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的患难路

2023年4月16日

中国河南 王强

1991年,我信了主耶稣,几年后成了教会的讲道人。1995年,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把我抓到公安局,逼问我都到哪里传过道、带领是谁,看我不说就对我拳打脚踢,酷刑折磨我四五个小时,把我打得浑身是伤,之后又把我押进县看守所。警察和犯人酷刑折磨我四十二天,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后来,妻子到处托关系,交了近万元罚款,他们才把我放出来。我不明白,我们信主传福音都是按主的教导让人学好,包容忍耐、爱人如己,共产党为什么这么残酷地迫害我们?直到我信了全能神,借着神话语的揭示和我的亲身经历,我才对共产党仇恨真理抵挡神的恶魔实质有了分辨。

那是1999年12月的一天,我和妻子正在吃早饭,三个警察突然闯进来。其中有个警察,在我信主的时候抓过我,他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沉着脸厉声说:“有人举报你信了全能神,还到处传福音,你真是屡教不改!”接着,他们就在屋里屋外到处乱翻,每个角落都不放过。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把我家里翻得一片狼藉,没有搜到信神的书籍、资料。之后,他们把我推上车带去派出所。路上,想到第一次被警察抓捕、受酷刑折磨的一幕幕,我心里有些害怕,“这伙恶魔特别仇恨信神的人,不知道他们又要怎么折磨我。”我在心里默默祷告神。我想到神的话说:“我将我的荣耀赐给谁,谁就得为我作见证,为我舍命,这是我早命定好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论到“信”,你怎么认识》是啊,今天临到抓捕有神的许可,不管受多大的苦,是死是活,都在神的手中,我得站住见证。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心里平静了下来。

警察先把我带到派出所搜身、审问,看我什么也不说,又把我押到了县公安局。在公安局,几个警察围着我拳打脚踢,有的还用警棍打我。我被打倒在地,鼻子、嘴角直流血,衣服也被扯烂,头昏脑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带头的警察抓住我的脖子说:“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说!你们的带领是谁?你给谁传过福音?”我心里有些胆怯,如果我不说,他们肯定还要继续打我,这样打下去,我会不会被打残、打死啊?我就在心里祷告神,求神保守我、带领我。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我认识到胆怯害怕是从撒但来的,警察再厉害也只能摧残、折磨我的肉体,他们掌管不了我的灵魂,今天就是被打死,我的灵魂还在神那里。想到这儿,我有了信心和力量,就是死我也不背叛神,不出卖弟兄姊妹。我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他问了我几遍,看我没有反应,就一脚把我踹倒在地,然后拿来一根警棍放在水泥地上,让两个人拉着我,硬让我跪在警棍上。我的小腿迎面骨被硌得钻心地疼,眼泪都流了出来。一个警察又朝我的两个小腿肚狠狠地连跺几脚,疼得我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身子蜷缩着。警察大吼一声:“站起来!”可是我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一点儿也用不上力。我心里特别地痛苦,就向神祷告:“神哪,我快承受不了了,不知道他们还要怎么折磨我。神哪,我不愿背叛你,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九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得真心依靠神,有神话语的带领,我一定能胜过撒但,站住见证。经过六七个小时的酷刑折磨,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左小腿也被打残。警察看我还是不说,就把我押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见我伤太重不愿意收,押我的警察和他们交涉了一阵,他们才同意收下我。

一进到监室,我就闻见一股恶臭,十几平方米的小屋扔着一些又黑又臭的被子,屋里还有个大马桶,十五六个人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一个屋里,潮湿又脏乱。犯人看见我,眼冒凶光,我心里特别紧张,不住地祷告神。我想到神的话说:“不要害怕,因有我的手托着你,我必保守你脱离一切恶者。《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二十八篇》神的话给了我安慰和信心,我不再那么紧张了。第二天,牢头故意找碴儿,让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我被打得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疼得蜷着身子,动也动不了了。之后,警察隔三岔五地提审我,逼我出卖教会,看我不交代就换了软招。一次,我妻子的堂叔李某来审讯我,他在公安局政保科是管理材料的,他见到我就假装关心地问:“在牢房里有人打你吗?能吃饱吗?”接着,他又让另一个警察去给我买几个馒头、几包烟。他唉声叹气,苦着脸对我说:“你如果不交代,可能要判刑坐大牢,我也救不了你;如果你交代了,还有回家过年的希望。你好好想想吧!”听了他这一番话,我心想:“父母都七十多了,妻子一个人带着三个年幼不懂事的孩子,如果我真坐了大牢,被判三年五年,他们怎么生活呀?共产党的监狱那就是地狱啊,随时都有可能被折磨死。如果我死了,他们怎么办?”我越想心里越黑暗,就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我想到神的话说:“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能够互相扶持,彼此供应,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篇》神的话点醒了我。警察想利用我对家人的感情和肉体的软弱让我背叛神,真是太阴险了!我差点上了他们的当。我的命是神给的,生死由神掌握,父母、妻子的命运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都是神说了算。我如果真被判刑,这也有神的许可,豁出性命我也得站住见证!我对李某说:“我该说的都说了,其他我不知道。”李某的诡计没有得逞,他狠狠地瞪了我几眼,气冲冲地走了。

