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太重的后果

2021年11月18日

中国河南 苏醒

那一年,我在尽浇灌执事本分的时候,神家要求清理教会,把教会中的不信派、恶人还有敌基督全部清理出去,这样才能保证神选民正常地过教会生活。接着,教会就开始排查这几类人。

有一天,教会带领王弟兄找到我,跟我说:“你妻子在聚会的时候常常歪曲事实论断带领工人,有两个执事指出她的问题,可她不但不接受,还怀恨在心,又在背后论断两个执事,导致一些弟兄姊妹对带领工人产生成见,严重影响了教会生活。我们也交通帮助、修理对付了,可她还是不认识自己,也没有悔改变化。”弟兄还说想了解一下她的一贯表现,好确定她是不是属于清除、开除的对象,让我写写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心里有些沉重,我知道王弟兄说的都是事实,我妻子的确常常论断带领工人,说带领没负担、不作实际工作,其实她就是挑毛拣刺。之前,我也跟她交通过这方面的问题,可她就是不扭转,还在小组里散布。组长杨弟兄制止她,说她不该在聚会的时候论断带领工人,搅扰教会生活,她听了以后又开始论断杨弟兄,说杨弟兄聚会尽讲字句道理,没有实际,还说这是在浪费弟兄姊妹的聚会时间,其实杨弟兄交通的多数还是挺实际的。妻子的这些表现都是在搅扰教会生活,这次教会调查了解她的情况,如果确定她是恶人,那接下来就要把她开除了。当时我就想:如果她真的被开除了,这不就意味着不能蒙拯救了吗?于是,我就跟带领说:“我妻子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两年多,不明白真理才做了打岔搅扰的事,我回去以后好好地跟她交通交通,看她能不能悔改。至于写评价的事能不能再缓一缓啊?”王弟兄跟我交通说,“神家一再强调,对于搅扰教会工作的恶人、不信派必须实行清除、开除,以免他们搅扰、影响正常的教会生活”,还让我尽快把评价写好,说教会会根据她的一贯表现,按原则公平对待的。我知道王弟兄说的都对,可是一想到要给妻子写评价,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从信主到现在,我跟妻子受了不少苦,左邻右舍讥笑、挖苦我们不说,就连亲朋好友也都弃绝我们,这一路走过来挺不容易的,我要是把她作恶的表现都写出来了,最后她被开除了,那她这些年所受的苦不就白费了吗?再说了,我们夫妻一场,她要是知道是我写评价揭露了她作恶的表现,她会不会说我一点不顾念夫妻之情,说我对她太狠心了呢?当时,我就想:“算了,我还是不写了。”可是转念又一想:“我明明知道妻子搅扰教会生活,如果不把她这些表现及时地反映给教会,那我不是在隐瞒事实、包庇妻子吗?这可是得罪神的事啊。”想到这儿,我心里很纠结、难受,放不下对她的情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几天我只要一回到家,就跟妻子交通,让她悔改,刚开始她口头上也答应,可是我说得多了,她就反感、不接受。看着她一点儿不扭转,熬得我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

