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神子民?什么是效力者?

相关神话语:

现在已不是以往的景况,我的工作又进入一个新的起点。既说进入新的起点,便有新的方式:看见我话而且接受我话作生命的人都是在我国中的人,既在我国中,便是我国中的子民,因着接受我话语的带领,所以虽称子民,却并不亚于“儿子”这一称呼。既是做子民的,那所有的人都得在我国中尽忠,在我国中尽本分,凡触犯我行政的都得接受我的惩罚,这是我对所有人的忠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

既称为子民,便能荣耀我名,即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若欺哄隐瞒我,背着我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的人一律开除,从我家中隔离出去,等待我的发落;在以往对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来公开论断我的,也开除在我家之外。作为子民的必须是时时体贴我的负担,而且追求认识我话的,这样的人我才开启,必活在我的开启引领之下,必不致受刑罚;不体贴我负担而是注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为不是为了满足我心,而是为了“讨口饭吃”,这类犹如“叫花子”一样的人我坚决不使用,因他生来就不知什么叫体贴我的负担,是理智不正常的人,这样的人是大脑缺乏“营养”,需回家去得以“滋补”,我不使用这样的人。在子民中,必须人人都把对我的认识当作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样尽到底,像吃饭、穿衣、睡觉一样,每时每刻都不忘记,最后对我的认识达到像你吃饭一样“熟练”,是手到擒来,不费丝毫力量;对我所说的话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应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话的,便是直接抵挡我的;不吃我话的,不追求认识我话的,便是对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门之外。因我以前就说过,我要的不是人数的多,而是人员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从我话中认识我,那我宁肯淘汰其余的人而着重开启、光照这一个人。从中看出,不一定人数多就能彰显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麦子(即使颗粒不饱满),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颗粒饱满,足够人欣赏)。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这样的人应自觉地离开,我不愿再看见,免得再继续羞辱我名。对子民的要求我暂说这几条,以后根据情节的不同再给予制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一个人真能安静在神面前,他能脱去一切的世界缠累,能达到被神占有。凡是不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保证都是放荡不受约束的人,凡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都是在神面前有敬虔的人,是渴慕神的人。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是注重生命的人,才是注重灵里交通的人,才是渴慕神话的人,才是追求真理的人。凡是不注重安静在神面前的,不实行安静在神面前的人,都是贪恋世界的虚浮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他即使说信神也是口头。神最后所成全的、作成的都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所以说,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是蒙大福的人。一天吃喝神话的时间很少,尽忙外面事务,不注重生命进入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发展前途。能安静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这才是神的子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现在的多数人(指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人)都处于这种光景,我的话这样明说,这些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还是顾及肉体享受,吃完睡,睡完吃,不揣摩我话,即使是有劲也是一阵子,过后仍然如此,没有一点变化,好像他根本没听我的话,这是标准的废人,没有一点负担,是最明显的混饭吃的人,过后,我一个一个地撇弃,别着急!我一个一个地打发他回无底深坑里。像这一类人,圣灵从来没在他身上作工,他所作的都是恩赐,既谈到恩赐,便是没有生命的人,是我的效力者,我一个都不要,把他们都淘汰(但现在还稍微有点用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一百零二篇》

