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

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你当知道,你该怎么对待今天这所临到你的一切,或试炼或苦难,或无情的刑罚或咒诅,临到这一切,你都应当作慎重的考虑。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今天临到你的毕竟是一次一次的短短的试炼,或许对你来说并不是很大的精神压力,所以你就听之任之,并不将其当作追求上进的宝贵的财富,你,太大意了!竟然将这宝贵的财富当作你眼前浮过的云彩,你并不宝贝这短短的似乎对你来说并非很重的一次一次的严厉的击打,而是将其冷冷地观望,并不将其挂在心上,只是当作一次偶尔的碰壁,你,太傲气了!对这一次又一次的犹如狂风暴雨的猛烈的侵袭,仅是采取轻慢的态度,有时甚至冷冷地一笑,露出你那满不在乎的神情,因为你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屡遭这样的“不幸”,难道是我对人太不公平了吗?是我专挑你的毛刺吗?虽然你的想法并未像我说的这么严重,但你那“神态自若”的神态早将你那心海世界刻画得维妙维肖,不用我说,你内心深处隐藏的仅仅是不近人意的谩骂与人几乎看不见的缕缕忧伤之感。因着遭受这样的试炼而感觉太不公平,因此而谩骂;因着试炼而感觉世界的荒凉,因此而充满惆怅。你并不把这一次一次的击打、管教视为最好的保护,而是将其看作苍天的无理取闹或是对你的合适的报应,你,太无知了!大好的时光都让你无情地封在了黑暗之所,一次一次的美好的试炼与管教都让你视为仇敌的攻击。你不会适应环境,更不愿适应环境,因你并不愿意从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为残酷的刑罚中得着什么,你也不寻求也不摸索,只是听天由命——走到哪儿算哪儿,那些在你看为残酷的责打并没有将你的心改变,也并没有将你的心占有,而是将你的心刺伤。你只是将这“残酷的刑罚”视为今生的仇敌,却并没有得着什么,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认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这样的试炼,而是认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说我总是对你挑毛拣刺。事到如今,你对我说的、对我作的到底有几分认识?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你对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顾,竟然不晓得有知名度,更没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我真担心像你这样的花花公子或是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怎能经得起更大的狂风恶浪的侵袭呢?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那些花花公子们毫不在意,似乎是小事一桩,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不消极也不自认为卑贱,而是手摇蒲扇仍旧大摇大摆地流浪在“街头”,这些不学无术的“人物”竟然不知我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说,只是满脸生气的样子认识认识自己,之后仍是恶习不改,当他离开我之后,又开始横行于世、招摇撞骗了。你的脸上的表情变得太快了,竟然还是这样地骗我,你,太大胆了!而那些娇滴滴的娇小姐们更是令人可笑,听见我的一阵阵紧急的发声,看看身置的环境,便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身子一扭一扭,似乎在作什么妖,太令人恶心!看见自己的身量,便趴在床上不起来了,哭起来没个够,似乎快要断气似的,从这些话当中看见了自己的幼小与卑贱,之后便消极得超了负荷,双目失神无光,也不埋怨,也不恨恶我,只是消极得一动不动,同样也是不学无术,她离开我之后便又嬉逗玩耍开来,那“银铃般的笑声”犹如“银铃公主”一般,她们,太脆弱又太不自怜了!所有你们这些人类中的残品,太没有人性了!不知自爱,不知自我保护,不明事理,不寻真道,不爱真光,更不知珍惜你们自己。我对你们一次又一次的教训之语,你们早已忘在脑后,甚至当作你们闲暇之余消遣的娱乐品,你们总把这些当作自己的“护身符”。撒但控告时祷告祷告,消极之时睡大觉,高兴之时到处乱跑,当我责备之时点头哈腰,离开我便狰狞大笑,在众人中间总是你最高,从不认为自己最骄傲,总是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狂得不得了,就这样的不学无术的“公子”“小姐”“老爷”“太太”们怎能把我的话语当作珍贵之宝呢?我再问你,我长期的说话与作工你到底学到了什么?是不是你的骗术更高明了?是不是你的肉体更老练了?是不是你对我的态度更轻慢了?我直率地说,就我这么多作工使你以往那如老鼠的胆量今天反倒增大了,你对我的惧怕只是日益减少,因为我太仁慈了,我从未对你采用暴力的手段来制裁你的肉体,或许在你看来我只是出言不逊,但更多的时候我对你都是面带微笑,而且几乎从不当面指责,更因为我对你的软弱总是担谅,才导致今天你对我犹如蛇对待那善良的农夫一样。我真佩服人类那察言观色之技艺实在是高超、精湛!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今天你有无敬畏的心这无关紧要,我并不紧张也不着急,但我还要告诉你,就你这不学无术的“才子”也终将断送在自我欣赏的小聪明里,受苦的是你,受刑罚的也是你,我不会那么傻再陪着你在地狱里继续受苦,因我与你并不是同类之物,你别忘了你是被我咒诅,又经我教导蒙我拯救的受造之物,没有什么可供我留恋的东西。我无论在什么时候作工都不受人、事、物左右,我对人类的态度与看法可说是始终如一的,我对你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你本是我经营中的附属物,并不是你比他物有什么特长。我奉劝你,无论何时你都当记住,你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虽与我同生活,但你该知你的身份,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纵使我不指责你、对付你,而且与你笑脸相对,但也不能充分证明你与我是同类,你,应当知道自己是“追求”真理的,本不是真理!任何时候你都得随着我说的而变化,你逃脱不了,我劝你还是在这大好的时光里、在这难得的机会来到之时学点什么,别来糊弄我,我不需你用你那谄言来骗我,你寻求我并不都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自己!

上一篇: 人原有的身份与人的身价到底如何

下一篇: 中国选民不能代表以色列的任意一个支派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在人的身上仅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么叫“信”,更不知道为什么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无知地信我,虽然不明白什么叫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信我,但人还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对人的要求并非仅仅让人这样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经心地信我,因为我作的工作是…

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被征服的对象是衬托物,人被成全之后才是末世工作的标本模型,没被作成以前是衬托物、是工具也是效力品,被彻底征服的人是经营工作的结晶,也是标本模型,就这几个不起眼的“称呼”在人身上显出许多有趣的“故事”来。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称呼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时伤了和气。你…

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我希望你们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是你们的行为与你们的一切生活并不能尽都达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好开门见山地向你们说明我的心意了。因为你们的辨别能力很差,你们的欣赏能力也很差,对于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你们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我现在急需告诉你们的是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不管你以前了解多少,不管…

谈谈教会生活与现实生活

人都觉得只有在教会生活中人才能变化,如果不在教会生活中就不能变化,好像在现实生活中就不能变化,你们能认识到这是什么问题吗?以前谈到的把神带入现实生活当中,这是信神之人进入神话实际的途径。其实,教会生活只是一种有限的成全人的方式,成全人主要的环境还是现实生活,就是我所说的实际演习、…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