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挣脱地位的枷锁

33

李 放

小时候老师常教育我们“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只有好好学习,将来功成名就,出人头地,人活得才有价值、有意义。尤其看到电视上明星大腕被众人追捧的画面,我更认可了老师的话。于是,为了赢得老师、同学及周围人的高看、夸奖,更为了将来学业有成,能有份体面的工作,过上人上人的生活,我寒窗苦读,刻苦学习,但终因家境贫寒,初中毕业后就被迫放弃了学业。后来,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教会里的弟兄姊妹都在争先恐后地尽本分,我不甘愿落于人后,也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看到谁本分尽得好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认可、赞许,我就暗暗使劲儿,争取做得比他更好,来获得众人的赞赏、高看,好尽上更大、更重要的本分,我觉得这样活着才有志气、有价值!

2016年年底,教会安排我到编辑组尽本分,我心想:我信神时间短,能尽这个本分是神的高抬,决不能辜负神对我的期望。当时我们组里共三个人,通过接触我发现小姊妹素质好、领受快,各方面都比我表现出色。刚开始我心态还挺好,心想:“姊妹明白的多,那我就多向她虚心寻求,尽快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担起这个托付。”可是一段时间后,看到自己还是比小姊妹差很多,我心里就有些失落,不甘心落在姊妹后面。一天,宋姊妹编辑文稿时遇到一个问题拿捏不准,就去问小姊妹,姊妹看完后交通着自己的看法,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我就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她俩。此时我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心想:“唉!她们也没拿我当回事啊,连问都不问我,是不是觉得我不行啊?我不成个旁听生了吗?也没派上用场啊!小姊妹和我是同一年信神的,她怎么就领受那么快、明白那么多呢?我怎么就不行呢?我是不是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啊?”可转念又一想:“不对,我不能消极,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差得多更应该多努力学习,只要我肯受苦付代价,总有一天我会超过小姊妹的!”从此以后,我比以前更努力了,深夜她俩都睡了,我就拿出手机在被窝里看编辑文稿的资料;天不亮,她俩还在睡梦中,我就开始琢磨怎么给文稿排版;早晨她俩还在灵修,我就提前尽本分了;我的手边随时放着纸和笔,什么时候有思路就随时记下来……就这样我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一段时间下来本以为本分上会有些果效,可没想到,我的付出并没能如我所愿,和往常一样我还是组里最差的,我提的建议常常被否,我的思路在文稿里被用上的依旧很少。负责人每次来探讨工作,他的眼光还是总停留在两个姊妹的身上,多数时候我只能坐在一边听他们交通,看到他们热火朝天地谈论着,我感觉自己像个丑小鸭被遗忘在了角落里。尤其看到小姊妹如众星捧月一般,我心里满了嫉妒,同时也很无奈,心想:“反正我怎么努力也是最差的,能写多少就写多少吧!”就这样,我每天带着消极的情绪不冷不热地尽着本分。后来,小姊妹受自己一方面败坏性情的辖制情形不好消极了,这时我不但没有为小姊妹的情形而担忧,反而一下有劲了,心想:“这下我终于有崭露头角的机会了!”一天,两个负责人来我们组,我美滋滋地把我刚编辑好的一份文稿给他们看,心想:“这次我比小姊妹快了一步,而且这次我写得格外认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反倒是小姊妹这几天情形不好,文稿也没写出多少,这次负责人应该会看到我的进步的。”我正满心期待地等着负责人对我的文稿给出好评时,突然看到他们眉头紧锁在想着什么,我原本兴奋的心一下跌落到了谷底。结果可想而知,我的文稿的确存在一大堆问题!负责人每指出一处缺欠,我的心都跟着揪一下,看着文稿被画得花花绿绿的,我只觉得脸在发烧,他们交通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负责人走后,我委屈的泪水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已经很努力配合了,为什么我还是最差的?神为什么恩待别人不恩待我?是不是神显明我不适合尽这个本分哪?我在这儿纯粹就是个摆设,还在这儿做什么呀,实在太憋屈了!就是回教会尽点别的本分也比在这儿强。”可一想到要背叛本分,我又揪心般地难受:“我要是就这么撂下本分走了,不是背叛神吗?跟随神这些年,不管遇到多大的难处,神从没有离开过我,神的手一直牵引着我,带领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太多了,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多没良心啊!”转而又寻思:“还是走吧,回去不也一样尽本分吗?可是……”灵里的争战撕扯着我的心,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痛苦中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太痛苦了,实在经历不上去了,我感觉自己在这儿被显明得什么也不是了,都想背叛你不尽这个本分了。神啊!我不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要成全我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进入了,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基督徒,祷告,寻求,

