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经历末世基督审判的

30

谨 慎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耶稣七年,从主得了不少恩典,心里常常对主充满了感恩与崇敬。2003年,我和丈夫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读神的话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也知道了神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发表真理作审判刑罚的工作,借着话语来洁净人、成全人,要彻底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中拯救出来,使人归回到神的宝座前,我很快就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半年以后,我就开始在教会尽事务方面的本分。因着我尽的本分需要常常与带领接触,所以在我的心里就觉得自己的地位比一般的弟兄姊妹高,脸面上也很风光。为此我尽本分特别积极,有劲儿,无论冒多大的风险,受多大的苦,跑多远的路,出多大力都觉得值,从未喊过苦叫过难,也没有发过怨言。久而久之我便觉得自己是一个体贴神心意顺服神的人,在尽本分的路上常常哼着赞美神的诗歌,心里特别释放、快乐。

转眼到了2014年6月份,教会带领说要给我换一个本分,让我接待两个因信神被中共追捕逃亡的弟兄。一听说让我在家尽接待本分,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怎么?让我尽接待本分?信神后,虽说我没做过带领,但尽事务本分论职称也算是带领级的,是神家的重要本分,接触的也都是明白真理的人,对我的生命长进很有帮助;而尽接待本分是一个不起眼的本分,整天在家闷着,不但要一天三顿伺候人,也不能在外面出头露面,更不能常常接触带领了,谁还能看见我?弟兄姊妹该不会认为我在教会里什么重要本分都尽不了,只能在家做个接待的,若在弟兄姊妹心里落下这样的印象怎么能行?再说了,像我这样又精明又能干的人在家尽接待本分不是屈才吗?结婚前,我曾是生产队的“红旗手”“模范标兵”“民兵班长”“棉花技术员”,做什么都是在众人之上;结婚后,我又一直做生意,家庭条件比一般人都好,人也都羡慕、高看。我这样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能尽这本分,这伺候人的活儿我说什么也不能接。带领看我不乐意,就给我交通神的心意。面对带领的交通,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就说:“我可以出钱租房子、出生活费,让别人接待这两个弟兄。”带领说:“中共一直在疯狂逼迫抓捕信神的人,租房接待弟兄姊妹太不安全。”我又推辞说:“那等我丈夫回来,我和他商量商量再说吧!”带领听出我这是在推辞,就微笑着说:“姊妹,你这一关都没有通过,还和他商量什么?今天这个本分临到,咱得有敬畏神的心,得学会从神领受,得有顺服神的心啊!”听了带领的交通,我心里也很清楚,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但心里还是不想尽这个本分。就在我犹豫不决不想接这个本分时,心猛然“嚯嚯”地疼了几下,就像被刀子剜的一样钻心的疼痛。我猛地一惊,心想:“这是不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我,让我知道不接这个托付就是悖逆神啊?要不然我的心怎么会突然疼痛呢?”于是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这几下钻心的疼痛是不是你对我的刑罚,让我认识自己的悖逆?今天临到不合我观念的本分,我就花说柳说不愿意接受,我这样的表现在你面前没有一点理智,也没有一点顺服。神哪!现在我才稍稍有点知觉,是我错了,面对本分我不该挑三拣四,我愿意顺服。”祷告后,我想起主耶稣的话:“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太18:5)是啊,我能接待神家中一个最小的就是接待神了,这是多大的善行啊!这也是我当尽的本分,我应该顺服接受。想到这儿,我的心就不再堵了,对带领说:“好吧,我愿意接待,让两个弟兄来吧!”

