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试炼

2020年7月9日

中国吉林 忠心

全能神说:“我的作为何其多,多过海滩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胜过所有的‘所罗门的子孙’,但人仅仅信我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信我是一个无名的、教人的老师!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以往我读这段神的话只是口头承认神所说的都是事实,但我并没有真实的认识,觉得我信神这些年撇家舍业、受苦花费,尽本分也受了不少苦,临到试炼患难,我是不会埋怨神,也不会背叛神的。直到我经历了一次病痛的试炼,我对神误解、埋怨,信神的得福存心、交易掺杂被显明得淋漓尽致,我对神揭示人的话语才心服口服,信神的追求观点有了些转变。

这一次的试炼

那是2018年7月的一天,我发现自己左侧胸部长了一个小硬块,当时我没有太在意,觉得简单吃点消炎药就好了。可两个月之后,病情越来越严重,夜里总是盗汗,浑身没劲,而且长硬块的地方特别痛,我就觉得是不是自己有什么病?但是我又安慰自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我信神了,而且每天在教会中忙碌着尽本分,神会保守我的。有一天晚上,我被一阵刺痛痛醒了,我发现胸部流黄水了,就觉得不对劲,赶紧跟丈夫一起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医生说我得的是乳腺癌,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乳腺癌?我才30多岁,怎么能得这个病呢?”我不断地安慰自己:“不会的,这些事不会临到我的,我信神了,而且在教会中尽本分花费多年,神肯定会看顾保守我的,是不是医生误诊啊?”当时我多希望这不是真的。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医院的,丈夫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安慰我说:“这个医院小,医生医术不行,说不定是误诊呢,我们再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又燃起了一些希望,可没想到经过大医院医生确诊,的确是乳腺癌,还说已经到中晚期了,必须得住院做化疗、做手术,不然就有生命危险。当时我听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心一下沉到底,我真得癌症了,那得花多少钱来治疗啊?如果化疗到一半我死了,这么多的债留给丈夫、孩子,那他们以后怎么生活啊?当时我感到特别绝望、无助。

第一次化疗结束后,我浑身疼痛难忍,做什么事都没心思,整天昏昏沉沉的,几天后药劲过去了,我身体才稍稍恢复了一些。想到自己信神多年,撇弃花费,不管严寒酷暑我都坚持尽本分,聚会从不落下,看到弟兄姊妹有什么难处我也赶紧去帮助解决,怎么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神为什么不保守我呢?现在我什么本分都尽不上,成了一个快要死的人,难道是神要淘汰我了吗?之后还有五个周期的化疗,还要做手术,这些苦我怎么熬啊?身体受苦受罪不说,万一我死了,那这些年信神不就白信了?一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那些天我特别地受煎熬,看神话也看不进去,也不愿意祷告神,灵里特别黑暗,心离神越来越远。

一天,教会的李姊妹来看望我,她看到我特别痛苦、消沉,就跟我交通:“疾病临到有神的许可,这是神的试炼临到,我们得多跟神祷告寻求,神肯定会带领我们明白他的心意……”当我听到“试炼”这两个字,我的心被触动了,难道这个病痛临到神不是要淘汰我,而是神的试炼临到我了?姊妹走后,我就来到神面前跟神祷告:“神啊,自从得病之后我就一直活在病痛中对你误解、埋怨,今天借着姊妹的提醒,我才知道是你的试炼临到我了,但我还不知道在这个环境当中该怎样经历,愿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之后,我每天都把这个事情带到神的面前跟神祷告。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一进入试炼之中爱心没了,信心也没了,祷告也缺少了,唱诗也唱不起来了,不知不觉你就从中认识了自己。神成全人有多种方式,借着各种各样的环境对付人的败坏性情,又借着各种各样的事来显明人,一方面对付人,一方面显明人,一方面揭示人,把人内心深处的‘奥秘’都挖掘出来,都给揭示出来,通过揭示许多情形,让人看见人的本性。神成全人借着揭示,也借着对付,借着熬炼,也借着刑罚,有多种方式,让人认识到神就是实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揣摩着神的话,我才对神的心意明白了一点,神末世作工成全人,就是要借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来显明人的败坏性情,又借着话语的审判揭示,让人对自己的撒但性情有所认识,能够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最终败坏性情得着洁净、变化。我明白神许可这个病临到我,不是要淘汰我,也不是有意让我受这个苦,而是要洁净、变化我。我不能误解神,也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得顺服下来,在这个病痛上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没有之前那么压抑、痛苦了,我向神作了一个顺服的祷告。

