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不再自私卑鄙了

70

张 静

以往在世上我经常帮助别人,与人相处也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信神后一直尽本分为神花费,再苦再难都不发怨言,因此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自私卑鄙的人,直到经历了神所摆设的环境显明以及神话语的揭示,我才对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有了一些认识,心里恨恶这样的败坏性情,开始追求真理、实行真理,做一个有良心理智的人,觉得这样活着才有价值和意义。

2018年3月底,陈姊妹调到了我们组做负责人。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陈姊妹对本分没有负担,有时因着不能及时安排人员给福音对象见证神的话、神的作工,影响了福音工作的扩展,也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损失。当我问陈姊妹时,她却以还尽着其他本分太忙为理由轻描淡写地认识一下就过去了。看到姊妹并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就想问问她尽本分的细节情况,和她交通交通,可转念一想:“姊妹是负责人,我是组员,如果我问她每天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耽误工作,姊妹会不会觉得我越权呀,会不会认为我多管闲事而对我有看法呢?如果因此得罪了她,那我在组里的日子还会好过吗?算了,还是别问了,姊妹是负责人,应该知道这个本分的重要性,她知道已经耽误工作了,之后一定会有所改进,应该会合理地安排时间,把工作担起来的……”就这样,我虽然心里有些不踏实,但也没再跟姊妹提这个问题。

一次,组里的姊妹接触到了一个宗教讲道人,如果当天不能及时安排人员配合就会错过传福音的机会,时间紧急却又联系不上陈姊妹,我们商量后只得找其他人把这事安排确定下来了。虽然这次工作没被耽误,但我想到这段时间陈姊妹在本分上一直是应付糊弄,导致福音工作已经受到影响和耽误,再这样下去给福音工作带来的损失只会越来越大,于是我鼓起勇气打算找陈姊妹谈谈。没想到,我还没找陈姊妹,她就先联系了我,语气生硬地质问我为什么找其他人安排这事,并说:“我没有及时安排那是我的问题,造成后果我会承担,但你让别人安排这事就不合原则!我以后不会再耽误工作了!”听着姊妹这些话,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都这么说,可过后还是老样子,我知道她并不是真心想解决这个问题维护教会的工作,我想把她的问题点出来和她再交通交通,但又想:“在这事上她已经对付、指责我了,如果这时候我再提点她的问题,她会不会对我有看法针对我啊?还是别提了,我之前也跟她提过了,她应该会扭转的吧,我作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我把心里想说的话强压了下去。

一个月后的一天,又有宗派人来我们教会寻求考察真道,急需安排人员给其交通见证神的作工,这件事很重要。于是我几次发信息提醒陈姊妹一定要及时把人员安排妥当。谁知第二天姊妹竟然还没有安排,我顿觉很生气,心想:我提醒了你几次,还告诉你这事比较急,也特别重要,你为什么就不知道为工作着想呢?气愤的同时我心里也很难受,想到上次跟姊妹沟通时,我明知她没有接受,却担心她对我有看法,让我承担责任,就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没再跟她交通,导致福音工作一再受影响被耽误,出现这事我也有责任啊!我意识到这事临到是神对我的提醒,我不能再眼看着工作受亏损而无动于衷了,得跟组里的弟兄姊妹商量一下这事怎么处理。可我刚想联系大家时,里面就又争战开了:“陈姊妹若知道了,她会不会觉得我有意跟她对着干而针对我啊?她是负责人,如果得罪了她,我以后还怎么在福音组里呆呀?但是如果不提,这个问题继续持续下去是会耽误、拦阻福音工作的!不过这个问题别人也没提啊,我之前提了也没解决,算了,还是不说了,枪打出头鸟,还是等组里其他人也提出这个问题时我再说吧。”

