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迎接天主重归的故事

2023年2月7日

中国黑龙江 李欢

我第一次听到“东方闪电”是在2005年的一次圣经培训会上,神父跟我们讲:“现在有一个派别叫‘东方闪电’,他们传天主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发表了新说话,他们现在都在看神的新说话。他们还说圣经上的话不全是天主的话,还有人的话,这根本就不可能,神的话都在圣经里,圣经以外没有神的话了。”神父还引用《弟茂德后书》三章十六至十七节的经文,说:“‘凡受天主默感所写的圣经,为教训、为督责、为矫正、为教导人学正义,都是有益的,好使天主的人成全,适于行各种善工。’这节经文就说明凡是记载在圣经里的话都是神的话,可以说,圣经就代表主,我们信主就得根据圣经,离开圣经就不叫信主。凡是离开圣经的就是异端,是迷惑人的,你们千万不要信!”他还嘱咐我们要看顾好教会,绝不能让教友们接触传“东方闪电”的人。那个时候,我对神父的这些观点还挺赞同的,因为经上有记载,圣经上的话都是受神默感所写的,那不就是神的话吗?经上还说,天地过去,天主的圣言一撇一画必要完成永不过去。我心想:“‘东方闪电’的人离开圣经,不看圣经了,这不就是在迷惑人吗?我得配合神父一起保护群羊,决不能让教友们被迷惑走。神父比我们明白圣经,他说的应该不会错,我们就按神父说的,不管到什么时候都得持守住圣经。”那时,我经常给教友们讲怎么防备“东方闪电”,还经常提防“东方闪电”的人来我们教会传道。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多长时间,我妈竟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接受后没多久就来给我传福音了。我一听她传的是“东方闪电”,心里特别抵触,还责备她:“妈,你怎么信‘东方闪电’了?神父早就给我们说过,‘东方闪电’离开圣经了,是异端,你信‘东方闪电’就是背叛天主了,你赶紧向天主好好认罪悔改!”我妈说:“你知道‘东方闪电’是怎么回事吗?你都没听过‘东方闪电’的道,也没读过全能神的话,就这样盲目地论断、定罪,这很容易抵挡神哪!关于‘东方闪电’,圣经上早有记载:‘因为如同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人子的来临也要这样。(玛24:27)‘东方闪电’就是天主在末世的显现作工啊!”我妈说的这些我根本听不进去,还反驳她:“不管怎么说,‘东方闪电’离开圣经了就不是真道。信主不看圣经,那还叫信主吗?离开圣经就是背叛天主。”我妈看我这种态度就摇头不再说什么了。没过多久,我妈信全能神的事被神父知道了。一次,弥撒结束后,神父在台上公开宣布我妈信“东方闪电”了,告诫教友谁也不许再接触她,否则就是在她的恶上有份。我觉得神父这么做是在保护群羊,所以我也站在神父一边劝教友们,说:“神父这么做都是为我们好,我们坚决不能听‘东方闪电’的道,哪怕是亲人给我们传也不要信,得守住圣经、守住主的名,只有坚忍到底的才能得救。”我还说,我妈也给我传了,但我是绝对不会信的。教友们听后也都表示决不听“东方闪电”的道。

过了一段时间,我妈和我姐又来我家了,她们劝我看看全能神发表的话。我说:“你们不用劝我了,我是不会看‘东方闪电’的书的,神的话都在圣经里,这本书怎么可能是神的话呢?”我姐说:“你都没看就说不是神的话,也太武断了吧!圣经只是神的见证,是一本历史书籍,记载的是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说话作工,神末世的说话作工怎么会提前记载在圣经里呢?现在,救世主全能神来了,发表了许多真理,作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末世的说话就在这本书里。《默示录》里提到小书卷没人能打开,只有末后的羔羊能打开,今天全能神来了,把小书卷打开了,就是这本《羔羊展开的书卷》,这就是神亲口发表的话呀!”听我姐这么说,我心想:“《圣经・默示录》里确实提到了小书卷,这么说也没离开圣经啊。”不过又一想,“这也不对,他们毕竟不看圣经了,信主不看圣经那还叫信主吗?”我还是坚持不看。我妈和我姐一再地劝我,没办法,我勉强把书留下了。其实,我也好奇,因为我姐提到了《默示录》中的小书卷,还说神末世的说话就在这本书里。我心想:“《默示录》涉及末世的事,那都是异象,很少有人敢讲,也讲不明白,这本书涉及的内容肯定很深,有奥秘,要不看看?”但又一想,“我们信主不就是信圣经吗?再好的书也不能代替圣经啊!”想到这儿,我就打消了看这本书的念头。

