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争战

2020年7月9日

美国 杨志

全能神说:“信神到现在人存有许多不对的存心,你不实行真理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存心都对,当遇到事时就看见自己里面有许多不对的存心,所以说,神成全人的时候就使人发现自己里面有许多观念拦阻人认识神。当你认识到自己的存心不对时,你能不按着自己的观念去实行,不按自己的存心去实行,每一件事都能为神作见证,站住立场,这就证明你背叛肉体了。当你背叛肉体时里面不免有一番争战,撒但让人随从它,让人随从肉体的观念,维护肉体的利益,但神的话还在人里面开启光照,在这个时候,看你是随从神还是随从撒但。神让人实行真理的时候,主要是对付人里面的东西,对付人不合神心意的想法与观念,圣灵在人心里感动人,开启光照人。所以说,每件事背后都是一场争战,每一次实行真理,每一次实行爱神,都是一场大的争战,似乎人的肉体平安无事,其实人的内心深处有一场生死战,经过一场激烈的争战,思前想后最后才分胜负,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因为人里面有许多存心不对,或神作许多工与你的观念不相合,所以说,在人实行真理的时候背后都有一场大的争战,当人实行这一真理之后,背后不知流了多少伤心的泪,最后横下一条心来满足神。因为有争战人才受了苦,才受了熬炼,这是真实的受苦。当有争战临到的时候,你能真实地站在神一边,就能达到满足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读了神的话我深有感触,实行真理真不是简单事,的确需要一番争战啊。想到几年前我小姨妹被显明出来是恶人,教会要开除她时,我受情感辖制实行不出真理,心里来回争战,特别地痛苦,最后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中,我看透了凭情感行事的性质、危害,才背叛肉体放下情感,揭露、弃绝了恶人,享受到了实行真理带来的平安踏实。

心灵的争战

那是2017年,我回到当地尽教会带领的本分。一次聚会时,弟兄姊妹反映我小姨妹韩冰在做教会带领期间,聚会交通尽讲字句道理显露自己,走到哪儿都说她都尽过哪些本分、受过多少苦,让人崇拜她、听她的;弟兄姊妹给她反映尽本分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她不交通真理解决,还站高位教训人,有些弟兄姊妹被她教训消极得没心思尽本分;韩冰被撤换后不反省认识自己,还在弟兄姊妹中间挑拨离间,带领多次给她交通,对付指责,她丝毫不接受,还不服不满、散布消极,严重搅扰教会生活……听着韩冰的这些表现,我很气愤,想到神的话说:“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对这些撒但的差役应采取毫不客气的态度,采取弃绝的态度,这才是站在神的一边,若不能做到这一点的都是与撒但同流合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我很清楚,根据神话衡量,韩冰的表现不是一时的败坏性情流露,她的本性实质就是恶人。带领、执事也都结合神的话解剖了韩冰的表现,说她虽然能撇弃花费,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但她狂妄自大,丝毫不接受真理,还任意妄为,搅扰教会工作,而且屡教不改,属于恶人。根据神家规定,这样的人必须开除。多数弟兄姊妹都提议将她开除出教会,我心里特别纠结:“从韩冰的这些表现看,她确实属于恶人应该开除,可她毕竟是我妻子的亲妹妹,岳父岳母平日里对我也不错,也很关心照顾我们家,他们要是知道我表决开除韩冰,还不得说我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呀?……唉!那我以后怎么面对岳父母一家呀?可我作为教会带领,要是不按原则办事,明知教会有恶人却不开除,任由恶人搅扰教会生活、坑害神选民,那不就是包庇恶人跟神对抗抵挡神吗?……”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当时我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周姊妹看我一脸纠结就对我说:“梁弟兄,韩冰一贯作恶搅扰教会生活,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根据原则应该把她开除出教会,这可是维护教会工作的大事呀!咱得体贴神的心意,不能凭情感、徇私情啊!”听了这话,我心里更纠结了。

