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造物的主,神的权柄独一无二

2017年5月24日

相关神话语:

神以话语创造万有

创1:3-5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创1:6-7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创1:9-11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

创1:14-15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创1:20-21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创1:24-25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我们先来看第一段,“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1:3-5)这段话记述了神开始创世所作的第一件事,也是神所度过的第一个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但是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一天:神开始为万物预备光,而且神把光暗分开了;这一天神开始说话,他的话与他的权柄共存,他的权柄开始在万物中得以彰显,他的能力因着他的话语而在万物中得以铺张;从这一天开始万物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立而成,也因着神的话语、神的权柄、神的能力而开始运转。当神说了“要有光”这样一句话之后,那“光”便产生了。神并未动任何工程,“光”便因着神的话出现了。这光就是直到今天人依然赖以生存的被神称为昼的“光”。因着神的命定,它从未改变过它的实质与它的价值,它也从未消失过。它的存在在彰显着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也宣告着造物主的存在,它周而复始地在证实着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它不是虚无的,不是飘渺的,而是真正的人看得见的光。从此,在这个“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空灵的世界中,便产生了第一样物质的东西,这个东西来自神口中的话语,它因着神的权柄,借着神的发声而出现在万物被造的第一幕。紧接着神便命光暗分开……这一切因着神的话而变化着、成就着……神给“光”起名为“昼”,“暗”便被神称为“夜”。从此,在神要造的世界中产生了第一个晚上,第一个早晨,神说这是头一日。这一日是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头一日,也是万物被造的开端,是造物主的权柄、造物主的能力在他所造的这个世界中的第一次彰显。

这段话让人看到了神的权柄,看到了神话语的权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因着只有神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也只有神才有这样的权柄;因着神有这样的权柄,所以只有神具备这样的能力。这样的权柄与这样的能力还有什么人或者物具备呢?在你们心里有没有答案?除了神还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这样的权柄吗?你们在任何的书籍或者刊物里曾看到过这样的事例吗?有没有谁曾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记载呢?这是所有的书籍当中或者任何的记载当中都没有的,当然在圣经中这也是唯一的记载神创世的声势浩大、带有权柄、带有威力的一部分话语,这一部分话语代表神独一无二的权柄,代表神独一无二的身份。这样的权柄、这样的能力可不可以说是神独一无二身份的象征呢?能不能说是神自己独有的?肯定地说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权柄与能力!这个权柄、这个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也不能取代的!这是不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征呢?这个你们看到了吗?在这部分话中很快地、清楚地让人明白了神有着独一无二的权柄,有着独一无二的能力,他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与地位这一事实。从以上的交通中,你们能不能说你们信的神就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呢?

第二日,神的权柄摆布诸水,创造空气,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空间出现了

接着来看第二段经文,“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创1:6-7)在神说了“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之后,事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经文中说:“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在神说了、作了这件事之后,结果如何呢?这就是此段经文中最后一句话说的:事就这样成了。

在简短的两句话中记载了一件气势磅礴的事件,记载了神如何管理诸水、如何创造人类生存空间的惊天伟业这一精彩一幕……

在这幅画面中,诸水与空气在弹指之间出现在神的眼目之中,它们因着神话语的权柄被分割开来,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分为上下。这就是说,神所造的空气不但要覆盖在下方的水之上,同时也要支撑着上方的水……在此,造物主调动诸水、指挥诸水、创造空气之场面的壮观与他权柄的威力不得不让人瞠目与赞叹!因着神的话、因着神的能力、因着神的权柄神成就了又一次伟绩。这是不是造物主权柄的威力?让我们通过经文来解读神的作为:神说了一句话,然后诸水之间就因着神的话有了空气,同时这个空间因为神的一句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变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变化,而是从无到有的一种更替,它从造物主的意念而生,因造物主口中的话而从无到有,并且从此它要为造物主而存而立,它将随着造物主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这段话记载的是造物主创造整个世界所作的第二件事,它是造物主权柄与能力的又一次发表,也是造物主的又一次创举。这一日是造物主创世以来度过的第二日,也是造物主度过的又一个精彩的一日:他行走在光之间,他带来空气,他摆布掌管着诸水,他的作为、他的权柄、他的能力运行在新的一日中……

在神说话之前诸水之间有空气吗?当然没有!在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这话之后呢?神要的东西就出现了,在诸水之间就有了空气,水也因着神说的“将水分为上下”这话而分成上下了。这样,在神说话之后,因着神的权柄、因着神的能力在万物中间两样新鲜的东西、两样新生事物出现了。而对这两样新生物的出现,你们的感觉是什么呢?是否感觉到造物主能力的浩大呢?是否感觉到造物主独一无二的非凡气势呢?这种气势、这种能力的浩大是因着神的权柄,这个权柄就是神自己的代言,也是神自己独有的特征。

从这段话当中,你们是不是又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了神的独一无二呢?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远远不止这些,他的独一无二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实质,也是因为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是超凡的、是无限的、是超越一切的、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更是因为他的权柄、他的所有所是能缔造生命、缔造奇迹,能缔造出精彩的、非凡的每一分每一秒,同时他也能掌管他所缔造的生命、主宰他所缔造的奇迹与每一分每一秒!

