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揭露把我显明了

2021年11月16日

西班牙 微小

今年上半年,我当教会带领期间,福音组长王姊妹调整到了其他教会尽本分。有一天,一个姊妹跟我说,王姊妹跟几个弟兄姊妹说我在福音工作上应付糊弄,对传福音中遇到的问题、难处也不及时解决,导致弟兄姊妹尽本分效率低、果效差,有假带领的表现。听后,我就有些来气,心想:“最近我是缺少跟进细节工作,但那也是有客观原因的。你当面不跟我说,却在背后说我,是不是有意跟我过不去呀?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呀?你既然这样说我,那我也不能便宜你,我也得揭揭你的短,让姊妹知道不是我的问题,问题是出在你身上。”我就说:“王姊妹这人一直都有些瞧不上我,好挑我毛刺。大家都知道,她这人人性不太好,以前就不能跟人和谐配搭,好挑人毛病,现在又来针对我了,我也没得罪她呀,是不是因为我把她调整到其他教会尽本分让她失去了组长的头衔,没了地位就报复我呀?”虽然这么说了,可我还是觉得这次丢人丢大了,我心想:“王姊妹竟然在弟兄姊妹中间揭露我,要是大家都听信她的话,那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认为我就是个假带领呢?万一再被检举到上层带领那儿,说不定我这带领的地位也不保了。”我越想心里就越放不下,对王姊妹也产生了仇恨,“你这不是明摆着跟我过不去吗?那好,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以后只要我还是带领,就再也不提拔你了,我还得揭你的老底,让大家对你有分辨,要是发现你背后还随意论断人,就把你清理出教会。”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踏实,心想:我这样对待王姊妹合神心意吗?临到这个环境也有神的许可,我不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反而把目光都盯在王姊妹身上,还想抓她的把柄反击她、分辨她,我这也不是接受真理的表现呀。

晚上,我就揣摩这事,虽然心里还是对王姊妹揭露的话不服气,但仔细想想,我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好带领吗?教会带领作工作应该了解、掌握每一项工作的情况,发现问题就得及时解决,我现在负责福音工作,对传福音中遇到的问题、难处就应该实际地帮助、指导,解决问题,但这些工作我确实没有作多少,不作实际工作不就是假带领吗?王姊妹揭露得也没错啊。王姊妹不属于恶人,而且具备些恩赐、特长,尽本分有些果效,对神家工作也有利,如果我因为个人恩怨就不让她尽本分了,还要清理她,这不但伤害了王姊妹,也是在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呀!我不能做让神厌憎的事。想到这儿,我心里对王姊妹的成见也就放下一些了,我就反省自己还有哪些实际工作没有作好,王姊妹揭露的问题我也尽快扭转,同时,了解弟兄姊妹尽本分中还有哪些难处。这样实行后,我心里才踏实一点。

我本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没过两天,又有一个姊妹跟我说:“王姊妹在四十多人的聚会上说你有假带领的表现。”一听完这话,我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心想:“王姊妹竟然在这么多人的聚会上揭露我,这下我算是臭名远扬了,要是再被她这样揭露几次,我还有脸见人吗?说不定还会被定性为假带领撤换了。不行,我要是不来点厉害的,你还真以为我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呢!你对我不仁,也别怪我不义,你当着弟兄姊妹的面揭露我,损害了我的名誉,那我也得了解你的表现,搜集你的证据,找机会把你清理出去。”接下来那几天,我整天心神不宁,就琢磨着怎么能挽回自己的脸面、尊严,怎么反击、报复王姊妹。我就跟她所在教会的带领说:“她这人人性不太好,以前就好论断带领工人,要密切关注她,要是发现她表现不好,就赶紧撤换她的本分。”当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心里就感觉不安、受责备,心想:“我这是在干啥呀?这是不是有点以牙还牙、打击排斥人的性质呀?那神给我摆上这个环境到底让我学什么功课呢?”这时,我才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寻求。