就在这时,有弟兄姊妹提议:“韩冰信神几年,一直撇家舍业尽本分,也受了不少苦,应该再给她一次悔改的机会。”听到这话,我明知这些弟兄姊妹是被韩冰外表的好行为迷惑才为她说话,我应该交通真理解剖韩冰的表现,让弟兄姊妹对她的本性实质有分辨。但我转念又想:“韩冰是岳父母最宝贝的女儿,岳母糊涂信没分辨,妻子情感也重,要是我表决开除她,还给弟兄姊妹揭露解剖她的表现,那不就明摆着要得罪岳父母一家吗!我要是在弟兄姊妹面前替她说一些好话,再跟她交通让她好好悔改,以后不再搅扰了,那她或许就不会被教会开除了,这样我也就不会得罪岳父母一家了。”想到这儿,我心里不那么愁苦了,便和大家说:“韩冰确实作恶了,留下了过犯,但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应该再给韩冰一次悔改的机会,如果她再作恶,那时再开除也不晚,也让她心服口服。”周姊妹听了我这番似是而非的话,欲言又止,其他人也没再说什么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担心得罪岳父母了。可两天后,我突然得了口腔溃疡,并且是三处溃疡,嘴里火烧火燎地疼痛,有时疼得不能说话、不能吃饭,甚至晚上睡觉都疼醒了。痛苦中,我就向神祷告:“神啊!我突然口舌生疮,疼痛难忍,我知道这事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你的责罚、管教临到了,我愿向你悔改。”

灵修时,我看到神的话:“真正信神的人心里总有神,总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爱神的心。信神的人办事应存着小心谨慎的心,所作所为都应按神的要求,都应能满足神的心,不应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不合乎圣徒的体统。人不能打着神的旗号到处横行,到处招摇撞骗,这是最悖逆的行径。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严格的标准吗?不更有行政吗?人可以自由随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让人随意‘改动’,神是不容人触犯的神,神是击杀人的神,这些难道人不知道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神的话语使我恐惧战兢,看到神的性情圣洁、公义不容人触犯。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恶人打岔搅扰教会工作,神的态度是恨恶、厌憎,对那些有分辨还能站在恶人一边说话的人,神的态度也是极度的厌憎、忿怒。韩冰不实行真理,还挑拨离间,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正是神作工显明出来的恶人,是应该开除的对象。这我心知肚明,可我为了维护亲情关系,竟昧着良心出卖真理原则,袒护、包庇恶人,站在恶人一边充当恶人的保护伞,我这不就是恶人的帮凶、同伙吗?神高抬我尽带领本分,可我没有敬畏神的心,明知真理也不实行,明目张胆地搞欺骗,将恶人留在教会里搅扰教会工作,坑害弟兄姊妹,我这是明知故犯触犯神性情啊!我的所做所行能蒙蔽人但却蒙骗不了神,神鉴察人心肺腑,岂能容让我这样任意妄为。我已经留下了过犯,若再不悔改就该被神淘汰了。于是,我赶紧向神祷告悔改,并跟几个执事商量,尽快整理韩冰作恶事实的材料,申请将她开除出教会。当我向神回转时,我的口腔溃疡不知不觉好了。

两天后,我有事去岳母家,韩冰也在那儿,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扭头就走了。岳母看到我生气地说:“你小妹信神多年,为传福音也受了不少苦,哪个人没有败坏性情?要是教会把她开除了,她不就没有机会蒙神拯救了吗?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啊!”妻子也附和着替韩冰说话。看到她们情感重,对韩冰没多少分辨,我赶紧和她们交通韩冰作恶的表现,可岳母一点也听不进去,流着泪直冲我发火,妻子见岳母生气,也在一旁责怪我,看到这些我心里很软弱、痛苦,饭也吃不下去。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边是开除恶人维护教会工作,一边是岳母和妻子的责怪,我该怎么办?如果开除小姨妹,不仅得罪了岳父母一家,与妻子的感情可能也会因此受影响,甚至家庭破裂;如果把恶人继续留在教会,那就会给教会生活带来危害,弟兄姊妹的生命也受亏损。我心里痛苦纠结,只好切切地向神祷告:“神啊!我心里很软弱,在开除韩冰的事上,我不愿得罪你,但又受情感的辖制,求你加给我力量,带领我冲破撒但的黑暗权势,为你站住见证。”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就像约伯受试炼的时候,背后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而临到约伯的是人的作为,是人的搅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一句句责问的话语使我感到扎心难受,我明白了神的急切心意和要求,神希望我在开除恶人的事上能不凭情感、徇私情,坚定不移地站在神一边,实行真理满足神。想到约伯临到试炼时,在外表看是财产被抢夺、儿女遭灾、仆人被杀,还有妻子和三个朋友的攻击,但背后却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是撒但的试探临到了约伯。最终,约伯凭着对神的信心和敬畏站在神一边,让撒但彻底蒙羞失败,为神作出了刚强响亮的见证。今天从表面上看是岳母对我施加压力,实际上是一场灵界的争战,撒但施行诡计想借着情感拦阻我实行真理,让恶人继续在教会中搅扰打岔,拆毁教会工作。神也借着这件事来检验我,看我是受岳母与妻子辖制向撒但屈服,还是坚持正义实行真理为神站住见证。我如果选择满足肉体而站在撒但一边,那不正中了撒但的诡计吗?在神面前也就失去了见证。

