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审判中的醒悟

28

李 洁

200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信神后,我热心追求,积极尽本分,两年后我和吴姊妹同时被选为教会带领。看到教会里这么多人,我能被选为带领,觉得这是神的高抬,便暗立心志一定得把本分尽好来还报神的爱。于是,我每天起早贪黑、乐此不疲地奔忙在教会中,哪个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了,我赶紧交通真理帮助扶持;教会工作出现问题,我马上就去解决。经过一段时间的付出与努力,教会的各项工作都有了一些果效,这时我便认定自己素质好、有工作能力,就是当带领的料。一次,上层带领赵姊妹来给我们聚会,看到姊妹交通神的话有亮光、有实际,能解决我们生命进入中的实际问题,我听了很得造就,同时心里也特别羡慕,心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姊妹那样负责更大范围的工作,那该有多风光,多露脸呀!”那段时间只要听到哪处教会的带领被提拔了,我的心就跃跃欲试,盼着什么时候自己也有机会被提拔。后来,我终于等到了一次机会。一天,赵姊妹来信让我们教会推荐一名带领去参选上层带领,听到这个消息,我欣喜不已,为了让弟兄姊妹能推荐我去参选,我尽本分的劲头更大了,还在心里琢磨:“吴姊妹信神时间短,文化、素质没有我高,论工作能力我也比她占优势,看来这次弟兄姊妹推荐我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意想不到的是,弟兄姊妹却说我没有真理实际,聚会时讲字句道理比较多,不如吴姊妹交通的实际、有路途,最后教会几名同工都推荐吴姊妹去参选。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失望极了,没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眼里还不如吴姊妹有生命进入,要是吴姊妹真被选为上层带领,负责我们教会的工作,弟兄姊妹该怎么看我?我的脸往哪儿放呀!我还不难受死……越这样想心里越痛苦,不由得对吴姊妹产生了嫉妒的心,觉得是吴姊妹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地位,心里很不平衡。想想我信神后撇下一切为神花费,劳苦作工,可现在弟兄姊妹却不认可我,我觉得自己火热的心好像被浇了一瓢凉水,心里觉得很委屈。

那几天里,我不管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往日尽本分的积极劲儿也没了,不愿意见吴姊妹和几名同工,也不愿意向神祷告了,聚会时也是走走过程。一天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胃突然钻心般地疼,到家后已经疼得直不起腰来,这时我意识到临到病痛有我该学的功课,于是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现在很软弱,心里很痛苦,今天临到病痛我相信有你的美意,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后,我针对自己的情形读了两段神的话:“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你们各人都在众人中升为至高,升为众人的祖宗。你们又甚是蛮横,在所有的蛆虫中横冲直撞,寻找安乐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虫;你们的心地阴险毒辣,胜过那沧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粪土中的最底层,将那从上到下的蛆虫搅扰得不得安宁,互相厮杀一阵,便安静下来了;你们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这粪土中还互相侵略,能争出什么东西来?你们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夺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个小小的粪土中的臭虫吗?还能长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鸽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