后来,在一次同工会上,带领看我活在情感里,迟迟没有写评价,就跟我交通说:“在神家是真理掌权,不会放过一个恶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咱们作为带领执事,应该带头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呀。”我听完带领的话,心里有点蒙羞。的确,教会要了解我妻子的情况,作为教会执事,我应该积极迎合,可我却迟迟不写评价,这也不是在维护教会工作啊。再说了,这次的事对我妻子也是个警醒,让她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如果她能接受真理,及时地悔改变化,那也是好事啊。于是回到家以后,我就准备写评价。可是,当我看到妻子里里外外地忙着家务,心里又开始纠结,我赶紧跟神作了个祷告,求神带领我能够放下肉体情感,实行真理维护教会工作。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情感的实质是什么?就是败坏性情的一种。情感的表现用几个词形容,那就是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涉及情感方面的问题有哪些?首先是对自己的家人怎么评价,对他们所做的事怎么对待。这个‘所做的事’就包括他们打岔搅扰、背后论断人,还有一些不信派的做法,等等。你能不能公正地对待他们?如果需要写评价,你能不能公正客观地评价,不带有情感?……当教会根据原则处理与你有关的、与你在情感上有瓜葛的这些人的时候,如果不符合你的观念,你怎么对待?你能不能顺服?(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分辨假带领(二)》)神的话揭示了情感重的人做事没有原则,更没有公正,只会偏袒、维护肉体关系,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结合神的话,对号自己,我就是情感太重了,我明明知道妻子常常论断带领工人,搅扰教会生活,就应该实行真理,把她的恶行揭露出来,这才是维护教会工作,是体贴神的心意。可我因着放不下肉体亲情,怕妻子失去蒙拯救的机会,担心她怨恨我,就偏袒维护她,迟迟不写评价,任由她在教会中搅扰。我这样袒护她,丝毫不考虑神家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是否受到亏损,我真是太卑鄙了!认识到这儿,我心想:“我不能再昧着良心得罪神了,我得实行真理,放下肉体情感揭露她的恶行。”于是,我就拿起笔把妻子作恶的表现一一写出来,交了上去。几天以后,带领工人根据原则衡量,说我妻子人性不好,多次搅扰教会生活,本应开除,但考虑到她接受神末世作工时间短,就再给她一次悔改的机会,修理对付,提出警告,如果始终不悔改就开除。听到这话,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有回转的余地。当时我就想着,回去以后我一定得好好帮帮妻子,让她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恶行,向神悔改,如果她能够悔改变化,那就不会被开除了,蒙拯救也就有希望了。于是回家后,我就把妻子的问题给她点了出来,并且嘱咐她一定要好好地珍惜这次悔改的机会,她当时也表示接受。后来在聚会的时候,她不跟弟兄姊妹争执了,也不论断带领工人了,教会给她安排尽接待的本分她也愿意,在外表上的确是收敛了一些,当时我心里还挺高兴的。可是时间一长,她的本性又开始暴露了。

有一次聚会,组长刘姊妹寻求敬畏神远离恶的真理到底该怎么实行进入,她听了以后就贬低刘姊妹,说:“你之前还揭露我,说我论断带领工人是作恶,你连敬畏神远离恶的真理都不明白,你还带什么小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她大声地说着刘姊妹的不是,别人怎么劝都劝不住,结果因着她的吵闹声太大,惹来邻居敲门问话,带来了安全隐患,这场聚会就这样让她给搅散了。我知道以后就去对付她,我说:“你这是在打岔搅扰教会生活。”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还为自己讲理、表白,过后还跟我生气不搭理我。看到她这样的态度,我心都凉了。后来,因着我在当地信神比较出名,再加上传福音的时候被恶人举报,我们只好逃到外地尽本分,来到一处新的教会。有一次聚会,我妻子对一句神的话领受得有点偏,弟兄姊妹就给她指出来,说她这么领受神话不纯正,结果她听完以后很不服气,抓住这个事缠住不放,这场聚会就这样又让她搅了。还有一次,教会要开除一个恶人,我妻子却为他打抱不平,严重影响了教会工作。我知道以后就对付她、揭露她,可她却不以为然,还认为自己做得对。