一天我出门办事,坐在公交车上,无意间看到公交站牌旁边的广告牌上有一幅图画:一只雄鹰在空中展翅翱翔,一只还没褪掉黄毛的小鸡仔仰头望着雄鹰,使劲挥动着小翅膀,伸长了脖子正要向空中冲刺。图片旁边还有几个醒目的大字:“小鸡也有鹰的理想!”看着这句广告语,我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嘲笑起来:“哎呀!人不信神、不认识神的主宰真是太可怜了,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神命定你是小鸡你就是小鸡,你就老老实实地做个小鸡得了,干嘛非得要当鹰呢?没有鹰的实质怎么能当鹰呢?这不是折腾自己嘛!”这时,公交车启动了,我冷笑着回头又看了一眼广告牌,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回过味来问自己:我不也正如那小鸡一样的无知、可怜?我是不是顺服神主宰命定的人呢?我又在追求什么呢?最近我为什么活得这么痛苦呢?是我没尽好本分满足神,还是看到自己没有真理实际写不出剧本而为自己的生命着急?反思中我发现都不是。回想我自从来到编辑组后,因着配搭的两个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强,我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常常活在自卑中;她们商量问题不问我,我就觉得她们瞧不起我,不拿我当回事;我不甘心做组里最差的一个,总想和小姊妹比试高低,想方设法超过小姊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摘掉“倒数第一”的帽子,好挽回点颜面,让大家也能重视我。我一直追求出人头地,让人高看,每一次的煎熬都是因为自己没争上脸面,我一个劲儿地想得着名誉地位,这不和世人走的是一样的道路吗?

回家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是不是也总想展翅高飞,总想单飞呀?总想做鹰,不想做小鸟,踏踏实实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标,追求目标的原动力、出发点都是违背神主宰一切、神摆布一切、神掌管人类命运这一规律的,所以你那个追求在人的认为里、在人的观念里再正当,再合理,在神那儿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因为你违背神主宰人类命运这一事实,想要自己单干,摆脱神的主宰,摆脱神的掌管,没有任何的顺服,所以你的难处就很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是造物的主,我的一切都在神手的摆布安排之下,我能做什么,有什么样的素质,能尽什么本分都是神主宰命定好的,不管神给我多少,我都不应该有要求。可是我却总是不满足于神所给我的一切,总想凭着自己的能力达到崭露头角、让人高看的目的,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仰望我,像众星捧月一样都围着我转;现在在犄角旮旯里呆着,显露不出来了,我就难受,就消极对抗,甚至埋怨神恩待别人不恩待我,因我不追求真理,不顺服神的命定,导致我活在撒但的愚弄中痛苦不堪。编写不出文稿这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借此提醒我追求的道路错了。想想至高无上的神为了拯救我们这班败坏的人,尚且卑微隐藏在肉身中作工,从不夸耀、见证自己,处处给我们立下标杆,我仅仅是神手中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值得人高看和夸耀的地方,蒙神的高抬才尽上了本分,我不仰慕基督的卑微,不想着怎么尽好本分还报神的爱,却总想与神的主宰对抗,借着尽本分的机会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今天是神自己作工在受造之物中间,是神来在人间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是来搞运动,你们几乎没有几个能认识到今天作工的是天上的神道成了肉身在作工,并不是要让你们如何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才,而是要让你们对人生的意义、人类的归宿有所认识,让你对神、对他的全部都有认识。你该知道你是一个造物主手中的受造之物,你该明白什么,你该做什么,你该如何跟随神,这不都是你要明白的真理吗?不都是你当看见的异象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是啊,我的身量大小神知道,神给我机会让我在这个本分上操练,是要借着本分给我提供一个得真理的平台,神从没说要让我成为一个多么出色的编剧,编辑出多少份好的文稿,而是希望看到我在神给我的原有素质的基础上,按着神的要求尽好我该尽的本分,借着尽本分装备更多的真理,达到性情变化。可一直以来,我看到别人明白得多、尽本分有果效就跟人争比,羡慕加嫉妒,现在才明白,神把比我强的人安排在我身边是来帮助我、补足我缺少的,是神借着她们来带我更好地尽本分。在这个过程中,我不需要跟任何人比,也不用在乎自己在人群中是否是最差的,我只需要多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让自己有成长的空间,争取今天比昨天有进步,每一份文稿都比上一个有长进,一段时间之后得着一些真理,败坏性情有变化,这就足够了。想到这些,我的心一下就亮堂了,整个人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释放,我也在神面前作了一个感恩的祷告,并立志好好追求真理,不再追求名利地位了。

