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 三 十 三 篇

在我的家中曾有人颂扬我的圣名,为我在地的荣耀显满穹苍而奋力拼搏,我因此而大大欢喜,心中甚是欢畅,但又有谁能代替我的工作为我而日夜不眠呢?我因人在我前的心志而得以享受,但因人的悖逆而发怒,所以由于人总是不能守住本分,这才使我为人多加几分忧伤之心。为什么人总是不能为我而献上自己呢?为什么人总是与我讨价还价呢?难道我是商业贸易中心点的总经理吗?为什么人要求我的我都来“尽心尽意”地去满足,而我要求人的却是虚空一场呢?难道是我不精通做生意的手段而人却精通吗?为什么人总是以花言巧语来骗我呢?为什么人总是提着“礼品”要求走后门呢?难道这是我教给人做的吗?为什么人做这一类的事“干净利索”呢?为什么人总是存心骗我呢?我在人间之时,人把我看为受造之物;当我在三层天上之时,人把我看为掌管万有的全能者;当我在穹苍之时,人把我看为充满万有的灵。总之,在人的心中并无我合适的地位,似乎我是一个外来客,人都厌憎我,因此当我拿着票对号入座之时,人就把我轰了出来,还说什么并无我的坐席之地,说我来错了地方,我只好悻然离去,我立下心志再不与人接触,因为人的心太狭窄,人的度量太小,我不会再与人同桌吃饭,不会与人在地之上度过年年岁岁。但当我说话之时,人便大吃一惊,害怕我离去,所以一个劲儿地“挽留”我,我看见人的装腔作势之态,心中顿觉几分凄凉之感,人都害怕我与其别离,所以,在我与其分手之时,地上顿时充满哭泣之声,人的脸上都挂满泪珠,我为其拭去眼泪,将人再次扶起,人都望着我,祈求的目光似乎在央求我不要离去,我因着人的“诚心”与人同在,但有谁能明白我心中之苦呢?有谁能体贴我的难言之处呢?在人的眼中,似乎我并无感情,所以人与我总是两家之客,但人怎能看到我心中的忧伤之感呢?人只是贪图自己的享受,却并不体贴我的心意,因人到现在为止仍不知我经营计划的宗旨是什么,所以现在仍在无声地祈求,这又有什么益处呢?

我在人间存活之时,在人的心中占有了一定的地位,因为我在肉身中向人显现,而人又活在“古老”的肉身之中,所以人总以肉体待我,因人的所属物就是肉体,人并无别的附属物,所以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我。但人却丝毫不知,只是在我前“奉献”,但我收到的却是分文不值的“废品”,人却不以为然。当我将其送的“礼物”与我的东西相比之时,人顿觉我的宝贵,这才看清了我的不可估量。我并不以人的夸耀而骄傲,而是继续显给人看,使人都能对我有完全的认识,当我将我的全部显给人观看之时,人便睁大双眼观望,似乎是一支盐柱一般屹立在我前一动不动,我看见人的怪态不禁发出笑声,因为人正在伸手向我索取,所以我将我手中之物递给人,人便将其搂在怀中像宝贝刚降生的婴儿一样,人只是瞬间地在做着这样的动作。当我将人所处环境改变之时,人便立即将“婴儿”随手扔掉,自己抱头逃窜。在人的眼中,我是人“随时随地”的帮助,似乎我是随叫随到的服务员,所以人一直在“仰望”着我,似乎在我有无穷无尽的抗灾之术,所以人一直拉着我的手,领着我“周游全地”,让万物都看见其有主宰者,因而再无人敢欺骗他。人的“狐假虎威”之术我早就识破了,因人都在搞一笔“挂牌”生意,想用骗术来获利,人的阴险毒辣之计我早识破,只不过我不愿与人伤和气罢了,我不作那无理取闹的事,那样太无价值,太没有分量。我只是看在人的软弱之处来作我要作的工,否则,我会将人都化为灰烬不容其存留的,但我所作的都是有意义的工作,所以我不轻易刑罚人。就因此原因,人才一直在放纵自己的肉体,并不体察我的心意,而是一直在我的审判台前欺哄我。人的胆量是不小,当所有的“刑具”都威胁其时,而人却毫不“动摇”,在事实面前人仍不能将事实供出,只是硬着头皮在与我对抗,当我让其把脏物全部拿出来之时,人还是以空着的两手在我前显示,怎能不让人以此为“标杆”呢?因为人的“信心”太大了,所以令人“佩服”。

