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名利的日子

2020年7月9日

西班牙 郑明

“……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唱着这首神话语诗歌,我深有感触。以前我凭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些撒但毒素活着,常常追求名利地位,被撒但愚弄苦害,为名利患得患失,活得很痛苦。直到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我才对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有了点认识,看到追求名利地位只能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这才醒悟、懊悔自己,不愿再追求名利地位,开始追求真理,尽好自己的本分。

追逐名利的日子

2016年9月份,我尽上了诗歌方面的本分,不久,带领找我们商量选组长的事。一听这事,我心里挺高兴的,就开始衡量谁可以当选这个组长。想到组里弟兄姊妹不是年龄小就是业务方面还不够精通,只有李弟兄交通真理还挺实际的,也懂些业务,为人也比较稳重,他被选上的几率会大一些,但是我交通真理其实也不差,尤其我学习能力强,接受新鲜事物也比较快,还善于思考总结,那我被选上的几率应该是比他大。可是弟兄姊妹都是刚刚尽这个本分,接触时间也不长,互相不够了解,我能不能被选上还是未知数。于是我就跟带领提议,让他综合我们之前尽本分的情况来暂定一个人尽组长本分,大家也一致同意了。我心里就有点窃喜,觉得我之前尽本分还不错,我当选组长应该是十拿九稳。第二天,我满有信心地去了聚会点,但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李弟兄来尽这个组长本分。我心里很失落,但碍于面子,我假装镇定地说:“感谢神!以后咱们共同配搭把本分尽好。”其实,我心里一点都接受不了。回家的路上,我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哪里不如李弟兄呢?我这块好钢也没用在刀刃上,这不是埋没人才吗?”我越想越不服气,就琢磨着:非得争口气,让弟兄姊妹都看见我的实力。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表面上看着挺平静,暗地里却跟李弟兄较劲。为了比过李弟兄,我就努力地钻研、学习,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看到李弟兄学得慢时,我就暗暗地高兴,“这下露馅了吧!你也不怎么样啊!这时间一长弟兄姊妹就能看出谁更强了。”看到李弟兄工作中出现点偏差,我就幸灾乐祸,“你也没有工作能力啊,这下显明了吧!”有时看到李弟兄解决了弟兄姊妹的难处,我就嫉妒,觉得这些实际经历我也有,要是我做组长我也会交通。尤其商量工作时,不管李弟兄发表什么观点,我都想说得比他更全面,更有见地。

有一次,我们讨论一首诗歌的创作思路,李弟兄提出一个建议,我感觉也挺好,但我要是接受他的,那不显得我不如他吗,我的脸往哪儿放呢!于是我随口就否了他的观点,并提出新的建议,可是大家还是采纳了李弟兄的观点,我就像被扇了一耳光一样。看着他们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我心里对李弟兄更加抵触,也没心思听了,想到我之前尽本分好歹还是个组长,弟兄姊妹也都高看我,可是现在呢,组长没有当上也就算了,还显得我处处都不如人,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这儿尽本分了。聚会结束之后,我感觉头昏昏沉沉的,里面也特别黑暗,我意识到自己情形不对了,就向神祷告,当时想到一段神的话:“我深知每个受造之物的内心的杂质,我未曾造你们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处所存留的不义,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弯曲诡诈。所以,尽管人的不义行出之时毫无蛛丝马迹,但我还是知道你们心中存留的不义胜过我创造万物的丰富。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神的话把我争名夺利的种种丑相都揭露了出来。从到组里我就野心勃勃,就想做出点成果让弟兄姊妹高看,让带领器重,好在组内站稳脚;推选组长时我为了能被选上就耍心眼、玩诡诈,故意让带领根据我们之前尽本分的情况来临时选一个;李弟兄被选上后,我就心生嫉妒,处处跟他比试高低,看到他工作出现点偏差,我不维护教会的利益,也没有帮助他,反而幸灾乐祸,巴不得他尽不好本分被撤换,我就有机会当组长了。我活在了争名夺利、勾心斗角的撒但性情里,所做所行没有一点良心理智,实在是太卑鄙、恶毒了。当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我感到难受、自责,就祷告神愿神能带领我实行真理,不再被撒但败坏性情捆绑辖制。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话:“凡是尽本分的人,不管你明白真理深浅,要进入真理实际最简单的实行法就是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存心、动机与脸面、地位,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明了尽本分的实行原则和方向,就是能够放下自己的名利地位心,不管什么情况,先考虑维护教会工作,把自己该做的都尽心尽力地做好,这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有点人样。如果追求名利地位,不务正业,这就不是在尽本分了,这就是在抵挡神,是作恶。随后,我在聚会中把我这一段时间的流露和弟兄姊妹敞开,也揭露自己的败坏,弟兄姊妹没有小瞧我,我和李弟兄之间的隔阂也没有了。后来,李弟兄主持聚会,我也积极配合交通,看到他工作当中出现点偏差,我不是看笑话,而是提出自己的建议,互相补足,再看到他去帮助弟兄姊妹解决问题、难处,我也不像之前那么嫉妒了,就觉得在神家只有功用的不同,没有地位的高低,就想着能够同心合意把本分尽好。当我这样实行的时候感觉踏实多了,也看到了神的祝福,虽然当时我们组的音乐基础是最差的,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就作出了第一首西语诗歌,并深受弟兄姊妹的好评。

