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被征服的对象是衬托物,被成全之后才是末世工作的标本模型,没被作成以前是衬托物、是工具,也是效力品,被彻底征服的人是经营工作的结晶,也是标本模型,就这几个不起眼的“称呼”在人身上显出许多有趣的“故事”来。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称呼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时伤了和气。你别看这小小的称呼,在你们的思想意识中认为并不是小小的称呼的事,而是关乎你们的命运的大事。所以,那些不明事理的人经常会因为这一件极小的事而造成大的损失,这就是因小失大,而且你们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称呼而逃跑再也不回来了。这都是因为你们把生命看得太微小,而把对你们的称呼看得太昂贵,这样,在你们的属灵生活中以至于涉及到你们的现实生活中,因着你们这地位观念往往会产生许多曲折离奇的故事来。你们或许不承认,但我说,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这样的人,只不过你们没有一个一个地显露出来罢了。就在你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都发生过这样的故事,不信你就看看下边这个姊妹(弟兄)的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段,或许这个人就是你本人,或许是你生活中的一个熟悉的人。如果我说得不错的话,这个小片段就是你本人的经历,而且一句话不少,一个心思、意念都没落下,完完全全都记录在这段故事中,不信你就看看。

这是一个“属灵人”的一段小小的经历,记在下边。下教会一看弟兄姊妹那个样就着急了:你们怎么总也不满足神心意呢?这些没良心的狗东西(教训弟兄姊妹)!你们竟昧着良心做些狼心狗肺的事……我这么说你们,这也是恨我自己,看见神心急如火烧,我也跟着上火,我真愿意把神的工作搞彻底了,真想把你们服事起来,只是我现在力量太单薄,神为我们花了多少时间,说了多少话,可我们现在还是这样,我心中总感觉亏欠神的太多……(流泪了,再也说不下去了)接着就祷告开了:神哪!求你加给我力量,加倍地感动我,让你的灵在我身上作工,我愿与你配合,到最终只要你得着荣耀,我现在愿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哪怕是舍命我也愿意,只要我们能献上大赞美,让弟兄姊妹都欢歌起舞赞美你的圣名,荣耀你,彰显你,都对你的工作定真,而且愿意体贴你的负担……就他这么恳切地祷告,圣灵还真加给他负担了。在这一段时间,他特别有负担,整天看呀、写呀、听呀,简直忙得不可开交,灵里情形特别好,心里总有劲、总有负担,偶尔软弱或碰壁,但过不多长时间就恢复了正常情形。这样经历了一段时间,长进也很快,对许多话也能明白了,歌学得也快了,总之灵里情形特别好。看到教会里的许多事不合神心意,他就着急上火,看到复制磁带没人管心里也着急:这是对神的工作忠心吗?是满足神的心意吗?就这么一点实际代价你们都献不出来?你们不愿干我干……

在他有负担的时候,圣灵越作他越感觉好,偶尔遇到一点消极,遇到一点难处,自己也能胜过去。就是说,他经历圣灵作工的时候,即使光景特别好,也避免不了有些难处,有点软弱,这都是不可避免的事,但过不多久便能从这情形中出来。经历软弱的时候,一祷告觉得自己身量实在是小,但是他愿与神配合,不管神怎么作,他都愿意满足神的心意,都愿意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有人对他有看法、有成见,他能放下自己,跟他主动交通,这些情形都是在圣灵正常作工的时候所有的情形。