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的试炼”中

2020年6月21日

韩国 行道

全能神说:“神来在地上作工作一点不假就是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否则他决不会亲自来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看了神的话,我很有感触,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死的试炼期间那段难忘的经历,真实地体尝到神的审判刑罚对人都是拯救、都是爱,无论话语怎么严厉、扎心,都是为了洁净人、变化人。

那是1992年2月,经历效力者的试炼以后,神高抬我们成为国度时代的子民,还对国度子民提出要求,让人注重读神的话,实行神的话,追求认识神,在试炼中为神作见证,等等,尽快达到国度子民的标准。那时神的话里经常提到“在我家中做子民的”“在我国度中的子民”,我感到神把我们当成了家里人对待,心里特别地温暖,也很受激励,就开始往子民的标准上追求,注重祷读神的话,在神的话里揣摩神的心意,力所能及地尽本分,还立下心志要一生跟随神。记得那年我22岁,身边的同龄人多数都娶妻生子了,不信的家人就忙着给我找对象,但我都一一推辞了。

那时候我很喜欢唱《国度礼歌》,尤其唱到“撒但的国在国度礼炮声中倒下,在国度礼歌震动之下被摧毁,永远不会再起来!”“地上之人,有谁敢起来抵挡?因着神降在地上,随之而来,神带下了焚烧,带下了烈怒,带下了所有的灾难,世上的国已成了神的国!”(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想到神的国度就要实现在地上了,等神的工作结束,大灾难降下,所有抵挡神的人都被毁灭了,我们跟随神的这班人就能剩存下来,被神带入国度,享受永远的福分,想想心里都觉得美。当时就认为我们接受了全能神的名,又蒙神高抬做国度子民,活着进天国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谁也夺不去,所以特别地激动、兴奋。那些日子,我们都精神焕发,特别喜乐,感觉为神花费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然而,神是圣洁公义的,神鉴察人心肺腑,知道我们心里所存的观念想象与奢侈欲望,在4月底,神发表了新的说话,把我们带入了死的试炼。

一天,教会带领来给我们聚会,读了神的话:“人都在睡梦中的时候,我却周游列国,将我手中的‘死亡之气’洒向人间,所有的人顿时从生机之中走出来,步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台阶。在人类当中,便再也看不到生物,到处布满死尸,充满生机的活物立时不见踪影,地上散发着死尸的味道,使人透不过气来。……如今,在这里,所有的人的尸首横躺竖卧,不知不觉之中,我将手中的瘟疫倒下,人的尸首便都腐烂,在人的身上不再有血肉相连,我便远离人而去。我不会再次与人同相聚,不会再次来在人间,因我整个经营的尾声已结束了,我不会再造人类,不会再次理睬人。在人看了我口之言后,便都失望了,因人都不愿死去,谁何尝不是为了‘活来’而‘死去’呢?当我告诉人我无有让人‘活来’的‘法术’之时,人便失声痛哭,确实,虽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权力’让人死去,却并无‘能力’让人活来,在此我向人赔礼道歉。所以我提早就告诉人‘我欠下人一笔不可奉还的债’,但人却都认为我说客套话,今天事实临及,我仍是这样说,我不会违背事实的真相说话。在人的观念当中都认为我口的话中方式太多,所以人总是捧着我给的话却另有所盼,这不是人的不正确的‘存心’吗?就在此背景之下我才敢‘大胆地’说人并不真心爱我,我不会背着良心委屈事实的真相,因我不会把人带入人的理想境地,最终,在工作完成之时,我将人领入死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四十篇》)看到神说“虽然我是造物的主,但我只有‘权力’让人死去,却并无‘能力’让人活来”,我心里很困惑,神为什么这么说呢?神掌管着人的生死,为什么神说没有“能力”让人活呢?难道我们信神的人最后还得死?我赶紧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这绝不可能!我们是国度子民,怎么会死呢?可是神不会和我们开玩笑的,神的话明明说‘在工作完成之时,我将人领入死地’,那不就意味着我们将要面临死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也想不通神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其他弟兄姊妹也都是一脸的茫然。这时,教会带领交通道:“我们的肉体被撒但败坏太深,满了撒但性情,狂妄、诡诈,自私、贪婪,常常说谎欺骗。虽然信神能为神撇弃花费,但我们实行不出神的话,临到患难试炼还能埋怨神、论断神,这说明我们的肉体还是属撒但的,是抵挡神的。神的性情公义圣洁不容触犯,神怎么可能允许属撒但的人进入神的国呢?所以神的工作结束时,大灾难降下来,我们信神的人如果没有得着真理,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也必然得死……”