大概半年后,我对组里的业务越来越熟悉了,平常商量工作的时候弟兄姊妹多数都采纳我的观点,每个月的工作交流会也多数是我来主持,我感觉名利地位心得到很大的满足。那一段时间带领也让我多带动组里的工作,得到带领的器重,我就更加觉得自己是个难得的人才。一次,有项工作需要人兼职,虽然我比较擅长那项工作,可我在心里盘算着:“这项工作不露脸,还占用我的时间,我要是去配合很可能会失去现在拥有的光环,要是李弟兄去,我在组里就能独树一帜了……”我就找各种理由委婉地拒绝,并推荐李弟兄去了。其实当时我心里受责备,也感到不安,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我还是硬着颈项这样做了。李弟兄接手了不熟悉的业务,遇到许多难处解决不了活在消极中,工作也受到了影响。我得知后也没有反省自己。因着李弟兄不能经常参与组里的工作,组里的大事小情多数都是我说了算,我追求名利地位的心就越来越膨胀了。看到弟兄姊妹工作中出现些偏差、漏洞,耽误了进度,我心里就急躁,我是这个工作的主力,这总是出差错,带领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工作能力不行啊?我就忍不住发火教训弟兄姊妹:“你们是怎么尽的本分?能不能用点心!”“能不能不掉链子!”导致弟兄姊妹都挺受我辖制。还有一次,我去外地尽了几天本分,回来之后,看到一个姊妹没有跟我商量就定了工作计划,我就很生气,心想:“这还了得,你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呀。”我就劈头盖脸地教训姊妹。那一段时间组里的工作不断出现问题,我更烦躁了。一天,我发表的观点弟兄姊妹没有采纳,还给我提了一些建议,我脸面挂不住,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既然你们都不赞同我这个观点,那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到时候要出现什么差错你们自己承担责任。”发完火,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也受责备,“这段时间,我活在狂妄性情里,经常对弟兄姊妹发火,神能称许吗?”但转念一想,“我这不也是为了把本分尽好吗?谁还没有点败坏流露?”就这样,我也没有去认真反省自己。第二天,我在打篮球时一只脚突然扭了,一下子肿起一个大包,钻心地疼,我不能走路了,本分也尽不了了。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的管教,才开始反省自己,之前争名夺利、狂妄自大教训弟兄姊妹的一幕一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浮现,我就恨自己,为什么总是没有变化,总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誉地位呢?

几天后,弟兄姊妹来看望我,和我交通了神的心意,也针对我的情形读了一段神的话:“如果看见有的人比自己好,还能打压人家,给人家造谣,或者是施用一点手段不让别人高看他,这样大家就谁也不显高低了,这就是狂妄自是的败坏性情,另外还有弯曲诡诈、阴险,做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这样活着还觉得不错,以为自己是好人,这是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哪?首先从性质上来说,这么做事是不是为所欲为啊?他考虑神家的利益了吗?他只想自己心里的感受,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神家工作受多大亏损。这种人不光是狂妄自是,还有自私卑鄙,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这样的人百分之百没有敬畏神的心,所以他才能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为所欲为,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惧怕,没有任何的顾虑、担心,不考虑后果。他不惧怕神,唯我独大,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高于神,高于真理,神在他心里是最不值得一提的,是最渺小的,他心里没有丝毫神的地位。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有真理进入吗?(没有。)那他平时忙得挺欢,出挺多力,那是做什么呢?这类人还说自己是撇弃一切为神花费,受了很多苦,其实他做所有事的出发点、原则、目标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一切利益。你们说这样的人可不可怕?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是什么人?是不是狂徒?是不是撒但?哪类东西没有敬畏神之心?除了畜生以外,魔鬼,撒但,天使长,与神较量的,都没有敬畏神之心。”(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神严厉的话语让我感到扎心难受,我看到自己特别的狂妄、自私、诡诈,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教会工作需要人配合时,我明知自己熟悉业务比较合适,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我不惜耍手段,坑害了神家工作;看到弟兄姊妹工作上出现了偏差漏洞,耽误了进度,我不是和弟兄姊妹共同配搭去解决问题,而是认为他们拖了我的后腿,影响我出人头地的机会,我就站地位教训弟兄姊妹,导致弟兄姊妹都受辖制,活在痛苦中;弟兄姊妹提一些建议,我也不接受,还赌气发火,拿本分出气,丝毫不考虑教会的工作是否会受亏损。想想我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就有那么点对音乐的爱好和外表的热心,神就恩待我给我操练的机会,让我在业务上、追求真理上都能够有长进,可是我不知道珍惜,一味地追求名誉地位,打着尽本分的旗号搞着自己的经营,把弟兄姊妹当作我出人头地的工具,我真是没有一点人性。我的所做所行全是在作恶,是在触犯神的性情,太让神厌憎、恨恶了!想到这儿,我感到害怕,也很自责,我流着泪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不愿再悖逆刚硬与你较量,我也不愿再争名夺利了,我愿意悔改……”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撒但用名和利来控制人的思想,让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为名利奋斗,为名利吃苦,为名利忍辱负重,为名利牺牲自己的一切,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断或者决定。这样,撒但就给人戴上了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个枷锁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气去挣脱,不知不觉地,人在戴着枷锁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为着这个‘名’和‘利’,人类就远离神、背叛神,就变得越来越邪恶,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当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在神话语的揭示下,我对撒但用名利地位败坏人的卑鄙手段和邪恶存心有了一些认识。撒但就是用名利来捆绑人苦害人,让人都远离神、背叛神,名利地位就是撒但苦害人、残害人的工具。想想从小我就接受撒但的教育和熏陶,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些撒但哲学当成自己的座右铭,性情变得越来越狂妄,不管在哪个人群里我都追求地位,就想让人高看。信神以后,因着我不追求真理,还是常常追求名利地位,为了得到名利地位,我尽本分受苦付代价,努力地提高业务水平,跟人争、跟人比,作工有点果效我就把自己看为人才,高高在上,教训弟兄姊妹,真是狂妄自大、不可一世,活得没有一点人样,做了许多让神厌憎恨恶的事,不仅伤害了弟兄姊妹,给教会工作也带来了亏损,有了过犯和恶行,名利地位对我的坑害太大了。这时我才看到出人头地、做人上人这些撒但哲学都是谬论,凭这些鬼话活着只能越来越败坏邪恶,悖逆神、抵挡神,最后遭神惩罚。当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我就感觉以往我把名利地位当成命根子,死死地拽着不松手,真的是太瞎眼、太无知了,也看到追求名利地位走的就是一条抵挡神的路,我就向神祷告悔改。后来,在尽本分中我再想争名夺利的时候,我就主动祷告神,背叛肉体,也主动和弟兄姊妹敞开亮相,揭露自己的败坏。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追求名利地位的心淡薄了许多,心里也感到平安、踏实。