效力者,从字面意思上看,按人类的语言理解就是临时工,暂时服务于一项行业或者工作,是临时被需要的。在神家中,在神的经营计划中,在神的作工当中,被称为效力者的这一类族群是必不可少的。当这一部分人来到神家,来到神工作场地的时候,他们对神一无所知,对信神一无所知,对神的作工、神的经营计划统统都是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懂,就是个门外汉。门外汉在神家称呼什么?外邦人。当一个在神眼中的外邦人来到神家的时候,他们能做什么?他们被神需要的到底是什么?因着人有败坏性情,因着人的本性实质,人所能做的就是听之任之,神吩咐什么就做什么,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神的话说到哪儿人就知道到哪儿,仅仅是知道,根本达不到理解,人是在被动地配合神所要求的每一样工作,没有主动。你真有主动你还明白真理、明白神心意了呢!这里所说的被动就是你不知道神要作什么,你不知道神让你做什么的意义、价值所在,你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来到神家你就如一部机器一样,神怎样操纵你就怎样发挥。你被神需要的是什么?(神发表真理审判人类的对象。)对了,是神说话的一个对象。还有什么?恩赐是不是?(是。)正常人性的思维,这算不算?(算。)你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才用你,如果你的神经不正常,你做效力者都不够格。还有什么?(人所会的技术、人的特长。)也就是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还有什么?(与神配合的心志。)这也是一项,就是人听话顺服的一种意愿,也可以说成是人喜爱正面事物、喜爱光明的一种愿望。如果说是心志,那范围就窄一些,意愿涵盖的面就广一些,在程度上,意愿相对心志会小一些,就是你从有这个意愿开始,当有了意愿之后才一点点地产生各种心志,心志就更具体一些,意愿就更广泛一些。在败坏的人类身上,对于造物主来说,你被神需要的就是这几样东西。就是说,一个对神、对神的经营、对神的实质、对神的说话、对神的性情一无所知的门外汉来到神家,就如一部机器一样,能为神做的、能配合神作工的基本上与神所要求的标准(真理)没有任何关系,在人身上神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刚才所说的这几样:第一,成为神说话的对象;第二,人所具备的各种恩赐;第三,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第四,人所具备的各项技能;第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具备了听神话、顺服神话的意愿。这几样都很关键。当人具备了这几样之后,人就开始为神的工作、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劳了,正式走上正轨了,就是正式成为神家中的一个效力者了。