第三日,地和海在神的话中应运而生,神的权柄使这个世界生机盎然

接下来我们看下一段,《创世记》一章九至十一节中的第一句:“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神只说了一句“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这样的话,事情就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除了光和空气以外在这个空间中又有了什么?经文中下一句这样说:“神称旱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这就是说,在这个空间中又有了陆地、有了海,也就是水跟陆地分割开来。这些新生物的出现都是在神口中的一句命令之后“事就这样成了”。在神作成这些事期间,经文记载神忙碌了吗?记载神动手了吗?那么神是怎么作的呢?神是怎样让这些新生物产生出来的呢?不言而喻,神是用话语成就了这一切,创造了这一切。

在以上这三段话当中我们已经得知有三件大事发生了,这三件大事都是通过神的话语而得以出现、得以产生的,它们因着神的话依次出现在神的眼前,可见,“神说成必成、命立就立”这话并非是一句空话,神的这一实质在神的意念开始的那一刻便得到印证,而神开口说话之时,他的这一实质便得以充分体现。

继续往下读这一段的最后一句,“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在神说话的同时,一切都随着神的意念而生发,瞬间,一个个形态各异娇嫩的小生命摇摇晃晃从土壤里探出小脑袋,还未拂去身上的小泥巴便急不可待地各自招手问候,急不可待地向这个世界点头微笑,它们在致谢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它们在告诉这个世界它们都是万物中的一员,它们将为彰显造物主的权柄而献上它们各自的生命。随着神话语的发出,陆地上绿草青青,各类可供人享用的蔬菜蓬勃生发,破土而出,山川、平原上树木茂密、丛林片片……这个光秃秃的看不见一丝生机的世界迅速被青草、蔬菜和树木等各种植物所覆盖而绿意盎然……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芬芳,散发着泥土的香气,各类植物随着空气的运转而开始了呼吸,也开始了成长的过程,同时,这一切的植物都因着神的话,随着神的意念而开始了它们周而复始的生发、开花、结果、繁衍生息的生命历程,开始恪守它们各自生命运转的轨迹,开始履行它们各自在万物中的角色……它们都因造物主的话而生,因造物主的话而活,它们都将得到造物主源源不断地供应、滋养,它们也将永远为着彰显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而顽强地存活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它们也将永远彰显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力……

造物主的生命是超凡的,他的意念是超凡的,他的权柄是超凡的,所以,在他的话语发出之时,最后的结果都是“事就这样成了”。很显然,神作事不用动手,他只是用他的意念在指挥,用话语命定,事情就这样得以成就了。在这一日,神把水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然后神让旱地长出青草,长出结种子的蔬菜,并结果子的树木,神让它们各从其类,让果子都包着核,这一切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话中所吩咐的得以实现,陆续出现在这个新的世界中。

在神还未动工之前,神要作成的事在神的心里已经有一幅图画了,当神开始成就这事的时候,也是神开口说出这幅图画的内容之时,一切都将因着神的权柄与能力而开始发生变化,无论神怎样作,怎么施行他的权柄,事情都会按着神的计划、因着神的话语一步一步得以成就,天地间也因着神的话语、因着神的权柄而一步一步得到改变。这一切的变化、生发都在彰显着造物主的权柄,也在彰显着造物主生命能力的超凡与伟大。他的意念不是一个简单的构想,不是一幅空洞的画面,而是一个具有生命力的、具有超强能量的权柄,是让一切都能变化、复苏、更新、消亡的能力,因此,一切的事物都会因着他的意念而转动,同时也因着他口中的话而成就着……

在万物还未出现以先,在神的意念中早已成就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成就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虽然在第三日陆地上生出了各样植物,但神并没有理由停止他要创造这个世界的脚步,他还要继续说话,继续成就他要创造的每一样新生物,他要说话,他要命令,他要施行他的权柄、彰显他的能力,他在为他要造的万物、要造的人类预备着每一样他所计划要预备的……

第四日,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在神又一次的施行权柄中诞生了

造物主以他的话语成就着他的计划,就这样他度过了他计划中的头三日。在这三日中并未见他行色匆匆,也未见他精疲力竭,相反,他度过了他计划中精彩的头三日,成就了沧海桑田、桑田沧海的伟作,一个崭新的世界呈现在神的眼前,一个在神的意念中封存着的美好画面终于在神的话语中一点一点地被打开来。每一个新生物的出现就如一个新生的婴儿诞生一样,造物主欣赏着曾在他意念中如今已成为现实的这幅画面,此时,他的心得到了一丝的欣慰,但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转眼新的一日来到,造物主新一页的计划又是什么呢?他又说了什么?他的权柄又是怎样得以施行的?同时,又有什么新生物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之中呢?随着造物主的指引,我们的目光停留在了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这一日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当然,对造物主来说,无疑又是一个精彩的一日,又是一个对现在的人类至关重要的一日,这一日当然也是一个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的一日。它是怎样的精彩,如何的至关重要,它又是怎样的不可估量呢?让我们先来听听造物主说的话……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创1:14-15)这是继神造了旱地与其中的植物之后又一受造之物所彰显的神权柄的施行。对神来说作一件这样的事同样是很容易的,因为神有这样的能力,神说了就算,算了就成。神命令天上的光体出现,这光体不但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而且要为昼夜、节令、日子、年岁作记号,这样,在神说话的同时,神所要作成的每一件事都按着神的意思、按着神指定的方式在应验着。

