何?这些人心情是不是特别失落啊?是不是感觉人间凄凉,神家都没有爱、没有温暖啊?他们是不是特别的压抑啊?(是。)他们心里就总在想,“我随心所欲怎么了?我不就喜欢吃点水果吗?吃个圣女果都不让端着盆吃,太吝啬!神家不给人自由,想吃个圣女果还让按人数种,我种二三百棵怎么了?吃不了喂动物呗。”你端着盆吃这合适吗?吃什么东西是不是应该有个度、应该有节制啊?神给人造的各种食物人吃的比例应该是按着它的产量、按着它的季节,产量多的、产量高的才是主食,产量低的、季节短的、生长期短的,或者是产量受限制的,就应该少吃,甚至在有些特殊地方不吃也不缺什么,这是合理的。人总有欲望,总想贪图口欲,这合不合适?总有欲望、总有口欲这不合适。神家有神家的规矩,神家在各方面的工作上都有规定、都有管理,都有合适的制度,你要想成为神家的一员,你就应该严格遵守神家的规定,不应该起高调,应该学会顺服,学会让大家满意,这才合乎良心理智的标准。神家所作的一切规定不是为哪一个人设立的,而是为神家所有人设立的,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的,这些规定、制度都是正当的,人有良心、有理智就应该遵守。所以,你无论做什么事,一方面要按照神家的规定、神家的制度,另一方面,你也有责任与义务维护这一切,而不是处处从个人的利益、从个人的角度出发。是不是这样?(是。)如果你感觉到在神家生活、工作特别压抑,这不是神家任何一个规定、制度或者管理方式有问题,而是你个人的问题。如果你在神家总想寻找自我,满足自己的欲望,总感觉特别压抑,特别的不自由、不释放,没有平安喜乐,内心总不舒坦,总觉得委屈,觉得什么事都不能随心所欲,吃饭不能随心所欲,穿衣服也不能随心所欲,想穿点时髦的、打扮得妖艳点也不行,天天为这些事感觉痛苦、难受。跟弟兄姊妹相处总感觉不舒服,“这些人总跟我交通真理,太麻烦了!我不想这样做人,我就想活得快乐、活得幸福、活得自由,我感觉信神也不像我想象得那么快乐、那么自由,我不想受任何人辖制。总有人管着我、辖制我,我感觉压抑。”他不喜欢这样的生活环境,对这样的生活环境反感,但是为了得福又不得不委身于其中,想发泄也无处发泄,想呐喊也不敢,心里常常感觉压抑。那对于这种人处理的唯一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告诉他:你可以离开,去吃你想吃的东西,去穿你想穿的衣服,去过你想过的日子,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去搞你想搞的事业,去追求你想追求的目标与方向,神家不限制你,你的手脚是释放自由的,你的心也是释放自由的,没有人捆绑你,除了你自己为了某种目的而委身于神家以外,没有任何人给你这样的规定,说你必须、一定、非得呆在神家,否则的话神家会怎样。我告诉你实话,神家不会把你怎么样,你想走随时可以走,只要把神话语书籍还给教会,把你手中的工作交代好,你随时可以走。神家不限制你,神家不是你的牢笼,不是监狱,神家是自由的,大门是敞开的。如果你感觉压抑,你是因为不能随心所欲而压抑,那也可以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不是你内心要寻找的快乐居所,也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你如果活得那么违心的话,你应该离开,明白了吧?对于不信派、不追求真理的人,神家从来不勉强。你要想做生意,你要想发大财,你要想搞事业,你要想闯天下,这是你个人的追求,你应该回世界。神家从来不限制人的自由,神家的门是敞开的,不信派、不追求真理的人可以随时出去,离开神家。

有些人就不愿意尽本分,也不愿意交通真理,对教会生活不适应,也适应不了,总觉得特别痛苦、特别无助,那我告诉你,你赶紧离开,到世界去寻找你自己的目标、方向,过你自己该过的日子,神家从来不勉强人。教会的任何一种规定、任何一种制度或者任何一条行政都不是针对你个人的,你如果觉得为难,守不住,而且特别痛苦、特别压抑,那你可以选择离开。谁能接受真理,谁能守住原则,那谁就适合留在教会里。当然,你觉得你不适合留在神家,那有没有适合你的地方呢?有,世界这么大,有适合你的地方。总之,如果你在这里感觉压抑,不得释放,你还常常想发泄,常常有本性爆发的可能,那你就危险,那你就不适合留在神家。世界之大,总有适合你的地方,你自己慢慢去找。这么处理是不是合适?这么做是不是理性啊?(是。)人家都难为成那样了,你还挽留,你是不是愚蠢啊?咱们就让他离开,祝愿他能实现梦想,好不好?他的梦想是什么?(端着盆吃上圣女果。)还有一日三餐、一年四季天天吃上米饭、鱼肉。还有什么梦想?