我独自坐在电脑前呆呆地看着工作报表,还有那么多工作都没有及时处理解决啊……我心里感到很恐慌,意识到这是从神来的责备,痛苦中我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之后看到一段神的话说:“他做事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见证神、对尽本分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还有些人看见问题也不说,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不拦阻,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就是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与自己的荣誉说话,做事,出头,下功夫,卖力气。……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他这样做事有没有自责?这样的人他的良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从来没有自责,那圣灵责备、管教他,他能感觉得到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我感觉仿佛是神在面对面地责问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理智,是不是体贴神心意的人?在事实面前,我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扩展福音是教会最重要的工作,把更多的人带到神面前得着神的救恩是神急切的心意,而我却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不维护教会工作,不管做什么,我首先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得失,而不是教会工作会不会受亏损,即使看到教会工作受到损害,我也为了维护自己而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对教会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负担和责任心,我这哪有一点儿良心?想想从一开始看到陈姊妹尽本分应付糊弄耽误工作,我就想给她提出来交通真理解决问题,可因害怕姊妹对我有想法会针对我,就只是蜻蜓点水地说了一下,明知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却还自我安慰,认为姊妹会自己认识扭转的;当看到姊妹丝毫没有转变仍继续耽误工作时,我心里气愤再次想提出来,可还是怕得罪姊妹会对我不利,就又采取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保持沉默,还谬妄地认为姊妹没作好工作是她的责任,跟我没有关系,就这样冠冕堂皇地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如今看到这么多工作被耽误着,我心里感到惶恐不安,意识到这是从神来的责备和管教,可我却还想为维护自己而逃避退缩,不愿去实行真理满足神,看到我时时处处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我的所做所行根本不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在这个过程中,我虽然没有像陈姊妹那样直接做出使福音工作受亏损的事,但是我看到问题不说,眼看着教会利益受亏损也不站起来维护,我不也是在变相地坑害、耽误教会工作,不也是撒但的差役吗?我明知真理却不去实行,甚至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竟拿教会工作利益作交换,真是太没有良心、太自私卑鄙了,再这样下去只能让神厌憎!

此时,我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性质能认识到一些了,我又看到神的话说:“凡是尽本分的人,不管你明白真理深浅,要进入真理实际最简单的实行法就是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存心、动机与虚荣脸面,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就是效力者,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就是临到事先放下自己的私欲和存心,先考虑神家的利益,以教会工作为先。我知道自己之前的表现都是受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支配的,所作所为不合神心意,我不能再自私卑鄙地为自己活着了,得站起来维护教会的利益。想到这儿,我暗下决心要跟组里的弟兄姊妹一起商量解决这个问题!当我和弟兄姊妹提出这问题时,看到大家也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为了工作不至继续受到影响与耽误,我们商量决定让陈姊妹找一个弟兄姊妹一起负责工作。

下午,陈姊妹得知我们商量的结果后要跟我通话,我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个问题是我组织大家一起商量的,也是我把商量的结果公布出来的,她会不会因此针对我啊?”没容我多想,陈姊妹就打电话过来了,我默默祷告神,随后把陈姊妹这段时间耽误工作的情况以及给教会工作带来的影响和亏损都给她指了出来,同时也把我们商量的解决方案给她说了。没想到,陈姊妹听后不但没为自己给工作带来的亏损感到自责,反而一口否决了我们商量的方案,并坚决地说她不需要再找一个弟兄姊妹配搭,她以后不会再耽误工作。看到姊妹还在坚持自己的观点,根本不是真心想解决问题,我又耐心地给她解释我们提出这个方案的原因,还没等我说完,姊妹说她还有别的事就挂线了。

通完话之后,我心里犯嘀咕:“姊妹这是有点不接受真理啊,尽本分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却没有一点反省和自责的意思,占着地位丝毫不作实际工作,这样下去不是越来越严重地拦阻福音工作的扩展吗?虽然我们商量了方案,但姊妹不接受提议这也白搭啊,不行,我还得再找姊妹聊聊。”