就这样,我妈一次次地来给我传福音,持续了有七年的时间,我都没有考察。那些年,我读圣经没有亮光,聚会没有道可讲,看了各种属灵书籍、讲道书籍,可根本帮不了我,一到讲道的时候,我就心急火燎,不知道要讲什么,一点儿头绪都没有。有一次,我忽然想到了我妈送来的那本书,心想:“要不看看这本书,或许能从书里找到新鲜的道讲。”我就把书找了出来,赶紧翻看。我看到几段话:“现在的人总认为圣经是神,神也就是圣经,并且认为神就说了圣经中那么多话,圣经那么多话都是神说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这样认为:所有新旧约六十六卷书虽然是人写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圣灵说话的记录。这是人偏谬的领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实的。其实,旧约里除了预言书以外,多数都属于历史记载,新约书信有些是出于人的经历,有些是出于圣灵开启的,就如保罗写的书信是出于人作的工,这都是圣灵开启的,是写给众教会的书信,是他对众教会弟兄姊妹的劝勉与鼓励,并不是圣灵说的话,他不能代表圣灵说话,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没有看见约翰所看见的异象,这信是写给当时的以弗所、非拉铁非、加拉太等几处教会的。所以说,新约保罗书信都是保罗给那些教会写的书信,不是圣灵的默示,也不是圣灵直接的说话,只是保罗作工期间对众教会的劝勉、安慰与鼓励,也是当时保罗的许多作工的记载,写给凡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并且让当时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听从他的劝导,遵行主耶稣悔改的道。……他说的话凡是对人有造就、正面的话都对,但他说的话并不能代表圣灵的说话,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经历记录、把人的书信当作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这是大错特错的认识法,这是极大的亵渎!尤其是保罗给众教会的书信,因为他是根据当时各教会的情况、各教会现时的情形给众弟兄姊妹写信,以劝导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使他们都蒙恩于主耶稣,是为了激励当时的弟兄姊妹,可以说是他本人的负担,也是圣灵加给他的负担,毕竟他是当时带领众教会的使徒,给众教会写信进行劝勉这是他的责任。因为他的身份仅是一个作工的使徒,仅是一个奉差遣的使徒,并不是先知,不是预言家,对他来说,个人的作工与弟兄姊妹的生命最关键。所以他不能代表圣灵说话,他说的话并不是圣灵的说话,更不能说成是神的说话,因为他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并不是神道成肉身。他与耶稣的身份不一样,耶稣的说话是圣灵的说话,是神的说话,因为他的身份是基督——神的儿子,保罗怎能与他画等号呢?人若把类似保罗的书信或说话看为圣灵的发声,而且当作神来敬拜,那就只能说人太没有分辨了。说得严重点,人不纯属亵渎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圣经的说法 三》说保罗、约翰他们这些人的经历中掺杂个人的看见,并不是说他们的经历认识是出于撒但的,只是说他们有出于个人的经历和个人所看见的东西。他们是根据当时现实的经历背景而认识的,谁敢有把握说那些是完全出于圣灵的?若说四福音完全出于圣灵,那为什么马太、马可、路加、约翰他们四个人对当时耶稣作的工作所谈的都不一样呢?不信你们看看圣经所记载的彼得三次不认识主的事都不相同,各有‘特色’。……你们好好看看四福音,耶稣作完的事、说完的话,他们所记载的简直是一个人一个样,各人有各人的看见。若说写书的人所写的完全出于圣灵,那就应该一样,是统一的,那为什么还有不同的地方呢?《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称呼与身份的说法》读了这些话,我觉得特别的震撼,因为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有这样阐述圣经的,说圣经中除了预言书和四福音中主耶稣的话是神的话,其余的就像保禄书信,还有四福音中主耶稣的传道过程,这些都是人记载下来的,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和人作工的经历,这些都是人的话。我心想:“是啊,人是受造之物,神是造物的主,身份、实质不一样,不能把人写的书信说成是神的话。如果把人的话说成是神的话,这是亵渎。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圣经中的话都说成是神的话,这也是亵渎啊!”不过,我又一想,“圣经里虽然有人的话,但都是神所默示的,这都有圣经根据,我得有立场,不能动摇。”可看到这话里说四福音和使徒的书信都掺有个人的经历看见,那谁敢说这些完全是出于圣灵的?我忽然想到圣经中记载弟茂德经常胃疼,保禄就嘱咐他喝点酒御寒、暖胃,还有主拣选伯多禄的记载。如果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那应该是人达不到的,但是保禄嘱咐弟茂德喝点酒暖胃这是常识啊,不用神默示,还有伯多禄跟随主也不用默示,他当时怎么跟随就怎么写下来呗。难道真像这本书里说的,圣经不全是神默示的?这怎么可能?圣经是神默示的,都是神的话,整个宗教界都是这么认为的,难道宗教界都持守错了?可我又想到,伯多禄被呼召的时候,《玛窦福音》说是主亲自呼召的,《若望福音》说是洗者若翰把他介绍给主的,它们说的各有不同,如果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那为什么同一件事能有不同的说法呢?难道神还能默示人一会儿这么说、一会儿那么说吗?这样看来,圣经里的话确实不全是神的话呀!我突然意识到,我信神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圣经中的话都当成神的话,甚至把人的话当成神的话,这是在抵挡神、亵渎神哪!我作了这么多工,讲了这么多道,结果把圣经中人的话、保禄的话当成神的话教导人遵守,还觉得自己在神面前挺有功劳,神肯定会纪念我所做的一切,我真是太瞎眼无知了!这本书里的话有权柄、有能力,揭开了圣经的许多奥秘,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这不就是神的声音吗?这么多年,我一直拦阻教友们考察“东方闪电”,如果“东方闪电”真是天主的再来,那我不是拦阻人迎接天主的恶仆吗?我还怎么向天主交账啊?那我就抵挡神犯大罪了!我心里不安、恐惧,流着泪跪到神面前向神祷告认罪:“天主耶稣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圣经中人的话当成你的话来对待,我真的错了,我向你认罪悔改,愿你怜悯我,赦免我的罪。如果全能神真是你的再来,我愿意接受,愿你引导我,让我确定这些话到底是不是你的话。”祷告完,我的心情平静一些了,下定决心要在这话里好好寻求寻求。

