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试炼

2020年7月9日

中国吉林 忠心

全能神说:“我的作为何其多,多过海滩上的沙粒,我的智慧何其高,胜过所有的‘所罗门的子孙’,但人仅仅信我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信我是一个无名的、教人的老师!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给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为了让我凭着我的能力将其身上的污鬼赶走;又有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得着我的平安、喜乐;多少人信我仅仅是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质财富;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安然地度过此生,求得来世别来无恙;多少人信我是为了躲避地狱之苦,获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仅是为了暂时的安逸,并不求来世得着什么。当我将忿怒赐给人的时候,将人原有的喜乐、平安夺走时,人就都疑惑了;当我将地狱之苦赐给人而将天堂之福夺回之时,人就恼羞成怒了;当人让我治病时,我却并不搭理人,而且对人感觉厌憎,人就离我远去,寻找污医邪术之道;当我将人向我索取的都夺走之时,人都不见踪影了。所以,我说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处太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信”,你怎么认识》)以往读这段神的话,我只是口头上承认神揭示的是事实,并没有真实的认识,觉得我信神这些年撇家舍业为神花费,也受了不少苦,临到患难试炼我不会埋怨神、背叛神,直到经历了一次病痛的试炼,我对神误解、埋怨,信神的得福存心、交易掺杂被显明得淋漓尽致,我对神揭示的话语才心服口服,信神的追求观点有了一些转变。

这一次的试炼

那是2018年7月的一天,我发现左侧胸部长了个小硬块,当时我没当回事,以为简单吃点消炎药就好了。可两个月后,病情越来越严重,夜里总是盗汗,浑身没劲,而且硬块的部位特别疼,我心想会不会得了什么病,但又安慰自己应该没啥大事,我信神了,天天在教会忙着尽本分,神会看顾保守我的。一天夜里,一阵刺痛把我疼醒了,我发现胸部流黄水了,觉得不对劲,就赶紧和丈夫一起去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说我得的是乳腺癌,我的心“咯噔”一下,“乳腺癌!我才30多岁啊,怎么能得这个病呢?”我不断地安慰自己:不会的,这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信神了,况且在教会尽本分花费多年,神肯定会保守我的……是不是医生误诊了?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丈夫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安慰我说:“这个小医院医生的医术不行,说不定是误诊了,咱们再到大医院看看。”听到这话,我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可没想到后来经大医院专家确诊,的确是乳腺癌,而且已经到了中晚期,必须得住院化疗做手术,不然有生命危险。听到这样的结果,我脑袋一片空白,心一下凉到了底,“真得癌症了,这得花多少钱治疗啊,万一化疗到一半就死了,还给丈夫孩子留下那么多债,让他们怎么活呀?”我感到特别绝望、无助。

第一个周期的化疗结束了,我浑身疼痛难忍,做什么都没心思,整天昏昏沉沉的,几天后药劲儿过去了,身体才稍稍恢复一些。想到自己信神多年,撇家舍业,不管严寒酷暑都坚持尽本分,聚会从不落下,弟兄姊妹有难处我也赶紧去帮助解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神怎么没保守我呢?现在我什么本分也尽不上,成了快要死的人,难道是神要淘汰我吗?这接下来还有五个周期的化疗,还要手术,这些痛苦我可怎么熬啊!自己受苦遭罪不说,万一死了,那这些年信神不白费了……一想到这些,我就流眼泪,每天都特别受煎熬,心里满了怨言,看神的话看不进去,也不愿意跟神祷告了,灵里特别黑暗,心离神越来越远。