每天睡到自然醒,想什么时候干活就什么时候干活,不想干活也没有人管、没有人监督,这是不是他的梦想?(是。)多伟大的梦想啊!这梦想多么高大上啊!你们说,这类人有没有出息?是不是务正业的人?(不是。)总而言之,这一类人总感觉压抑,说白了,他们的心愿就是想放纵自己的肉体、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们私心太大,做什么事都想随性,都想随心所欲,不守规矩,不按原则办事,就想按着自己的感觉,自己的喜好、欲望,按着自己的利益做事,没有正常人性,这类人不务正业。不务正业的人做什么事都压抑,到哪儿都得压抑,就他一个人单独活着都压抑。说好听点儿,这人没出息,不务正业,确切地说,这就是人性不正常,有点缺心眼儿。务正业的人都是什么人?他把吃穿住行看得特别的简单,这类事一般化就行,他看重的是人生道路,是人的使命,是人生观、价值观。没出息的人整天琢磨什么?总琢磨怎么偷懒,怎么耍滑头,怎么才能吃好、玩好,怎么做肉体安逸、舒坦,他不考虑正事。所以,在神家尽本分的场合、环境之下,他就感觉压抑。神家要求人学习一些尽本分涉及到的常识、业务知识,以便达到更好地尽本分;要求人常常吃喝神的话,以便达到更多地明白真理,进入真理实际,能知道做每件事的原则是什么。神家所交通、所提到的这些全部都是人生活、尽本分范围内涉及到的话题、实事等等,都是让人务正业、走正道。这些不务正业、随心所欲的人,他就不想做这些正事,他随心所欲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肉体安逸、快活、舒坦,不受约束、不受委屈,想吃什么吃个够,想做什么随心所欲,因为他们的人性品质,也因为他们内心的追求,所以他们就常常感觉压抑,怎么跟他交通真理,他也不改变,也解决不了他的压抑,他就是这类人,就是这类不务正业的东西。外表看他虽然没有作大恶,不像坏人,只是不守原则、不守规定,事实上他的本性实质就是不务正业、不走正道,这类人没有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也够不上正常人性的智商。正常人性该有的追求的目标,该有的生活态度、生存方式,他一点儿也不想、不琢磨,也不追求,每天满脑子想的都是肉体怎么安逸、怎么快活,但是在教会这种生活环境之下,他不能满足肉体的喜好,就感觉不舒服,感觉压抑,他的这种情绪就是这么产生的。你们说,这类人活得累不累?(累。)他们活得可不可怜?(不可怜。)对了,不可怜。说轻了,就是这类人不务正业。社会上那些不务正业的人都是什么人?二流子、二杆子、半吊子、地痞、流氓、混混,都是那些人。他们不想学技术、学本事,不想做正经职业,找一份糊口的饭碗,这就是社会上的二流子、混混这类人。他们混进教会里还想不劳而获,得到福分,属于投机分子。这些投机分子从来不甘心尽本分,有一点不遂心就感觉压抑,总想过自由自在的日子,什么活儿都不想做,还要吃得好、穿得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睡觉就睡觉,那日子该多好。他一点儿苦都不想受,就想过吃喝玩乐的日子,这样的人活着都感觉累,是被负面情绪捆绑的人。他们常常因为不能随心所欲而感到疲惫、困惑,他们不想务正业,不想做正事,不想守着一项工作从始至终地一直做,把它当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本分,当成自己的义务、责任,把它做好、做出成果,把它做到最好,他从来不这么想。他就想应付糊弄,借着尽本分混口饭吃,稍微有点压力、受点管制,对他稍微严格一点,让他担点责任,他心里就不舒服了,就感觉压抑,这种负面情绪就产生了,就感觉活得很累,就感觉痛苦。他们感觉活得很累,根本的一条原因就是因为这类人太没有理智,是理智不健全的人,整天想入非非,活在梦里、云雾里,总是异想天开,所以他们的压抑就很难解决。他们对真理不感兴趣,他们属于不信派,那只能让他们离开神家,回世界找自己的安乐窝吧。

真心信神的人都是务正业的人,都是甘心尽本分的人,都能担得起一项工作,根据自己的素质、按照神家的规定把它作好。当然,刚开始适应这样的生活也可能有点难度,你可能感觉肉体很累,心也很累,但是如果你真有配合的心志,真有意愿想做正常人、想做好人、想蒙拯救,那你就得付点代价,让神管教,想任性的时候就得背叛、放下,让自己的任性、让自己的私欲逐步地减少。在关键的事上、关键的时候、关键的工作中还得求神帮助,如果你有心志的话,就应该求神责打你、管教你,求神开启你让你明白真理,这样果效就会好一些。你真有心志,你在神面前向神祷告,祈求神,神会作,神会改变你的情形、改变你的思想。圣灵稍稍作点工,给你点感动,给你点开启,你的内心就不一样了,你的情形就会有转变。