后来,我又看了一些全能神的话。全能神说:“神作每一个时代的工作都是相当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时代的工作,并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这样才能突出他在每一个时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稣当时只说了末世有什么预兆,只说当时人该怎么忍耐,怎么得救,该怎么悔改、认罪、背十字架、受苦,并没有说末世的人该怎么进入,怎么追求能满足神的心意,这样,你若在圣经里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谬妄吗?你只捧着圣经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无论是解经家、讲道家,谁能预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因为神的工作不断向前发展,不能只停留在保罗、彼得那个时代,也就是不能永远停留在耶稣钉十字架的恩典时代。所以说,这些书只能适应恩典时代,不能适应末了的国度时代,只能供应恩典时代的信徒,不能供应国度时代的圣徒,再好也过时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圣经的说法 四》你要看律法时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么遵行耶和华的道,你就得看旧约圣经,你要了解恩典时代的工作,就看新约圣经。那对末世作的工作你怎么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带领,进入今天的作工里,因为这是新的工作,在圣经里还没有人提前‘记载’出来。今天神道成肉身,另外在中国又选一些选民,神作工在这些人身上,接续作他在地上的工作,接续恩典时代的工作。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过的路,也是无人看见的道,是从来没作过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说,没作过的工作就不是历史,因为现在是现在,还没有过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经超出了以色列的范围,也超出了先知的预言,是在预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在圣经里怎能有明确的记载呢?谁能提早将今天的工作一点一滴都不缺少地记录下来呢?谁能将打破常规的、将这更大更智慧的工作记在这部老得发了霉的书里呢?现时的工作不是历史,所以,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从圣经里走出来,超越圣经记载的预言书或历史书的范围,这样才能将新的路走好,才能进入新的境界里、新的作工里。你得明白现在为什么不让你看圣经,为什么在圣经以外又另有工作,为什么不在圣经里找着更新、更细的实行,而是在圣经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这些都是你们当明白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圣经的说法 一》看了这些话我心里透亮了。从这些话中看到,圣经只是一部记载神作工的历史书籍,记录的是神作过的工作,神作的新工作不可能提前记载在圣经里,我们信神就得跟随神的脚踪,跟上神的新工作,光守着神以往作过的工作是迎接不到主的。神在新的时代作了新的工作,对人有新的要求,旧工作中的一些旧的规条、律例就不用再守了,因为不适应新时代,已经过时了。这让我想到,在旧约时代,神借着摩西颁布律法让人遵守,人要是触犯律法,就要献祭为自己赎罪,不然就要受到惩罚,当时的人都按着神的要求规规矩矩地守律法,谁也不敢违背,到了新约时代,主耶稣钉十字架作了人的赎罪祭,把人从罪中救赎了出来,人要是再犯罪,就直接祷告天主的名向天主认罪悔改,罪就得着赦免了,不用再献赎罪祭了,也不再因守不住律法而被神定罪了。对于新约时代的人来说,律法时代的一些要求不就过时了吗?新约时代的人,如果死守旧约圣经,不接受主耶稣的说话作工,那不就被淘汰了吗?越揣摩这些话,越觉得说得对呀!以往我认为我们信神就得守住圣经,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离开圣经,但现在神作了新工作,发表了新说话,我还守着圣经不放,这不是守旧吗?我还以为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这个观点不是太谬妄了吗?新旧约记载的是神作过的工作,神作完工作之后,门徒把神作过的工、说过的话给记载下来,后人编辑到一起形成了圣经,天主应许末世他还要再来,那末世神新的说话、新的作工不可能提前记载在圣经里,越揣摩这些话越觉得合乎事实,我更加肯定在圣经以外还会有神新的说话、新的作工。以往我认为圣经以外不会再有神的说话,这是错的,是我的观念想象。我捧着这本书,心想:“两千年了,没有一个人能把圣经解剖得这么透彻,有根有据,人怎么能把这些奥秘都揭示出来呢?怎么能说出这么有权柄的话呢?这不就是神的声音吗?”那一刻,我特别激动,就好像得了宝贝一样,把神的话紧紧地捧在怀里,特别地宝爱。后来,我一直看《羔羊展开的书卷》这本书,从早看到晚,边看边祷告寻求,觉得这些话说得真是太好了,是我信主二十多年从来都没看过也不明白的。我越看越渴慕,心里特别火热,一读起来就不想放下了。从这些话里,我得到了很大的供应。