一天,教会的李姊妹来看望我,关切地问了我的病情,看我特别痛苦、消沉,就跟我交通:“病痛临到这有神的许可,是神的试炼临到了,咱得多跟神祷告寻求,神肯定会带领开启咱明白神心意的……”“试炼”这两个字触动了我的心,难道这个病临到不是神要淘汰我,而是神对我的试炼?姊妹走后,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我得病之后就活在病痛中误解、埋怨,今天借着姊妹提醒,我才知道这是你的试炼临到了,但我不明白在这试炼中我该怎么经历,愿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那些天,我常常把这事带到神面前祷告寻求。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一进入试炼之中爱心没了,信心也没了,祷告也缺少了,唱诗也唱不起来了,不知不觉你就从中认识了自己。神成全人有多种方式,借着各种各样的环境对付人的败坏性情,又借着各种各样的事来显明人,一方面对付人,一方面显明人,一方面揭示人,把人内心深处的‘奥秘’都挖掘出来,都给揭示出来,通过揭示许多情形,让人看见人的本性。神成全人借着揭示,也借着对付,借着熬炼,也借着刑罚,有多种方式,让人认识到神就是实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揣摩着神的话,我对神的心意明白了一点,神末世作工成全人,就是借着各种各样的环境来显明人的败坏,借着话语审判揭示人,让人对自己的撒但性情有认识,能寻求真理,实行真理,最终败坏性情得着洁净、变化。神许可病痛临到我,不是要淘汰我,也不是有意让我受痛苦,而是为了洁净、变化我。我不能误解神,也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我得顺服下来,在这个病痛上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不那么压抑、痛苦了,向神作了顺服的祷告。

祷告后,我想起神的话:“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我赶紧翻开神话书,找到这段神的话:“你盼望信神没有一点难处,没有一点患难,没有一点痛苦,你总追求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钱不值,而把个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这人太没价值!……你就追求信神以后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个好工作,儿子找个好对象,姑娘嫁个好人家,你的牛马能够好好给你耕地,一年风调雨顺,你就追求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让你家出事,刮风别刮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脸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庄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怀抱’里,生活在安乐窝里面。就你这样的孬种,一味追求肉体,你说你还有没有心、有没有灵?……这样经历下去,还不是一无所获吗?真道是赐给你了,到最终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个人的追求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我信神追求得福的观点揭示出来了。回想以往家里平安、身体健康,一切都顺利的时候,我尽本分很积极,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可自从得了癌症,我就活在了消极误解中,埋怨神不保守我,还把自己的作工花费当成资本,跟神讲理,甚至后悔多年的撇弃花费,活在远离神、背叛神的情形里。借着病痛的熬炼、显明,我才看到自己尽本分、撇弃花费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是为了得平安、得福气,是在与神搞交易,想用自己的撇弃花费换取神的祝福,想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现在得了癌症,一看要死了,得不着福气了,就埋怨神不公义,我这哪有一点人性啊?想想我信神这些年,享受了神许多恩典、祝福,享受了神这么多真理的浇灌、供应,神赐给我这么多,我却没有一点还报神爱的心,临到病痛对神没有一点顺服,都是误解埋怨,我真是没有一点良心理智。这时我才明白,神许可病痛临到,就是为了显明、洁净我信神得福的存心和错误的追求观点,使我能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特别懊悔自责,默默立下心志:不管病能不能好,我不再向神提出无理的要求,只愿把自己的生死交在神的手中,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心里踏实平静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担忧、痛苦了,也能安静下来看神的话,祷告亲近神了。

后来再化疗时,我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除了有点恶心,一切都正常,其他病人看到都很惊讶也很羡慕,我心里清楚这是神对我的怜悯、看顾,特别感谢神。几次化疗后,我身上原先鸡蛋大的肿瘤变小了,没那么疼了,也不冒水了。医生也说我恢复得不错,照这样下去,也许六个周期的化疗做完,就不用手术了。我听了心里甭提多高兴,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对神也越来越有信心,觉得只要我好好反省自己,说不定不用做手术病就好了。