过了一段时间,工作也开始转变了,人都进入了另一个作工步骤之中,对人又另有要求,这样便有新的说话来对人提出要求了:……我对你们只是恨,从来没有过祝福,没有心思祝福你们,也没有心思把你们作成,对你们只是恨,因为你们悖逆,因着你们的弯曲诡诈,因你们素质差、地位又低,我从来没有把你们看在眼里,从来没把你们放在心上,我作工只是来有意定罪你们,我手一直没离开你们,我的刑罚一直没离开你们,对你们一直是审判、咒诅,因为你们对我并不认识,所以,我对你们的忿怒一直没离开。虽然我一直作工在你们中间,但我对你们的态度你们应该知道,只是厌憎,并没有别的态度,没有别的看法,我只是要让你们来衬托我的智慧、我的大能,你们只是我的衬托物,因我的公义是借着你们的悖逆显明出来的,我让你们作我工作的衬托物,做我工作的附属物……他一看附属物、衬托物就开始思想了:这怎么跟随呢?这么付代价还是个衬托物,衬托物不就是效力的吗?以往说不做效力者而做子民,今天不是还没摘掉这帽子吗?效力者不是没生命吗?再受苦神也不会称许呀!衬托完了神的大能之后不就结束了吗?……越想越没劲了,来到教会里面,看见弟兄姊妹的情形,心里更难受了:你们也不行了!我也不行了!我消极了。唉!有什么办法呢?神还是不愿意要咱们,神作这样的工作没法不让咱们消极,我也不知怎么搞的,祷告也不愿祷告了,反正我现在也不行了,实在起不来了,我祷告好几次也起不来,我也不愿再走了。我是这么看的,神说我们是衬托物,“衬托物”不就是效力者吗?神说是衬托物,也不是儿子,也不是子民,也不是众子,更不是长子,什么也不是,是一个衬托物,有这样的称呼那我们的结局还能有好吗?衬托物是没希望的,因为没有生命,如果是众子、子民,这还有希望,还能被作成,衬托物能把神的生命装在里面吗?神能把生命作在为他效力的人里面吗?他爱的人是有他生命的人,有他生命的人是他的儿子、子民。虽然我是消极了,我软弱了,我希望你们别消极。我知道这样后退、消极不能满足神的心意,但我不愿作衬托物,我害怕作衬托物,反正我就这么大劲了,反正现在我是不行了,我希望你们最好别向我学习,能够从我得点启发,我想我还是死了吧!我死前给你们留点遗言,希望你们作衬托物也要作到底,或许到最后衬托物神还称许……弟兄姊妹一看,他怎么消极到这种程度呢?那两天不很好吗?怎么突然这么凉了呢?怎么不正常了呢?他说:你别说我不正常,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我知道我没满足神的心意,不就是因为不愿作神的衬托物吗?我也没做别的大事,或许有一天神把衬托物改成受造之物,而且是被神大用的受造之物,这不有希望了吗?希望你们别消极、别气馁,能够继续跟随神,作更好的衬托物,反正我是走不下去了。别人一听,你不行我们也照样跟随,我们不因着你的消极受辖制。

这样经历了一段时间,仍然因为衬托物消极,我就对他说:你对我的工作根本不认识,你对我说的话的内幕、实质、要达到的果效根本就不认识,你不知道我作工的目的与作工的智慧,我的心意你一点不领会,你就知道因着衬托物往后退,你的地位之心太强了!你是傻种一个!我以前对你说过多少话,说要成全你,你忘了?在说衬托物以前不是谈被成全吗?“我想想,别着急!说衬托物以前,是讲过,是有这么回事!”我说被成全以前,是不是说要把人征服之后再成全?“是呀!”我说的话是不是真诚的?我说话是不是信实的?“是呀!你是从来不说假话的神,这谁也不敢否认,但你说话的方式太多。”我的说话方式是不是按照工作步骤而变的?我所说的话是不是按照你的需要去作的、去说的?“你按照人的需要去作,供应人的所需,这也不假!”那我对你说的话,对你所说的是不是有益处的?刑罚是不是为了你?“还说为了我呢!我都快叫你刑罚死了,我都不想活下去了,你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说,我知道你成全我是为了我,但你并没有成全我,而是让我作衬托物,而且你仍然刑罚我,这不是恨我吗?你的说话人都不敢相信,今天我才看清,你就是为了解你的心头恨,不是为了拯救我。以前你都瞒着我,说要成全我,还说刑罚也是为了成全,我就一个劲儿地顺服你的刑罚,不想今天得了个衬托物的称呼。神你让我做什么不好哇?你非得让我戴这个衬托物的帽子?哪怕让我做国度中看大门的也行啊!我跑来跑去,现在两手空空,倾家荡产,你到现在才告诉我,让我作你的衬托物,我怎么有脸见人呢?”那我以前作了那么多刑罚的工作你不也有认识吗?你不也认识自己了吗?刑罚不就是话语的审判吗?