一连几天过去,我还是没能约上姊妹,给她发信息也一直不回复,工作还是被耽误着。这时,我想到给姊妹提点问题时她强硬的态度,心里便泄了气,想找她交通的劲也没了,觉得姊妹明显已经对我不耐烦了,如果再找她,她肯定会对我有想法的,俗话说“枪打出头鸟”,我出头她针对的就会是我,那我在这个组里还能有好日子过吗?我看到的问题都已经给她提过了,该做的我也做了,她不接受那是她的事,造成的损失也是她负主要责任,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我把我能做的做好就行了。虽然这样想,但当看到这么重要的工作被耽误着,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想去找上层带领反映,可真要去实行时,我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虽然我觉得姊妹有些问题,但也不能完全看透啊,万一我反映错了,陈姊妹再找个理由把我撤换了怎么办?还有组里的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狂妄自大总盯着陈姊妹不放?那以后谁还愿意跟我一起尽本分啊!再说,组里其他的弟兄姊妹都没有反映陈姊妹的问题,我何必出这个头呢?……”就这样,我活在了自我饶恕、得过且过的情形中,不想再去坚持真理维护教会利益,我的情形也越来越不好,灵里黑暗,读神的话没有开启亮光,感受不到圣灵的作工,尽本分也活在难处中,特别被动,天天提不起劲来。组里弟兄姊妹因为很多工作不能及时得到处理解决,影响了福音工作果效,大家也都因此而消极软弱,没有了尽本分的动力和方向,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心里更加消沉,只想逃避这样一个压抑的环境。

几天后,刘姊妹问我能否去另一个组尽本分,我盘算着:“换个本分也好,能早日离开这个组,不用再这样天天受着煎熬和责备。那个本分是单项的,我要是去了就不用承受现在这么大的压力和工作量了,现在工作被搞得一塌糊涂,已经受到一些亏损了,再这样下去亏损会越来越大,我是组里尽这本分时间最长的,弟兄姊妹有事都会找我商量,到时候若要追究责任我也逃脱不了干系啊,如果我调走了就不会牵连到我了。”想到这些,我就更想尽快地离开这个组以逃避这样的环境。虽然一想要离开我心里就觉得不踏实,但我还是想逃避这个环境。当我把想要换本分的想法告诉组里的一个姊妹时,她说:“现在咱们组里的情况你也知道,陈姊妹对工作不管不问,你觉得你能走吗?……”听到这话,我难过地低下了头,仿佛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一样。是啊,我最清楚组里的情况,如果我现在走了,工作可能更要被耽误了,可我还是想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我不想担起担子,就想逃避责任,逃避神所给我摆设的环境。此时,我虽然能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但又无力摆脱扭转,痛苦中我只能向神祷告,愿神开启带领我认识自己的真实情形。