“天上的光体”即在上空可发出光亮的物体,它可照亮天空,也可照亮陆地和海洋。它随着神所吩咐的节奏与频率而旋转,为陆地的不同时间段而照明,这样,陆地之上东西的昼夜便因着这个光体的旋转周期而产生,它不但为昼夜作标记,也以它不同的旋转周期而为人类的节期与各种日子作记号,它与神所颁布的四季——春夏秋冬相辅相成、交相呼应而和谐地为人类的节令、日子、年岁作出规律的、准确的记号。虽然人类自有了耕作以来才开始了解或接触到神所造的光体所划分的节令、日子、年岁,但其实人类今天所了解到的节令、日子与年岁早在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便开始产生了,人类历经的春夏秋冬的交替周期也早在神创造万物的第四日便开始了。因着神所造的光体能规律地、准确地、清晰地让人辨识昼夜,数算日子,让人很明朗地掌握节令与年岁(月圆之日即满月之日,人便得知光体普照的新的周期开始了,月缺之日即月半之日,人便得知一个新的节令开始了,以此类推,多少个昼夜为一个节令,多少个节令为一个季节,多少个季节为一个年岁,便很规律地显示出来)。所以,人类便轻而易举地掌握了光体的运转所标记的节令、日子、年岁。从此,人类与万物便都不自觉地活在光体的运转所产生的昼夜交替、四季转换这样的规律之中,这也就是造物主在第四日所造光体的意义。同样,造物主作这件事所达到的目标与意义仍然离不开他的权柄与能力。所以,就神所造的光体与光体即将为人类带来的价值也是造物主权柄施行的又一力作。

在这个人类还未“抛头露面”的新世界中,造物主已经为他即将要造的新生命预备了“晚上与早晨”,“空气”,“陆地和海”,“青草、蔬菜和各样树木”与“光体和节令、日子、年岁”。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在他创造的每一件新生物上得以发表,他的话与实并行,丝毫没有误差,也没有丝毫间隔。这一切新生事物的出现与诞生都在证实着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一事实从未更改过,以往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永远都会是这样。现在再看经文中的这些话,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新鲜呢?你们是不是看见了新的内容、有了新的发现呢?那是因为造物主的作为打动了你们的心,指引了你们认识他权柄与能力的方向,开启了你们了解造物主的大门,是他的作为、他的权柄赋予了这些话语生命,所以在这些话当中人看到了造物主权柄的活灵活现,真正地看到了造物主的至高无上、看到了造物主权柄与能力的超凡。

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在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他吸引着人的目光,让人不得不瞩目他权柄施行下的一个个惊人的作为。他超凡的能力给人类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让人目不暇接,让人欣喜若狂,也让人为之赞叹、称奇、喝彩,更让人为之动容,为之生发仰慕、敬畏与依恋之情。造物主的权柄与作为让人的心灵震撼,也涤荡人的心灵,更让人的心灵得以饱足。他的每一个意念、每一次发声、他权柄的每一次流露都是在万物之中的杰作,都是受造人类最值得深入了解与认识的惊天伟作。数算着造物主话语中诞生的每一样受造之物,我们的心灵被神的能力之奇妙牵引着,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造物主的脚踪来到了下一日——神创造万物的第五日。

我们来一点一点地往下看经文,看看造物主又作了哪些事情。

第五日,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生命以不同的方式展示造物主的权柄

经文是这样的:“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创1:20-21)经文中说得很明白,在这一日神造了各样水中的生物,造了各样飞鸟在地面以上,就是造了各种鱼类还有各种飞禽,并且神让它们各从其类,这样地面上、空中、水里便因着神的创造而丰富了起来……

随着神话语的发出,刹那间一个个形态各异鲜活的生命在造物主的话语中活灵活现,它们争先恐后、活蹦乱跳、雀跃欢呼地来到这个世界上……水里,各类鱼儿游动着,各种贝类在水中的沙土里滋生出来,各种带鳞片的、带壳的、软体的生物在水中以各种形式争先生长出来,它们的体积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同时,各类海藻也争相生发,随着各类水中生物的游动而摇曳着,摆动着身躯,催促着这片死寂的水域,似乎在告诉它:奔腾吧!带着你的伙伴,因你不再孤独!当神所造的各类水中的生物出现在水中的那一刻开始,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给这沉寂了许久的水带来了活力,也带来了新的纪元……从此,它们相依相偎,相互陪伴,不分彼此。水为着其中的生物而存活,它滋养着所有存活在它怀抱中的每一个生命,每一个生命也将因着它的滋养而为它存活。它们互相奉献彼此的生命,同时,也都在以同样的方式见证造物主的造物之奇妙与伟大,见证造物主权柄的不可超越的力量……

在海水不再沉寂的同时,空气中也活跃起来。一只只大大小小的雀鸟从地面上腾空而起,它们与水中各样生物不同的是它们长满羽毛,拥有双翅,它们体态丰韵,身姿轻盈。它们抖动双翅,骄纵地、自豪地展示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华丽外衣与特殊功能和本领。它们自由地翱翔,娴熟地穿梭在天地间,穿梭在草原上、树林里……它们是天空的宠儿,它们是万物的宠儿,它们即将成为天与地的纽带,它们即将为万物传递信息……它们唱着歌,欢舞着飞来飞去,为这片曾经空洞的世界增添了欢声、带来了笑语,也带来了朝气活力……它们用嘹亮、清脆的歌喉,用它们的心声赞美造物主赐予它们的生命,它们用欢快的舞姿展示造物主造物的完美与奇特,它们将以造物主赋予它们特殊的生命为见证造物主的权柄而奉献它们的毕生……