在人不明白神话,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心意,对神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前,每一个人所充当的角色没有其他,只能是效力者。就是你愿意当效力者你也是,你不愿意当你还是,你逃不掉这样的称呼。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一辈子了,从信耶稣开始到现在有好几十年了,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这话问得怎么样?你问谁呢?你得问你自己:你现在明白神心意了吗?你现在是在出力还是在实行真理?你走上追求真理明白真理的道路了吗?你进入真理实际了吗?你有敬畏神的心了吗?如果你具备了,临到神的试炼你能站立住了,你能敬畏神远离恶了,那当然你就已经不是效力者了。如果这几样你一样都没具备,那无疑你仍然是效力者,这是逃不掉的,这也是必然的。有些人说:“我都信神三十多年了,从神这次道成肉身作工说第一句话开始,我就成为神的跟随者了,我是第一批亲历神作工的人,我也是第一批亲耳聆听神亲口说话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在跟着神,在相信神,经历了多少迫害,经历几次抓捕,经历多少危险,神都保守、带领我走过来了,神没有丢弃我,我现在还在尽着本分,光景越来越好,信心越来越大,对神没有一点儿疑惑,难道我还是效力者吗?”你问谁呢?这话是不是问错对象了?这话你不该问,既然你都信那么多年了,你心里应该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信那么多年了你是不是效力者你自己还不知道?那你怎么不问问自己有没有真理实际呀?敬畏神的心有没有产生,远离恶的表现有没有啊?神作这么多年工作,说这么多话,你得着多少,你进入多少?你接受过多少神的修理对付、试炼熬炼?当接受这些的时候,你站住见证了吗?你能见证神吗?当你临到约伯一样的试炼的时候,你能不能否认神?你对神的信到底有多大?你那个信仅仅是相信,还是真实的信哪?你问问自己这些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浑人一个,我看你就是个随帮唱影的,连效力者这个称呼你都不配得。人对待效力者有这样的态度,在心里有这样一笔糊涂账,但是神对待任何人都不糊涂。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当人进到神家,最初不明白真理,只是有各种意愿或者是产生一些配合的心志的时候,人在这个期间所充当的角色只能是效力者。当然,效力这两个字不太好听,如果换个说法,就是在为神的经营计划工作服务、效劳,就是在出力。不明白什么,也不懂什么,会点技能,有点恩赐,会学点话,能担任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但是对于神拯救人类、神经营人类的各项具体工作,与真理有关的各项工作,不能献上一点力,不能有任何的配合,只是在一些事务性的工作上出点力、说点话,做些外围的带点服务性的工作。如果人尽本分或者在神家充当的角色、所作工作的实质是这样的话,那人就很难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号了。为什么很难摆脱呢?这是不是与神定义这个称呼有关?人出点力,凭着人天然的那些本事、恩赐、头脑做事,这很容易,但是凭真理活着,进入真理实际,按照神的心意去做,这就很费劲了,这需要时间,需要人带领,需要神的开启,也需要神的管教,更需要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临到。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期间,人大多数所能做的、所能提供的就是那几样:充当神说话的对象;具备一定的恩赐,在神家还有点儿用;具备了正常人性的思维,交代给你什么工作你还能领会、还能做;具备一定的技能,在神家的某项工作上还能发挥你的特长;最重要的一点,有听话顺服的意愿。在神家效力的时候,为神的工作出力的时候,你有那么点儿听话顺服的心思你就不能跑,就不能炸刺儿,你就会尽力克制少干坏事,多做好事。这是不是多数人的情形、状态?当然,在你们所有人中间,有极少数的人已经走出这个状态、走出这个范围了。那这极少数的人他们具备了什么?他们明白真理了,有真理实际了,临到事能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了,能按照真理原则做事了。他们听话顺服的意愿已经不仅仅是停留在心志上面了,已经能主动实行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做了,临到事有敬畏神的心了,不乱说、不乱做,小心谨慎,尤其是面对对付修理不合己意的时候能不论断神,心里不产生抵触,对神的身份、地位、实质从内心深处有了真实的接受。这些人与效力者有没有区别?(有。)区别在哪儿?第一,明白真理了;第二,能实行出一些真理了;第三,对神有一些认识了;第四,听话顺服不再是意愿,而是转变成一种主观的态度,就是有真实顺服了;第五,这一条是这里面最重要的,也是最宝贵的,就是敬畏神的心产生了。具备了这些的人,可以说就已经摆脱效力者这个称呼了。因为从他们的各方面进入,还有对真理的态度、对神认识的程度上来看,他们在神家中已经不再是服务于一项行业这么简单了,已经不再是临时被叫来作点简单的工作而已,就是说,这些人不是为了一时的酬劳来的,不是临时被招来暂时用一下,用的期间还在观察是否能够长期地从事这项工作,所以这些人就已经摆脱了效力者这样的头衔、这样的称呼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么?就是为神的选民效力,主要是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选民。这些人无论是出力,还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担任一些职务,神对这些人的要求是什么?有没有很高的要求?(没有,神要求人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来源是什么,神因为什么选你,你也得对神有忠心,对神所托付你的、你担任的工作、尽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够忠心的话,达到神的满意,能换来什么样的结局呢?就是能够剩存下来。剩存下来的效力者,这算不算福气呀?剩存下来意味着什么呢?这个福气意味着什么呢?在地位上看似与神的选民有所不同,有差别,但事实上,效力者与神的选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样的?最起码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样的,这你们不否认吧!神的说话、神的恩典、神的供应、神的祝福,哪一个人没享受到?丰丰富富,哪一个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份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儿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他担任的角色是效力者。作为受造之物中的一员,效力者与神的选民有差别吗?事实上是没差别。