经历了这次的审判刑罚,再尽本分时我的情形积极了很多,当我再流露追求脸面地位的情形,看到姊妹比我强而心生嫉妒时,我就尽力背叛自己,顺服神的命定主宰,守住自己的本分;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我就有意识地背叛自己,放下脸面再去问姊妹,直到把问题弄明白为止;配合本分时也不被动地等别人问我了,积极参与进来跟她们一起商量、琢磨;当我的建议、思路没被采纳时,脸面上也觉得过不去,但在心里面祷告调整,谁的思路好就用谁的,维护神家的利益。当我摆对心态面向神尽本分时,我的情形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每天都觉得充实、快乐,尽本分的果效也越来越好。

后来,负责人安排我到另一个组尽本分,有了之前的经历,我从心里不想再和新配搭的姊妹争名夺利了,只想尽上自己的全力尽好本分还报神爱。尽本分时我一刻也不敢离开神,无数次地来到神面前恳求神带领。经历中我看到,当我摆对存心尽本分的时候,神从没有把我放在难处当中置之不理,每编写完一份文稿我都能清楚地感觉到神的带领,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心里对神充满了感激。可是,我的本性太不可靠,把荣耀归给神的同时,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窃取神的荣耀,一想到这两份文稿都是我主编的,心里就觉得特别美。一天吃完饭后,我又偷偷地把文稿拿出来独自欣赏,看到文稿最下面的标注:“主编:李放,副编辑:某某”,我心里就乐开了花:“以前我总是副编辑,当姊妹的陪衬,没想到,现在我的名字也写在主编这一栏里了,绿叶终于变成红花了,别的组的弟兄姊妹也都知道我是主编了,看来我还行啊!以前我总觉得自己素质差、领受东西慢,比别人差很多,没想到我也不像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差呀,虽然文稿是神带领完成的,不还得借着我配合嘛……”我越想心里越美,脑海中不禁回想起配合本分的过程中发生的一幕幕:负责人来辅导工作时常常围坐在我的电脑前,商量工作时眼光也多数聚集在我身上,问我是怎么想的;配搭的姊妹也常常拿着文稿问我“这个地方怎么排版?”“那个地方怎么样?”当时我投入到工作上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当再次回忆起来的时候我心里觉得特别享受,甚至有一次,姊妹给我编辑的一份文稿提完建议后谦虚的一句话“我说的也不一定对,你再寻求寻求”,我都感觉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看来姊妹们都挺认可我的实力,最终的决定权还是给了我!此时,我的脸面地位充分地得到了满足,享受着做主编给我带来的光环,完全忘记了自己遇到难处时,在神面前是怎么一遍遍近乎哀求的祷告,忘记神是怎么开启、带领我编辑文稿的。

