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信仰逼迫:中共的“光辉形象”在我心中倒塌了

32

王 林

我叫王林,今年六十四岁。从小到大,我看到教科书上、电视上都标榜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我便对共产党很是崇敬。尤其看到国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公民享有合法权益,各大城市街道、农村各个巷口都标着“民主法治教育”的标语,我更为自己能生在这样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而自豪。然而,直到后来我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了四次,遭受了中共警察的残酷迫害,我才彻底看清中共假冒为善、欺世盗名、邪恶凶残、卑鄙恶毒,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恶魔实质,中共的“光辉形象”在我心中彻底倒塌了。

第一次被抓 遭到中共的毒打

2002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神起初造的人本是听神的话、顺服神的,自从人类被撒但败坏后,就开始远离神、背叛神,不再相信神的存在,落在了撒但的权下,活在了虚空、痛苦中。神末世拯救人就是希望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救恩,脱离撒但的愚弄、苦害,活在神的祝福中。明白神的心意后,我加入了传福音的行列。2003年9月份,我去外县某山区传福音。九月底的一天晚上八点,我和杨弟兄正在屋里看神的话,突然听到门外有停车声,我们意识到可能是警察来了,就急忙把书藏了起来,关了灯躺在被窝里。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神:“神啊!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环境,心里有些紧张,愿你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胆量。”随后,我听到几名警察问接待家弟兄:“你家来了什么人?他们在哪里?赶紧交出来!”紧接着四名警察破门而入,不由分说地把我和弟兄拽下床铐了起来。面对中共警察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有些惊慌失措,紧张得心“怦怦”直跳,真没想到警察会把我们基督徒当成犯罪分子来抓捕。这时,一名警察厉声说:“跟我们走!”然后用力地把我们推上警车。我坐在警车上,心想:“这些警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况且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他们应该不会对信神的人怎么样吧,毕竟我们传福音是好事!”想到这里,我的心没那么慌乱了。

没承想,到了当地公安局后,我刚被带进审讯室,一个穿着警服的彪形大汉上来就猛扇我几个耳光,口里不停地叫嚷着:“我叫你传福音!我叫你传福音!……”我的脸顿时火辣辣地疼,我不敢相信中共警察竟会这样粗暴地对待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基督徒。我不解地看着警察,心想:“这就是我昔日崇拜的中共警察?我只是信神传福音,什么坏事都没做,刚到警局就遭到一顿毒打,这就是他们口口声声喊的文明执法吗?”这时,又一警察审问道:“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谁让你来这里传福音的?”我没有回答。见我不说话,几名警察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我咬着牙忍着剧痛,在心里迫切地祷告神:“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胜过警察的毒打,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要为你站住见证,决不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和教会利益。”祷告后,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警察打累了就停下,之后又接着打,就这样折磨了我三个小时,我被打得头昏目眩、口鼻流血,感到浑身疼痛,实在支撑不住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警察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听心跳,医生说:“不能再打了,这人快不行了。”警察怕我死在公安局,他们还得承担责任,这才把我送回了出租屋。

弟兄被中共警察酷刑殴打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我浑身疼痛难忍,心里不禁有些软弱,不明白我信神、敬拜神,走的是人生正道,什么坏事也没做,为什么会受到中共的逼迫,经历这样的痛苦?寻求中,我看到一段神的话:“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中共是无神论政党,是抵挡神的,根本不允许人信神、敬拜神,我们在中国信神注定要遭受抓捕、迫害。但神也正是借着中共的逼迫来成全、得着一班得胜者,同时也让人看到神的全能智慧,看到大红龙也在神的手下,它是为神作工效力的衬托物,从而都称颂神的大能,赞美神的公义。以往我一直对中共崇拜有加,借着经历这次抓捕,我才看清中共政府欺世盗名的丑恶嘴脸,它表面上说宗教信仰自由,背地里却疯狂地抓捕、惨无人道地迫害信神的人,目的就是想以这种残忍、暴力的手段迫使我们远离神、背叛神,与它一同抵挡神受惩罚,中共真是太恶毒了!我又想到历代圣徒因着信神、传福音,有的遭到了执政党的追捕,有的被抓捕、殴打、残害,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传福音,他们为了见证神不顾个人安危的精神值得我效法。而我今天能因信神遭受中共的逼迫、残害,这苦受得有意义,这是为义受逼迫,是荣耀的事啊!想到这些,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消极情形也得到了扭转。

二次被抓 再遭毒打

半个月后,我的身体渐渐好转,我再次投入到传福音的行列。当得知某宗教首领张某和他妻子都信主多年时,我就去给他们传福音,结果被二人举报。不到半小时就来了四个警察,面临再一次的抓捕,我不由得担心起来:“这是我第二次被抓,这些警察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呢!”我一个劲儿地呼求神:“神啊!这次抓捕不知警察又会怎么折磨我,但我相信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有你的美意,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愿把命交在你手中。神啊!我只有依靠你了……”这时,张某指着我对警察说:“就是他!”两个警察上前就把我摁住,两手往后反背,强行推上了警车。在车上,我默默向神祷告:“神啊!求你与我同在,加给我信心、力量,保守我不做犹大。”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我是你的后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什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九篇》)是啊!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中共再猖狂也由神主宰、摆布,若没有神的许可,警察再用酷刑折磨我,也不能夺走我的性命,神是我的后盾,有神与我同在我怕什么!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我立下心志:不管中共怎么折磨我,我决不向撒但屈服,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