后来还有一次,我妻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带领有安全隐患,结果聚会的时候,她就拦阻带领不让参加,说带领会带来危险,还说她这是在维护教会工作,并且还在弟兄姊妹中间制造恐慌,让大家都不要接触带领。她根本没弄明白就乱说乱做,直接搅扰了教会生活。我知道以后,是又气又急,就跟她交通:“你把人家带领拦在门外不让参加聚会,还在弟兄姊妹中间制造恐慌,让大伙都不接触带领,拦阻带领尽本分,你这不是在作恶搅扰教会生活吗?以前你作那么多恶,教会没有清理你,那是因为你信神时间短,还给你悔改的机会,可你丝毫不悔改,还继续作恶,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开除,你还咋蒙拯救啊?”她当时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对自己也没什么认识,过后,她还是老病重犯,根本就没有把对付揭露她的话当回事,一点儿悔改变化也没有。针对妻子的表现,我看到神的话说:“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信神的人如果与不信神的人的言谈、举止都是一样的随便不受约束,那这人比外邦人还邪恶,是典型的恶魔。那些在教会中释放毒言恶语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谣言、挑拨离间、拉帮结伙的人,本应都开除出教会,但因着作工时代的不同将这些人限制起来,因为这些人定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被撒但败坏的人都有败坏性情,但有一部分人只限于有败坏性情,另一部分人则不是这样,他们不仅有撒但败坏性情,而且其本性已恶毒到极处,这类人所做的、所说的不仅限于流露撒但的败坏性情,他们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们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的工作,他们做的都是搅扰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破坏正常的教会生活,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对照神的话,我看到我妻子就是这样的表现。以前她就常常地歪曲事实论断带领工人,还挑拨弟兄姊妹和带领工人之间的关系,现在又老病重犯,胡作非为,拦阻带领尽本分,严重影响了教会工作。之前就解剖过她的恶行,可她到现在也没有认识、悔改,对提点帮助她的人更是怀恨在心,一有机会就倒打一耙,看到她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丝毫不接受真理,反而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她的这些表现不是一般的败坏流露,也不是一时的过犯,她是一贯打岔搅扰、屡教不改,这就是恶毒本性的流露啊!恶人的实质就是厌烦真理、仇恨真理,不管信多少年都不会有真实的悔改。对照神话的揭露,我看到妻子就是个恶人,早晚会被开除出教会。可是我又不忍心,眼看着她信神到现在落得个被开除的下场,一想到这事,我心里就受煎熬。虽然我也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她自己作恶造成的,脚上的泡也是她自己走的,可我还是于心不忍,总想维护她。恰好在这个时候,教会带领又让我写对她的评价,当时我就想:“要不我就只写一些弟兄姊妹知道的恶行,至于她在原教会的那些表现,弟兄姊妹不知道我就不写了,这样或许她还有留在教会的希望。”于是,我就应付着写了一点她作恶的表现交了上去。没过几天,带领碰到我,就跟我说:“你写的评价我看过了,挺简单哪,不知道你有没有把你妻子作恶的表现都写出来,咱们今天得面向神接受神鉴察,可不能掺杂私人情感,隐瞒事实真相啊。”当时听完带领的话,我心里五味杂陈。我的确没有把妻子的作恶表现都写出来,因为我要是都写出来了,根据她的一贯表现就能定性她是个恶人,肯定马上就得被开除。她要是真的被开除了,就凭她那个不服的劲儿,再知道是我提供的材料,还不得寻死觅活地跟我闹啊?再说了,孩子们要是知道这事,会不会说我一点不顾念亲情呢?可我要是不如实地评价,这就是在掩盖事实真相、包庇恶人,也是在纵容她继续作恶,搅扰教会工作。想到这儿,我心里来回地翻腾,前也不是、后也不是,特别苦恼。

回到家以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要尽快脱去情感,我就是不讲情感实行公义。对教会无益处,就是亲爹亲妈也不行!我的心意向你显明,你不能置之不理,要十分注重才行,放下你的一切全心跟从,我会保守你总在我的手中,不要总胆怯受丈夫、妻子的辖制,你要让我的旨意得通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九篇》)“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神工作的人吗?别说那些不信神的人,就是那些只信耶稣不信神末了道成肉身的人,那些口头相信神道成肉身却作恶的人,都是敌基督,这类人都是灭亡的对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神话语的揭示审判让我感到很扎心,我明明知道妻子就是恶人的实质,是该被开除的对象,而我却顾念肉体情感,不忍心看着妻子被开除失去蒙拯救的机会,也担心妻子、孩子要是知道是我提供的评价,会说我不讲情面太狠心了,写评价的时候,我就掩盖事实真相,轻描淡写地写了一点她的作恶表现,耍诡诈欺骗神、欺骗弟兄姊妹。我明明知道妻子就是恶人的实质,她留在教会里只会给教会工作带来搅扰,可我却硬着颈项,包庇她的恶行,丝毫不顾神家工作是否受到亏损,我这不是在袒护恶人抵挡神,坑害教会、坑害弟兄姊妹吗?我善恶不分,跟恶人还讲爱心、讲情感,我真是个混蛋哪!反省我一次次凭着情感行事不实行真理,主要是因为“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些撒但毒素在我里面扎根太深了,让我把情感看得太重,认为人活着就应该有情有义,我把撒但哲学看成是正面事物,变得善恶不分,做事没有原则,跟恶人还讲情分,袒护、包庇恶人,纵容恶人搅扰教会生活、拦阻神家工作,我这不是在恶人的恶上有份吗?我作为教会中的一员,不但不揭露恶人,不维护教会工作,还袒护恶人,我这就是在明目张胆地抵挡神触犯神的性情啊,要是不悔改,肯定得被神淘汰呀!认识到这些,我心里有些害怕,同时也感到懊悔、自责。当初,我如果能够主动地实行真理,把妻子的恶行揭露出来,让弟兄姊妹对她有分辨,早点把她开除出去,那教会生活也不至于总受搅扰。之后,我就开始回想我妻子在教会里做的一件件恶事,看清了她信神只有一些外表的热心,但人性不好,丝毫不接受真理,在教会里所做的都是打岔搅扰。神家一次次给她悔改的机会,我和弟兄姊妹也跟她交通多次,甚至修理对付、警告多次,可她丝毫不接受真理,也不悔改,甚至还反过来论断、攻击弟兄姊妹,看到她就是一个厌烦真理、仇恨真理的恶人,正是神末世作工显明出来的稗子。我想到《圣经·启示录》中说:“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示录22:11)的确,恶人就是恶人,到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的。