祷告完,我想起一句神的话:“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我就赶紧翻开神话书,找到这段神的话:“你盼望信神没有一点难处,没有一点患难,没有一点痛苦,你总追求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钱不值,而把个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这人太没价值!你像猪那样生活,你跟猪狗之类有什么区别?不追求真理而喜爱肉体的人,不都是畜生吗?没灵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吗?在你们中间说了多少话?在你们中间作的工作还少吗?在你们中间供应你们的有多少?那你为什么没得着呢?你还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还不是因为你太宝爱肉体吗?还不是因为你的想法太奢侈吗?还不都是因为你太愚蠢了吗?你得不着这福气还能怪神没拯救你吗?你就追求信神以后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个好工作,儿子找个好对象,姑娘嫁个好人家,你的牛马能够好好给你耕地,一年风调雨顺,你就追求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庄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怀抱’里,生活在安乐窝里面。就你这样的孬种,一味追求肉体,你说你还有没有心、有没有灵?你不属于畜生吗?将真道白白地赐给你,你不追求,你还是不是一个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赐给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类吗?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洁净,不懂得什么叫人生,天天吃饱喝足就睡大觉,真道赐给你你却没得着,两手空空,这种猪一样的生活,你还愿意继续下去吗?这样的人活着有何意义?生活卑鄙、下贱,活在污秽、淫乱之中,没有一点追求的目标,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贱的一生吗?还有何脸面去见神?这样经历下去,还不是一无所获吗?真道是赐给你了,到最终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个人的追求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信神追求得福的观点揭示出来。想想我信神这些年,家里平安、身体健康,一切顺利的时候,我尽本分很积极,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当我得知自己得了癌症,就活在消极误解中,埋怨神不保守我,还以自己的作工花费为资本跟神讲理,甚至后悔多年的撇弃花费,活在了远离神、背叛神的情形里。借着病痛的熬炼、显明我才看到,自己尽本分、撇弃花费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为了得平安、得福气,是在跟神搞交易,想用自己的撇弃花费来换取神的祝福,想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现在得了癌症,看到要死了,得不着福气了,就埋怨神不公义,我哪有一点人性?想想我信神这些年,得着了神许多的恩典、祝福,也享受神许多真理的浇灌、供应,神赐给我这么多,但我却没有一点还报神爱的心,病痛临到对神没有一点顺服,都是误解、埋怨,我这哪有一点良心理智啊?这时候我才明白,神许可这个病临到我,是为了显明、洁净我信神的得福存心,还有错误的追求观点,使我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心里特别懊悔自责,就默默地立下心志:不管我的病能不能好,我都不再向神提出无理智的要求,只愿把自己的生死交在神的手中,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时候,我心里感觉踏实、平静了许多,不像之前那么担忧、痛苦,能够安静下来读神的话,祷告神,寻求神。

当我顺服下来之后,再去化疗的时候,我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虽然还是有点恶心,但一切都正常,其他病人看到都很惊讶,也很羡慕,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神对我的怜悯、保守,我特别感谢神。几次化疗之后,我身上原本鸡蛋大的肿瘤变小了,也没那么痛了,也不冒水了。医生说我复原得不错,还说如果照这样下去,说不定六个周期的化疗做完就不用做手术了。当时我听了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对神也越来越有信心,还觉得只要我好好反省认识自己,说不定不用做手术病就好了。