这衬托物的称呼不也是话语的审判吗?“那这么说,你说的衬托物也是方式了?是为了以此来审判我吗?如果是这样,我就跟随。”那现在怎么跟随我?“跟随你,我还没打算怎么跟随呢!我现在让你说句不是方式的话,我是不是衬托物了?衬托物是不是也能被成全?就衬托物这个名称能不能变了?能不能借着衬托物作个响亮的见证,之后作成被成全的人、爱神的标杆、神的知己?能不能作成?你说实在话!”你不知道事实在不断发展、在不断变化吗?只要你现在愿意顺服这个衬托物,你也能变化,是不是衬托物这不关乎你的命运,关键是你能不能做一个生命性情有变化的人。“你说吧!到底能不能把我成全?”你只要跟随顺服到底,保证能把你成全。“还得受哪些苦?”患难、话语的审判与刑罚,尤其是话语的刑罚,就如衬托物一样的刑罚!“还有衬托物一样的刑罚呀?不过经历患难能被你成全了,能有希望就行,哪怕能有一线希望,都比衬托物强,就衬托物这名最难听,我就不愿意作衬托物!”那衬托物怎么了?衬托物不也很好吗?衬托物就不配享受福分了?我说让衬托物享受福分你就能享受到,人的称呼不是因着我的作工在变吗?一个称呼就把你折腾成这样了?作这样的衬托物作得值得,你愿不愿意跟随吧!“你到底能不能把我作成吧!你到底能不能让我享受你的福分呢?”你愿不愿意跟随到底呢?你愿不愿意把自己献出来呢?“让我考虑考虑,衬托物也能享受你的福分,也能被你作成,作成以后还是你的知己,能明白你的一切心意,你所有的我也有了,你所享受的我也能享受了,你所知道的我也知道了。……经历患难被成全之后,还能享受福分,那到底享受什么福分呢?”享受什么福分,这个你先别着急,我告诉你你也没法想象,作好衬托物之后也就是被征服了,是一个成功的衬托物,就是被征服的标本模型,当然是被征服以后才能作标本模型。“什么是标本模型啊?”是所有外邦之民,就是没被征服之人的标本模型。“多少人哪?”那人就多了,不只是你们四五千人了,全世界凡是接受这名的,都得被征服。“那不只是五座城十座城吧!”你现在别着急,就别管那么多了,还是注重现在该如何进入吧!我保证能把你作成。“把我作到什么程度,让我享受哪些福分?”你着急什么呀!我保证能把你作成,你忘了我是信实的?“你信实倒不假,就是你的有些说话方式总变,今天说保证能作成,明天又说不一定,对有的人又说‘就你这样保证作不成’,你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简直也不敢相信了。”你到底能不能把自己献出来吧!“献什么呀?”把你的前途、盼望献出来。“咳!这都好放下!关键就是衬托物这个名,我实在不愿意要。如果你能把我衬托物这个帽子给摘下去,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能做到,这不都是小事吗?你能不能给我把这个衬托物的帽子摘了?”那不是极容易吗?我能给你扣上我就能给你摘了,不过现在不行,得经历完这步工作之后才能改换一个新的名称。越是你这样的人越得作衬托物,你越怕当衬托物,我越给你戴衬托物的帽子,像你这样的人非得严加管教、严加对付,越是悖逆的人越是效力的对象,到最终什么也得不着。“我这么追求怎么总也脱离不了衬托物这几个字呢?我们这些人跟随你这么多年,受了不少的苦,为你做这、做那,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们都二十七八了,都是大龄青年了,没结婚、没成家,即使结婚成家的,都出来了。上学上到高中了,一听说你来了,我把上大学的机会都放弃了,你说我们作一个衬托物,我们多亏本吧!我们做来做去是你的衬托物,你说让我的同事、同行,让我的同龄青年怎么看我吧!见到我问我现在什么地位,什么身份,我怎么好意思说?让人怎么看我?当初我因为信你什么代价都付了,别人都笑我傻,但我还是跟着,盼望有一天能有出头之日,让他们那些不信的人看看。然而,今天你说我是衬托物,哪怕给我一个最低的,让我做一个国度子民这也行啊!哪怕不做你的门徒、不做你的知心人,做一个跟随你的人也行啊!你说我们跟随你这么多年,家庭也撇弃了,追求到今天有多不容易,竟得了一个衬托物的称呼。我为了你什么都舍弃了,什么荣华富贵我都舍弃了。