后来我又看到一段神的话,全能神说:“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按其所行出来的实质而定的,而且定得都合适。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担当别人的罪,更代替不了别人去遭惩罚,这是绝对的。……行义的总归是行义的,作恶的总归是作恶的;行义的总归是能存活下来的,作恶的总归是灭亡的对象;圣洁的就是圣洁的,并不是污秽的,污秽的就是污秽的,并没有一点圣洁的成分;毁灭的是所有的恶人,存活的是所有的义人,哪怕作恶的人的儿女是行义的,哪怕义人的父母是作恶的。信的丈夫与不信的妻子本无关系,信的儿女与不信的父母并无关系,是不相合的两类,在未进入安息之中有肉体的亲情,但进入安息之中便再也没有肉体亲情之说了。尽本分的与不尽本分的本是仇敌,爱神的与恨神的本是敌对的,进入安息之中的与被毁灭的是不可相合的两类受造之物。尽本分的受造之物是可存活下来的,不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将是被毁灭的,而且都是到永远的。……现在人与人之间还有肉体关系,还有血系相联,到以后都打破了,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在安息之中的人都是相信有神的,是顺服神的,那些悖逆的都被毁灭了,地上就不存在家庭,还哪有父母,哪有儿女,哪有夫妻关系,这些肉体关系都因着信与不信的本不相合而断绝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从神的话中可以看到,神是根据人的实质来定规人的结局,神不拯救恶人,神拯救的是能接受真理、有真实悔改的人,淘汰那些丝毫不接受真理还厌烦、仇恨真理的人。我妻子的实质是恶人,不是神拯救的对象,即便是留在教会里,最终还是会被淘汰,而且还会因着作恶更多而遭到神更重的惩罚。我对神的公义性情不认识,总想维护肉体情感不实行真理,以为只要包庇她的恶行让她留在教会里就能混进神的国度,我的这个观点实在是太荒谬了。神末世作的是各从其类的工作,神是根据人的所做所行和本性实质来定规人的结局归宿,善归于善、恶归于恶,妻子作恶的后果她自己得承受,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和圣洁的实质决定的。

我又看到神的话说:“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神的一句句问话让我更加感到懊悔、自责,我凭着肉体情感行事,耍诡诈欺骗神,坑害弟兄姊妹,拦阻了清理工作的正常进展。我不能再凭着情感行事了,我得体贴神的心意,按原则办事,把妻子的恶行都给揭露出来,不能再让她搅扰教会工作了。想到这儿,我就拿起笔把妻子的恶行和她的一贯表现都写出来交给了带领。没过多久,弟兄姊妹就根据我妻子的一贯表现,定性她属于恶人,全教会表决通过,把她从教会开除了,从那以后教会生活也恢复正常了。我真实看到了神的公义,也为自己能够揭露恶人、在开除恶人的事上尽上自己的一份责任而感到高兴,心里平安踏实了许多。今天我能够不受情感的辖制,揭露妻子的恶行,能为维护教会的工作而尽上自己的一份责任,这都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啊!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做诚实人的一点经历

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马太福音18:3)做诚实人是基督徒必须实行进入的真理,直接涉及到人能不能蒙拯救进天国。本片主人公讲述了自己做诚实人的一点经历。一次聚会讨论问题,带领让每个人都发表观点,她担心说错了会影响在带领心中的形象,就看风使舵随大流,反倒答错了。通过读神的话,她认识到自己太圆滑诡诈,失去了做人的底线,特别懊悔,开始注重实行真理说真话,在做诚实人上有了一点进入。

老好人能蒙神称许吗

回想神在我身上作工的点点滴滴,我感受到神的审判刑罚真是变化我败坏性情的良药,若不是神摆设环境一次次地显明,没有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凭着撒但毒素活着的可怜相。

失败跌倒使我看清自己错谬的追求观点

“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刑罚审判就是拯救人的光》)

基督徒日记——收到一份特殊的资料之后

神深知我的败坏,实际地摆设环境,借着带领这两份特殊的资料,显明了我的败坏性情,审判洁净我,使我明白真理认识自己,有了正确的实行路途。感谢神对我的拯救,我自知无以回报,只愿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有意识地背叛肉体,按神的话实行,达到早日活出点人样来满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