无论水中的各样生物,还是飞翔在空中的各样生物,它们都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活在不同构造的生命体之中,并且按着造物主的吩咐成群结队地存活在它们各自的类别之中,这个规律、这个法则没有一个受造之物能改变。它们从不敢超越造物主给它们制定的范围,它们也不能超越这个范围。在造物主的命定之下,它们繁衍生息,它们严格地遵守着造物主给它们制定的生命轨迹与生命规律,它们自觉地遵守着造物主对它们无声的吩咐与造物主给它们的天条、戒律,一直到今天。它们用特殊的方式与造物主对话,领会造物主的意思,听命造物主的吩咐,没有一物曾超越造物主的权柄,而造物主对它们的主宰与掌管都在意念中进行着,虽没有话语的发出,但造物主独有的权柄在无声无息中掌管着这一切的没有言语功能的与人类不同的万物。这种特殊方式的权柄的施行不得不让人对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得出新的认识,作出新的解读。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在新的一日里造物主权柄的施行又一次将造物主的独一无二展示出来。

接着来看在这段经文中的最后一句话:“神看着是好的。”对这句话你们怎么理解?这句话中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着他创造的万物已经因着他的话而立而成,一切都在逐步发生着变化,这个时候神对他用话语造的各样东西、成就的各样事是不是很满意呢?这个答案就是“神看着是好的”。在这里你们看到了什么?“神看着是好的”代表什么?象征什么呢?这就是说,神有这个能力,有这个智慧来成就他计划好的事、他定好的事,成就他要达到的目标。当神作完一件事之后在他那儿有没有后悔呢?答案依然是“神看着是好的”。也就是说,神不但不后悔,反而很满意。没有后悔说明什么?说明神的计划是完美的,神的能力与智慧是完美的,而他的权柄是他能成就完美的唯一源头。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说也像神这样看着是好的呢?人做的每件事能不能都达到完美呢?人能不能一次而永远地成就一件事呢?就如人说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样,人做事永远不能达到完美。当神看着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样事是好的的时候,神所造的每一样东西便因着神的话而被定格,也就是说,当“神看着是好的”的时候,神所创造的东西便一次而永远地被定了型、被划分了类别、被固定了方位与其用途和功能,同时,它在万物中的角色与在神经营万物期间它所要走过的历程已被神命定,永不更改,这就是来自造物主给万物制定的“天规”。

“神看着是好的”这一句简朴而很难令人关注的话,一句很难引起人足够重视的话,却是一句神给所有受造之物下达天规、天条的话,在这一句话中造物主的权柄又一次得到了更实际更深入的体现。造物主不但能因着话语而得到他所要得到的一切,因着话语而成就他要成就的一切,而且他也能因着话语将他所造的一切掌管在他的手中,将他所造的万物主宰在他的权柄之下,并且有条不紊,同时,万物也将因着他的话语而生而灭,更因着他的权柄而存活在他制定的规律之中,没有一物能僭越!这个规律从“神看着是好的”那一刻便开始了,它将为神的经营计划而存在、而持续、而运作,直到造物主废掉它的那一日!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不仅体现在他能创造万物、命立就立,同时也体现在他能管理主宰着万物,赋予万物生机活力,更体现在造物主能一次而永久地给他计划中要创造的万物以完美的形式、完美的生命构造、完美的角色出现存活在他所造的世界之中,体现在造物主所思所想不受任何条件的局限,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独一无二的身份就如他的权柄一样从亘古到永远都不会改变,他的权柄永远都是他独一无二身份的代言与象征,他的权柄将永远与他的身份共存!

第六日,造物主话语一出,他意念中的各类活物陆续登场

不知不觉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工作已持续了五日,紧接着造物主迎来了他创造万物的第六日,这一日又是一个新的开端,又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一日。在新的一日来到之际,造物主又有怎样的计划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产生、被造呢?你听,那是造物主的声音……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创1:24-25)这些活物都包括什么?经文中记述道: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这就是说,在这一日里地上不但有了各样活物,而且都被划分了类别,同样,“神看着是好的”。

与前五日一样,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来,出现在地上,并各从其类。在造物主权柄施行的同时,他的话语从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计划要造的每一样活物都如期出现。在造物主说了一句“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这话之后,陆地上便活跃起来,地之上空顿时散发出各种活物的气息……在绿草青青的原野上,一只只壮硕的肥牛甩动着尾巴相继出现,咩咩叫着的羊儿成群结队,嘶吼着的马匹奔腾而来……顷刻间,寂静辽阔的草原上一片沸腾……各类牲畜的出现给万籁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它们将与草原为伴,它们将作为草原的主人而与草原相互依存,它们也将成为草原的守望者与看护者,而草原也即将作为它们永久的栖息地为它们贡献一切,作为它们生存永久的滋养者……

