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忠言不再逆耳

27

张 微

初冬的早晨,太阳驱散了空中薄薄的雾霭,给大地带来了一丝温暖,一束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工作室,整个房间显得格外明亮。

小静坐在电脑前一手托下颌,一手握鼠标,不禁在想:“虽然我来到这个组才两个月,还不是组长,但在组里的分量不亚于组内任何一个人,再说这段时间也是我在带动这个组的工作,现在还取得了一些成果,看来我还是挺有工作能力的。”想到这儿,小静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阳春三月,气候刚要变暖,倒春寒的来袭再次带来了几分寒意。

工作室内小静满脸严肃地站在李华和小凡的身后。李华和小凡正在缓慢地敲打着键盘,她们一会儿查查资料,一会儿停下思考着。小静见状眉头紧锁,显出一副轻蔑的样子,随即便在李华、小凡的电脑前指手画脚,“这里多简单啊,只需把层次调整一下不就行了吗,怎么还弄这么长时间呢?”小静口气生硬地说着。李华和小凡面露尴尬没说话,只是认真地看着小静点出的问题。

“好了,这个问题就说到这儿了,你们自己再看一遍吧。”小静说完扭身回到了她的座位上。

这天是组内上交文稿的日子,工作室内显得比平时要忙碌了一些。李华和小凡边看着电脑边小声交谈着。小静和小丽也正在检查准备上交的文稿。

小静很快检查完了手上的文稿,扭头向李华她们着急地说,“李华姊妹,你们那份弄好了吗?”

“哦,快了,快了,还有一点就好了,再等会儿吧。”李华结结巴巴地回答着。

小静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焦躁,带着一丝怨气地小声嘀咕着:“干活这么慢,不得耽误组里的进度拖我的后腿吗?如果文稿积压得多了,带领或许还以为是我没有工作能力呢!”小静看了看时间,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咱们还有那么多活儿没干哪,你们能不能加快点速度啊!”

李华和小凡的脸上显得有些难堪。

小静瞥了她二人一眼,心想:“你们进组时间比我还长,这点工作都作不好,是不是没有这方面的素质,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呀!要不跟带领说换个人,这样我们的工作果效也许就能好起来。”

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每当李华提出和小静不同的思路和建议时,小静的脸上都会露出不悦,因在小静眼里李华的思路没她清晰,文笔也没有她好,整理出来的文稿也不如她,所以,只要李华发表观点,小静总是毫不犹豫地给其否掉,仍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整理。而李华因她的观点、建议总是被否,心里颇受打击,渐渐变得沉默寡言。

一天下午,天灰蒙蒙的,还下着雨,有时还伴着几声轰隆的打雷声。潮湿的空气凝聚在工作室内,给原本压抑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沉闷。

教会带领刘姊妹和张姊妹走进工作室。

小静见带领来了,心想:“这可是个好机会,我得把这段时间自己的工作成果汇报一下,再把李华的情况跟她们说说,让她们也好及时解决。”

张姊妹看着大家,微笑着问道:“这段时间大家的情形还好吗?组里的工作情况怎么样?”

小静急不可待地率先发言:“感谢神!这段时间我的情形挺好,组里的工作也有些果效,我和小丽把上层让返修的那两份文稿整理上交后,又整理四份上交了……”小静滔滔不绝地把她这段时间是怎么作工作的,在尽本分中是怎么获得圣灵作工的详细地讲述出来,说话时还用余光瞥了一眼李华和小凡,接着又把两个姊妹工作效率差,耽误组里的工作进度都说了出来。小静谈完,李华谈起了自己在尽本分中遇到的难处,还没等她说完,小静就打断李华的话,结合她的作工经验告诉李华怎么做。不管哪个姊妹谈到自己的问题和难处,小静都蛮有“负担”地给其交通。

刘姊妹看着大家一脸受辖制的神情,表情有些严肃地说:“小静姊妹,从你刚才的交通中看到你借着谈自己作工有果效,别人工作效率低,是在变相地见证自己贬低他人,好像组里谁都不如你。再就是,人家的话还没说完,你就插嘴给人去交通,这不是在显露自己给人当老师吗?如果你总是凭狂妄性情与人相处,只能让人受辖制没法跟你配搭。小静呀,神把咱和姊妹们安排在一起尽本分,是为了让咱互相取长补短,咱不要认为自己素质好就瞧不起别人,这样发展下去很容易走上敌基督道路啊!”