3月的一天,我去医院做最后一次化疗,心情有点紧张,还有点期盼。结束后,医生跟我说,我这个肿瘤还得做手术,术后还得再做两个周期的化疗、一周期的放疗。听后,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脑袋“嗡”的一下,“这咋回事啊?该反省的我也反省了,该认识的也认识了,我的病咋还没好呢?唉,做手术创伤大,留伤疤不说,术后的化疗、放疗也很痛苦,说不定还有生命危险……”我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浑身瘫软无力,委屈的眼泪一个劲儿流。做完手术那晚,麻药过劲以后,刀口部位疼得我直流眼泪,大气都不敢喘,感觉特别无助、委屈,埋怨的心也出来了,太遭罪了,这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就在我痛苦的时候,我听到一首神话语诗歌:“1 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2 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的话句句说到我的心里,我特别受感动,明白熬炼临到神的心意是让我对自己有真实的认识,能寻求真理,败坏性情得着洁净变化。想想之前我虽然认识到信神不应该追求得福,但我得福的存心并没有完全放下,心灵深处还隐藏着对神的奢侈要求,认为我已经反省自己对自己有些认识了,神就应该把病痛挪去,我的反省自己也是带着个人的存心、掺杂,是在变相地跟神索取,与神搞交易,这哪有一点真实的悔改?神鉴察我的所思所想,借着病痛来显明我,使我进一步地反省自己,达到真实悔改,这是神对我的爱。我仆倒在神面前祷告:“神啊!现在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愿放下自己的选择和要求,在你摆设的环境中寻求真理,愿你带领我。”

几天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每个人信神的初衷有谁不是带着目的、带着存心、带着野心?即便有一部分人相信神的存在,看见了神的存在,人仍然带着这样的存心来信神,信神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从神那儿得着祝福、得着自己想要的东西。……每一个人心里都时时地、常常地这么盘算,带着存心,带着野心,也带着交易向神索取。就是说人的心在不断地试探神,不断地算计神,也不断地与神‘据理力争’自己的结局,向神讨要口供,看看神到底能不能给人想要的东西。在人那儿,在追求神的同时却并没有把神当神待,始终是在跟神搞着交易,不断地向神索取,甚至步步紧逼,得寸进尺。在人与神搞交易的同时,又与神争辩,甚至有些人临到试炼或者临到环境,常常软弱,消极怠工,对神满了埋怨。从人开始信神人就把神当成了聚宝盆、万用箱,而人把自己当成了神最大的债主,从神手里索要祝福、应许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与职责,而神保守人、看顾人、供应人是神应尽的责任,这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于‘信神’这两个字最基本的领会,也是每个信神之人对‘信神’概念的最深刻的理解。从人的本性实质到人主观上的追求,没有一样东西是与‘敬畏神’有关的,人信神的目的根本不可能与‘敬拜神’扯上关系,就是说,人从来就不打算也不懂得信神要敬畏神、要敬拜神。就人这样的情形来说,人的实质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实质是什么呢?那就是人心地恶毒、阴险诡诈、不喜爱公平公义、不喜欢正面事物,而且卑鄙贪婪;人的心对神极其封闭,根本就不交给神,神从来看不见人的真心,也得不到人的敬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看了神的话我很蒙羞,神的话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实情形。想到自己信神多年,一直带着得福存心跟神搞交易,认为我既然信神了,又一直在教会尽本分、作工花费,神就应该看顾保守我,不让我生病遭灾,这是理所当然的。当我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立马就对神生发怨言,还以自己信神多年受苦花费为资本跟神讲理、对抗;后来病情有些好转,我嘴说感谢神,心里却得寸进尺,还想要求神彻底把病痛挪去,我就不用受这份罪了,当自己的奢侈欲望没得到满足,我的鬼性又发作了,又开始埋怨神与神讲理,我的所做所行正如神的话所揭示的:“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这时候我感到很扎心,看到自己信神多年根本没有把神当神来顺服、敬拜,而是把神当成大医生,当成避难所,利用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来换取今生的平安、以后的福气。看到我对神的信从头到尾就是赤裸裸的交易,是在利用神向神索取恩典祝福,这不是欺骗神、抵挡神吗?我真是自私诡诈,没有一点人性,活出的全是撒但性情,太让神厌憎恨恶了。