与各类牲畜同日诞生的各类昆虫在造物主的话语发出之时也相继出现,虽然它们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类生命体,但它们的生命力依然来自造物主的奇妙创造,它们并未迟到……它们有的扇动着小翅膀,有的缓缓爬行,有的一跃一跳,有的步履蹒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后退迅速,有的横行,有的纵跃……它们各自忙着寻找自己的家:有的钻入草丛,有的忙着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飞上大树,隐秘在丛林里……它们虽体型微小,但它们却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后便急不可待地搜寻可果腹之物:它们有的爬在嫩草叶上吃起来,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乐(这泥土倒成了它们的美餐),有的虽隐秘在丛林里,但也并未歇息下来,树上油绿的一片片树叶的汁液成了它们口中的美味、佳肴……在喂饱了肚腹之后,它们也并未停止它们的活动,它们虽小,但它们却能量巨大,活力无限,所以,它们都是万物中活动最频繁、最勤劳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从不慵懒,从不贪享安逸,当它们肚腹饱足之后,它们依然辛勤耕耘着它们的将来,为它们的明天、为它们的生存而忙碌着、奔跑着……它们轻轻哼唱着各种旋律的不同节奏的歌谣,为自己打气、加油,也为草丛、为树林、为一片片土壤平添欢乐,带来与众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它们用它们各自的语言、各自的方式为地上各种生物传递信息,也以它们各自特殊的生存轨迹为万物作出标志,留下印迹……它们与土壤、与绿草、与丛林亲密无间,它们为土壤、为绿草、为丛林带来活力、带来生机,也带来造物主对各样生物的嘱托与问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视着他所造的万物,这一刻,他的双目停留在了丛林里、停留在了大山间,他的意念在转动。随着他话语的发出,在茂密的丛林里、大山间出现了各样不同于之前所有受造之物类别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就是神口中所说的“野兽”。它们姗姗来迟,它们摇头摆尾,带着一副副不同寻常的面孔,你看它们有的披毛,有的带甲,有的龇牙,有的咧嘴,有的长颈,有的短尾,有的双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满血腥,有的双足弹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动,有的爬上树木远眺,有的隐身丛林之中等候,有的寻找洞涧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戏,有的穿行在丛林里……它们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它们的声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它们有的面目狰狞,有的模样俊俏,有的令人厌恶,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惧,有的憨态可掬……它们一个个陆续走出来,你瞧瞧,它们个个都趾高气扬,没规没矩,谁都懒得搭理谁,谁都懒得看上谁一眼……它们各自都带着造物主赋予它们各自的特殊生命,带着野性、带着蛮横出现在丛林里,出现在大山间。它们如此“目空一切”,霸气十足,谁让人家都是大山、丛林真正的主人呢?从造物主命它们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们便要“霸占”丛林,“霸占”大山,因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它们的界线,给它们制定好了它们的生存范围,它们才是大山、丛林真正的霸主,所以它们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不可一世”。而它们之所以被称为“野兽”,那只是因为在万物中它们是真正的带有野性的、蛮横的、难以驯服的受造之物。因为它们不能被驯化,所以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与人类和睦同居,不能为人类劳作;正是因为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为人类劳作,所以它们必须要远离人类,人类也不得靠近它们;因为它们远离人类,人类不得靠近它们,它们才能完成造物主赋予它们的责任——守护大山、守护丛林。它们的野性是保护大山、守护丛林,是让它们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护与保障,同时,它们的野性也将维护和保障着万物的平衡。它们的到来,让大山、让丛林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它们的到来,给寂寞空寥的大山、丛林注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从此,大山、丛林成了它们永久的栖息地,它们永不会失去它们的家园,因为大山、丛林为它们而生而存,它们将为守护大山与丛林而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它们也将严格地遵照造物主嘱托它们的——守住它们的领地、持续它们的野兽本性来维护造物主制定下的万物的平衡,彰显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神所造的万物,包括能动的也包括不能动的,像飞鸟、鱼类,像树木、花草,包括在第六日造的牲畜、昆虫、野兽,在神看都是好的,而且在神眼中这些事情都按着神的计划达到了尽善尽美,达到了神要达到的标准。造物主按着他的计划按部就班地作着他要作的工作。他要创造的东西一样一样地出现,每一样东西的出现都是造物主权柄的体现,也是他权柄带来的结晶,这些结晶不得不让所有的受造之物感谢造物主的恩泽,感谢造物主的供应。在神奇妙作为的彰显之下,这个世界一点一点地被神所造的万物丰腴了,它由混沌、黑暗变得清澈透亮,由死寂变得生机勃勃、活力无限,受造的万物之中,由大到小,由小到微小无一不是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所创造出来的,每一样受造之物都有其特有的、固定的存在的必要性与价值,不管它的形式与构造有什么不同,总之,只要是出自于造物主的创造,它都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存活。有时候人看到一种昆虫,这种昆虫很难看,人就说这只虫怎么这么难看,这么难看的虫绝对不是神造的,神绝对不能造出这么难看的东西来。这观点太愚昧!应该说“这个昆虫虽然特别难看,但它是神造的,它肯定有它独特的用处”。在神的意念当中,神要让他造的各种活物有各种各样的长相,各种各样的功能与用途,所以神造的万物没有千篇一律的,从外形到内里的构造,从生活习性到各自占据的位置都各有不同,牛有牛的长相,驴有驴的长相,鹿有鹿的长相,大象有大象的长相。你说谁最好看,谁最不好看?你说谁最有用,谁最没必要存在?有的人喜欢大象的长相,但没有人用大象种田的;有的人喜欢狮子、老虎的长相,因为它们在万物中长得最威风,但你能把它们当宠物养吗?总之,对待万物人都应存着顺服造物主的权柄,也就是顺应造物主给万物制定的规律这样的态度,才是最明智的,存着寻求与顺服造物主的初衷这样的态度,才是真正的对造物主权柄的接纳与肯定。因为神看着是好的,所以人还有什么理由挑剔呢?