刘姊妹的话犹如当头一棒,小静顿时清醒许多,刚才的兴奋劲儿消失得无影无踪。姊妹们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小静,小静感到颜面尽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小静耷拉着头,两手扣在一起紧攥着自己的衣角,略显拘谨,她心想:“我尽本分这么有负担,工作还有果效,带领不但不表扬我,还当着姊妹们的面这样对付我,这不是有意让我难堪吗?再说,我把自己总结的经验谈出来,不也是想帮助她们吗?怎么说我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呢?”小静心里愤愤不平。

刘姊妹又说道:“活在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里,若不及时扭转是很危险的,那些在神作工中被显明的敌基督就是因为常常高举自己、见证自己,贬低、排斥别人,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咱们可要引以为戒呀!”

带领的话犹如一阵疾风暴雨再次向小静袭来,小静有点招架不住,她自问:“我的狂妄性情有那么严重吗?带领竟然说我这样走下去很危险……”

整场聚会,小静如坐针毡般地痛苦难熬,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带领走了,她起身回到房间痛哭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今天带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付我,让我感到难堪、痛苦,我心里很委屈。一想到自己在姊妹们面前丢脸了,我心里就很抵触,不愿意接受带领的对付修理。神啊!我的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的心能顺服下来,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一夜未怎么合眼的小静脸色有些苍白,她无力地靠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地看着电脑,带领的话不断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小静心想:“带领这么严厉地修理对付我,还说我走的是敌基督道路,看来我的狂妄性情真的很严重,我会不会被撤换哪?”

第二天下午,带领张姊妹来了。

小静看到张姊妹强挤出点笑,张姊妹察觉到小静与之前的不同,便关切地问道:“小静姊妹,你的脸色不太好,哪里不舒服吗?”

张姊妹的一句话勾出了小静委屈的泪水,她低着头哽咽着说不出话。

张姊妹见状问道:“小静姊妹,你还在为刘姊妹修理对付你而难过吗?”

小静再也忍不住了,便把她的所有想法都说了出来。

张姊妹耐心地和她交通道:“小静姊妹,教会各级带领同工处理问题都是有原则的,不会因着你流露狂妄性情就随便撤换。再说咱们都被撒但败坏至深,哪方面的败坏性情都需经历神多次的审判刑罚和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才能达到变化呀!咱们得认识神的作工,不能误解神哪!”

小静听了张姊妹的话,脸色逐渐平和了下来。

张姊妹继续说:“今天我们临到这修理对付,是神主宰安排的,为使咱们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注重反省自己,解决自己的败坏性情,我们应该正确对待呀!咱们看段神的话吧。”

“小静姊妹你读吧!”小静接过神话语书读道:“有一部分人经过修理对付之后就消极了,尽本分也没劲儿了,忠心也没了,这是怎么回事?一方面是因为人对自己作法的实质不认识,导致人对对付修理不能服气;另一方面是因为人到现在都不明白对付修理的意义,人都认为对付修理就是定人结局的表示。……在人看来,神作的不合人的意思、神作的不近人意就是神不公义,而人从来就不知道自己做得不合适,不合真理,也从来不认识人做的都是在抵挡神。”(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以人的表现定人结局的内涵之意》)

张姊妹交通道:“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在末世作的就是审判刑罚的工作,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总是贪图肉体安逸,不愿受审判刑罚之苦。临到点大的修理对付就误解神、埋怨神,认为自己被定罪了,没有好的结局归宿了。回想上次我被撤换时,带领解剖了我本性狂妄,尽本分总是追求名誉地位,聚会讲字句道理迷惑人,走的是敌基督道路。刚开始我也活在了误解、防备中,觉得自己是神要显明淘汰的对象。借着祷告寻求反省,我看到自己尽本分不注重生命进入,总是追求名誉地位,走的是悖逆神、抵挡神的道路,我这才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有些认识和恨恶。若没有这次的修理对付和撤换,我还会凭狂妄本性做事,尽本分没有真理原则,凭已意乱做,那可真就把路走绝了。这时我才认识到,修理对付是神对我的极大保守,是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啊!这次带领对付你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是神对你的爱与拯救,不是带领有意跟你过不去,而是在实际地帮助你啊!……”