前年,有一个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那人长得特别帅,穿着打扮特别漂亮,是个高干子弟,他父亲是个干部,他没干什么好工作,是个开汽车的,但他这个人长得很帅,当时我也相中他了,后来一听说你要带领我们进国度,要成全我们,让我们有心志,赶紧撇下一切,我一听这话,看到我也没心志呀!我一狠心,把这个事就推了,他给我家送礼物,送了好几次,我连看都没看。当时你说我心里难不难受?这么好的事就黄了,我能不难受吗?因这事我折腾了好几天,难受得晚间睡不着觉,最终我还是放下了。每次祷告,你的灵还总在我里面感动,说‘你愿意为我奉献一切吗?愿意为我花费吗?’我一想起你这话,我就流泪,我受感动也不知多少次,忧伤流泪也不知多少次。后来那人还到我家几次呢,我一次没见他的面,到现在他长什么样我都忘了,我都不认识他了。一年之后听说那男的结婚了,我心里就甭提有多难受了,但我还是为了你将这事放了下来。就因为我这个婚姻,别说我吃穿好坏了,就我把这一切都放弃了,你也不该叫我作衬托物呀!人家说,他父亲是个干部,如果我俩成了就给我安排工作,因为这事我折腾来折腾去,争战了半个月,后来出来了。我为你奉献放弃了我的婚姻,我的终身大事呀!人的一辈子无非就是找个好对象,有个好家庭,我把最好的都舍了,现在我是两手空空孤身一人,你叫我往哪儿去?从我跟随你以来我就一直受苦,没有过过好日子,撇家舍业,肉体享受我都放弃了,就我们这些人的所有代价综合起来还不够享受你的福分吗?今天来了个衬托物,神你太过分了,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在世上无依无靠,舍掉儿女的也有,舍掉工作的也有,舍掉妻子的也有,等等这些肉体享受我们都舍弃了,我们还有什么盼望?我们还怎么在世上存活?我们的这一切代价就不值一文钱?你就一点看不着?我们身价低、我们素质差,这个我们也承认,但你让我们做的我们什么时候没听?今天你就忍心把我们甩了,给我们留下一个衬托物的‘待遇’,我们的一切代价就买个衬托物?到最终人家问我信神得了个什么成果?我能把衬托物摆在人家跟前吗?我怎能张开嘴说我是个衬托物呢?我到父母跟前交不了账,到以前我的对象跟前交不了账。因为你,我不跟同学来往,他们赠送我礼物,我都回绝了,有些同学因为给我送这送那我不接受,都不跟我来往了,就我弃绝这些事,不搞世俗来往,我付了那么多的代价,换来个衬托物,唉呀!我心里寒酸哪!”(拍着大腿哭起来了)假如我说现在不给你衬托物,给你一个子民,让你去传福音,我给你地位让你去作工,你能作吗?这一步一步的作工你到底得着什么了?你还讲起你的历史来了,简直是不知羞耻!你说你付代价却什么也没得着,难道是我没告诉你我要得着人的条件吗?我的作工是为了谁,你知道吗?你竟翻开老账来了!你还算不算人了!受苦不是你自愿的吗?你受苦不是为了得福吗?我的要求你都达到了吗?你就想得福,太不知羞耻了!我对你什么时候是强迫性的要求?愿意跟随我你就得一切顺服我的,不要讲条件,不过我也提前告诉你了,走这路就是受苦的路,而且凶多吉少,你忘了吗?这话我都没少说,你愿意受苦就跟着,不愿意受苦就停止,我不强求你,来去自由!不过我的工作还得这么作,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悖逆而耽误了我全部的工作,你不愿意顺服,有愿意顺服的。都是一伙亡命徒!什么都不怕!竟然与我讲起条件来了,你还要不要命了?你为自己打算,为自己争名夺利,我作工不也都是为了你们吗?你眼睛瞎了吗?我没道成肉身你看不着,你说出这话来情有可原,今天我道成肉身作工在你们中间,你还看不着吗?你什么不明白?你说你亏本,那我道成肉身拯救你们这帮亡命徒,作了那么多工,到今天你还在发怨言,你说我亏不亏本?我作的不都是为了你们吗?现在按照人的身量,对人是这么称呼,今天称呼你是衬托物,你马上就是衬托物,称呼你是子民,你马上就是子民,说你什么你就是什么,还不都是我的一句话吗?就这一句话就惹你发这么大火?太劳驾你了!你若现在不顺服下来,到最终你得个咒诅回去就高兴了吗?生命的道你不注重,只注重地位、称呼,你的生命怎么样了?你付了这么多代价我也不否认,但你看看你自己的身量,看看你那些实行,走到今天还讲条件,这就是你的心志换来的身量吗?你还有没有人格?你还有没有良心?是我作错了吗?是我对你要求错了吗?怎么?让你作几天衬托物你就不愿意了,什么有心志!都是窝囊废、软骨头!就你这样的人,现在惩罚你都是理所当然!我这么一说,她再也不吱声了。