至此,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将为造物主的主宰奏起新的乐章,将为造物主新一日的工作拉开辉煌的序幕,造物主也将在此刻为他自己的经营工作翻开新的一页!万物将按着造物主所制定的春发、夏兴、秋收、冬藏这一规律与造物主的经营计划遥相呼应,它们将迎来它们各自新的一日、新的开端与新的生命历程,它们也即将为迎接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每一日而生生不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从开始创造万物,神的能力就开始发表了,开始流露了,因为神以话语创造了万有,不管他以什么方式创造万有,不管他为什么创造了万有,总之,万有是因着神的话语而生而立而存的,这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在人类未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的时候,造物主就以他的能力、以他的权柄为人类创造了万有,以他特有的方式为人类预备了合适的生存环境,他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将来得到他气息的人类而预备的。就是说,在人类还未被造的时候,神的权柄就彰显在不同于人类的所有的受造之物中,大到天体、光体、海洋、陆地,小到飞禽走兽以及各类昆虫或微生物,包括人肉眼看不到的各种菌类,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得以存活,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繁衍,无一不是因着造物主的话语而活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它们虽没有得到造物主的气息,但它们仍旧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构造彰显着造物主所赋予它们的生命活力;它们虽没有得到造物主赐给人类的语言的能力,但它们各自都得到了造物主施予它们各自不同于人类语言的表达生命的方式。造物主的权柄不但能赋予外表看似静止的物质以生命的活力,让它们永不消逝,更能赋予各种生灵繁衍生息的本能,让它们永远不会销声匿迹,一代又一代地传递着造物主赋予它们的生存法则与规律。造物主的权柄所施行的方式不拘泥于宏观与微观,不局限在任何的形式之中。他能掌管天宇的运行,也能主宰万物的存亡,更能调动万物为他效力;他能管理山河湖泊的运转,也能主宰其中的万物,更能供应万物的所需。这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在人类以外的万物中的彰显。这样的彰显不是一生一世的,它永不停止,从不歇息,没有一人一物能更改,能破坏,也没有一人一物能加添或删减,因为造物主的身份是无人能替代的,所以,造物主的权柄是任何受造之物不能替代的,也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不能够达到的。比如神的使者或者天使,他们不具备神的能力,他们更不具备造物主的权柄;他们之所以没有神的能力,没有神的权柄,是因为他们不具备造物主的实质。在非受造之物中,比如神的使者、天使他们虽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但他们并不能代表神,虽然他们具备点人类不具备的能力,但他们并不具备神的权柄,他们并不具备神一样的创造万有、掌管万有、主宰万有的权柄,所以神的独一无二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同样,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也是任何非受造之物不能代替的。在圣经当中你有没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来创造万物呢?神为什么不差遣他的使者与天使来创造万物呢?因为他们没有神的权柄,所以他们不具备施行神权柄的能力。与所有的受造之物一样,他们也都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在造物主的权柄之下,造物主同样也是他们的神,也是他们的主宰者。在他们中的任何一员,无论高低贵贱、能力大小都不能超越造物主的权柄,所以,在他们中的任意一个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他们永远不可能被称为神,也永远不可能成为造物主,这是永不改变的真理与事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人类发展到今天,人类的科学可说是“蒸蒸日上”,在科学的探索中取得的成绩可说是“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说人类的本事越来越大,但唯独有一样东西是人的科学不能突破的:人类造了飞机、造了航母、造了原子弹,人类飞上太空,走入月球,人类发明了网络,过上了高科技的日子,但人类却造不出一只能喘气的活物来,对于任何生物的本能与生存规律以及各类生物的生死轮回都是人类科学所无能为力、不能掌控的。这不得不说人类的科学不管如何登峰造极也比不上造物主的一个意念,也测不透造物主造物的奇妙与造物主权柄的威力。地球上的海水那么多,它从来不随便越过它的范围上到陆地上来,那是因为神给它们各自定好了界线,命定好它在哪儿它就在哪儿,没有神的许可它不能乱动,没有神的许可,它们都互不侵犯,当神说让它动的时候它才能动,它的去向、它的存留这是神的权柄决定的。