听着带领的交通,我心里像打碎了五味瓶一样不知什么滋味,又好像从天上一下子重重地摔到了地上,整个人都蒙了,不解、埋怨一股脑儿全涌了出来,“我们末了的一代不是最有福的一代吗?神已经高抬我们做国度子民,我们都是神国中的柱子、栋梁,怎么到最后我们还得死呢?我撇下青春、婚姻跟随神,为神跑路花费,受了不少苦,还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忍受外邦人的讥笑、诽谤,没想到最后还得死,那我受的这些苦不就白受了吗?”我越想越痛苦,心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喘气都觉得困难。大家也都是一脸的痛苦,有的悄悄抹眼泪,还有的弟兄姊妹竟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聚完会,我母亲不停地唉声叹气:“我活了六十多岁,死了也罢,可你这么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唉!……”听到母亲的话,我心里更难受,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想不通,我这么热心为神花费,撇下一切,受了不少苦,为什么大灾难临到还要死去?我实在是不甘心啊。我赶紧找出神的话翻来覆去地找,想从中找到线索,看结局能不能改变,但怎么也没找到想要的答案,我彻底傻眼了,看来我们真的已经被神定罪了,我们的死已成定局,谁也改变不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特别消沉,说话有气无力,干什么都没有心思。以前我抄写神话语的时候都是加班加点,手上磨出了茧子也不在乎,就想让弟兄姊妹尽快读到神的新说话,可现在就没那么有负担了,起初那股火热劲儿凉了一大半,抄写神话的时候心里还不时地想着:我还这么年轻,还没享受到天国的福分,就这样死了实在是不甘心哪!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了。那段时间,我心里整天沉甸甸的,就像插了把刀一样,特别痛苦,就觉得天也不蓝了,草也不绿了,感觉大灾难随时就会降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去,好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

后来,我们读了神的话才对自己有了点认识,心里慢慢得着了释放。当时我看到神的话说:“如今,在迈向国度大门之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奋起直追了,但当人走到国度门前之时,我将门关上,将人拒之门外,要求人都拿出‘通行证’,我的这一反常的举动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人都惊讶了。为什么向来敞开着的门今天突然紧闭呢?人都双脚跺地,在地之上踱步,在人的想法当中想走后门进去,但当人将‘假通行证’拿出来递给我之时,当场被我扔在火堆里,人看着燃烧着的‘自己的心血’而失望了。人都抱头痛哭,眼看着国度中的美景却不能进入,但我却并不因着人的可怜之态而让人进去,谁能随意打乱我的计划呢?难道后天之福是人的热心换来的吗?难道人的生存意义就是随意进我的国度吗?……在人的身上,我早已失去信心,早已没有希望,因人都没志气,总是不能把‘爱神的心’给我,总把自己的‘存心’给我。在人身上我也没少说话,既然到了今天,人仍不听我劝,所以我将我的观点告诉给人,以免人以后误解我的心,以后人是死是活自己看着办,这事我做不了主,我希望人都自己找点生存之道,我是无能为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四十六篇》)“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虽然在‘肉体’的定义中说肉体受撒但的败坏,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就在此时,肉体发挥其另一个功用,开始正式受神的灵支配,这都是必要过程,必须得这样一步一步地来,否则,神无法在顽固的肉体中作工,这是神的智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揣摩着神的话,我感到扎心、难受,我现在这么消极痛苦,不就是因为怕死,不就是得福心太强导致的吗?想到自己起初信神就是奔着得福进天国来的,虽然经历了效力者的试炼,得福的存心放下了一些,也有心志甘愿为神效力,但自私、贪婪的撒但本性在里面根深蒂固。当神把我们转为子民后,我的心又蠢蠢欲动,觉得这次肯定能进天国了,我就认为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名,蒙神高抬追求做国度子民,又撇弃一切为神花费受苦,活着进天国是理所当然的,谁也改变不了。当神的作工打破我的观念,剥夺我的前途归宿,我就软弱消极,向神发怨言,甚至后悔以往为神撇弃花费。我的付出花费就是为了换取天国的福气,是在与神搞交易,这不是在欺骗神、利用神吗?想想每一次试炼临到,我流露的都是悖逆、埋怨,想顺服神也顺服不下来,明知真理就是实行不出来,看到我的本性的确就是抵挡神的,是属撒但的。就我这样一个满了撒但性情的人,就该死、该灭,根本没有资格进神的国,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今天我能有机会跟随神,认识神的公义性情,这也没白活一回!想到这儿,我就向神祷告,不愿再为肉体活着,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管以后什么结局,就是死也要赞美神的公义。当我不再考虑自己的结局归宿,豁出死,甘愿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心里得着了一些释放。