之后,我看到两段神的话说:“怎样对待神的托付,这是严重的问题!神给你的托付你完不成,你不配活在神面前,应该接受惩罚了。神对人的托付是天经地义得完成的,这是人最高的职责,跟生命一样重要。你如果对神的托付掉以轻心,那你就是最严重的背叛神,这就比犹大更可悲,该受咒诅。怎样对待神的托付人必须得看透,起码应该明白:神对人有托付,这是神的高抬,特殊的恩待,这是最荣耀的事,别的什么都能放弃,甚至性命不要也得完成神的托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你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为了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就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这不是一场空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看到了神的性情,我现在所尽的本分,这是神交给我的托付,是神要求我完成的职责和本分,我应该义不容辞、不惜一切代价地完成,如果我不能完成神的托付反而遇到难处就临阵逃脱,这就是对神的背叛。在神那儿衡量一个人是善是恶,是看这个人的所做所行是否是在实行真理,是否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如果我的所做所行不是为了尽好本分,不是为实行真理满足神,而是为满足自己的私欲与存心,为了自己的利益搞个人经营,这就不是在见证神,而是羞辱神,这样只能是被神定罪,让神恨恶!我不禁对照自己的所做所行,面对陈姊妹拦阻打岔教会的工作,我没有一点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利益的决心和态度,也没把这个本分当作是从神来的托付,以至于我明知道这项工作被搞得一塌糊涂也不想着怎么挑起重担负起责任,反而想着怎么推掉这个本分不用承担责任。想想这几次临到的环境,每当教会的利益与我自己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都首先选择维护自己的利益,总把自己的利益放在教会利益之上,我这样对待本分的态度和行为就是对神的背叛,我就是一个作恶的人啊!这次同样也是,外表上是我觉得在这组里太痛苦压抑所以想换个本分,其实我完全是为了逃避责任。我明明知道陈姊妹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也看到组里的弟兄姊妹都因此消极软弱,我不但不担起责任解决问题,寻求怎么去扭转局面让工作正常运转,反而总想逃避责任,甚至一走了之……我错谬地认为只要离开了就不需要担责任了,但是我所做的神在鉴察啊,神察看我的一言一行,也鉴察我的存心,即使我逃脱了,可能弟兄姊妹不会追究我的责任,可神的公义性情又怎能容让我这样欺骗神、悖逆神呢?我不但不能为神的托付尽心尽力,反而为了维护自己而急于逃脱责任,这样背叛本分的人又怎么能得到神的祝福呢?这些恶行是我走到哪儿都抹不掉的,这是永远的过犯!我做事总以利己为原则,表面上看我保全了自己,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坑害自己:我因为一味地维护自己而看不到神的带领和祝福,生命没有丝毫的长进;我因为不寻求真理也不实行真理导致摸不着神的心意,因此活在了迷茫痛苦中。在这尽本分的关键时刻,别人都在竭尽全力地尽上本分预备善行,而我面对扩展福音拯救人这么重要的工作,却没有负担和责任心,还活在败坏性情里悖逆、抵挡神,这不是在为自己积攒恶行吗?再这样下去我留下的将是永远都抹不掉的污点,肯定是受惩罚的对象啊!……我看到自私卑鄙的本性使我失去人性理智,如果还是丝毫不寻求真理,也不实行真理,只会离神越来越远,到最后被神厌憎淘汰。想到这儿,我感到有些害怕了,我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应正确面对神所给我摆设的环境。

姊妹独自在灵修

随后,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所该追求的就是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点选择地来追求爱神,因为神就是值得人爱的。追求爱神的人,不应追求个人的利益,不应追求个人的盼望,这是最正确的追求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在教会中站住我的见证,坚持真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不要黑白混淆。对撒但就是要争战,就是要彻底打败它,使它不得翻身。对我的见证要豁出一切来维护,这是你们做事的宗旨,不要忘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四十一篇》)“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糊涂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对,也不作声,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对,把话题扭转过来,又被撒但把路拦住,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神的话给我指明了实行的路途:一个受造之物的职责就是尽好造物主交给的本分,应该不论何时都以教会利益为重,把教会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一个受造之物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我在尽本分的过程中看到有人打岔搅扰福音工作,神是希望我能放弃个人利益,站在神的一边,体贴神的心意,维护教会利益,虽然这个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也许在实行真理时会遭到别人的拦阻和不理解甚至论断,个人利益会受到一些损失,但是能得到神的称许。相反,如果我在神所摆设的这一次次的环境中丝毫不去寻求神的心意,不拿起神给的权利来维护教会的利益,站住该有的见证,反而处处考虑自己,那我就不是一个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也永远不会得到造物主的称许。我虽然几次跟陈姊妹把问题提出来,但是每次临到一点点拦阻就止步不前了,不能坚持始终,总是担心得罪姊妹会对我不利,其实里面还是考虑自己太多,还是自私卑鄙的败坏性情在捆绑着我。临到这些环境,神的心意就是为了让我能实行真理,有正义感,成为有人性的人。明白神的心意后,我心里顿时有了劲,知道我得站起来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利益,不能再保全自己、维护自己了。