小静心里的疙瘩慢慢解开了,她说:“感谢神!借着揣摩神的话和你的交通,我认识到末世神是以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来洁净变化人,自己信神多年不认识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临到不合己意的事就误解神、防备神,不接受顺服从神来的修理对付,本性真是太狂妄了。事实上修理对付是神公义的审判,也是神对自己的拯救,我愿意在这事寻求真理,尽快从不对的情形中走出来。”

黄昏时分,一抹艳红的夕阳映入了屋内,照得屋内暖洋洋的。小静的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

送走张姊妹后,小静坐在书桌前,跟神作了个祷告,有意识地寻求真理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小静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又看到讲道交通中说:“狂妄的人因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对人没有和气,不能平等待人,总不能与人和睦相处。……性情狂妄的人总想出人头地高高在上,不愿受人的管制,却愿意辖制别人;性情狂妄的人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别人谁也不如他,看不见在别人身上的长处优点,即使看见点也不服气,还会加以攻击、贬低,别人的缺欠短处他看得格外清楚,并且随意谈论传播,特别喜欢讲自己的长处,特别喜欢夸奖自己、高举自己、贬低别人;性情狂妄的人总是唯我独尊,好搞以我为中心,让人都尊重他,都围着他转,他无论说啥做啥人都得听他、注重他;性情狂妄的人最爱显露自己,无论在什么场合,临到什么事,他都先露一手发表观点让人观赏、让人佩服,并好揭露别人的缺欠、短处来衬托自己的高明,丝毫不见证神……性情狂妄的人好给人当师傅,最不愿听人说话……”(摘自《生命的供应·谈性情变化》)

看了神的话和讲道交通,小静感到很扎心,她开始回想前段时间自己在尽本分时的种种表现:当她和小丽在一起整理文稿有点思路,顺利地上交几份文稿后,她就开始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了不起,谁都不如自己;工作中姊妹们遇到难处向她寻求时,她毫无理智地给人当老师,指手画脚教导别人,并且还顽固持守己意,对别人的观点、建议给以否定;当看到李姊妹她们整理文稿慢,她不是凭爱心去帮助,而是带着嫌弃、小瞧和贬低,高高在上,说话打着官腔,指责她们拖后腿,丝毫不体谅姊妹们的难处;特别是当看到姊妹工作进度慢,触及到自己的脸面、地位时,她还心生恶念想跟带领反映,让带领撤换姊妹。小静看到自己的本性真是太狂妄了,流露的全是自私、恶毒、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没有一点人性理智,给姊妹们带来的都是辖制、伤害和痛苦,就这样尽本分,怎么能合神心意呢!此时小静才意识到,带领对付的不是她的外表言行,而是她本性里的撒但性情,也是为了帮助她更好地反省认识自己。小静静下心来想想,这次如果不是带领的修理对付,她真不知会狂妄到什么地步,继续发展下去,在组里称王称霸,走敌基督道路不回头,那性质可就严重了!认识到这些,小静心里感到恐惧不安、懊悔自责,她痛苦流泪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真是太悖逆、太狂妄了,你为了拯救我,借着带领修理对付我,我还悖逆不服,不愿接受。现在才明白,修理对付对我的益处太大了,能使我对自己的狂妄本性及所走的错误道路有些认识,我现在认识到凭着撒但性情尽本分是让神厌憎恨恶的。神啊!我愿向你悔改,求你来洁净变化我的狂妄性情……”

第二天早上,小静跟姊妹们敞开,揭露、解剖她的狂妄性情,并真心地给姊妹们道歉。接下来的日子里,当看到姊妹整理文稿有难处时,小静就会主动给予帮助,和她们一起商量思路,小静和姊妹们相处融洽多了,脸上也增添了笑容。