有转变的时候,你感觉这么活着好像不压抑了,压抑的情形、情绪有所改变、有所缓解,跟以前不一样了,觉得这样活着不累了,在神家尽本分有享受,这么活着、这么做人、这么尽本分,吃苦付代价、守规矩、按原则做事,觉得这样好,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生活,凭真理活着、尽好本分,心里踏实、平安,活着有意义。“以前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自己怎么就那么任性呢?以前凭撒但哲学活着,凭撒但性情活着,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越活越痛苦,现在明白真理了,能脱去一些败坏性情了,能感觉到尽好本分、实行真理这种活法真有平安、真有喜乐!”心情是不是变了?(是。)你能意识到自己之前为什么活得压抑、活得痛苦,病根找到了,问题解决了,你就有希望变化。只要你往真理上够,多在神话语上下点功夫,多交通点真理,再听听弟兄姊妹的经历见证,你就更有路了,你是不是会变得更好?你的情形变得更好,压抑的情绪就逐步地在缓解,不再缠绕你了。当然,临到特殊环境、背景可能偶尔还会产生压抑、痛苦,但只要你能寻求真理解决,这种压抑的情绪就会消失了,你就能在尽本分的过程中献上你的真心、全力、忠心,就有希望蒙拯救了。如果你能有这样的转变,那你就不用从神家出去了,你能有这种转变就证明你还有希望,有希望能变化,有希望能蒙拯救,你还是神家的人,只不过之前被各种私心杂念或者各种坏的习惯、坏的思想影响得太久、太深了,使你的良心麻木没知觉了,理智不健全了,没有廉耻了。如果你能有这样的转变,神家还是欢迎你留下来,尽好你的本分,完成你的使命,把你手中的活儿做好。当然,对有这些负面情绪的人只能凭爱心帮助,如果人始终不接受真理,屡教不改,就应该欢送他出去,真有人愿意改变、愿意回转、愿意扭转,咱们也热烈欢迎他留下。只要他真心愿意留下来,改变自己之前的种种做法、活法,能够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步地有转变,本分越尽越好,对这样的人咱们还是欢迎他留下来,也希望他越走越好,也给他一个大大的祝愿:祝愿他能从负面情绪里走出来,不被负面情绪缠绕,不笼罩在负面情绪的阴影之下,而是能务正业、走正道,按照神的要求做一个正常人该做的,按照神的要求活出一个正常人该活出的,按照神的要求在神家中安安稳稳地尽好本分,不再混日子;祝愿他以后有出息,不要再随心所欲,不要总琢磨吃喝玩乐、肉体享受的事,多想点与尽本分、与走人生道路、与活出正常人性有关的事;衷心地祝愿他在神家中活得开心、自由、释放,天天有平安、有喜乐,在神家中活着感觉温暖、感觉享受。这是不是最大的祝愿?(是。)我祝愿完了,你们也衷心地祝愿他。(衷心地祝愿他在神家中活得开心、自由、释放,天天有平安、有喜乐,在神家中活着感觉温暖、感觉享受。)还有什么?衷心地祝愿他再也不活在压抑的情绪里,好不好?(好。)这是我祝愿的,你们对他还有没有什么祝愿啊?(衷心地祝愿他能够务正业,本分尽得越来越好。)这个祝愿好不好?(好。)还有什么祝愿?(衷心地祝愿他能够早日活出正常人性。)这个祝愿虽然说不是高大上,但是我看还挺实际,是人就应该活出正常人性,就不该有压抑的感觉。别人能受的苦咱们为什么不能受呢?他有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廉耻,还有正常人该有的追求、生存方式、正当的追求目标,他就不会压抑。这个祝愿是不是挺好的?(是。)还有什么?(衷心地祝愿他能跟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在神家感受到神的爱,能按神家原则办事。)这要求高不高?(不高。)不高好不好达到啊?感受到神家的爱,这个挺切合事实,是他的需要,是吧?(是。)对这类人要求不高,首先得具备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不要游手好闲,不要混日子,应该学会生活,学会务正业,学会担起自己的责任、担起自己的本分,然后得学会怎样活着,活出正常人性,尽好责任,尽好本分,就能够感觉到在神家中有安慰、有平安、有喜乐,愿意在神家中生活、尽本分。摆脱了压抑的负面情绪之后,一点一点就能达到追求真理了,与人有和谐配搭了,这是对这类人的要求。这一类人不管多大年龄,咱们对他们的祝愿、对他们的要求不高,就是这些。首先,得学会务正业,担起一个成年人、一个正常人该担起的责任与义务,然后学习守规矩,接受神家的管理、接受监督、接受修理对付,达到尽好本分,这是一个有良心理智的人应该接受的正确的态度。