有一天,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以往谈到的审判先从神家起首,这话中的‘审判’就是今天神作在末世来到神宝座前的人身上的审判。或许有的人认为,末世来到时神要在天宇之上设立一个大的桌案,上面铺着白色的台布,神坐在一个大宝座上,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神将各人的罪状都揭示出来,由此来确定人是上天堂还是下硫磺火湖,等等这些超然的想象。不管人如何想象都不能改变神作工的实质。人的想象只不过是人思维的构思,是从人的大脑来的,是从人所听所见而总结拼凑来的,所以我说,无论人的想象多么精彩都只是一幅漫画,并不能代替神作工的计划,人毕竟都是经过撒但败坏的,怎么能测透神的意念呢?……每一个人都将神的审判工作想象得出神入化。但你可曾知道,当神在人中间早已开始了审判工作的同时,你还在自己的安乐窝昏睡,当你认为神的审判工作正式开始的时候已是神更换天地的时候,那时或许你刚刚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但神无情的惩罚工作将在沉睡中的你带入了地狱之中,此时你就会恍然大悟,明白神的审判工作早已结束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看到这段话,刚开始我还有些不理解,心想:“神末世的审判工作不就是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吗?整个宗教界都是这么认为的,还能有错吗?但这里却说神的审判工作已经开始了,这不是把宗教界的观点给推翻了吗?”我心里一下子接受不了。但又想到圣经中说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我不能根据字面意思就定规,况且宗教界所传讲的不一定就对,像他们持守的圣经上的话都是神的话,这个观点不已经证明是错的了吗?这话里肯定有奥秘,我应该在这些话中好好寻求天主末世到底是如何来审判万民的,而不是完全相信神父的话。我就祷告天主,求天主引导我。