接受别人的建议,忠言不逆耳

经历了这次的修理对付,小静做事低调了一些,狂气也小了不少。但小静深知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狂妄性情要想得以变化,还需要经历更多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不久,一场修理对付又悄然而至。

几个月后,小静被推选为组长,组里的各项工作自然就以小静为主导。一天,小静手杵着头在琢磨一份稿件,之后她一脸焦虑地对姊妹们说:“咱们昨天上交的那份文稿,我觉得还有些问题,要不咱们尽快修改一下,然后再交一次吧!”新来的刘姊妹抬头看着小静轻声说:“不用了吧,还是等上层给咱们指出文稿中存在的问题再修改吧!”小静面露不悦,她微张着嘴不服气地刚要反驳几句,又觉得这样显得太没理智,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在心里嘀咕着:“我是组长,我掌握的业务知识和原则不比你多吗?还不接受我的建议,到时候你就知道谁对谁错了。”第二天,带领来了,当了解这一情况后,带领说:“小静姊妹提的这个建议是对的,你们发现文稿中有问题,就应及时修改重新上交,如果等上层返回建议再修改,这样就会耽误工作。”听了带领的话,小静就像打了胜仗似的,嘴角掠过一丝得意的笑,她用余光瞟了刘姊妹一眼,心想:“看吧,还是我看问题准确吧!平时看你整理的文稿问题就很多,思路也不怎么清晰,我提的建议你还不接受,你也太狂妄自是了吧!”有了这次的先例,小静对自己的业务能力更为肯定了,她的狂妄气焰也在逐渐膨胀。

不久,小艺姊妹来组里尽本分。听说小姊妹不光文笔好,尽本分的原则掌握得也好。一天上午,小静微笑着对小艺说:“小姊妹,这U盘里是我整理的一份福音文稿,你抽时间检查一下,明天我好上交。”

“嗯,好,这会儿正好不忙,我现在就看。”说着小艺便把U盘插上了,只见她点开文档娴熟地翻看着,很快就把这份文稿的整体思路和大纲看了一遍。

小静见小艺看得那么快,脸上流露出自得的表情,心想:“我整理的文案肯定是没啥问题,姊妹才看得这么快。”想到这儿,小静嘴角上扬自信地笑着。

“这份文稿的思路不是太清晰,如果把后面那部分调整一下看着会好一些……”小艺认真地说。

小静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了,很显然她对小艺的回答很不满意。平时她整理的文稿,组里的姊妹很少提出问题,小艺一下子点出这么多问题来,这让她有些恼火,心想:“我整理这么长时间的文稿,大家几乎没提出过问题,你却说这份文稿层次不清,你到底懂不懂整理文稿的原则啊!”

小艺见小静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便把文稿中存在的问题和修改方案又耐心地说了一遍。

小艺话音刚落,一旁的小凡点了点头说:“我觉得小姊妹的思路挺好的,这样整理层次会更清晰。”

小静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她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跟小艺进行着唇舌战:“你谈的听起来是有道理,但我的思路也是成立的。再说你才来几天,对业务知识都不熟悉,还跟我指手画脚,整理文稿我比你有经验,看问题还是比较准确的。”小静一脸不服地说:“你谈的思路听着挺有道理,但修改的幅度比较大,有些内容还得返给笔者补充,这样就会耽误工作进度。我整理的这个思路也是成立的,要不先交给上层看看,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会给咱们指出来的。”

小艺见小静不接受,沉默了片刻,也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两小时后,小艺对小静说:“姊妹,我在这份文稿里又提了点修改建议,你看一下,让笔者何姊妹再修改一下吧!”

小静接过文稿大概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了,她并没有打算采纳小艺的建议,因她定意今天要把这份文稿上交,她认为等上层提出修改建议后,再让何姊妹修改也是一样的。小静这么决定时心里也有点受责备,心想:“是不是该把这件事跟小艺她们说一声呢?不行,万一她们不同意我的做法,不就耽误文稿的上交吗!还是等上层回信再说吧。”

一个星期后,小静收到了何姊妹回信,信上说:“文稿已经收到,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帮助指点。”小静见信中没有什么重要内容,就随手把信放到一边。

一天中午吃饭时,小艺满脸疑问地问道:“诶,小静姊妹,何姊妹的文稿咱们已经给她转回去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她还没修改好转回来呢?”