其次,对这些涉及正常人性良心理智方面的责任、义务还有思想观点,都要有正确的理解与认识,除去你的负面情绪,除去你的压抑,正确面对生活中临到的各种难处。这些对你来说并不是额外的,不是负担,不是捆绑,是你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应该承受的。就是每一个成年人,无论你是男是女,无论你的素质好坏、才干高低,你有什么特长,成年人应该适应的生存环境,应该承受的责任、义务、使命,还有应该担负起的工作,等等这些成年人应该承受的你必须承受。首先,你应该从正面接受这些东西,而不是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依赖别人的劳动成果来混饭吃;另外,学习适应、接受各种规章制度、各种管理,接受神家的行政,学会适应在人群中生存、生活,有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去正确地对待周围的人事物,正确地处理、解决所临到的各种问题,这都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应该面对的,也可以说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面对的生活与生存环境。比如说,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养家糊口,不管生活怎么艰难,这都是你应该吃的苦,是你该尽的责任、该完成的义务,你应该担起一个成年人应该担负的责任。无论你受多大苦、付多少代价,有怎样的心酸,你都应该打掉牙往肚里咽,不应该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不应该抱怨谁,因为这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承担的。你作为一个成年人也必须担负起这些事情来,不要抱怨,也不要反抗,更不要逃避、拒绝。混日子,游手好闲,随心所欲,任性、随性,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这都不是成年人该有的生活态度。每一个成年人都要担起一个成年人的责任,不管承受多少压力,像苦难、病痛甚至种种困难,这都是每个人该经历、该承受的,这就是正常人的生活。你承受不了压力,受不了痛苦,说明你太脆弱、太窝囊,哪一个人活着都要承担这些痛苦,哪一个人都避免不了。无论你是在社会还是在神家,每一个人都一样,这是你应该担负的责任,这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担得起的重担,应该担负起的东西,你不应该逃避。如果你总想逃避、摆脱这一切,那你的压抑情绪就会随之而来,而且会一直缠绕着你;如果你能正确地领会、接受这一切,把它当成你生活、人生该有的一部分,那这些问题对你来说不应该是你产生负面情绪的一个理由。一方面,学会承担成年人该有的、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另一方面,应该学会在正常人性里,学会在自己所在的生活、工作环境当中与他人和谐共处,不要随心所欲。和谐共处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你一个成年人该完成的工作、该尽到的义务与责任,把你工作中面临的问题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而把你工作该有的成果、效率最大化,这是你应该做到的。你具备正常人性,在人群中工作的时候,你就应该做到这一点,至于工作压力,不管是来自上面的、神家的,还是弟兄姊妹给你的压力,这是你应该承担的。你不能说“因为有压力,那我不做,我在神家尽本分、作工作,我是图清闲、自在、开心、舒适”,这行不通,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该有的想法,神家也不是你贪享安逸的地方。任何人的生活、工作都承担一定的压力,也都承担一定的风险。任何一项工作,尤其是在神家中尽本分,都应该力求达到最佳果效。从大的方面可以说,这是神的教导、神的要求;从小的方面说,是每一个人做人做事的态度、观点、标准、原则。你在神家尽本分,你得学会遵守神家的规定、制度,学习遵守、学习规矩,规规矩矩做人,这是做人应该具备的一项。不应该像外邦人一样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整天混日子,或者胡作非为,追求自己的活法;别让大家讨厌你,别成为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别让大家远离、弃绝你,也别成为任何一项工作的拦路虎、绊脚石。这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应该具备的良心与理智,这也是任何一个正常的成年人应该担负起的责任。为了能担负起这个责任,这是你应该做到的其中一项,明白了吧?(明白了。)