当我愿意实行真理时,又从一个姊妹那儿得知,前段时间有些新人消极退去,就是因着陈姊妹没有及时安排好人员浇灌造成的。此时我心里更加愧疚,的确这几个月的福音工作果效都不好,严重拦阻影响了福音工作的进展,给教会重要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我心里更加清楚这是神对我的再次警示和提醒,我得背叛自己实行真理了。于是,我和组里的弟兄姊妹针对问题找了相关真理与陈姊妹交通,可陈姊妹不但不反省认识自己,还依然坚持不找人配搭。有弟兄姊妹提出把此事向上层负责人反映,我知道确实不能再拖下去了,才跟上层负责人反映了问题。上层负责人通过测调了解,陈姊妹做负责人这几个月以来丝毫不作实际工作,各项工作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与亏损,第二天就把陈姊妹撤换了。

之后,负责人问我们,陈姊妹耽误了那么久的工作为什么现在才反映?听到这样的责问,我感到特别扎心难受,才开始静下心来反省自己从始到终在这件事上的流露,在这一次次的环境中,我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我明知道姊妹尽本分存在问题,为什么拖了那么久才反映,是什么导致我一次次不实行真理?

灵修时,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这个带领做的不合工作安排、违背工作安排、违背神话真理,你顺不顺服?你心里就在那儿打鼓了,‘哎呀,他这个要求也不合乎工作安排呀,他让我做的这个事也不合真理,我要不顺服吧,弄不好他就给我扣帽子,给我穿小鞋,给我脸色瞧啊。如果我揭露他,“你这个事不合真理,我就不顺服”,那是什么后果呢?弄不好他给我定罪——不实行真理,是恶人,是敌基督,然后开除,那可麻烦了!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干脆我就听话吧,顺服吧,反正顺服他就没有麻烦了,平安无事了!’这样的人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呢?(不是。)这样的人是随从撒但的人。撒但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只要能保证他平安无事就行,谁有地位他就顺服谁,‘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会随从潮流,是不是?”(摘自《讲道交通(十三)·追求真理就是生命进入的途径》)“人不实行真理能有生命进入吗?那不可能。平时实行点真理都费劲,按原则办事都费劲,有的人怕丢人,有的人怕损失地位、名誉,有的人怕人论断,有的人受人辖制,怕人给他穿小鞋,有的人怕事做大了被开除,就你有这么多‘怕’说明什么呀?你不喜爱真理,你把你的脸面、虚荣、地位、结局看得太重了,比真理还重,那你能实行出真理吗?你还能有什么生命进入?还能达到生命真理在你里面开花结果吗?什么花也开不出来。”(摘自《讲道交通(十三)·追求真理就是生命进入的途径》)还看到神的话说:“好比说,你为什么要自私,你为什么要维护自己的地位,你为什么情感那么重,你为什么喜欢接受那些不义的东西,为什么喜欢那些恶,你喜欢这些东西的根据是什么?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现在你们已经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里面。撒但的毒素是什么,完全可以用话表达出来。比如,你问一些作恶的人为什么这么做,他会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根源说出来了,撒但的逻辑已成为人的生命了,人为这个为那个,都是为自己,人都觉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哲学,也代表人的本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撒但的话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里面成了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这句话显明出来了,完全代表了,这种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几千年来败坏的人类都是受这个东西支配活到现在。”