小静解释说:“噢,那天转给何姊妹文稿时,我在里面加了一句话,让何姊妹等上层回复建议后再作修改。前几天收到了何姊妹回信,我看没什么重要内容就没有给你们看。”

“你为什么私自在文稿中加添内容,这件事你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姊妹来信了,你也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人说了算,你这不是狂妄自是吗?”小艺有些激动地说道。

小静脸色显得有些难堪,但自知理亏,就没再说话了。

“上次整理何姊妹的文稿时,我们提建议你不接受,如果让何姊妹先修改,现在不也返回来了吗?等上层回复建议后再修改,这不是耽误工作吗?”

小艺的话就像连珠炮一样,小静不满地看了小艺一眼,在心里一个劲儿地为自己辩解:“如果我整理的思路合适,就不用按照你的思路修改了,怎么会耽误工作呢!再说组里的很多工作平时不也跟你们一起商量吗,怎么说我任意妄为呢?”但理智告诉她这些话不能说,小静强压着心里的不服不忿转身走进工作室,坐在电脑前想着刚才小艺的话,不禁自语道:“你才来几天呀,竟然说我耽误组里的工作,这让我这个组长以后怎么当啊!以后组里的其他人还能听我的吗!”小静越想越感到头昏脑胀、心烦意乱。她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临到姊妹的指责和对付,我还在为自己辩解讲理,总认为自己对,我知道自己有悖逆败坏,该接受你的审判。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能够顺服下来,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之后,小静看到讲道交通中说:“凡是对修理对付总也不服,总有理由,总有反驳的话,谁说也不服,这样的人对自己的败坏肯定没有认识,这是绝对的。”(摘自《讲道交通(二)·什么是生命进入与生命进入的路途》)“什么事好讲理由好不好解决?好讲理由的人你没有顺服,你为啥不寻求真理?为啥不用真理解决?为啥不摸神心意?你的理由代表悖逆、代表顽固、代表狂妄自是,你的理由不是真理,你顽固坚持你的理由你就是不知好歹、不寻求真理、不接受真理,所以,好讲理的人都是不顺服神的人,都是最悖逆神的人、最愚昧无知的人、最狂妄自是的人。”(摘自《讲道交通(五)·到底怎样追求真理才能得着真理》)

从这两段交通中,小静认识到受狂妄本性支配,临到事不寻求真理,总喜欢讲自己的理,小姊妹点出她狂妄,她还不来到神面前反省认识,看到自己不是个接受真理的人,对神摆上的人事物没有一点寻求顺服的态度。于是,小静又向神祷告说:“神啊!我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没有什么真实认识,愿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真理来变化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

小静又看到讲道交通中谈道:“还有的人有点什么特别才干、恩赐,有点特长,就瞧不起别人,把自己看得很高。不就是这些东西成了人狂妄的资本了吗?其实怎么样?这些东西都不值钱,都不应该成为人骄傲、狂妄的资本,可人因为没有真理太愚昧,就拿这些东西当资本了,然后就狂妄,就自高,产生各种欲望,结果使自己受了很多苦,走了很多弯路。”(摘自《讲道交通(四)·怎么认识真理与追求真理的价值》)