“神的权柄”用土话解释就是神能说了算,神有权决定怎样作,神要怎样作就怎样作。万物的规律都是神说了算,不是人能说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变的,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是因神的意念、因神的智慧与神的命定而改变,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否认的事实。天地万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见的、人看不见的,都按着神的命定,按着神的吩咐,按着神当初创造的规律一点不差地在神的权柄之下存在着、运行着、变化着,没有任何一人任何一物能改变它的规律、能改变它原有的运行轨迹,它们因神的权柄而生,也因神的权柄而灭,这就是神的权柄。说到这里,现在你感觉神的权柄是不是神身份与地位的象征呢?神的权柄是不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备的呢?是不是任何人、事、物所能模仿、所能冒充、所能代替的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能力能创造出任何形式的有生命、有活力的东西,这是神的生命决定的。因为神是生命,所以他是一切生命体的源头,与此同时,神的权柄能使所有的生命体顺服神的一切话语,也就是按着神口中的话而产生,遵照神的吩咐存活、延续,在此之后,神便主宰、掌管所有的生命体,从来不会有误差,直到永远。这些是任何人与物都不具备的,只有造物主拥有、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称它为权柄,这就是造物主的独一无二。因此,无论“权柄”这个词本身或权柄的实质,只能与造物主相关联,因它是造物主特有身份与实质的象征,它代表造物主的身份与地位,除了造物主之外,没有一人一物与“权柄”这个词有关联,这也就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权柄的解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这是造物主对人类说的原话。在他说话的同时,那彩虹便出现在人的视线之中,直到今日。彩虹大家都见过,当人看到彩虹的时候,你知道这个彩虹是怎么出现的吗?科学没法论证这事,科学找不到它的源头,也找不到它的去向,因为这是造物主与人所立之约的记号,它不需要科学依据,不是人为的,不是人能改变的,它是造物主话语发出之后权柄的继续。造物主以他独有的方式在信守着他与人立的约和他的承诺,所以,以彩虹出现作为神立约的记号,这无论对于造物主还是受造人类都是永不更改的天条、法则,这个持续不变的法则不得不说是继造物主造了万物之后的权柄的又一次真实的体现,不得不说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是无限的,而以“彩虹”作为记号正是造物主权柄的继续与延伸。这件事是神用话语作的又一件事情,是神用话语与人立约的一个记号,他告诉人他要定意作成什么,以什么方式应验,以什么方式成就,事情就这样按着神口中的话而应验了。只有神有这个能力,在他说了这样的话的几千年之后的今天,人类仍然能看见在神口中所说的彩虹。因着神的一句话,这件事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更改、没有变化,没有人能将这彩虹挪去,也没有人能改变它的规律,它只为神的话而存在,这就是神的权柄。“神既说必算,既算必成,既成必到永远”这个话在这儿很明显地体现出来,这是神权柄、神能力的一个很明显的记号与特征。这样的记号与特征在任何的受造之物身上都不具备、都看不到,在任何的非受造之物中间也都看不到;这样的记号与特征是独一无二的神特有的,它将造物主独有的身份和实质与受造之物区分开来;同时,它也是除了神自己以外的所有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永不能超越的记号与特征。

在神那儿与人立约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借此告诉人一个事实,也告诉人他的心意,为此他用了一种独有的方式,用一个特殊的记号与人立约,用这种记号来承诺他与人立的约。那立这个“约”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这件事大到什么程度了呢?这就是这个“约”的特别之处:它不是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立的约,不是一个团体与另外一个团体立的约,也不是一个国家与另外一个国家立的约,而是造物主与全人类立的一个约;这个“约”的有效期是造物主废掉万物的那一日;这个“约”的实施者是造物主,它的维护者也是造物主。总之,与人类所立的“彩虹之约”的一切都按着造物主与人的对话而应验、成就,直到今日。受造之物除了顺服、听从、相信、领会、目睹、称赞造物主的权柄之外,还能有其他吗?因为除了独一无二的神以外没有任何人能有这样的能力立这样的约。在一次次彩虹的出现中,它告知人类、提示人类造物主与人类所立的“约”,在造物主与人类所立之约的不断地出现中,它显示给人类的不是“彩虹”与“约”本身,而是造物主那永不更改的权柄。一次次彩虹的出现,显示出来的是造物主在隐秘处惊天动地的奇妙作为,同时也是造物主永不消逝、永不更改之权柄的活力体现。这些是不是造物主另一方面独一无二权柄的彰显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说“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这是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这约如同“彩虹之约”一样将会得到永久的成就,同时也是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这样的应许只有神有资格有能力去兑现,无论人是否相信,无论人是否接受,也无论人如何看待、如何对待神所给的应许,然而这一切都将按着神话中所说的一点不差地得以应验。神的话不会因着人的意志或人的观念的改变而改变,他不会因着任何人、事、物的改变而改变,万物废去,神的话也不会废去。相反,万物废去的那一日,也正是神的话得以完全应验的那一日,因为他是造物主,他有造物主的权柄,他有造物主的能力,他掌管万有,掌管一切的生命力,他能使无变有,使有变无,他掌管一切生与死的转换,所以让人的子孙多起来,在神来看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了。尽管对这件事人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听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但是在神来看,神定意要作的、神应许给人的事不是天方夜谭,也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神已看到的事实,它必将被成就。这个你们有没有体会?事实证明了亚伯拉罕的后裔多不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是不是神话中所说的“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一样?是不是遍及各国各方,遍及世界各地?这个事实是因着什么成就的呢?是不是因着神话语的权柄成就的呢?在神说话之后的几百年或者几千年期间,神的话语在持续得以应验,不断地得以成为事实,这就是神话语的威力,是神权柄的证实。当初神创造万有的时候,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这是很快发生的事,是在短时间内应验的事,这些事的成就与应验没有时间差,是立竿见影的事。同样都是神权柄的彰显,而在神赐福亚伯拉罕一事上,让人看到了神权柄的另一方面实质,也让人看到了造物主权柄的不可估量,更让人见识到了造物主权柄更实际、更精湛的一面。