我是怎么经历末世基督审判的-004

第二天,我让儿子开车去接两个弟兄,在路上时,我心想:“我尽事务本分时,接触的都是带领,现在让我接待两个弟兄,这两个弟兄最低也得是中层带领或教会带领级的,起码也得是素质好的年轻人……”想着想着就到了接人地点。谁知,当我一看到两个弟兄,头都蒙了:天哪!怎么让我接待两个这么大年纪的人?一个弟兄满头白发,连一颗牙都没有了,看上去有八十岁,比我爹的年龄还大,另一个弟兄也有七十多岁了。看到这两个弟兄,我心里立时像堵了一块石头似的,难受得都不知说什么好。心想:“两个这么大年纪的老弟兄,我该怎样做饭合适?菜做得不烂,他们嚼不动,做得太烂,那我们还怎么吃?还有,我该怎么维护环境呀?如果接待两个年轻弟兄,被村里的人见了,我可以说是我家做生意找的工人,现在接待两个老弟兄,即便我说是家里找的小工,别人也不会相信,谁家做生意会找这么大年纪的工人?再说了,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肯定也不是尽什么重要本分的人。唉!我接待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出息?尽这个本分真是太没分量了!……”我越想心里越堵,真后悔答应尽这本分,但事已至此,我又不能再说什么,只好把两个老弟兄接回了家。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我虽然尽着接待本分,但从心里不愿意接触两个老弟兄,也不愿意和他们多说话,心里憋屈得饭都吃不下。我越想越觉得接待本分应该是那些尽不上什么本分、没有能耐的人干的,像我这样精明能干的人尽接待本分就是屈才,让我闷在家里做接待,带领也不来了,甚至再也不能享受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时被大家围着,被大家赞赏、高看的待遇了,这样信神能有什么出息?我越想心里越消极,活在了痛苦的煎熬中。痛苦中我只好向神祷告:“神哪!我虽然把两个弟兄接到了家,但对接待这个本分我还是不甘愿接受,总觉得这是一个不起眼的本分。神哪!愿你带领我,我也不想这样,也想把两个弟兄当成一家人,尽好这个本分,可凭着我自己做不到。神哪!愿你帮助我、开启我,使我能顺服下来。”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的谈吐低下,你们的生活卑鄙,甚至你们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就你们今天的言行,足可让我定你们为罪的,你们对我的工作的态度足可让我定你们为不义之人的,你们的所有性情足可说是满了可憎之物的肮脏的灵魂,你们所表现、流露的足可说你们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使我自愧蒙羞、无地自容。反思自己尽接待本分的心思意念与败坏流露,才看到我的人性、人格太卑鄙、太可憎,时时处处都在为自己的名誉地位考虑、打算。本来我就觉得接待的本分不起眼不想接待,借着神的审判刑罚才勉强有了一点点的顺服,可当我看到两个弟兄年龄这么大,心里又满了嫌弃,认为他们肯定尽不上什么重要本分,我接待他们也没什么出息,甚至后悔尽这个本分。我总觉得尽事务本分能出头露脸,有名有分的,尽接待本分没分量,是没能耐的人干的,而且也不能被多数弟兄姊妹看到,出不了头、露不了脸,因此我感到很憋屈,看到自己的看事观点太低俗、谬妄,全是不信派的邪恶观点。因着我对这个本分抵触,对两个老弟兄也不热情,甚至不愿意和他们多说话,也不能把他们当成一家人,所以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压抑和辖制,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没有一点正常人性,正如神话语所揭示的人性太低下,整天为自己的名誉地位计较、争执,这样的性情与活出让神恨恶、厌憎,是被神定罪的。在事实的显明中,我看到自己走的正是追名逐利的邪恶道路,信神却对神没有一点顺服与敬畏,还无理智地要求神,让神按着我的存心欲望给我安排本分,实属一个不信派。同时,也使我看到自己以往的顺服并不是建立在实行真理、体贴神心意的基础上,而是因着所尽的本分能让我出头露脸、脸面风光,才有了一点点外表的顺服。神这样的审判刑罚与显明是对我及时的拯救,使我认识到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卑鄙与丑陋,看到自己信神多年却没有顺服神的实际,也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虚伪、太狂妄。想想神从至高处来到地上,为拯救败坏的人类受尽屈辱痛苦,发表真理供应我们,默默无闻为人类付出了一切,可神从来不显露自己,更不在人面前邀功。我这个败坏至深、蚂蚁不如的人,享受着神的拯救,却不知感恩还报,还想借着尽本分的机会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实现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野心欲望,看到自己真是太没有良心、太卑鄙了。此时此刻,我心里充满了对神的亏欠与自责,流着泪向神祷告:“神哪!我错了,在你的显明中我看到自己的追求观点不对,以前我能撇、能舍、能受苦,并不是在实行真理顺服你,而是为了名誉地位,今天借着这个本分把我彻底显明了。神啊!我恨恶自己没良心,亏欠你太多,真不配享受你话语的丰富供应……”祷告中,我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从这之后,我对两个老弟兄的态度完全改变了,再也不嫌弃他们了。看到两个老弟兄都这么大年纪了,因信神尽本分遭到中共的追捕,四处逃难、有家不能归,他们的身心已经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煎熬了,来到我家我如果不能凭爱心对待他们,反而让他们感受不到教会的温暖,使他们心里压抑、痛苦,那我岂不是没有一点人性,所做所行不是与中共一样恶毒吗?我应该把两个弟兄当成一家人,按着神的心意尽好接待本分,让他们有一种家的感觉,让他们看到神的爱,看到弟兄姊妹的爱。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两个老弟兄很勤快,帮助打扫家里的卫生,又是扫地、扫楼梯、抹楼梯扶手,还帮助丈夫薅院子里的杂草。空闲时,他们和我丈夫一起聚会、读神的话,他们有说有笑很合得来。慢慢地,天气凉了,弟兄因出来时没有来得及多带衣服,我就把丈夫的衣服拿出来给他们穿,看到两个老弟兄能平安地在我家住着,我心里感到很踏实。没想到一个多月后,我们的带领因信神被中共抓捕了,为了两个弟兄的安全,教会不得不安排两个老弟兄及时转移,就这样两个弟兄恋恋不舍地走了。