揣摩着这段讲道交通,小静反省到她之所以不愿接受姊妹的建议,是因为她把尽本分时间长、有经验,整理文稿有点特长、恩赐,当成了狂妄的资本,导致她不可一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小静回想自从姊妹们推选她做组长,她就自认为自己是组里的佼佼者,不论是业务知识还是工作能力都比其他人强;当她的建议没有被姊妹们采纳而被带领认可时,她更认为自己的观点、认识比别人高,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什么都想自己说了算,临到不同的意见她就据理力争,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当小姊妹提出合理的建议时,她固守己见、自作主张把有问题的文稿上交,丝毫不考虑教会利益,只为树立自己的权威。小静这才看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个撒但毒素在她身上扎根太深,她凭着这些活着,变得越来越狂妄、蛮横,流露出来的撒但性情就是“天老大,我老二”,谁也不服,谁也不在眼中。仗着自己有一点工作经验,能作点小工作就觉得有资本了,可以挥手扬言在组里说了算,把自己认为的当作原则、标准让姊妹们听从,这哪有一点人性理智,哪有一点敬畏神之心呢,这不是把自己当神了吗?此时,她不禁想起以往教会开除的那些敌基督,他们就是仗着有些恩赐、素质就自居首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把自己的观点理论当作真理供奉,顽固持守自己,不接受真理,临到修理对付还能跟神叫嚣、对抗,甚至有的人狂妄得丧失理智,处处高举、见证自己,打击排斥人,最终因作恶多端触怒了神的性情被神淘汰……想到这些,小静看到她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也已膨胀到了心中无神、目中无人的地步,走在了抵挡神的道路上,若再不回头继续走下去,随时都能触犯神的性情,步敌基督的后尘,到时后悔也晚了。此时,小静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感到恐惧战兢。这时她才认识到,神兴起小姊妹修理对付她,是为了制止她作恶的脚步,拯救她脱离罪恶。可她却觉得忠言逆耳,因着小姊妹的话触及自己的脸面、地位,就论事讲理,拒不接受,丝毫不去揣摩神的心意和自己该进入哪些真理。小静想到这些心里感到有些自责和亏欠。

她又想起了一段交通讲道中的话说:“你们说如果人自己从神话上就能明白真理,就知道自己怎么行能满足神,怎么行是败坏流露,就能分得很清楚,那还用修理对付吗?那就不用了。现在多数人都达不到,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百分之百的人都达不到。无论哪方面最好总得经历一次修理对付人才能明白,才能认识,才能有所转变;如果没有修理对付,那人就没有进步,就没有长进,就停滞不前,自己活在败坏中还不知道。所以,修理对付对人的生命进入太重要了。人在什么背景下需要修理对付呢?第一种情况就是咱们刚才交通的,在自己认识不到自己悖逆抵挡的时候,需要修理对付;另外,人在经历神作工中,在很多方面的真理上不容易完全认识自己的情形,人自己在神话上领受只能明白一部分,对自己的败坏、对自己的情形只能认识一部分,其余那一部分,有时就得借着修理对付才能有认识。”(摘自《讲道交通(三)·神用多种方式作工拯救人太有意义》)

从这段交通中,小静对修理对付的价值与意义有所明白、理解。神对我们每一个人的败坏本性都了如指掌,神最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使我们得洁净变化。我们要想达到性情变化,光靠看神的话、过教会生活是不行的,必须得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和事实临及的修理对付,只有这样才能对自己的败坏真相、撒但本性有认识,对神的心意、神的性情也有所体会,从而产生真实恨恶自己、背叛肉体的心,开始寻求真理解决自己的败坏,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此时,小静明白了神的心意是希望她接受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脱去狂妄性情,活出正常人性,成为有真理、有人性的人。她也真实地体会到,若没有这两次的修理对付,她对自己的狂妄性情与撒但的丑恶嘴脸不会产生真实的恨恶,更不会有背叛肉体、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志,那她就永远也达不到生命性情的变化了。明白了神的心意,小静默默向神献上了感恩的祷告,立志以后一定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脱去这些撒但性情满足神。

第二天晚上聚会,小静坐在一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低着头说:“我……交通前我先跟小艺姊妹道个歉,昨天小艺提点我狂妄自是,什么事都是自己说了算,这两天我对照神的话和讲道交通反省认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本性特别狂妄自大,把尽本分时间长、整理文稿有经验当成资本,瞧不起组里的姊妹,也不接受你们的建议,只想让你们都听我的,按照我的意思来,组里有些工作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特别是这次整理何姊妹的这篇文稿时,自己不接受小姊妹的修改建议,还私自改了返给何姊妹的文稿,导致这份文稿没有及时修改好上交,形成打岔搅扰,看到自己活在狂妄性情里随时都能作恶抵挡神,这样下去真是太危险了!以后咱们组里的工作大家一起商量决定,杜绝独断专行,还请大家来监督我,看到我再凭狂妄本性做事,就修理对付我,我愿意追求变化。”小静说完,诚恳地看着大家。