3月份的一天,我最后一次去做化疗,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期盼。结束之后,医生跟我说,我这个肿瘤还得做手术,术后还要再做两个周期的化疗,再加适当的放疗。我听了心又一下沉到谷底,脑袋“嗡”的一下,“怎么会这样呢?我该反省的都反省了,该认识的都认识了,怎么我的病还没好呢?做手术创伤大,会留伤疤不说,之后还要化疗、放疗也很痛苦,说不定还有生命危险……”我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全身瘫软无力,委屈的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流。做完手术那个晚上,麻药过劲之后,刀口部位痛得我直流眼泪,连大气也不敢喘,我觉得特别无助、委屈,觉得太遭罪了,这苦什么时候到头啊?就在我痛苦的时候,我看到神的话说:“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神的话句句说到我的心里,我特别受感动,明白熬炼临到神的心意就是要让我能够对自己有真实的认识,能够寻求真理,败坏性情得着洁净、变化。之前我虽然认识到信神不该追求得福,但是我的得福存心并没有完全放下,心灵深处还隐藏着对神的奢侈要求,觉得我都反省自己,对自己有些认识了,那神就应该把这个病挪去。我这个反省认识自己里面带着个人的存心、掺杂,是变相地向神索取,与神搞交易,这哪有一点真实的悔改呀?神鉴察我的所思所想,借着这个病痛来显明,使我进一步地去反省自己,达到真实的悔改,这是神对我的爱。之后,我就跟神祷告:“神啊!现在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愿意放下自己的选择和要求,在你摆设的环境当中寻求真理,愿你带领我。”

过了几天,我看到神的话说:“每个人信神的初衷有谁不是带着目的、带着存心、带着野心?即便有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存在,看见了神的存在,人仍然带着这样的存心来信神,信神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从神那儿得着祝福、得着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一个人心里都时时地、常常地这么盘算,带着存心,带着野心,也带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说人的心在不断地试探神,不断地算计神,也不断地与神‘据理力争’自己的结局,向神讨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给人想要的东西。在人那儿,在追求神的同时却并没有把神当神待,始终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断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紧逼,得寸进尺。在人与神搞交易的同时,又与神争辩,甚至有些人临到试炼或者临到环境,常常软弱,消极怠工,对神满了埋怨。从人开始信神人就把神当成了聚宝盆、万用箱,而人把自己当成了神最大的债主,从神手里索要祝福、应许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与职责,而神保守人、看顾人、供应人是神应尽的责任,这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于‘信神’这两个字最基本的领会,也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从人的本性实质到人主观上的追求,没有一样东西是与‘敬畏神’有关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与‘敬拜神’扯上关系,就是说,人从来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这样的情形来说,人的实质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实质是什么呢?那就是人心地恶毒、阴险诡诈、不喜爱公平公义、不喜欢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贪婪;人的心对神极其封闭,根本就不交给神,神从来看不见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看了神的话我很蒙羞,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实情形。想想我信神这么多年,一直带着得福的存心跟神搞交易,觉得我既然信神了,又一直在教会中尽本分花费,那神就应该看顾保守我,不让我生病遭灾,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当我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立马就对神生发怨言,还以自己多年的受苦花费为资本跟神讲理。当病情有些好转了,我心里就得寸进尺,想要求神把病彻底挪去,我就不用再受这个苦了。当我的奢侈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我的鬼性又发作了,又开始埋怨神跟神讲理。我的所做所行正如神的话所揭示的:“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对照神的话,我感到很扎心,看到我信神多年根本没有把神当神来顺服、敬拜,而是把神当成大医生,当作避难所,是在利用神达到自己的目的,来换取今生的平安、以后的福气。看到我对神的信从头到尾就是赤裸裸的交易,是在利用神向神索取恩典、祝福,这不是在欺骗神、抵挡神吗?我太自私诡诈,太让神厌憎、恨恶了。