不过当时我们虽然能顺服下来,不管有没有结局都要跟随神,但也是处于一种消极的状态,没有什么追求目标。直到1992年5月,神又发表话语,让人在有生之年追求爱神,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把人带入爱神时代,结束了死的试炼。通过读神的话、聚会交通我认识到,虽然人的命运在神手里,谁也逃不过死亡这一关,但神的心意不是让人消极地对待死亡,而是让人在有生之年追求爱神,实行真理,脱去败坏性情,得着洁净,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进入神的国。这时我才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把我们带入死的试炼并不是真的要把我们带入死地,而是向我们显明了神的公义性情,让我们明白神拯救什么人、毁灭什么人、什么人才有资格进天国,另外也让我看到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能够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和得福存心,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开始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这是神对我的拯救啊!看到神的审判刑罚不是恨人,不是折腾人,而是为了把我们带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路上。想想神在我们身上所作的这一切,并没有事实临及,只是发表话语审判刑罚、试炼熬炼人,就能达到这样的果效,神的作工真是太智慧,神对人类的爱与拯救太实际了。

上一篇: 衬托物的试炼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以貌取人太谬妄

能够抵挡神、逼迫神的人怎么能说他是真正的好人呢?人类被撒但败坏以后,都善于伪装,又有处世哲学来掩盖,外表看起来都像个人样,可当人见证神的时候,他的鬼性马上就显明出来了,这一点很少有人看得透,所以都能被人外表的言语、礼节所蒙蔽、欺骗。神的作工是最显明人的,神的话语最显明人,没有真理的人都是假冒为善的。

基督徒的见证——该为正义而战

欣桐回想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不由得深发感慨,感谢神的审判刑罚拯救了她,使她认识到自己做老好人的实质与后果,明白了做诚实人的真实意义与价值,并找到了做人的正确方向与实行路途。感谢神带领她实行真理做了一回真正的人,她体尝到做诚实人的快乐、释放,也明白了只有坚持真理、面向正义,为满足神活着才有意义,有价值。

有知识≠有真理

回顾这些经历,真是感谢神摆设这些环境来洁净、变化我,使我在经历中认识到了知识的实质与危害,除去了里面崇尚知识的谬妄观点,能正确看待知识,不再用知识道理取代真理了。同时,我更看到了真理的宝贵,真理的确能变化人的败坏性情,能作人的生命,指给人行事的方向和路途,只有接受真理,按神的话、神的要求去实行,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真正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蒙神称许、祝福!

撤换之后

主人公被选为教会带领后热心尽本分,教会工作逐渐达到好的果效,不知不觉她开始自我欣赏,聚会交通常常显露自己,让人高看,甚至貶低同工、抬高自己,最后因一味追求名利地位失去圣灵作工,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撤換。失去了地位,她陷入极度的痛苦熬炼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