交通,

后来,组里人员再次调动,刘姊妹所在的组缺一个人,负责人就安排我过去。我还无意中得知负责人和另一个组的姊妹都夸我,还说想重点培养我。听到这些我非常高兴,心想:“编辑组里做主编的大部分都是尽过带领同工本分、有经历的或文笔好的弟兄姊妹,真没想到,我觉得自己不具备这些,倒也成重点培养对象了。之前几个我认识的弟兄姊妹都被提拔到上层尽本分了,以后我也得好好努力,争取多编写一些好文稿,也能早点被提拔,到时候让家乡的弟兄姊妹看看我也出息了,那多风光啊!”然而我的心思逃不过神眼目的鉴察,就在我开始为自己的野心欲望筹谋打算的时候,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

到了组里,我看到两个姊妹已经配合完一半的文稿中在排版上存在一些问题,我不禁心里窃喜:“别看你们以前尽过带领本分,但是你们编辑的文稿不见得能赶上我,看来在这个组里我还是能做主编。”之后我便把自己放在了主编的位置上,很有“负担”地把文稿中存在的问题标注出来并逐一修改。本以为修改后的文稿会得到姊妹们的认同,可是没想到,刘姊妹并不认同我的观点,还是认为她们原来的好,而且态度很明确。看着姊妹的态度我心里一下急了,心想:“那可不行!这文稿写成这样就交上去,到时候负责人还有别组的弟兄姊妹一看,还不得说‘李放,这就是你们配合编写的文稿啊,就这水平啊?’那丢人的可不光是你们啊!”我以为姊妹不赞同我的观点可能是我没表达明白,姊妹没懂我的意思,于是我就把自己的观点又说了一遍,可是我们的观点还是不能达到一致,而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的观点很少达成一致。眼看着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了,稿子的排版还没有定下来,我心里很着急,就有些嫌弃姊妹,觉得是姊妹狂妄自是,不听取我的建议耽误了工作进度。之后,刘姊妹提议还是继续按照她们之前的思路写,有不合适的地方让我帮助完善。听她这么说,我心想:“你觉得你的好,你就自己写吧,我要是帮你完善了,到时候大家还以为是你的思路,你却成了主编,那不就显得你比我高了吗?该提的我都给你提了,你不听我也没办法,你的不成立,到时候负责人给你推翻了,还得用我的。”之后,这个文稿就按刘姊妹的思路写完交给了负责人。