经历现在这样的作工,你们对工作步骤、变化人的方式得有所掌握,这样才能达到变化的果效。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叫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现在这样地审判你们,到最终你们会认识到什么程度呢?你们会说虽然你们的地位不高,但你们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们出生低贱,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赐给的。今天能够亲自接受神的训练,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这更是神的高抬,你们能亲自接受神的洁净、焚烧,这是神极大的爱。历世历代没一个人能接受神的洁净、焚烧,没一个人能接受神话语的成全,现在神跟你们面对面地说话,洁净你们,揭示你们里面的悖逆,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么呢?不管是大卫子孙,还是摩押的后代,总之,人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而且你会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这国家里面,命定我生在这邦族里,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注重什么地位了,这时人就解脱出来了,这样你才能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辖制。人经过解脱,从那里出来,就没有任何顾虑了。现在你们多数人的顾虑都是什么呢?总受地位辖制,总找自己的前途,拿过书来翻来翻去没有看见人类的归宿的说法,又翻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找到,这怎么没前途呢?是不是神把前途给撤了?没撤吧!那怎么没有呢?神只说个衬托物,其余的就没了?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神的说话一发下去,你们就赶紧看地位,赶紧看身份到底如何。地位与身份,把这两个放在头一位,第二个才是异象,第三是自己该进入的,第四个呢,就是神现在的心意。先看神说的咱是衬托物这个称呼到底变了没有,翻来翻去一看衬托物的帽子摘了,便高兴了,一个劲儿地感谢神,赞美神的大能,若一瞅你们还是衬托物,便难受了,心里顿时就没劲了。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你的追求目标若不是为了寻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机会回到世界中大干一番,你这样虚度光阴太不值得,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美好的世界中什么东西不能让你享受?金钱、美女、地位、虚荣、家庭、儿女等等这一切世界中的产物不都是你最好的可享之物吗?你何必在此绕来绕去寻找可安乐的地方呢?人子都没有枕头之地,你怎么会有安乐之所呢?他怎么能给你创造美好的安乐的地方呢?可能吗?今天你从我得着的除了审判便是真理的教训,你不可能从我得着安逸,也不可能从我得着你所日思夜想的安乐窝的,我不会赐给你世界的荣华富贵的。你若真心追求,我愿将所有的生命之道都赐给你,让你如鱼得水,你若不是真心追求,我要将所有的都夺回来,我不愿将我口中的言语赐给那贪享安逸的猪狗之类的人!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