(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从神的话和讲道交通中我明白了,我流露自私、诡诈的败坏性情不是因为特殊环境下而有的一时流露,而是我本性的自然流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枪打出头鸟”等这些撒但毒素灌输在我的里面,成了我的生命,支配着我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心思意念,使我变得特别的自私、诡诈,唯利是图,凡事以利己为原则,每做一件事首先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到损失,自己能不能得利,因此尽本分时我就很难去寻求真理、实行真理,而是随从了肉体利益。在我内心深处已把这些撒但毒素作为自己立身处世的原则,当成正确的人生法则去供奉,它主导着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和看事观点,成了我做事的源头、原则和目标,使我身不由己地凭这些东西活着,处处为着个人肉体的利益,即使看到教会利益受到亏损也不能站起来维护。我虽然信神跟随神,也在教会里尽着本分,但是我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还是凭撒但的毒素法则而做而活,是完全跟神的要求背道而驰的,这样下去是永远也得不着真理啊!想想神恩待高抬我尽这个本分,而且在组里我也是尽这本分时间最长的,对组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比较了解,当工作中出现问题时,我却不能挺身而出去维护,看到因着陈姊妹不作实际工作,不但耽误了福音工作,也影响了组里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这些我都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但我却一次次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能站出来揭发、检举陈姊妹的恶行,而是一再地迁就,睁一眼闭一眼,我这不也是撒但的帮凶吗?我享受着神话语的供应与神的祝福保守,却做着吃里爬外的事,我真是太卑鄙无耻了,根本不配享受神这样的爱!再想想我为了逃避责任还想丢掉手里的本分背叛神,看到自己的撒但本性真的是太可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做出抵挡神的事。越琢磨这些事,越觉得自己从小被灌输的“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知不对,少说为佳”“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撒但哲学是如此的邪恶、丑陋和卑鄙,导致我做人的原则、看事的观点都是受这些撒但哲学的支配而变得扭曲,没人样。我又想起以往尽本分时,我明明能看出弟兄姊妹身上的一些问题,也知道提了之后对教会工作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都有益处,但是我怕说了之后对方对我有不好的看法,所以就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说,有时甚至闭口不谈;我看到一个负责人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尽本分没有负担,给其指点帮助也不接受,是该撤换的对象,但是我又怕反映她的问题会得罪她,不好跟她相处,更怕会有弟兄姊妹说我是为了想当负责人才检举她,我就迟迟不敢写检举信,直到一个多月后重新选举才把她撤换,但已经给教会工作以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带来很大的影响了……这一件件事都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良心不安,看到自己的本性实质太自私卑鄙了,这撒但本性控制着我,使我在教会利益和个人得失之间总是选择个人的利益,以至于在这些事上我没有任何实行真理的见证,所行出来的都是出卖真理背叛神的过犯和恶行。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禁感谢神,借着这样的环境使我能够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了些认识,要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自私卑鄙的本性能使我作多大的恶,能给我自己带来多大的危害,照这样下去,我随时会做出出卖神、背叛神的事,若是触犯了神的性情,那就再也没有跟随神的机会了。这时我才认识到,自私卑鄙的本性在我里面根深蒂固,是我急需要解决的,否则我永远也得不着真理,也永远不能让神放心。