你如果是有心志的人,能把人该承担的责任、义务,正常人性必须做到的,成年人必须做到的,当成你追求的宗旨、追求的目标,能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受什么痛苦都没有怨言,只要认定是神的要求、是神的心意,就能忍受任何的痛苦,尽好自己的本分。那时候你的心境怎么样?就不一样了,心里就感觉平安、踏实,有享受了。你看看,只是追求活出正常人性,追求正常人性应该承担的责任、义务与担负的使命,人心里就感觉有平安喜乐,就感觉有享受,这还没有达到按原则办事得着真理呢,人就有一些变化了。这样的人就是有良心理智的人,是堂堂正正的人,有什么难处都能克服,作什么工作都能担起来,这就是基督的精兵,是经过训练的,什么难处都难不倒。你们说,这样做人怎么样?有没有刚劲啊?(有。)有刚劲,人佩服。这样的人还会压抑吗?(不会。)那他因为什么改变了这种压抑的情绪呢?因为什么原因压抑的情绪就不会缠绕着他,就不会找上他呢?(心里喜爱正面事物,尽本分有负担。)对了,这就是务正业。心里有正事,正常人性的良心理智与责任心、使命感都发挥作用了,这样的人放哪儿都是好样的,做什么事都能成功,什么压抑、愁苦、消沉都没有,你说这样的人神祝不祝福?具备这样的良心理智、有正常人性的人追求真理有没有难度?(没有。)就从正常人性的追求、观点,正常人性的生存方式来看,他追求真理没有太大难度。人走到这个程度,就离明白真理、实行真理、按照真理原则行事、进入真理实际不远了。“不远了”指什么说的?就是他做人的观点与选择的生存方式完全是正面的、积极的,与神要求的正常人性基本吻合,这就达标了。达标之后,这样的人就能听明白真理,他实行真理的难度就小多了,就很容易进入真理实际,很容易按照真理原则去做事。正常人性该做的总共有几方面?大概是三方面。哪三方面?说说。(一方面,学会承担成年人该有的、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第二方面,学会在正常人性里,学会在自己所在的生活、工作环境中与他人和谐共处,不要随心所欲;第三方面,在正常人性理智的范围内学会遵守神的教导,遵守做人该有的态度、观点、标准、原则,就是守规矩。)这三方面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如果人往这方面想、往这方面用心,朝着这方面努力,这人就开始务正业了,还能有负面情绪吗?还会压抑吗?都务正业了,做正事了,承担成年人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了,那该做的事、该想的事情多了,你忙都忙不过来。尤其是现在在神家中尽本分的这些人,还哪有时间顾得上压抑啊?没时间啊。所以说,那些遇到点不如意的事就压抑,心情不好了,情绪不高了,消沉了,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就是吃饱了撑的,闲的。因为不务正业,该做的事情他总也看不见,所以他就有闲心胡思乱想,想来想去,没路可走就压抑,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无奈,越想越无路可走,越想越觉得自己活得不值、活得不开心,越想越难过,自己还无力挣脱,最后就陷在压抑这种情绪里了。是不是?(是。)其实,这问题很容易解决,因为你该做的事情,该思想的、该考虑的正事太多了,没有闲心去想那些没用的,想那些吃喝玩乐的事。能有闲心想这些事的人,都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都是不务正业,不务正业的人常常陷在压抑的情绪里。这些人都是吃饱撑的,正事一大堆,他不去想、不去做,就腾出工夫来胡思乱想,为自己的肉体抱不平,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还为自己所受的苦、所付的代价担忧,这一切解决不了、无法承受了,没有发泄口的时候,他就压抑,想离开神家还怕得不着福气,作恶还怕下地狱,追求真理、尽好本分心里也不愿意,就感觉压抑,是不是这么回事?(是。)就是这么回事。人如果务正业、走正道,这种情绪一方面不会产生,即便偶尔因为一时的特殊情况产生压抑的情绪,也只是一时的心情,因为人有正确的生活方式、正确的生存观点,会很快地将这种负面情绪取代,那你就不会常常陷在压抑的情绪里。就是这种压抑的情绪根本就不会困扰到你,一时的心情不好会有,但是你不会被困在里面,这就是追求真理的重要性。你追求务正业,承担成年人该承担的责任,追求有正常的,有好的、正面的、积极的生存方式,那你就不会产生这些负面的情绪,压抑这种情绪就不会找上你,也不会缠着你。