狱警经常指使犯人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我,像“吃水饺”“照镜子”“吃肘子”,还有背监规。“吃水饺”就是用床单或棉被把我包起来,让犯人对我拳打脚踢,踢得我晕头转向;“照镜子”就是把我的头按在马桶里,马桶里有尿、有粪便,稍不小心就呛到气管里;“吃肘子”就是用胳膊肘猛捣我的后背;背监规背错一个字就扒掉我的裤子,用带胶的鞋底打,打得我屁股出血泡。除了这些,狱警还经常逼我没日没夜地干活。我身上有伤,干活比较慢,犯人就多加给我任务,干不完就得挨打。面对这样的折磨,我心里特别痛苦、压抑,有时软弱到一个地步,真想一死了之,不想再受这个苦了。我常常祷告神,求神带领保守我的心。一天,我忽然想到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画面。神是至高无上、圣洁无罪的,他亲自道成肉身来作工是为了拯救人,却被人钉在十字架上。今天神再次道成肉身,来在中国作工,同样遭到人的弃绝、毁谤、定罪与亵渎,还遭到共产党的百般追捕,但神还是一直发表真理拯救人类。神对人类的爱太大了!我信神追求蒙拯救,受这点苦算什么?况且,受这苦是在基督的国度、患难里有份,是荣耀的事,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认识到这些,我有了信心和力量,犯人再折磨我时,我心里不那么痛苦了。

一天,我吃过早饭,几个警察开车把我带到离我家十八里远的一个集市,把我和十几个犯人押上一个戏台子,我才知道这是要给我们开批判大会。台上坐着一排县公安局的干部,底下黑压压的有很多人,不少人都交头接耳,对我指指点点。我感觉脸发热,心跳加快,头也不敢抬。我心想:“这里有不少我的亲戚、朋友、熟人,还有原派别的同工,他们看见我挂个牌子和一伙犯人一起受审,该怎么看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我越想越痛苦,就祷告求神加给我力量。我想起一句神的话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最后一次为我摆上,最后一次满足我的要求,你们真能做到吗?《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们信神走的是正道,没有违法犯罪,也没有做坏事,没什么丢人的,今天被抓受羞辱,这是为义受逼迫,我应该感到自豪。想到这儿,我心里平静了下来。最后,他们强行给我扣上“非法信教”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判我劳教三年。看着台上一张张道貌岸然、洋洋得意的脸,我心里恨透了这伙魔鬼,立下心志:别说判我三年,就是判我三十年,我也不会背叛神,不会向撒但屈服!

宣判大会结束两天后,我被押到劳教所服刑。到了劳教所,我被安排到建筑工地挖地槽,用独轮铁车推水泥、石沙,都是些重体力活,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因为我的腿被打残,有时候干活慢了点,管教发现就对我拳打脚踢。想到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三年,我心里就有些软弱,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该怎么过,我还能不能活着出去。那段时间,我常常祷告神,思念神的爱,想到神为拯救我们败坏的人类所受的痛苦和屈辱,我心里就很受感动,愿意顺服下来,不管受多大苦,都要跟随神到底。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有一个姓尚的犯人是信主的,因为都是基督徒,我们有机会就在一起谈论信主的事。我看尚进弟兄人性挺好,也一直盼望主再来,就想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给他。但还没来得及给他传福音,他就刑满释放了。我感觉挺遗憾,就在心里默默祷告神,求神开辟出路,让我能有机会给尚进传福音。尚进被释放后不久,我和往常一样到工地去干活。有一天,我肚子一直不舒服,上厕所次数多了些,我发现厕所的院墙不高,外边又是个大工厂,我上厕所的时候,看守的人就在外边看报纸。我不知道是不是神为我开辟出路,我就祷告寻求神。祷告后,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为我开辟的出路,就趁看守的人不注意翻墙跳到那个厂子里,赶紧脱下囚服搭到肩上,从大门口走了出来。我做梦也想不到,警察看管得那么严密,我竟靠着神逃了出来,我心里特别感谢神。