在名称上有差别,在实质上有差别,担任的角色上有差别,但是神并没有偏待这一部分人。那为什么把这一部分人定为效力者了呢?这你们得有所了解呀!效力者这一部分人是从外邦人中间过来的,一说从外邦人中间过来,那这一部分人的老底就不好,这一部分人都是无神论,他的老底是无神论,不信神,仇视神,仇视真理,仇视正面事物。这一部分人他们不信神,不相信有神,他们能不能听懂神的话?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来说,这一部分人听不懂神的话,就如动物听不懂人的话一样,他们听不懂神说的是什么、神的要求是什么、神为什么这样要求,不理解,就是听不明白,不开窍。鉴于这个原因,这一部分人没有之前所说的所谓的生命。没有所谓的生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具不具备真理?具不具备对神话的经历与认识?(不具备。)这就是效力者的来源。但是神既然让这一部分人效力,也对这一部分人有要求标准,并不是说对这些人就采取蔑视或者采取应付的态度。尽管这一部分人听不明白神的话,没有生命,但神还是善待这一部分人,对他们有要求标准,这个要求标准你们刚才也说了,对神得有忠心,得能听话,效力要效到点上,也要效到最终。你能够做一个忠心的效力者,能够效力到最后,能完成神给你的托付,你这一生就活得有价值了,你就能剩存下来了。如果你个人再用点劲,再努努力,在认识神的事上能够再加把劲,能谈出点对神的认识,能够见证神,再能明白点神的心意,你能去配合神的工作,再去体贴点神的心意,你这个效力者就有转机了。这个转机是什么呢?就不再是简单地能剩存下来了,神会根据你的表现,根据你个人的意愿、个人的追求将你列在神的选民中,这就是转机。这个转机给效力者带来的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能够成为神的选民,成为神的选民这就意味着这个人不再像外邦人一样与动物互相轮回。这算不算好事啊?这算好事,也是好消息。就是说,作为一个效力者,他是有可塑性的,不是说一个效力者神命定他效力他就永远效力了,这不见得,神会根据个人的表现对人作出不同的处理,给人不同的答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现在,你们对于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大概明白了?效力者这个称呼是不是神给人类的一个歧视性的称呼?是不是神有意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人或用这个称呼来显明人、试炼人呢?(不是。)那神是不是想用这个称呼让人知道人到底是什么?神有没有一点这个意思?其实神没有这些意思。神没有意思要显明人,没有意思要贬低人、挖苦人,也没有意思用这个词来试炼人。唯一的一层意思就是,这个称呼是神根据人类的表现、实质,还有在神作工作这个阶段人类所充当的角色,人类所能做的、所能配合到的而定性的,而产生的。从这一层意思上来看,凡是在神家中的每一员都是为神的经营计划效力的,都曾经充当过这样的角色,能不能这么说?(能。)太能了!神不想用这个称呼来打击谁的积极性,也不想用这个称呼来试炼你的信心、你对神真实的信,更不是用这个称呼来贬低你,让你老实点,让你听话点,让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更没有意思用效力者这个称呼剥夺人类尽受造之物本分的权利。这个称呼完完全全就是人类在跟随神的过程当中,人的情形、实质与人在神作工过程当中的一种状态所产生出来的。所以说,这个称呼与神的经营工作结束以后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名分、什么地位,以及人的归宿如何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这个称呼的出处完全是来自于神经营计划、经营工作的需要,也是人类在神经营工作当中的一种状态。至于人类作为效力者为神家提供服务,像一部机器一样被使用,这个状态是持续到最终,还是在途中能有所改善,这就根据人的追求了。如果一个人追求真理,能达到性情变化,能达到顺服神、敬畏神,那这个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彻底摆脱了。摆脱了效力者的称呼,人就变成什么了?是神真实的跟随者,是神的子民,国度的子民,就是神国中的民。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只满足于付代价、吃苦、出力,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性情丝毫没有变化,做什么事也不按照神家的原则去做,最终达不到顺服神、敬畏神,那效力者这个称呼、这个“桂冠”就不大不小正好戴在你头上了,你就永远摆脱不了了。如果到神作工结束的时候你还是这样一种情形,你的性情还是没有变化,那你就与神国中的民这个称呼无关无份了。这话怎么理解呢?有些人说:“与神国中的民无关无份了,永远是效力者了,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明不明白?你们说,神的工作一旦结束,就是神要拯救的人都拯救了,神要作的工作到此结束了,神不再说话,不再引导人,不再在人类身上作任何的拯救工作,到此为止,此时此刻,神的工作结束了,那每一个人所走的信神的道路是不是也就到此为止了?有那么一句话:“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22:11)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一旦神说他的工作到此时此刻结束,那就意味着神拯救人、刑罚审判人的工作不再作了,神不再开启引导你,不再苦口婆心地跟你说劝勉的话、对付修理的话,不再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万物的结局到此被显明了,人类的结局到此也就定型了,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了,你的机会没有了,就是这个意思。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十七》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神根据什么定规人的结局?

神以试炼来定规人的结局。以试炼定规人的结局有两个标准:第一是试炼人的次数;第二是试炼人的结果。就是以这两个指标来定规人的结局。现在咱们就细说说这两个标准。首先,当一个人临到神的试炼的时候〔注:这个试炼也可能在你来看很小,不值得一提〕,神会让你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的手临到了你,是神为你摆设了这样的环境。

聪明童女得到什么赏赐?愚拙童女因为什么落入灾难中?

赏善怎么赏啊?聪明童女被提到神面前赴筵席,最后达到得洁净、被成全,这就是得赏赐,是神的赏赐、恩待。愚拙童女不管信主多少年,为主有多大花费,受多大苦,因为他否认神的话、拒绝神的话,没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新郎来了没认而被淘汰,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齿,这个结果叫什么呀?这叫罚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