神审判刑罚的话语句句扎在了我的心上,把我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与败坏丑相揭露得淋漓尽致,让我感到无地自容。反省自己做教会带领以来,整天起早贪黑、奔波忙碌,但我并不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尽好本分满足神,我天天作工讲道,扶持帮助弟兄姊妹,只是为了获得弟兄姊妹的拥护、高看,好稳固自己带领的地位。弟兄姊妹选我做教会带领,这是神的高抬,可我不务正业,不走正道,心里想的不是怎样脚踏实地追求真理,尽好本分,而是一个劲地为地位作工,成天琢磨如何得着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大的范围,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我这样的追求观点跟世人有什么区别呢?当弟兄姊妹不推荐我去参选上层带领,我就消极软弱,对本分应付糊弄,破罐子破摔,心里嫉恨弟兄姊妹,看到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早已丧失了人性理智,太让神恶心厌憎了!这时我才明白,弟兄姊妹不推荐我去参选,这是神的公义,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我信神几年不追求真理,不好好实行经历神的话,到现在没有进入真理实际,生命性情也没有变化,我哪有资格做带领浇灌供应神选民呢?如果真让我做上层带领,我只能讲一些空洞的字句道理,不但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生命进入的实际问题,还会迷惑人、坑害人,这不是耽误教会工作,坑了弟兄姊妹吗?感谢神摆设环境显明我,使我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不然我还不能反省认识自己,还会在追求名利地位的错误道路上直奔,与神的心意背道而驰,这样下去只能走上敌基督道路,被神显明淘汰啊!明白神的心意后,我流下了感激、亏欠的泪水,感受到神的审判刑罚对我是拯救,也是保守,我不由得向神立志:只愿在以后的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不再去争夺地位了。第二天聚会时,我就向弟兄姊妹敞开亮相自己这段时间争夺地位的败坏性情,以及怎样经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的,当我交通完后,心里特别轻松释放,弟兄姊妹也从我的交通中得到一些造就,都向神献上感恩、赞美。在之后的尽本分中,当我又流露争名夺利的败坏性情时,我就有意识地祷告神,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多读神审判揭示人狂妄自大、追逐名利的的话语,在神的话中反省认识自己,并结合自己的经历与弟兄姊妹敞开心交通,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我不像以前那么注重名誉地位了,能踏踏实实地尽本分了。看到自己的这些变化,我就认为自己的生命性情有些变化了,但神鉴察人心肺腑,知道我被撒但败坏到什么程度,为了洁净、变化我,神又摆上新的环境让我去经历。

审判中的醒悟

一年后,上层带领安排我和刘姊妹一起负责五处教会的工作。面对神的高抬恩待,我就时常警醒自己,得好好追求真理,千万不能再追求名利地位,也祈求神保守我不走错路。刚开始配合工作时,教会里有什么问题、难处,我注重寻求真理原则,也能虚心听取弟兄姊妹的建议,与刘姊妹也注重进入和谐配搭。几个月后,我们负责的教会各方面工作有了好的果效。上层带领就安排我去别的教会,交通分享自己的经历认识。看到带领对我的器重,还有弟兄姊妹的高看,不知不觉我又狂起来了,觉得教会工作有果效,都是因为我有作工能力,就这样我又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赏的情形里,刚开始配合工作时的小心谨慎、向神祷告寻求的心没有了。在聚会交通时,我常常见证自己为了教会的工作是怎么受苦付代价的,是怎么浇灌扶持弟兄姊妹的……弟兄姊妹听了我的交通,都开始高看、仰望我,把我当成追求真理的榜样,遇到什么问题也不注重寻求祷告神了,都直接来问我。跟刘姊妹配搭尽本分,我都是按自己的意思安排教会工作,也不再虚心听从她的建议。看到她家庭缠累大,有时尽本分受辖制导致软弱消极,我给她交通几次,见她一时不能扭转消极情形,就在心里定规、论断姊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甚至还在聚会时说:“虽然教会工作是我和刘姊妹两个人负责,但刘姊妹的家庭缠累太大,有时候就只能我一个人配合。我真替刘姊妹担心,怕她总这样消极不容易获得圣灵作工,耽误教会工作……”我这样一说,弟兄姊妹更加高看、仰望我,把功劳都归到了我的头上。得到弟兄姊妹的拥护、高看,我心里觉得美滋滋的。一个姊妹发现我的问题,就给我提意见说:“姊妹,你在聚会中很少交通实行神话语的经历见证,却总是交通、见证自己受苦的经历,有些弟兄姊妹都崇拜、仰望你,你把人带到了自己面前,走的是敌基督道路,这很危险哪,赶紧回到神面前反省反省吧!”可我哪里听得进姊妹的良言相劝,心想:“我交通的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弟兄姊妹对我有好感,那是因为我能用真理解决问题,你却说他们仰望我,说我走的是敌基督道路,你是不是因为嫉妒我才这样说的……”此时的我被名利地位冲昏了头脑,因贪享地位之福迷失了自己,渐渐地,我感觉灵里越来越黑暗,祷告也没有圣灵的感动了,失去了圣灵作工,聚会交通干干巴巴,解决不了弟兄姊妹的实际问题,教会各项工作果效都开始下滑。后来,上层带领看我作不了实际工作了,就把我撤职了,让我好好灵修反省。