可刚逃出来不久,就听见后边有警笛声,我赶忙躲到树林里,不住地祷告神,一直等到天黑才小心翼翼地从树林里走出来。我沿着农村的小路,边打听边往尚进家走。半夜,我刚走上去尚进家的公路不久,忽然发现前方有几个警察在那里检查,我心里很害怕,万一被他们发现怎么办?如果被抓住,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在心里祷告神。我看到有一个麦秸垛,就赶紧钻进去躲了一个多小时,看警车走了才小心翼翼地从里面爬出来,继续朝着弟兄家艰难地往前走。走了几十米,我的小腿就疼得不能再走了,我就坐下来休息会儿再走。我边走边哼唱诗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

        一

        今天接受审判洁净,明日承受神祝福,

        为了看见神得荣日,愿舍青春献一生。

        啊!神的爱神的爱,已将我心陶醉,

        神作工发表真理,赐给人生命之道,

        愿意喝尽苦杯酒,为得真理而受苦,

        忍屈受辱我无怨,愿意终生报神恩。

        二

        把爱与忠心献给神,完成使命荣耀神,

        坚决为神站住见证,决不向撒但屈膝。

        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

        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

        受苦受难神预定,至死忠心顺服神,

        不让神心再流泪,不让神心再担忧。

        …………

——《跟随羔羊唱新歌》  

我越唱越有信心。第二天中午,我终于到了尚进家,一见面,我们都高兴得哭了。考虑到警察会追来,尚进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接待家。果不其然,第三天中午,警察开车追到弟兄家,没有找到我,气急败坏地走了。之后,我把神的末世福音传给了尚进。在神的带领下,尚进原派别一百多个弟兄姊妹也都归到了全能神的面前。

我从劳教所逃出来后,就成了通缉犯,一直在外传福音不敢回家。一晃十年过去了,2010年9月,我悄悄地回到了家乡,到了我姐姐家。在姐姐家,我见到了妻子。妻子说,我从劳教所逃出来后,警察就追到我家,把我家和亲戚家搜了一遍,还对我妻子、父母和亲戚连哄骗带威胁,逼他们说出我的下落,警察还在我家周围秘密监视了好几天。这些年,警察一直没有放松对我的追捕,逢年过节、父母生日,他们都会打探我的消息,看我有没有回家。2002年,妻子也因信神被抓,家人花了两千多元托关系才把她保出来。因着我和妻子被抓、罚款,我家的生活更困难了,几个孩子初中、小学没有读完就被迫辍学,外出打工维持生活。我听后心里很难受。父母听说我回来了,就来我姐家看我。一见面,他们还没说话就开始哭,还不敢大声哭,害怕外人听见。父母说他们常常梦见我,眼睛都快哭瞎了。我看到父母身体很虚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几天后,父亲骑自行车又来我姐家看我,中途不小心摔倒,大腿骨摔断了。我听说后很担心父亲,冒险在夜里12点回家看望。父亲看到我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说:“我的大腿骨医生说接不上了,只有等死了,这可能是咱们爷俩最后一次见面了。”我强忍着眼泪安慰他。因为怕警察抓捕,我不敢多呆,一个多小时后就离开了。想到这十几年因着共产党的抓捕,我四处逃亡,有家难归,亲人不能团聚,对父母不能尽孝,对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现在父亲又病了,我却不能照顾他一天,感觉很对不起父母,不由得一阵心酸。我赶紧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带领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神带领我们走的路不是直线上升,而是曲折度大而且是坑坑洼洼的路,而且神说所走的路越是崎岖,越能显明我们的爱心,但就这样的路我们谁也开辟不出来。在我的经历当中也走了不少崎岖不平的路,也忍受了极大的痛苦,甚至有时达到悲痛欲绝,似乎想大声呼喊,但我还是走到了今天。我相信这是神所带领走的路,所以我忍受一切痛苦的折磨而走下去,因为这是神所命定的,谁能逃脱呢?我不求什么得福,只求能够按照神的意思走我该走的路。我不求模仿别人,走别人走的路,我只求尽我的忠心把我该走的路走到底。……因为我总认为,个人该受多少苦、该走多少路都是神命定好的,谁也不能帮助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路…… 六》你们今天所承受的高过历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于摩西、高于彼得。福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得着的,得付许多代价,那就是你们得具备被熬炼的爱,具备极大的信心,具备神所要求达到的许多真理,而且能够面向正义不屈不挠,而且有至死不变爱神的心,需你们的心志,需你们的生命性情变化,你们的败坏得医治,接受神的一切摆布,不埋怨,甚至能顺服至死,这是你们该达到的,是神作工的最终目的,是神对这班人的要求。《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读完神的话,我心里亮堂了。每一个人一生该受多少苦都是神命定好的,我应该把父母交在神的手里,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又想起历代的圣徒在逼迫患难中为神作出了美好的见证,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享受着神所发表的真理,我所得的超过历代的使徒、先知,可是逼迫患难临到,我心里就痛苦软弱,我身量太小了。我立下心志,愿效法历代圣徒,坚定信心跟随神!