神的话语一出,神的权柄就开始执掌这个工作了,而在神口中所应许的这个事实就开始一步一步变成现实了,万物其间,一切都因此而发生着不同的变化,就如春天来到之时,草绿了,花儿开了,树木发芽了,小鸟儿开始歌唱了,大雁回来了,田间地头可见人头攒动……万物都随之复苏了,这是造物主的奇妙作为。当神成就他的应许之时,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也都随着神的意念而更新、变化,无一例外。神口中的一句承诺、一个应许的应验,万物都将为此而效力,而被调动,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在造物主的权下被摆布安排着,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敬献着各自的功用,这就是造物主权柄的彰显。在此你看到了什么?你怎样认识神的权柄?神的权柄有没有范围?有没有时间限制?能不能论高低长短?能不能论大小强弱?能不能用人的尺度衡量?神的权柄不是忽隐忽现、忽有忽无的,没有人能衡量他的权柄到底有多大。神赐福给一个人,不管长达多长时间,他的这个赐福都是持续的,这个持续见证着神权柄的不可估量,也让人类看到了造物主永不熄灭的生命力的一次次再现。他权柄的每一次彰显都将他口中的话完美地呈现出来,呈现给万物,呈现给人类,而他权柄所成就的每一样事都是那样的精美绝伦、天衣无缝。可以说,他的意念、他的话语、他的权柄与他所成就的每一样工作,都是一幅无与伦比的精美的图画,对于受造之物来说,它的意义与价值是人类的言语所望尘莫及的。当神赐给人应许之后,无论这个人生在何处、在做什么,无论他得着应许前后的背景是什么,也无论他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在神都了如指掌。神所说的话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在神来看都如刚刚发生一样。这就是说,神有能力,神有这样的权柄跟进、掌管、实现他所给人类的每一样应许,无论这个应许是什么,也无论这个应许需经过多久才能完全得以应验,更无论成就这个应许所涉及的范围有多广,例如时间、地界、种族等等,这个应许都将会得以成就、得以实现,而且在神都不费吹灰之力。这证实了一件什么事呢?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范围掌管的是全宇宙、全人类。虽然光是神造的,并不能说神就只管理光,神造了水就只管理水,剩下的事就与神无关了,这是不是误解?虽然神赐福给亚伯拉罕一事经过几百年之后逐渐淡出了人的记忆,但这个应许在神来看依旧如故,它依然在成就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在此期间神是怎样施行他的权柄的,万物又是如何被神摆布、安排的,在神所造的万物之中发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这些尽管人类从不知晓,从不耳闻,但神权柄的彰显、神作为的流露的每一个精彩的片段,都在万物中流传、颂扬,万物都在彰显着、诉说着造物主的奇妙作为,而造物主主宰万物的一段段佳话将永远被万物传扬。神主宰万物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显示给万物的是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当你看见了神的权柄与神的能力无处不在的时候,你便会看到神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神的权柄、神的能力不受时间、地理、空间和任何人事物的限制,神的权柄与他能力的范围超过人的想象,是人测不透、是人难以想象的,是人永远都认识不完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虽然有权柄、有能力,但他作事很严谨,很有原则,他作事很守信。他的严谨与他作事的原则显示出造物主的不可触犯与造物主权柄的不可逾越。虽然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柄,万物都在他的权下,虽然他具备主宰万物的能力,但神从来都不破坏、不打乱自己的计划,他每次权柄的实施都严格地持守着他自己的原则,准确地按着他口中所说的、按着他计划中的步骤与目标而进行。不言而喻,在神主宰下的万物也都遵循着神权柄实施的原则,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他权柄的摆布,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他权柄实施的原则。在他的眼目中,蒙赐福之人因着他的权柄而得到祝福,被咒诅之人因着他的权柄而受到惩罚。在神权柄的主宰之下,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神权柄的施行,也没有一人一物能改变神权柄施行的原则。造物主的权柄不会因着任何因素的改变而改变,同样,他权柄施行的原则也不会因着任何的原因而改变。天地巨变,造物主的权柄却不会变;万物废去,造物主的权柄却永不废去。这就是造物主永不更改、不可触犯的权柄的实质,这也正是造物主的独一无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神是怎么带领、供应人类走到今天的

‘话语’这个词虽然普通而且简单,但从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说出的话却震动地宇,改变了人的心,改变了人的观念、人的旧性情,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旧貌。历代以来只有今天的神才这样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说话,如此来拯救人,人便从此活在了话语的引导之下,活在了话语的牧养供应之中。

撒但是堕落的天使,它不能创造天地万物,也不能超越神的权柄

神来在肉身主要就是为了让人能够看见神的实际作为,把无形无像的灵实化在肉身,让人能摸得着、看得见,这样,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着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说话发声,不实际地来在地上,人还是不能认识神,只能用空洞的理论来传说神的作为,并不能有神的话作实际。神来在地上主要是为神要得着的人立一个标杆、作一个模型,这样,人才能实际地认识神、摸着神、看见神,才能真正被神得着。

任何天使都不能称为神,因为它创造不了天地万物

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

神是怎样管理、主宰整个宇宙世界的

人若总是称呼我为耶稣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开辟了新的时代,开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稣降临,这样的人我都称其为不信我的人,是不认识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