被撤换后,我浑身瘫软无力,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消极到一个地步,连聚会都不想去,觉得没脸见弟兄姊妹,想到自己以前做带领天天给人聚会交通,现在因着我追求名利地位不作实际工作被撤职了,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一想到这些,我就很揪心、很痛苦。那些日子,我常常以泪洗面,看神的话看不进去,聚会也心不在焉,有时还打瞌睡。看到自己软弱消极到这个地步,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跪在地上向神祷告:“神啊!我心里好痛苦,我不愿活在这种情形里,求你带领我、拯救我……”

祷告后,我打开神的话看到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发现他本性里的什么东西了?我们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用言语怎么概括?就这个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见表现,这与本性什么关系呢?他的本性是什么?看不出来了吧?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断地见证自己、高举自己,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以各种方式、用各种手段让人崇拜,总想笼络人心控制人,甚至还有些人有意让人误会他是神,从而把他当神待。他从来不向人说他是败坏的人,他也有败坏、有狂妄,别崇拜他,无论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应该做的。为什么他不这样说呢?因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这样的人从来不高举神,也不见证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在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与事实的显明中,我羞愧地低下了头。我看见自己狂妄自大、争名夺利的撒但性情并没有得着洁净,一有合适的环境,自己的败坏本性就被显明出来了。当我尽本分有果效时,我嘴说感谢神,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但心里却把功劳归给自己,明目张胆地窃取神的荣耀,并处处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让人仰望崇拜;当看到刘姊妹软弱消极,我表面上凭爱心交通真理,帮助扶持,但心里却论断、嫌弃人家,甚至在聚会中明目张胆地抬高自己、贬低刘姊妹,企图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弟兄姊妹看出我的问题,好心给我提意见,我还把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对弟兄姊妹的好言相劝置之不理,我硬着颈项不接受真理,真是太狂妄自大、没有理智了。我在尽本分中,不高举神、见证神,而是处处显露自己,炫耀自己,企图在人心中树立自己的形象,有我的地位,这不是与神争夺地位、争夺神选民吗?我走的就是敌基督道路啊!想想保罗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原本就是一个崇尚权势、追求名利地位的人,没有信主以前,他听命于祭司长,疯狂抵挡定罪主耶稣,到处抓捕迫害主的门徒,直到他被主光照刺瞎双眼归向主,但他在为主劳苦作工的过程中,仍然旧性不改、老病重犯,在他的书信里,他常常见证自己为主作多少工、受多少苦,他还特别注重名分,说他不在其他使徒以下,他所走的不是追求认识神,达到生命性情变化的路,而是想以劳苦作工换取赏赐、冠冕,实际上就是与主搞交易,所以他的付出花费纯粹是为了名利地位,这就导致他作工多年生命性情没有丝毫变化,对主也没有真实的认识,甚至最后他能见证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想取代主耶稣在人心里的地位,让人都跟随他、效法他,严重触犯神的性情,最终遭神惩罚。想到这儿,我不禁为自己感到害怕,我信神不追求真理、生命,一个劲地追求让人高看、崇拜,享受地位之福,我所走的不正是保罗失败的路吗?这时,我意识到自己被撤换带领的本分是神的审判刑罚,借着撤换使我反省认识自己的狂妄自大、贪图地位的撒但本性,能真实懊悔自己,向神悔改,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路,这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若没有神这样公义的审判刑罚,我不能对自己有真实的认识,肯定会继续走敌基督的道路,最终因抵挡神遭到神的惩罚。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所该追求的就是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点选择地来追求爱神,因为神就是值得人爱的。追求爱神的人,不应追求个人的利益,不应追求个人盼望,这是最正确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你是被成全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你个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读了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人信神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很重要,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总追求个人利益、盼望,为名利地位、前途归宿图谋,不追求进入真理,信到最后生命性情没有变化,对神没有一点爱,最终还是属撒但的,还得被显明淘汰。神喜欢人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在神给摆设的人事物中会学功课,能实行进入神的话,达到对神有认识,生命性情有变化,这样信神才合神的心意,这才是走上了蒙拯救的正道。想想自己太狂妄无知了,信神多年不追求进入真理实际,总追求名利地位,结果失去多少次得着真理的机会。我立志要选择追求真理的道路,不再为名利地位活着,为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安慰神的心而付代价。就这样,我慢慢振作起来,开始注重在神的话中寻求真理,写灵修笔记,结合神的话省察自己失败的根源,总结自己存在的问题、偏差,情形也慢慢地好了起来,与神的关系恢复了正常。