经历了这件事,我对自己里面错谬的人生观点有了些认识,同时也让我看到神家是神在掌权,是真理掌权。讲道交通中说:“世界是撒但掌权,教会是神掌权、真理掌权,那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是天国的世界、神话的世界,那是撒但掌权控制的世界,是两码事,两个天地呀!在神家,即使有一些恶人、人性不好的人被选为带领了,他要没真理实际他呆不长,一年两年他就完了,他这个破车推不到头,推到半道就散架了,为什么?他不追求真理,在真理掌权的教会里站立不住啊,呆不久就被显明淘汰了。……那这个事实证明什么?神家是真理掌权……”(摘自《讲道交通(十四)·关于神话〈告诫三则〉的讲道交通》)“在神家什么人能吃得开呀?诚实人,爱神的人,这样的人能吃得开。这样的人神喜悦,神祝福,人也喜欢。神家是真理掌权,是神话掌权、神掌权。神掌权用什么作证啊?第一,真理掌权,第二,神话掌权,这就说明是神掌权。圣灵掌权也就是真理掌权,也就是神话掌权,真理、圣灵、神话、神是一,归根结底还是神掌权。”(摘自《讲道交通(十四)·关于神话〈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的讲道交通》)从讲道交通中我看到,神家跟世界完全不一样,神家是基督掌权,是真理掌权,是光明、公义掌权,诚实人能亨通。而世界被撒但掌控,受撒但的邪恶潮流、毒素哲学的毒害,人奉行的是“县官不如现管”“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等处世之道。神喜欢、祝福的是能爱神、体贴神心意维护神作工的诚实人,恶心、厌憎那些自私卑鄙、唯利是图的诡诈邪恶之徒,因诚实人做事不会处处去考虑、保全自己的利益,看到教会工作受到亏损,就能舍弃自己的利益去维护。外表上虽然舍弃了自己的利益,但是却蒙了神祝福,这才是真正聪明的人,才是神喜悦和祝福的人。想想我一直以来的错谬观点,认为在教会里尽本分只要不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只要跟负责人维护好关系,那我在教会中就能平安稳妥,当看到损害教会利益的事发生时,我担心自己反映问题会被打压,一直对负责人的恶行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我把神家看得跟世界一样,这不是羞辱神、亵渎神吗?可事实上,当我们反映情况后,陈姊妹紧接着就被撤换了,这真是让我蒙羞,这不就是教会中神掌权、公义掌权的证据吗?我不看这些事实,勇敢地站起来揭发、检举搅扰打岔神工作的人,反而受地位权势辖制,我真是太愚昧无知、太懦弱、太窝囊了!这也让我看到自己的观点太错谬了,我凭着这种观点活着,使我尽本分看不到神的祝福带领,活在了黑暗中,甚至差点因此逃避本分背叛神!唉!不明白真理,再不追求真理,背叛、解决里面的撒但败坏性情,活着实在太痛苦、太可怜了,后果也太危险、可怕了!

事后,我也和组里的弟兄姊妹一起交通在这件事上各自的认识和收获。大家也都从中学到了一些功课,对神的公义圣洁有了一些认识,对神的信心也增加了,看到了在临到教会利益受损害的时候,不能为维护自己当缩头乌龟,要敢于站出来,跟自私卑鄙的撒但败坏性情争战,做一个有正义感维护神家利益的人,这样活着才有真正的尊严呢!之后,我们也重新调整理顺这项工作,解决了一些工作中的偏差和问题,我和弟兄姊妹的情形也好起来了,有什么问题大家一起商量,工作慢慢步入正轨。