我在全宇之中开展了我的工作,全宇之人顿时苏醒过来,以我的工作为核心而转动,当我在人的里面“周游”之时,所有的人都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并不受害于撒但的苦害之中。人都因着我日的到来而满心欢喜,心中的忧伤消失了,天上的愁云化为空气中的氧气而飘荡着,在此之际,我与人同享欢聚之福。我以人的作为而有了欣赏之物,所以我不再忧伤。而是因着我日的到来,随之在地上的有生机之物将重新得以生存之本,将地上的万物都重新点活,让其以我为生存的根基,因我使万物焕发生机,我又使万物悄然消失。所以万物都在等着我口中的命令,以我所作的、以我口所说的而得以享受。在万有之中,我是至高者,但我又活在万人之中,以人的作为而当作我造天地的显明之物。当人在我前为我献上大赞美之时,我便在万有之间被高举,所以地上的百花在烈日之下更加艳丽,小草更加翠绿,天上的云彩更加添了几分蔚蓝。因着我的发声,人都在四处奔走,在我国中的众民,如今已是满面喜气,生命随之而长大,我在所有的选民之间作工,不让其掺有人的一点意思,因我在亲自作着我自己的工作。在我作工之时,天地万物随之而变化、更新,当我完成工作之时,人便完全更新了,再不会因着我的要求而活在烦恼之中了,因为全地之上都散发着欢乐之声,我便趁机将我给人的祝福而赐给人间。我在国度中作王之时,人都害怕我,但我在人中间作王之时,在人中间生活之时,人却并不以我而欢喜,因人对我的观念太大了,以至于根深蒂固难以除掉。我因着人的表现而作我合适的工作,当我升到高空向人大发烈怒之时,人对我的“种种看法”顿时化为灰烬,我让其再讲几条对我的观念,而人却哑口无言,似乎人是“一无所有”,似乎人在“讲谦卑”。我越在人的观念中生活,越使人爱我,我越在人的观念之外生活,人便越远离我,而且对我多加几分“看法”,因我从创世到如今一直活在人的观念之中,当今天来在人之间时,把人所有的观念都打消了,所以人说什么也不答应,但我有合适的方法来对付人的观念。作为人的,谁也不要着急上火,我会以我的方式来拯救全人类的,让人都来爱我,让人都来享受我的在天之福。

一九九二年四月十七日

上一篇:第 三 十 二 篇

下一篇:第 三 十 四 篇

相关内容

  • 第 九 篇

    既然是在我家中做子民的,既然是在我国度中尽忠的,那所作所为必须要合乎我要求的标准,不是只让你作飘荡之云,而是让你作皑皑白雪,既有其实质,更有其价值,因我本来自于圣洁之地,并不像荷花,只有其名,而并无其实,因它本是来自于淤泥,并非来自圣地。当新天降在地上之时,当新地铺洒穹苍之时,也正是我在人间正式作工…

  •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顺服天父的旨意的,基…

  • 第 一 篇

    所有看见我话的人是否真接受我的话语?你们对我是否真有认识?是否真学会了顺服?是否是真心为我花费?是否真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了刚强有力的见证?你们的忠心是否真是羞辱大红龙的?正是我话语的试炼,才能达到我洁净教会、拣选真心爱我的人的目的。若我不这样作工,能有谁认识我呢?有谁能从我的话中认识我的威严、烈怒,…

  • 第 二 十 五 篇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今天,在我灵的引导之下,所有的人都活在我的光中,无人再思念过去,无人再理睬昨天,谁不曾在今天之中生存?谁不曾在国度中度过美好的日日月月?谁不曾在日光之下生活?虽说国度降在人间,但无一人真正体尝到国度的温暖,只在其外表有所看见,不是明白其实质。在我国度成形之际,谁不为此欢腾?难道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