后来教会选举带领,投票的时候,我的名利地位心又出来了,心里就开始争战:我是投李弟兄呢,还是投我自己?如果投我自己,我交通真理解决问题确实不如李弟兄,如果投李弟兄,李弟兄要是被选上了,那我这个脸往哪儿放?……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又在追求名利地位了,感觉这个心思意念太丑陋,我就祷告神背叛、咒诅这个意念。后来我想到一段神的话:“如果你心里充满的都是如何做能得到高位,如何能做在人前被人高看,这路就错了,你是在为撒但做,你是在效力。如果你心里充满的都是如何把自己变得越来越有人样,合乎神的心意,能够顺服神,能够有敬畏神的心,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有约束,都能接受神的鉴察,这样你的光景就会越来越好,这是活在神前的人。这就是两条路:一条是光注重行为,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存心、打算,这是活在撒但面前,活在撒但的权下;一条是注重怎么能够满足神的心意,进入真理实际,顺服神,对神没有误解、没有悖逆,达到有敬畏神的心,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是活在神面前。”(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看的是人做事的存心观点,这个很重要,如果出发点是为了脸面地位,追求让人高看,这走的还是抵挡神的道路,永远也得不着真理,没法被神成全。我愿意摆正自己的存心,不管我能不能被选上教会带领,我都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尽好自己的本分。后来在投票的时候,我根据原则衡量,投了李弟兄一票,最后李弟兄被选为教会带领。我心里也很平静,虽然我落选了,但是我没有一点遗憾,因为我终于实行了一次真理,摆脱了名利地位对我的捆绑,我从心里感受到实行真理满足神的踏实和平安,也体会到神的审判刑罚对我都是拯救!

上一篇: 名利的枷锁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真认识自己不容易

人对自己本性的认识太肤浅,与神审判揭示的话相差好远,这不是神揭示的错误,而是人对自己的本性认识得不够深度。人对自己的认识不是从根源上、实质上来认识,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尔能说出点认识自己的话也不太深刻。

忠言不再逆耳

“那些经历修理的人、经过审判的人作工的误差小多了,作工时的发表准确多了,而那些凭着天然去作工的人的误差就相当大了。不经成全的人作工所发表的天然太多,对圣灵的作工是极大的拦阻,就是天生具备作工条件的人也得经过修理与审判才能作神的工作。若不经这样的审判,人作得再好也不能符合真理的原则,而且尽是天然与人为的好。”

对待本分的态度

本分是神的托付,不是我个人的私事,不能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应该考虑神家利益,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和理智。

自身有进入才能供应别人

神的话说:“要靠神先解决自己里面的难处,除掉自己堕落的性情,能真正认识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有不明白的多多交通。人不认识自己不行,先治自己的病,借着多吃喝我的话,揣摩我的话,凭我话生活、行事,无论是在家或在任何场所,都能让神在里面掌权。……一个不会凭神话活着的人,生命能长大吗?不能!必须是每时每刻都能凭我话而活,生活之中有我话作行事准则,使你感到这样做是神所喜悦的,那样是神所恨恶的,慢慢就走上正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