接下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约伯这一切的心思与他的行为达到了神的耳中,来到了神的面前,让神看为重,神宝爱约伯这样的认识,也宝爱约伯能有一颗这样的心。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揣摩着神的话,我心里很受触动,神是造物的主,神能赐给人恩典、祝福,也能够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人,难道神爱人就不能试炼人吗?想想约伯,神赐福给他万贯家产,他能够感谢赞美神,但他不贪恋物质的财富,当神剥夺他的一切的时候,他在试炼中仍然能称颂神的名,并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约伯认为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无论神是赏赐还是收取,神都是公义的。约伯信神没有个人的存心掺杂,他不考虑自己得福还是受祸,不管神怎么作都没有埋怨,能够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来顺服神、敬拜神。看到约伯的人性理智,我很蒙羞。我的一切,我这口气息,都是神赐给的,但是我并没有感恩的心,临到病痛我就埋怨神,哪有一点良心理智啊?我信神却不认识神,不知自己在神面前该站什么位置,该怎样顺服造物的主,尽凭观念想象、买卖交易的观点信神,试炼临到,我就对神发怨言、抵挡神,就这样我还总想从神得到祝福、恩典,想进天国,真是太不知羞耻!按我这样的悖逆、败坏,今天就是死了,这也是神的公义。从约伯的经历中,我有了实行的路途,不管这个病还要持续多长时间,之后会不会好转,我都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心里很释放。

很快又到了放疗的日子,我听到病友们说放疗对身体伤害很大,而且放疗的时候肉都给烤糊了,每次放疗之后头晕、恶心,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听到这些,我心里又开始对神有要求,想摆脱这个环境,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跟神祷告,之后我想起神话语诗歌里的一句话:“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信神之人该追求什么》)我知道这个环境临到是神对我的检验,我不能再无理智地去要求神,伤神的心,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之后,虽然我每天都要接受放疗,身体还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但是并没有像病友说的那么严重,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怜悯看顾。放疗结束之后,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精神面貌也很好,弟兄姊妹看到我,都说我不像一个癌症病人。过了一段时间,我又重新尽上本分。这次经历之后,我对神的信心增加了一些,也更珍惜尽本分的机会了。

现在转眼之间已经两年了,回想起这十个月的病痛经历,感觉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虽然肉体受了些苦,但我对自己的得福存心还有错误的追求观点有了些认识,知道信神就应该追求真理,追求顺服神,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我都要任神摆布,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这些收获都是我在安逸的环境中得不到的,这是神赐给我的生命财富。感谢神!

下一篇: 说谎之后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徒见证:有舍,才有得

神话说:“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你越争,越抢,你的情形就越来越黑暗,不信你试试。你要想扭转这样的情形,要想不被这样的东西控制,你必须得先放,先舍。”

祷告后我看到了神奇妙的作为

信心姊妹的丈夫突发疾病,接连吐血,经检查是肝硬化腹水严重,生命垂危。命悬一线之际,信心姊妹是如何祷告依靠神凭信心渡过难关,看见神奇妙作为的呢?我们一起来看她的经历见证……

一个军官的悔改

信神后,他弃恶从善,离开了部队,但撒但的哲学法则仍然捆绑着他,在教会里为了得到带领的地位他又开始耍手段,临到的却是弟兄姊妹的揭露、对付,他因没有得到地位感到痛苦煎熬。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他逐渐看透了追求地位的实质与后果,开始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

心灵解脱

主人公是一名舞蹈演员,和弟兄姊妹一起编排制作舞蹈节目见证神。不久,叶姊妹加入舞蹈组。看到叶姊妹编舞出色,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主人公满了嫉妒,再也无心尽本分,整天绞尽脑汁想超过叶姊妹,结果不但没争到自己想要的名誉地位,反而耽误了教会工作被撤换本分,她心里满了痛苦、懊悔、自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