“感谢神!你能有这样的认识,这都是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啊!其实我的本性也很狂妄,我指出你的问题时,也没有跟你交通真理,看到我的人性活出也很差,以后咱们互相帮助,互相取长补短吧!”小艺微笑着说。

大家都开心地交通各自的经历与收获,脸上都洋溢了欣慰的笑容。

转眼到了仲夏季节,伴随着树上的蝉叫声,空气中不免多了几分燥热,工作室内的吊扇不停地转着。小静把她修改好的文稿交给小艺检查。

“小静姊妹,这份文稿的修改建议中有一处写得不太合适,感觉有些站地位,弟兄姊妹看了容易受辖制,你还是改改比较好。”

小静心“咯噔”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心想:“说话站地位?有那么严重吗?我可是按照原则修改的。”此时,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又在讲理、争辩,拒绝真理,流露的还是狂妄性情,没有顺服的态度。于是,她便在心里默默地呼求神,求神带领她背叛肉体实行真理,学会顺服神。祷告后,她想到了神的话说:“人如果能达到顺服,需不需要有一定的理性啊?这事咱不管做得对错,既然神不满意,咱就应该听神的,一切以神的话为准,这是不是理性?这是人该有的最高的理智,第一条应该具备这个。……你具备了这样的理性,就解决什么样的情形了呢?你能顺服,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没有悖逆,不抗拒神对你的要求,你不分析神的要求是对还是错,是好还是坏,用不着你分析,这就解决了人的悖逆情形、刚硬情形、讲理的情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神审判的话语使小静感到无地自容,这次姊妹指出她写的修改建议语气不合适,说话站地位,她不寻求怎么做合神心意,还想为自己辩解表白,本性真是太狂妄、太没有理智了!自己本是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自己的观念想象、理由借口都是从撒但来的,都是违背真理的,遇事若总不寻求真理,不按照真理原则做事,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不管信神多少年也不能达到性情变化,更不能蒙神拯救。想到这儿,小静诚恳地说:“我写这份建议的时候的确没有考虑弟兄姊妹的感受,这方面是我的缺少,你看哪儿不合适帮我改一改吧,以后我会注意的!”小静说完这些话,从内心深处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释放与踏实,原来放下自己去接受别人的建议是如此轻松、喜乐呀!实行真理的价值与意义实在太大了,以后我愿更多地实行神的话。这一次的实行也给了她更多实行真理的动力与信心。

接下来的日子里,当姊妹们再提出建议时,小静就有意识地按照神的话去实行,她看到每个弟兄姊妹都有长处,对自己的缺少都是一个补足。

傍晚,天空飘起了小雨,屋外的一切小静不曾察觉到,此时她正在认真地读神的话,她看到神的话说:“那些经历修理的人、经过审判的人作工的误差小多了,作工时的发表准确多了,而那些凭着天然去作工的人的误差就相当大了。不经成全的人作工所发表的天然太多,对圣灵的作工是极大的拦阻,就是天生具备作工条件的人也得经过修理与审判才能作神的工作。若不经这样的审判,人作得再好也不能符合真理的原则,而且尽是天然与人为的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小静用心揣摩着神的话,她认识到,要想尽好本分,还需经历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和修理对付来变化自己的撒但性情,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工作中的弊病,本分才能越尽越好,逐步达到满足神的心意。如果自己尽本分没有敬畏神的心,总是随从狂妄性情,那就是在打岔搅扰,拦阻文稿工作的进展,以后她愿更多地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达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回顾这段时间的经历,小静不禁感慨道:经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和修理对付,虽然肉体是受一点苦,但自己的狂妄性情的确有了些变化,也活出一点人样了,这就是神对我实实在在的爱啊!虽然现在我身上还有败坏性情,但我愿经历更多的审判刑罚,达到蒙神拯救!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于神!

相关内容

真理使她明白与人相处之道(有声读物)
明白真理的秘诀(有声读物)
在经历中你对神的拯救有多少实际的体会(有声读物)...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今天我才明白了顺服神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