没过多久,带领安排我尽接待本分,刚开始我还有些不甘心,觉得以前自己当带领时,都是别人接待我,现在却让我接待别人,这不是180度的反差吗!可是转念又一想:我这不还是注重名利地位吗?现在教会安排我尽接待本分,这也是我当尽的责任和义务,我不应该有自己的选择与要求,当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在这个本分上尽忠心,这对我的生命进入有益处,于是我就爽快地答应了。过了两天,带领就把两个姊妹带到我家,我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以前与我一起尽本分的肖姊妹和李姊妹,见到她们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觉得特别尴尬,简单地和她们说了几句话后,我就到厨房做饭去了。我一边做饭一边回想之前和两个姊妹一起尽本分时的情景,那时我还给她们聚会交通真理,没想到人家追求真理生命长进这么快,都做带领了,我却在家搞接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时我意识到自己又陷在名誉地位里了,就赶忙向神呼求祷告,想到神的话说:“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追求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老老实实地做人,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能蒙神称许。想到我刚才的流露,为什么我看到姊妹尽带领本分,而我搞接待,我心里就难受不是滋味呢?还不是我的名誉地位心在作祟吗?我觉得接待弟兄姊妹没地位,好像低人一等,做带领有地位,人都高看,我就不能甘心情愿地顺服下来,这不正显明我心里还有想让人高看、崇拜的野心欲望吗?看到我所活出、流露的还是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性情,我这么低贱、污秽,在神眼中灰尘不如,竟然还总想让人高看、争夺地位,真是厚颜无耻,一点正常人性的理智都没有!揣摩到这儿,我流下了懊悔的眼泪,想到神在我身上作的拯救工作,感受到神太爱人了,这时我一点也不觉得尽接待本分低下了,而是从心里感谢神的摆布安排,神作的太好了。吃过中午饭,我和姊妹们一起聚会,我就跟她们敞开心交通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认识,她们也交通自己的实际经历,大家在一起畅所欲言诉说着神的爱与拯救,我感觉心与神很近,跟弟兄姊妹也很亲近,体会到不受地位名利的捆绑辖制,心灵里特别轻松、释放。

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真实体会到,神的作工对人都是爱,都是拯救,正如神的话说:“从创世到现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爱,没有一点恨人的成份,就是你看到的刑罚审判也是爱,是更真、更实的爱,这爱就是带领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你们都活在罪恶淫乱之地,都属于淫乱罪恶的人,今天你们不仅能看见神,更重要的是让你们得着了刑罚审判,得着了这样最深的拯救,就是得着了神最大的爱。他所作的对你们都是真实的爱,并没有恶意,是因着你们的罪恶而审判你们,以此让你们反省,得到这极大的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四)》)回想这几年神在我身上作的审判刑罚的工作,真是感慨万分,是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心灵苏醒过来,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体会到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是神话语的审判使我从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捆绑中走出来,开始追求真理,追求生命性情的变化,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

相关内容

3 失去地位之后……
神的审判拯救了我
审判刑罚使我得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