寻求中,我想到了神揭示敌基督排斥异己的一段话,全能神说:“敌基督这类人打击排斥异己主要是什么目的?就是想在教会中形成一种没有任何不同于他声音的局面,他的权力是绝对的,他的统治是绝对的,他说的话是绝对的,任何人必须得听,就是有不同意见也得憋在心里,也得让它消失在萌芽状态。这就是为了巩固自己地位打击排斥异己的一种手段。他说,‘你有不同的看法可以,但不能随便乱说,更不能影响我的权力、地位;你有意见可以背后跟我说,你如果当着大家的面说,让我丢面子,那你就是自找没趣,我就得整治你’,这是什么性情?不许别人随便说话,别人对他有意见、对什么事有看法,还不能随便提,还得考虑他的面子,如果不考虑他的面子,他就把你当仇敌一样对待,采取打击、排斥,这是什么本性啊?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要让他的权力、地位在人心中不断得到巩固,还要坚定不能动摇,他的脸面、名誉,带领的身份、身价一旦受到一点儿影响、威胁都不行。这是不是敌基督恶毒本性的一方面表现?有了权力还不满足,还要巩固、稳定,还要达到绝对地统治;他们不但要控制人的行为,还要控制人的心。这些作法是不是也是为了权力,是由对权力的欲望引发、导致的?……尤其是当异己出现的时候,背后说了他什么事或评论他什么话传到他的耳中,他一夜不睡觉、三顿饭不吃也要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为什么他能下这个功夫呢?因为他感觉到他的权力受到威胁了,名利地位受损了,如果这个人把问题的真相说出去,那他带领的地位有可能就不保了;如果传到上面或传到更多的弟兄姊妹耳中,有可能上面就要撤换他或者弟兄姊妹就要罢免他,他有可能就得被迫辞职。基于这层原因,他才这么下功夫、付代价,有时候几顿饭不吃或者整夜地为这事交通,说得口干舌燥。他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巩固地位。对这些人来说,地位是他们的命根子,一旦听到点地位要受到威胁的风声,他们的内心就不安、就恐惧,害怕自己明天可能就不是带领而是普通弟兄姊妹了,就再也享受不到地位所带给自己的优越感了,再也享受不到地位之福了,没有人再听从、跟随了,没有人再溜须了,也没有人再唯命是从了,这是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摘自《揭示敌基督·打击排斥异己》)对于敌基督来说,异己是对他们地位、权力的一种威胁,不管什么人,只要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权力,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地把这些人解决掉,实在不能制服、收编就要采取搞垮、清除,最后达到自己绝对掌权,一个人说了算。这就是敌基督这类人为了维护地位所惯用的一种手段——打击排斥异己。(摘自《揭示敌基督·打击排斥异己》)神话语的揭示让我感到扎心、害怕,没想到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也能打击排斥异己,做出敌基督一样的恶事来。当我听说王姊妹在弟兄姊妹中间揭露我不作实际工作,我不看她揭露的是否属实,反而认为是她跟我过不去,在背后论断我,让我脸面受损,我心里就对她产生了不满、怨恨,甚至想打压整治她。后来,当我知道王姊妹在几十人的聚会上揭露我时,心里就更恨她了。为了挽回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就把她之前的过犯拿出来做文章,想让弟兄姊妹知道是她人性不好,都排斥、弃绝她,还让她所在教会的带领注意她的表现,想找机会把她清理出教会。我明知道王姊妹具备些恩赐、特长,尽本分也有些果效,应该留在教会尽本分,我也知道王姊妹揭露我的问题也确实存在,但就因为触及到我的脸面地位,我就把她看为异己、仇敌,是对我权力地位的威胁,我就想打击报复她,我的本性真是太恶毒了!我又想到神家以往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一旦有人威胁、触及到他们的地位,他们就能整人治人,妄想把教会变成他们统治、管辖的天下,最后作恶多端被开除淘汰了。我的所做所行跟这些敌基督也没什么区别呀。

我又反省认识自己,为什么信神这么多年还能身不由己地走上敌基督道路,做出敌基督一样的恶事呢?后来,一次聚会时,我们读了《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这篇神话,其中有一段话我听了特别扎心。全能神说:“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话的揭示让我心里很受触动,我看到了神公义威严的性情,尤其看到神说“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没有人敢碰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我心里更是害怕。反省自己,当得知王姊妹揭露我是假带领时,我所流露的都是仇视、不满、怨恨、反抗,凭着血气以牙还牙,恶毒攻击。作为一个教会带领,我不接受真理,没有丝毫顺服,一旦有人揭露我的问题,伤了我的脸面或者危及我的地位,我就想利用手中的职权打压、整治他,甚至还想剥夺他尽本分的权利,把他清理出教会,有种不把人彻底搞臭、搞垮不罢休的恶毒心理,我这不就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没人敢招、没人敢惹了吗?这跟中共恶魔搞独裁统治有什么区别呀?中共一贯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了维护它的统治、巩固它的政权,凡是有不同声音或者敢揭露它作恶事实的人,中共都是采取打击、铲除、彻底消灭的政策,对“六四”学潮中的大学生这样,对少数民族也这样,对我们信神的人更是疯狂地抓捕、镇压、迫害,中共掌权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生命!我从小就接受中共魔王的教育、熏陶,许多撒但毒素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心里,像“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对我不仁,休怪我不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些撒但毒素已经成了我的生存法则,使我越来越狂妄、恶毒,凭着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我就能作恶,能打压整治人。我又想到,神交通了那么多分辨假带领方面的真理,现在弟兄姊妹明白真理醒悟了,有的就能起来揭露、检举假带领,这是在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是正面事物。不管揭露我的人人性如何,是不是有意针对我,也不管是当面说还是背后说,只要揭露的是事实,我就应该从神领受,老老实实接受顺服,从中学功课,这才是接受真理、顺服神的表现。可我呢,不但不顺服,还能打压、整治揭露我的人,我这不是跟哪个人过不去,而是在拒绝真理、抵挡神啊。认识到这些,我心里既恨恶自己,又有些害怕,我赶紧来到神的面前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临到姊妹的揭露,我不反省认识自己学功课,还能打压整治人,我的本性真是太恶毒了。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求你带领我。”