二十多天后,被抓捕的带领被释放了出来,我这里的环境也暂时没大碍,带领再次找到我让我接待三个姊妹。我心想:“这次尽接待的本分,再也不能像上次那样悖逆了,我得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把这个本分尽好。”于是我欣然同意了。虽然我觉得自己在接待上能顺服神了,心情也好了,遇见不合自己意的地方,对姊妹们也多了包容、忍耐和理解,可是时间长了,我里面的悖逆性情不知不觉又开始滋生了。

2015年春天,几个姊妹在楼上住,她们用的流水管与下面的流水管堵塞了。为了不影响她们的本分,我就摸索着修理管道,我从里面清理出了好多的脏东西,把一楼卫生间的墙壁都溅满了污垢,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清理好。我不由得对几个姊妹产生了怨气,埋怨她们使用东西不爱惜,让流水管堵了那么多的脏东西,用坏了还得找人修理,尽找麻烦,要是不尽接待本分,我也不用受这样的苦。唉!这接待的本分真是下等人干的活儿,心中又开始抵触接待的本分。想想以前尽事务本分时,弟兄姊妹都高看我,把我当成他们的组长,事务工作都是我出头安排,弟兄姊妹什么事也都和我商量,听取我的意见。现在可好,在姊妹们面前我就是一个做饭的,一个低三下四的佣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做饭,还得经常清理垃圾,没有一点清闲的时候,受苦受累也没有人知道,没有名没有分的,我图什么?我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知不觉在心里跟神讲起理:“唉,这么多年来,我尽本分也出了不少的力,应该让我歇歇了,这没功没劳的本分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就这样我活在埋怨、误解中,对所尽的本分也满了抵触,也不愿意与姊妹在一起聚会了。带领来了问我情形怎么样,我也不愿意敞开心说。带领给我交通神的心意,我表面答应但心里却堵着,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就是一个劲地消极对抗。心想:“这个本分我就应付着尽,以后我也不和你们一起聚会了,我有什么情形也不和你们说了,应付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就这样我也不和姊妹在一起聚会了,也不愿和她们多说话,每天都活在痛苦压抑中。为了不让姊妹们看出我不愿意尽接待本分,我天天带着假面具强颜欢笑,可内心却极度痛苦。一天,一个姊妹关心地问我:“姊妹,你也不聚会,也不吃喝神的话,也不听讲道交通,你尽本分怎么还有这么大劲头?”我假作刚强说:“凭良心呗!”嘴上说着凭良心,但在神面前,我已经没有了良心,已远离神走上歧途了。

痛苦,揣摩

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早已看清了我里面的悖逆抵挡。一天,神的管教临到了我,我得了 “缠腰蛇”的病,腰的周围都起了水泡,水泡一烂就流水,疼得我难以忍受,就像要把我的骨头往外抽一样,吃药打针也不见效,白天夜里疼得都不能睡,本分也尽不了了。几个药店的老板都说我这个病看得有点晚了,还说有好多没有及时治疗的人都死了。此时,我感觉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心里痛苦极了,对神也有了一些埋怨,不知在这样的病痛中该学哪些功课,灵里特别软弱下沉。

一天,带领来看望我,我才将自己的情形给姊妹说了出来,姊妹给我谈了约伯的试炼,以及试炼临到该学的功课,该进入的真理,我们又在一起看了神的话:“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义的,他不作无意义的工作,不作对人不利的工作。熬炼并不是要将人从他的面前取缔,也不是将人灭于地狱之中,而是在熬炼之中改变人的性情,改变人的存心、人的旧观点,改变人对神的爱,改变人的所有生活。熬炼对人是个实际的考验,对人是个实际的操练,只有在熬炼中人的爱才能发挥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叫信神’。……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相关内容

学会顺服(有声读物)
在经历中你对神的拯救有多少实际的体会
在撒但施行诡计时你是怎么追求真理为神站住见证的(有声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