想到这些,我也开始反省自己:这段时间我在面临选择时为什么总是左右为难、受煎熬?我明知道得维护教会工作,可为什么总是凭情感不能实行真理按原则办事?之后,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我活在情感中实行不出真理,悖逆抵挡神,这都是因着撒但的败坏。撒但魔王利用社会的熏陶、学校的教育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亲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等等这些撒但哲学灌输到我里面,使我把人情看得很重,认为为人处世就得重情感、讲情面,这是人之常情,不讲情面就是无情无义,是会被人指责的。我把这些撒但哲学当成正面事物,当作行事为人的准则,我凭着这些撒但哲学法则活着,变得是非不分,没有原则,特别自私卑鄙、圆滑诡诈。在开除韩冰的事上,我怕亲人说我忘恩负义,怕家庭破裂,就能不顾教会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我这样做才是真正的忘恩负义啊!想想这个社会为什么这么黑暗邪恶,没有公平公义,就是因为人都凭这些撒但法则活着,无论是在哪个人群里,都只讲肉体情感关系,谁和自己关系亲近就帮谁说话,甚至那个人做了违法犯罪的事也要想方设法包庇、袒护,颠倒黑白地为他说话。我才看清,这些撒但哲学法则外表看合乎伦理道德、合人的观念,实际上都是撒但迷惑人、败坏人的谬论,是与真理、与神为敌的,凭它活着只能悖逆抵挡神、坑害人,活出的都是鬼性。我之前凭这些撒但哲学活着,维护恶人,已经在恶人的罪上有份,但神没有记念我的过犯,还给我悔改的机会,我很感谢神,于是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立心志:我不愿再随从情感行事了,我只愿根据神的话,能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坚持真理、原则,及时将恶人开除出教会。

第二天,聚执事会时,听同工反映韩冰现在还不认识自己,没有丝毫的悔改,还在挑拨离间、拉帮结伙。听到这些,我心里更加自责,恨自己凭情感行事没有及时开除恶人,给教会工作带来搅扰。接下来去聚会时,我就结合神的话解剖、分辨韩冰的各种作恶表现。通过交通,那几个受她迷惑的弟兄姊妹都有了分辨,开始弃绝她。妻子也因着明白真理对她妹妹恶人的实质有了分辨,不再为她鸣不平。韩冰被教会开除后,没有了恶人的搅扰,弟兄姊妹也都能正常地过教会生活、尽本分了。我们都赞美神的公义,看到神家是神话掌权,真理掌权,一切都根据真理原则办事,那些不信派、恶人、敌基督在神家是站不住脚的。我也体会到,凭撒但哲学活着带来的都是痛苦,对人对己都没有益处,凭神的话活着心里才有真正的平安、踏实。今天我能不凭撒但哲学活着,冲破情感的辖制实行点真理,做人有了点正气,这是神的拯救,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感谢全能神!

上一篇: 打开“情结”
下一篇: 放下名利好轻松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神的话对人都是审判

以往,我总认为只有神揭示人败坏实质的话或定人结局的严厉之语才是神对人的审判刑罚,而那些不严厉的话就不是神审判刑罚人的话。后来借着一次经历,我才认识到神不严厉的话对人也是审判刑罚,这时我对“神所说的每一句话对人都是审判”才有了一点体会。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神的话说:“你尽本分要是不用心,稀里糊涂的,怎么容易就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就跟玩一样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会说你这人尽本分不怎么样,就是走过程。”

作工没果效的真正原因所在

“若你是带教会的,你得能抓住、会点弟兄姊妹的情形,如果你只说‘你们这些人就是悖逆!就是落后!’这行不行?到底哪方面悖逆,哪方面落后,你得把具体表现说出来,就是人的悖逆情形、撒但性情你得说出来,让人心服口服,你能讲事实举例子说明问题,而且还能说出究竟如何脱离这些悖逆行为,把实行的路指出来,这才有说服力。”

基督徒心声——神话语带领我学会和谐配搭

聚会点上,靳心、真心压低嗓门,随着音乐欢快地哼唱着神话语诗歌,一旁的依诺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靳心、真心两人特别释放自由,依诺心受触动,一唱完诗歌,她就敞开了自己近段时间的情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