后来,我就根据王姊妹揭露的问题反省认识自己,也实际地跟进、了解工作细节,我这才发现工作上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像有的弟兄姊妹刚开始操练传福音,对异象方面的真理交通不透亮,解决不了福音对象的观念和难处;还有的弟兄姊妹对传福音的原则不掌握,导致传进来的人不合原则,有的都浇灌一段时间了,还是丝毫不能明白真理,还有的对真理不感兴趣又退去了,结果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聚会时,我就把发现的这些问题提出来,并且交通传福音的原则扭转偏差。弟兄姊妹也都开始立计划重点装备异象方面的真理,要是有不明白的或者交通不透亮的,聚会时我们就在一起交通。一段时间后,弟兄姊妹对异象方面的真理透亮一些了,尽本分的果效也提高了。我这才认识到,神摆布环境,借着王姊妹揭露我假带领的表现、指责我不作实际工作,是为了促使我反省认识自己,尽好带领本分,这是神对我实际的保守啊。

后来,我又想到了一段神的话:“神作工在每一个人身上,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不管是借什么人事物效力,也不管对人说话是什么样的语气,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拯救你。拯救你之前就是要变化你,那你不受点苦能行吗?你就得受点苦。受苦包括的就多了,有时兴起周围人事物来让你认识自己,再不就直接对付修理、揭露,就像上手术台一样,就得有点疼痛、受点痛苦,才能达到果效。每一次的修理对付、每一次兴起的人事物对你都是触动、都是促进,这样经历过来你就有身量了,就进入真理实际了。……如果神给你摆设一些环境、人事物,或者修理对付你,你从中学到功课了,学会来到神面前了,学会寻求真理了,不知不觉蒙开启光照得着真理了,在这次环境当中有变化了,有收获、有长进了,对神的心意稍稍有点理解、不埋怨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试炼当中站立住了,经得住考验了,你就过关了。经得住考验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呢?神说这个人有一颗真心,他能受这样的苦,他的心是喜爱真理的、是要真理的。在神那儿对你有这样的评价,你是不是就有身量了?是不是就有生命了?这个生命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神赐给的?神借着各种方式供应你,借着各种人事物训练你,如同神亲自赐给你饮食,端到你面前让你吃饱、让你享受,你才得以长大、刚强站立。这些事你都得这么看、这么领会,这就是顺服从神来的一切。(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经历过来我才深刻地体会到,神借着王姊妹揭露我尽本分中的问题,虽然这个方式我不好接受,但这对我的生命进入太有益处了。这样的揭露、对付,一方面能让我认识自己身上假带领的种种表现,促使我寻求真理扭转进入;另一方面,也让我认识到自己的本性狂妄、恶毒,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还能打压人、排斥人,从而竭力地追求真理脱去败坏得着洁净。这是神特殊的恩待,是神对我的爱和拯救,我从心里感谢神!

上一篇: 情感太重的后果
下一篇: 家庭破裂的背后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这样的事奉太卑鄙

“事奉神的人必须在凡事上高举神、见证神,这样才能达到带领人认识神的果效,也只有高举神、见证神,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这是一条事奉神的原则。神作工最终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让人通过认识神的作工而来到神面前。

基督徒心声——神话语带领我学会和谐配搭

聚会点上,靳心、真心压低嗓门,随着音乐欢快地哼唱着神话语诗歌,一旁的依诺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靳心、真心两人特别释放自由,依诺心受触动,一唱完诗歌,她就敞开了自己近段时间的情形。

心灵释放自由的秘诀

经历中看到,神为了变化我、改变我错谬的追求观点,精心摆布这些不合我观念的环境,虽然我被显明得淋漓尽致,但神并没有意思要淘汰我,而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抵挡神的本性实质,从中明白真理走上人生正道。

作工不辞劳苦就能获得神称许吗(下)

此时,延庆真实地认识到能为神撇弃花费不代表实行真理,她不再满足于外表的付代价了,而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开始寻求怎么做是实行真理满足神,有意识地按照神的要求去实行,逐步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得着释放自由。延庆知道,她离神的要求还差得太远,只愿神的刑罚审判不离开她,使她早日活出真理实际,成为一个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来安慰神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