几个姊妹在聚会

接下来,刘姊妹负责我们组的工作,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我看到刘姊妹狂妄自大、独断专行,丝毫不接受别人的建议,在本分上没有起到好的作用,反而带来很多打岔搅扰。看到姊妹身上的这些问题,想到她还负责其他重要的工作,如果带着这样的败坏性情尽本分,只会给工作带来更严重的打岔和搅扰,我知道该反映一下刘姊妹的情况。但我转念一想:“我跟刘姊妹接触时间不长,会不会看问题片面呢,万一调查之后姊妹没什么大的问题,那带领和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得我对人太吹毛求疵啊?刘姊妹又会怎么看我、对待我?算了,我还是别反映了……当我有想把这件事压下去的想法时,心里感到很受责备,想到一个月前陈姊妹被撤换的事,当时我自私卑鄙、维护自己的表现都浮现在脑海里,我知道是自私卑鄙的本性又在左右我了。我赶紧跟神祷告,愿神带领我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中该进入哪方面的真理,使我能有路可行。随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当你流露自私的时候,你意识到了,琢磨琢磨,‘怎么做不自私呢?那就是先放下自己的利益’,一次放一点,一次放一点,越放越觉得踏实,越放越觉得这样做人腰板挺得直,够‘人’这一撇一捺,这样活在天地间光明磊落,是一个真正的人,对得起神赐给人的这一条命,对得起神赐给的这一切,你越这样活着心里越踏实、越光明,这样不就走上正轨了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还有讲道交通中说:“敢坚持真理不畏强权,不管是哪级带领,‘你说的不符合真理、不符合工作安排,我就不听,我就不照你那个来。你就是给我定罪、开除,我也这么守着,我向神家举报你。’你们说这样的人神称不称许啊?(称许。)不畏撒但权势,这才是真正有正义感的人哪,他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只要你说的不合真理我就不听,我是顺服神、顺服真理第一’。这样的人就是神最喜爱的人。可以这么说,神喜爱诚实人,这就是最好的例子,对不对呀?(对。)你们说彼得是不是这类人哪?彼得就是这类人,宗教牧师、法利赛人怎么说我就不听你的,听从人不听从神这不应该呀!信神就应该听从神的,这就对了,彼得就有这个正义感,他就坚持这个原则。”(摘自《讲道交通(十三)·追求真理就是生命进入的途径》)此时,我明白了实行的路途,当流露自私的时候自己是能意识到的,这时得有想要弃绝这种败坏性情的意愿,得有实行真理的心,能对自己的利益一次放一点,慢慢地就会全部放下。我也明白了神喜欢的是诚实的人,诚实人能站起来维护教会的利益,有正义感,不畏惧撒但权势,我应该做维护教会工作让神满意的人,而不是怕哪个人对我有看法。想想我虽然跟刘姊妹接触时间不长,但我确实看到了姊妹的所作所为是在拦阻教会重要工作,我该做的就是义不容辞地去维护。虽然我不明白真理,也不会分辨,但是我看到多少就说多少,在这件事上尽上自己的心,这是我的本分和责任。于是,我就跟上层带领反映了刘姊妹的这些问题,当天晚上刘姊妹就被撤换了。看到这样的结果,我心里觉得很释然,同时心里感谢神的带领和引导,当我里面产生一些错谬的观点又想维护自己时,神话语带领我及时反省和扭转,不再活在败坏中抵挡神,而是勇于反映问题维护教会工作不受危害和亏损。

感谢神!经历了这一次次的环境,我看清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等撒但毒素的荒唐和谬妄,凭这些毒素活着只会越来越自私卑鄙、弯曲诡诈,永远都活不出真正的人样来。我只愿接受神摆设的更多的环境、人事物,从中寻求真理,更深地认识自己,实行真理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早日脱去自私卑鄙的败坏性情,成为一个有良心理智、有正义感的合格的受造之物,体贴神心意满足神!

相关内容

  • 解决血气有路了

    此时,尚恩感受到凡事来在神面前,按着神的要求实行,就能得到神的祝福,心里很轻松、释放。在经历中,他真实地体尝到神的话就是真理,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唯有真理能拯救自己脱离败坏性情的捆绑、苦害。他不禁发出感慨:解决血气有路了!

  • 神话教会我如何做到不偏袒

    此时,夏晴认识到撒但灌输给她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为朋友两肋插刀”“是亲三分向”这些思想观点是错谬的,凭这些撒但的毒素活着就是在充当撒但的出口,最终坑人害己,损害教会利益,让神恶心厌憎。认识到凭情感行事的实质与后果,她不愿意再凭情感活着袒护高丽了。

  • 神话引领有路可行

    以后不管临到什么挫折失败,我都愿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用神的话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找到进入的路途,这样实行自己的生命才能越来越有长进,本分也会越尽越好。

  • 解决血气的“良药”

    正是因为神博大的胸怀,使他有了悔改的机会,也因着神话语的审判使他认识了自己的败坏丑相,而他仅仅是按着真理实行了一点儿,就感受到胸怀坦荡,释放了很多,看到真理的权柄和威力,更看到实行真理的价值和意义。林杰在心里默默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他下定决心以后要在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满足神!

  • 解开心结

    追求爱神的人,不应追求个人的利益,不应追求个人盼望,这是最正确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你是被成全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你个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