2011年,一个弟兄捎来信说,警察又到我家逼问妻子我的下落。从那以后,我和妻子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2012年12月的一天,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冒着雨去给一家人传福音,四个警察忽然出现,下车把我抓住。两个姊妹骑上电动车就跑,三个警察上车就追,一个警察抱住我,我拼命地挣脱,一个老姊妹为了保护我,抱住警察,我才跑了。可刚跑出十几米远,警察就跑上来抓住我,又有两个姊妹上来把警察抱住,我这才跑掉了。回到家后,我的心一直平静不下来,脑子里不停地回想刚才那一幕。姊妹们为了掩护我抱住警察,我才脱离了险境,不知道姊妹们有没有被警察抓走,会不会遭到酷刑折磨,其他的弟兄姊妹有没有被抓走的。想到前两次我被抓捕受酷刑折磨的情景,觉得在中国传福音实在太危险了,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抓坐牢,我心里有些下沉,就来到神面前祷告。祷告后,我打开书看到神的话说:“熬炼对每一个人都是相当痛苦的,都是相当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炼中向人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在熬炼中向人公开他对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炼中对人作更多的开启,作更多的实际的修理对付,借着事实与真理的对照,让人更认识自己,让人更认识真理,让人更明白神的心意,从而让人对神有更真、更纯的爱,这是神作熬炼工作的目的。《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话・卷一 神的显现与作工・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读了神的话,我开始反省自己,看见自己对神的爱里有掺杂,对神也没有真实的顺服。我觉得自己前两次被警察抓捕,受酷刑折磨也没有向撒但屈服,站住了见证,就认为自己有身量,对神有点信心、顺服了,可在撒但一次次的试探、围攻下,我的真实身量就显明出来了,以前能站立住,那不是我的真实身量,是神的话语加给我的信心和胆量。这时我体会到,神的智慧的确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撒但利用各种手段抓捕我、折磨我,想彻底击垮我,让我背叛神,但神却借着这样的环境,让我发现自己的缺少、认识自己的不足,借着长期的熬炼来成全我的信心与真实的顺服。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我不再消极难受了,立下心志效法彼得,一切任神摆布,不管面临什么逼迫患难,我都要尽好自己的本分,传福音见证神!

这二十多年来,我经历了共产党惨无人道的抓捕迫害、酷刑折磨,被逼得有家难归、妻离子散,这期间我也有软弱,是神的话一次次加给我力量,我才走到今天。经历这样的逼迫患难,虽然我肉体受了些苦,但我与神的关系却更近了,对神的智慧全能、对神的爱与拯救也有了些实际的认识,彻底看清了共产党就是抵挡神与神为敌的撒但恶魔,彻底背叛、弃绝它,坚决跟随神。我从心里感谢神为我摆设的这一切,让我得着了最宝贵的生命财富。

下一篇: 终生难忘的一天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酷刑折磨使我信心更坚定

2009年春,共产党对全能神教会又一次进行了大规模的抓捕,各地都有不少教会带领和弟兄姊妹被抓坐监。一天晚上九点左右,我和配搭的姊妹从王姊妹家出来,刚走到马路上,突然从背后蹿出三个男子,他们用力拽住我们的胳膊,大声吼着:“走!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命悬一线

中国黑龙江 王芳2008年,我在教会负责运送信神书籍。这在有信仰自由的国家,只是一项很普通的事工,但是在中国,却是非常危险的本分,按照中共的法律,若运送信神书籍被抓捕,要被判刑七年以上。所以,尽本分的时候,我和弟兄姊妹都特别地小心谨慎。8月26日那天,我走在路上,突然被好几辆警车…

试炼患难成全信心

1993年,因着妈妈生病我们全家信了主耶稣,信主后妈妈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之后每到礼拜天我就和妈妈去聚会。2000年春天,主再来的喜讯传到了我们家,通过读全能神的话,我们确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稣回来了,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在逼迫患难中觉醒

我又想起了神的话:“你不要小看自己年轻,当为我献上,我不看人外表如何,年龄多大,我只看人是不是真心爱我,是不是遵行我道、不顾一切实行真理。不要忧虑明天怎样,将来如何,每一天只要凭我而活,我必带领你。”(《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八篇说话》)神的话像一股暖流温暖着我的心,使我认识到我虽然年龄小,但神从不偏待人,只要我有真实爱神的心志,能凭神的话活着,就必能得着神的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