接下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约伯这一切的心思与他的行为达到了神的耳中,来到了神的面前,让神看为重,神宝爱约伯这样的认识,也宝爱约伯能有一颗这样的心。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揣摩着神的话,我很受触动,神是造物的主,神能赐给人恩典、祝福,也能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人,难道神爱人就不能试炼人吗?想想约伯,神赐福他万贯家产,他感谢赞美神,但他不贪恋物质的财富,当神剥夺他的一切时,他在试炼中仍称颂神的名,并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伯2:10)约伯认为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赐给的,无论神是赏赐还是收取,神都是公义的。约伯信神没有个人的存心掺杂,不考虑自己得福受祸,不管神怎么作他都不埋怨神,仍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顺服神、敬拜神。看到约伯的人性理智,我特别蒙羞,我的一切,我这口气息都是神赐给的,我却不知感恩,临到病痛还埋怨神,我哪有一点良心理智?我信神不认识神,不知自己在神面前该站什么地位,该怎么顺服造物的主,尽凭着观念想象、买卖交易的观点信神,临到试炼就埋怨神、抵挡神,就这样我还总想得着神的恩典祝福,想进天国,真是不知羞耻!按我这样的悖逆、败坏,就是现在死了,这也是神的公义。从约伯的经历中,我有了实行的路途,不管这个病还要持续多久,以后会不会好转,我都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我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这样想的时候,我心里很释放。

很快到了放疗的日子,听病友们说放疗对身体的伤害大,放疗的时候肉都烤糊了,每次放疗之后恶心、头晕,吃什么都没有味。听到这些,我心里又对神有了要求,想摆脱这个环境,很快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向神祷告,我想到神话语诗歌里的一句话:“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信神之人该追求什么》)我知道这个环境临到,是神对我的检验,我不能再无理智地要求神,伤神心了,我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当我顺服下来时,虽然每天都在接受放疗,身体还会有不舒服的地方,但没有像病友说的那么严重,我知道这都是神的看顾保守。放疗结束后,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精神面貌很好,弟兄姊妹看见了,都说我不像一个癌症病人。一段时间后,我又重新尽上了本分。这次经历过后,我对神的信心更大了,也更珍惜尽本分的机会了。

转眼过去两年了,每当回想起这十个月病痛的经历,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虽然肉体受了一些苦,但我对自己信神得福的存心、错误的追求观点有了些认识,知道信神应该追求真理,追求顺服神,不管是得福还是受祸,都应该任神摆布,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这些收获是我在安逸的环境中得不到的,是神赐给我的生命财富。感谢全能神!

下一篇: 说谎之后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嫉妒——心灵的顽疾

当看到张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强,弟兄姊妹都喜欢她时,我便心生嫉妒,从心里厌烦她、排斥她,盼望她能早日离开,自己好有出头之日;为了让姊妹离开,达到让弟兄姊妹都注重我,心中能有我的地位,我就趁姊妹情形不好之机,打着维护教会利益的幌子向带领打小报告,妄想借着带领之手将其“铲除”。

狂心在跌倒之前

“做带领事奉神得有原则。……不管怎么样你得见证神、高举神,尽你所能地明白多少就说多少,最大限度高举神、见证神,千万别高举自己,别让人崇拜你,这是第一条最关键的。

我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神的话说:“明明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却仍然自己夸耀自己,你们不觉着你们的理智已达到了难以自制的地步了吗?这样的理智怎么配与神接触呢?”是啊,一切的工作都是神在作,我只是配合一下,如果圣灵不作工,凭我什么都做不了。

真实的顺服

是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试炼显明,我才认识到顺服神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简单,也看清了自己在尽本分中满了个人的野心欲望、存心掺杂,根本就不是一个顺服神的人。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使我明白了顺服的真意、受造之物该站的地位及该有的理性,逐步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对神有了一点顺服,看见了神对我的拯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