有一天,我看到书中这样一段话,全能神说:“你说神是按照人的观念作工,还是回击人的观念作工?人的观念不都来源于撒但吗?人不都是经撒但败坏的吗?神如果按照人的观念去作,那神不就成了撒但了吗?他不是与受造之物同类了吗?受造之物现在既已被撒但败坏到这个程度,人都成为撒但的化身了,那你说如果神按照撒但的东西去作,那不跟撒但合伙了吗?人怎么能将神的作工测透呢?所以,他不会按照人的观念去作,不会按照你想象的去作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作工异象 三》反复揣摩这些话,我心里很受责备。确实,神不会按照人的观念想象去作,正如圣经上说:“啊!天主的富饶,上智和知识,是多么高深!他的决断是多么不可测量!他的道路是多么不可探察!有谁曾知道上主的心意?或者,有谁曾当过他的顾问?”(罗11:33-34)因为我的思念不是你们的思念,你们的行径也不是我的行径:上主的断语。就如天离地有多高,我的行径离你们的行径,我的思念离你们的思念也有多高。(依55:8-9)我又看了《国度福音经典问答》这本书里全能神教会弟兄姊妹的交通:“当初的以色列民他们都在盼着弥赛亚的到来,但是他们都凭观念想象认为弥赛亚来的时候肯定是降生在王宫里,而且是威风凛凛、超凡脱俗,像大卫王一样带领他们出战,救他们脱离罗马人的统治。但是主耶稣来了,他并没有降生在王宫里,而是出生在马槽,也没有带领人出兵打仗,而是教导人谦卑、忍耐,让人认罪、悔改。主耶稣的到来不符合人的观念,大大超出了人的想象,结果人都否认他、毁谤他、弃绝他,最终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成了盼弥赛亚来却又抵挡、定罪弥赛亚的千古罪人。”看了这些话,我心里很受触动。神的意念我们人的确测不透,神的作工完全超乎人的想象,我应该放下自己,在主怎么作审判工作的事上认真寻求,以免和以色列民犯同样的错误。