那解决压抑的这个问题、这方面难处咱们也交通完了,就是刚才说的那三方面。咱们衷心地祝愿那些曾经被压抑情绪缠绕着的人、曾经陷在压抑情绪里还想从中走出来的人不被压抑情绪控制,希望他们早日从压抑这种负面情绪里走出来,活出正常人的样式,有正常的、正当的生存方式。这个祝愿好不好?(好。)那你们也祝愿吧。(祝愿那些曾经被压抑情绪缠绕着的人,祝愿那些曾经陷在压抑情绪里想走出来的人,不被压抑情绪控制,希望他们能早日从压抑的这种负面情绪里走出来,活出正常人的样式,有正常的、正当的生存方式。)这个祝愿很现实。咱们祝愿完了,这些人能不能从压抑的情绪里走出来,那就看个人的选择了,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其实,这是正常人性该具备的东西,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追求正面事物的心志够大、意愿够大,那他从压抑的情绪里走出来是很容易的事,不是一件难事。如果他不喜欢追求真理、追求正面事物,也不喜欢正面事物,那就让他陷在压抑的情绪里,随他去吧,咱们也不再祝愿了,好不好?(好。)这又是一个处理的办法。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都能根据真理原则、根据人的实际情况来对待、解决。今天祝愿也祝愿完了,几种情况咱们也交通透彻了,对于这一类人该说的话题就说到这儿吧。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上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四)

下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六)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附篇一 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已到尾声,国度大门已向每一位寻求神显现的人打开,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你们现在正在等待着什么?正在寻求着什么?是不是都在等待着神的显现?是不是都在寻找神的脚踪?神的显现多么令人渴慕!神的脚踪又是多么的难寻!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我们怎么做才能看到神显现的日子,怎么…

第二十一篇

在神的眼中,人犹如动物世界之中的动物一样,互相争斗,互相残杀,又互相有着不平凡的来往;在神的眼中,人又犹如猴子一样,不分年老年少、不分性别互相勾心斗角。因此,整个人类所作所为所表现的不曾有合神心意之处,当神掩面之时,正是普天下之人受试炼之时,所有的人都在痛苦之中呻吟,所有的人都活…

第三十三篇

说实在话,按着神在人身上作的、给予人的,加上人所具备的,可以说,神对人要求得并不过分,神向人索取的也并不多,那人怎能不因此而满足神呢?神给人的是一百份,向人要的却是一百份当中的一份,这难道是过分的要求吗?是神在无理取闹吗?往往人都不认识自己,不在神的面前检查自己,所以不时地有落网…

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我在你们中间的工作,你们都亲眼目睹,我所说的话你们又都亲耳聆听,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都曾知道,所以你们都该知道我作在你们身上的工作到底是为什么。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只是我在末世作征服工作的工具,是我扩展外邦工作的用具。我是借用你们的不义、污秽、抵挡与悖逆来说话,以便更好地扩展我的工…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