到了当地派出所,我被带进审讯室后一眼就看到审讯桌上放着我送给张某的神话语书,原来张某早把书交到派出所了。这时,两个满脸横肉,一米八左右的彪形大汉走进审讯室,其中一个人的手上拿着带有锯齿的手铐,他走上前用力把我推到门边,给我铐上。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两个警察怒目圆睁地望着我,像要把我吃了一样,然后捋起袖子,狠狠地扇我的脸,三巴掌下去,我眼冒金星,双耳“嗡嗡”作响,整个身子站立不住左右摆动,摇摇晃晃地退到墙角。两个警察穿着皮鞋狠踢我的腿,又用拳头打我的背,他们每打一下,我的手都会抽动一下,手铐的锯齿就往肉里钻,顿时鲜血直流,我感到钻心般地痛。两个警察边打边骂:“叫你来传福音!叫你来传福音!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此时,我对这些人面兽心的警察产生了没齿之恨,我信神走人生正道,并没有违背国家任何法律,却被这帮警察严刑拷打、酷刑折磨,这还有天理王法吗?压抑、痛苦中,我只有默默地祷告呼求神,保守我不受肉体疼痛的辖制,不屈服于这帮恶魔。

警察打累了,就开始审问我:“那本书是不是你给那个张某的?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家住哪里?老实交代就放了你。”我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姓名、地址,他们就会抓捕家乡的弟兄姊妹,所以任他们怎么逼问,我就是不开口。警察见我不回答,又用拳头打我的脸,用脚猛劲踢我的腿,我一边挣扎一边躲闪,手上的锯齿也越来越紧,手腕和腿痛得我实在站立不住,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可警察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狠劲儿踢我的腰,痛得我在地上打滚,他们踢累了就歇一会儿,之后又接着踢。此时,我心里一刻都不敢离开神,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身子蜷缩在一起。想到自己这九十来斤瘦小的身体,怎能经得住他们如此的残酷折磨,我会不会被他们打死?想到这儿,疼痛、凄凉、孤独一齐涌上我的心头,我越想越难过。这时,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心离开神了,就赶紧跟神祷告:“神啊!求你加给我信心,使我能为你站住见证,决不向撒但妥协。”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带有安慰、鼓励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明白了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我都应持守住对神的忠心,痛苦再大也绝不能当可耻的犹大出卖神家利益。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愿为你站住见证,哪怕死在这里,我都毫无怨言,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让我能持守住对你的忠心,我是死是活都任你摆布!”

中共警察逼迫基督徒

当我豁出命时,几个警察就拿我没有办法了,他们没有从我口里得到任何想要的信息,就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某市公安局长说:“局长,这人我们审不了了,我们怎么打、怎么审都不开口,您看怎么办?”听到这话,我心里特别高兴,看到当我立定心志站住见证时撒但就无计可施了,更有了誓死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的心志。十几分钟后,警察给我打开手铐,几个人连拖带抬把我扔到了公安局门外的马路上。那时已是凌晨十二点半左右,天气有些冷,我躺在马路上,脸都冻得麻木了,在路灯下,我看到自己的胳膊上、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双手被锯齿铐出深深的痕迹(至今还特别明显),早已皮破血流。我身体虚弱,浑身疼痛,只有一遍一遍祷告神,求神加给我力量。随后,我慢慢挪动身子爬起来,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黑夜中摸索着前行,走走停停,到了一农户猪舍旁稻草中,坐下来休息了四个小时,天亮时我去了一个弟兄家……

相关内容

  • 中共迫害重 爱神心更坚

    她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因传福音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中共的残酷迫害使她身心备受摧残,是神的话语一次次加给她信心和力量,使她胜过了酷刑折磨,站住了见证,也彻底看清了中共与神为敌的恶魔实质。她都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胜过中共的迫害呢?她的经历将告诉我们答案!

  • 神带领我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下)

    释放后,为了防止被中共警察继续盯梢、跟踪、监视,给教会带来隐患,我不敢和弟兄姊妹联系,后来就和妻子、孩子在市里隐姓埋名租房子住。我一直盼望着回到教会和弟兄姊妹一起过教会生活、尽本分,但这样的想法都成了奢望,我连每天外出干活都得谨慎、小心,生怕被中共警察发现,再次将我抓捕、迫害。

  • 信仰逼迫:一名90后基督徒的坎坷逃亡路

    90后的她,因信神被中共政府定罪、追捕、通缉,被迫踏上了漫长而又坎坷的逃亡路。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怎样的险境,又是如何祷告依靠神,坚守自己信神之路的呢?请一起来看基督徒叶子的真实经历。

  • 神带领我胜过中共的酷刑折磨(上)

    1999年末,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因着常常接待弟兄姊妹,我信神的事很快就被村长知道了。2002年,中共针对我们信全能神的人展开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我们一家人因在当地信神比较出名而被迫离开了家。

  • 信仰逼迫:刑满释放后 逼迫仍在继续

    她因信神被中共无端抓捕判刑四年半。刑满释放后,中共对她的逼迫仍在继续,在这样的逼迫患难中,她是如何经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