后来,我又看了两段神的话。全能神说:“末世基督是用诸多方面的真理来教训人,来揭露人的本质,解剖人的言语行为,这些言语中都包含着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对神如何顺服,对神如何忠心,人当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这些言语都是针对人的本质,针对人的败坏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绝神的言语更是针对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针对人本是神的敌势力而言的。神作审判的工作不是三言两语就道尽人的本性的,而是来作长期的揭露、对付、修理,这各种方式的揭露、对付与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语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来代替,这样的方式才叫审判,这样的审判才能将人折服,才能使人对神心服口服,而且对神有真正的认识。《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有些人还认为神说不定什么时候来在地上向人显现,亲自审判全人类,一个一个过关,谁也别想落下,有这种想法的人是对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没有认识的人。神审判人不是一个一个地审判,不是一个一个地过关,这样作并不叫审判工作。所有人类的败坏不都一样吗?人的实质不都一样吗?审判的是人类败坏的实质,是撒但败坏人的实质,是审判人的所有罪孽,并不是审判人身上小来小去的毛病。审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专为某一个人而作的工作,而是借着审判一部分人来代表审判全人类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借着在一部分人身上的亲自作工来代表全人类的工作,之后再逐步扩展。审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审判某一类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审判全人类的不义,例如人抵挡神、不敬畏神、搅扰神的工作等等。审判的是人类抵挡神的实质,这个审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见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说话,就是以往人观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的工作,现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读了这些话,我感觉很震撼。接着,我又看了《国度福音经典问答》这本书里有关神作审判工作方面的交通,我这才明白了,以往我认为的神坐在白色大宝座上,人跪在神跟前,神根据人所犯的罪一个一个地审判人,这是我的观念想象。要是一个一个地审判,那得审判到什么时候啊?神能作这种无用工吗?神末世的审判是发表真理来作审判工作,针对人里面的犯罪本性、撒但性情来审判、揭示,从根源上解决人犯罪抵挡神的问题。如果只接受主耶稣的救赎,不接受全能神末世作的审判工作,那犯罪的本性就得不到解决,人还会不断地犯罪认罪,脱离不了罪的捆绑。经上说:“因为罪恶的薪俸是死亡”。(罗6:23)若无圣德,谁也见不到主”。(希12:14)我信主如果不接受主末世的审判,就脱离不了罪的捆绑,就不配见主的面,也没有资格进天国呀!当时,我就觉得神作审判工作真是太有意义了。后来,我越读这些话,心里就越亮堂,看到全能神的话就是真理,宗教界没有任何一个属灵人能把天主再来如何审判万民说明白。今天,全能神来了,发表了许多新的说话,作了末世的审判工作,把这些真理奥秘全都揭示出来了,因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只有神自己知道。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里面的宗教观念一点一点地被神的话解除了,我从心里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这步新工作,特别庆幸能够听到神的声音,迎接到了天主的重归,我激动得恨不得蹦起来、跳起来。感谢神发表了这么多新的说话,使我明白了真理,认识到自己所持守的都是错谬的观念,不然,我可能会听从神父的话一直拒绝考察神的新工作。

我很想赶紧把天主再来的好消息告诉给更多的教友,让他们也能够摆脱神父的辖制和宗教观念的捆绑迎接到天主。于是,我就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传福音,把我们原派别的几十个教友带回了神的家中。但一想到这七年来我不仅自己不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还给教友们灌输了许多宗教观念,迷惑人,拦阻人考察真道,我就特别地后悔,这些年来的悖逆、抵挡成了我一生都抹不去的污点。我深深地感到,宗教观念真是坑害人,要是不放下宗教观念,不寻求真理,就永远迎接不到天主的再来。感谢神怜悯了我,使我从宗教观念中走了出来,有幸迎接到天主的再来!

下一篇: “偷”来的福气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等候主驾云降临 我差点失去迎接主来的机会

神的话说得很清楚,主耶稣作的救赎工作虽然赦免了我们的罪,但我们被撒但败坏至深,我们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所以我们每天都活在犯罪认罪的光景中不能自拔。我们虽然信神,但还一直活在狂妄、自私、诡诈、贪婪等撒但败坏性情中,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抵挡神,即使外表撇弃花费、受苦付代价,也是在与神搞交易,想以此来换取天国的福分,根本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

你听,这是谁在发声(有声读物)

新的说话能供应你,证明这是新的工作,旧的记载不能使你得饱足,满足不了你的现时的需求,证明这是历史,不是现时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忆的历史了,再有参考价值也是旧道。旧道是历史,尽管在‘圣书’里记载;新道是现实,尽管在‘圣书’里没有一页的记载。这道能拯救你,这道能变化你,因为这是圣灵的工作。

我享受到生命河的水了

韩国 仰望 我出生在一个三代信主的家族里,从小就跟家人在教堂听道,成年后,我在教堂里担任过执事、会计等职务,一直热心事奉主。可是渐渐地,我发现教堂越来越荒凉,牧师长老讲道老生常谈,没有新的亮光,也解决不了我们的实际难处和问题,他们还经常讲为主作工的经历,谈他们受了多少苦、付了多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