几天后,如我所料,负责人说刘姊妹的思路存在问题,需要重新修改,我非但不觉得自己有责任,反而在一边幸灾乐祸:“哼!我说你的不成立吧!你还不听,怎么样,还是被推翻了吧?你写得不行,以后还是由我配合得了!”接下来,我们又重新排版、捋思路。就在我野心勃勃地想再一次借着配合本分出人头地的时候,神更重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之后在尽本分时,我们的观点总是不一致,常常因此产生争执,还常常出现互相听不懂的现象。姊妹的想法说了一遍又一遍,我使劲听也听不明白,另一个姊妹就在中间来回给我们当“翻译”,我也一遍一遍地表达着我的想法,似乎姊妹是听懂了,也点头了,但后来发现,我们根本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那段时间我每天脑袋昏昏沉沉的,灵里特别黑暗,编辑文稿时没有神的开启带领,有时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发呆,没有任何的思路,尽本分感到特别吃力。看着别的组一份接一份地上交文稿,而我们的本分却没有任何果效,我的心里就像着了火一样,焦躁不安。临到这样的审判刑罚,道理上我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得赶紧反省认识自己,可是被名利地位冲昏头脑的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能尽快把文稿赶出来,好替自己挽回点所谓的颜面。我越这样追求,写出的文稿越是不断地出现问题……一天,负责人来辅导工作时,指出文稿中的问题对我说:“以前你编辑的稿子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问题,现在怎么把文稿写成这样了?是不是情形不太好啊……”负责人的对付修理就像一把刀扎在了我的心上……晚上躺在床上,我望着天花板欲哭无泪,心想:“自从尽上这个本分,在组里我一直都是最差的,好不容易本分有点果效被重点培养了,结果现在快两个月了,一份像样的文稿都没编辑出来,这让认识我的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呀!”想想前段时间尽本分有果效时的“风光”,再想想现在负责人看我时那失望的眼神,我越想越痛苦,原本想尽好本分被负责人高看、提拔的,没想到自己在负责人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真是露多大脸,现多大眼哪!本分尽不好,弟兄姊妹也都看不起我,完了!我算是被彻底显明了!那段时间,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评价,失去了在人心中地位的我,就像谁掏走了我的心一样,特别痛苦,觉得这样活着实在太窝囊了。我如蚕蛹般把自己缠裹在被子里,真希望天就这样一直黑下去,我就不用再面对任何人了……最终因着本分一直没有什么果效,我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主动要求灵修反省。没有了本分的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每天失魂落魄地望着窗外枯干的树叶在秋风中一片片飘落,我心里感觉特别凄凉,本想着好好追求,将来被神大用,没想到却弄得身败名裂,不仅没当上主编,连本分都没有了……现在正是神各从其类定每个人结局的关键时刻,我却就这样被显明了,是不是神不要我了……我越想越难受,活在脸面地位和前途命运中熬得死去活来,意志消沉到了一个地步。痛苦中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啊!从道理上我也知道显明是为了拯救,不是为了淘汰,不管你怎么作你的心都是好的,可是我心里对你还是有误解,也不想往上够了。神啊!我不愿继续这样悖逆下去,求你拯救我,开启、引导我明白你的心意,使我从消极堕落的情形中走出来,不再误解你伤你的心……”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有时候借着一个事神显明你了,管教你了,这意味着淘汰吗?意味着你的末日就来到了吗?不是,就像小孩总怀疑‘我是不是我妈要来的?我是不是不是亲生的?’他测不透大人的心理,不知道大人为什么因为这个事痛打他,为什么因为那个事把他教育一顿,劈头盖脸地数落他。……其实父母是什么心哪?就是让你长记性。他对你做这事,最后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啊?光让你长记性就完事了?光长记性那不是最终要达到的果效,长记性的目的就是让你听他的话,按他的话行,按他的话活着,别做悖逆他的事,别做让他操心、操劳的事,这就达到果效了。你要是听了父母的话,你是不是就长进了?父母是不是就省心了?父母一省心,他们对你是不是就满意了?还用那么罚你吗?……你得弄明白神的意思。神的意思显明人不是为了淘汰,显明是为了让人长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神的话犹如一股暖流一样流进了我的心田,我一遍遍地看着神的话,每看一遍,都感觉是神在面对面地和我说话,我感受到了神那慈母般的心。是啊!我有悖逆、有败坏,就该受神的责打管教,神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或是显明都是为了让我更好地认识自己,是为了拯救我,可我从不相信神是真心实意地拯救我,一临到刑罚审判我就把神放在了对立面,认为神是在显明、淘汰我,我不就是那个怀疑自己不是妈亲生的小孩吗?世人都明白“打在儿身,痛在母心”的道理,在神责打我的时候,我感受到的只是因着责打给我带来的疼痛与痛苦,却从来不知道神在责打管教我的同时神的心是如何的,也不寻求神为什么责打我,就凭着自己的想象误解神,真是不可理喻!可即便我这么悖逆,神也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还在以他的话安慰我、供应我、感动我,我看到神的心真是太美善了!此时,我刚硬的心才被神的爱软化,俯伏在神面前,像孩子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

相关内容

卸下枷锁好轻松(有声读物)
重获新生
在经历中你对神的拯救有多少实际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