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本分不是搞事业

2021年10月26日

法国 程诺

去年,我负责两处新人教会的工作。因着工作的需要,有时候得从我们教会调人到其他教会尽本分,刚开始我都是积极配合,及时提供弟兄姊妹去尽本分。可时间一长,我发现教会里尽本分果效比较好的弟兄姊妹被调走了,这工作就不好作了,我心想:万一工作果效上不来,带领看我作不了实际工作,撤换我怎么办呀?那我的脸面地位就不保了……之后,在提供人的事上我就没那么积极了。尤其前段时间,我发现新人苒娜姊妹素质比较好,而且比较追求,她经常读神的话,看神家视频,还总会问怎么实行真理进入实际方面的问题,我心想:“教会正好缺一个浇灌组长,得尽快把她培养起来。这样一来,不仅把新人浇灌好了,还能说明我尽本分有果效,让带领看到我有工作能力,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于是,我就经常帮助她,想让她尽快明白真理能担起工作。没想到,一天带领跟我说,有处教会缺浇灌人员,想让苒娜姊妹去那处教会尽本分。我一听这话就生气了,心想,“我还打算培养她做浇灌组长呢,别的教会缺人,我这儿也缺呀”,我心里就特别抵触。过了几天,带领又提起让苒娜姊妹去别的教会尽本分的事,说她素质好,说不定还能培养做负责人呢。我越听越抵触,心想:“你说调走就调走,那到时候我负责的教会工作果效一直起不来,我就要被撤换了。”想到这儿,我就赌气说:“我觉得她在我们这儿还可以培养做教会带领呢。”其实,我也知道那处教会新人比较多,更需要人去浇灌,我明着不敢说不让姊妹走,心里却憋着一口气,特别难受,怎么也顺服不下来。想到前段时间,带领已经从我们教会调走两个组长了,我还得不断地培养人来补空缺,关键是可培养的人也不是那么好找,工作果效上不来,我就总也出不了头、露不了脸,这本分我真是没法尽了,我越想越难受,委屈得掉眼泪。带领看我这个样子,就给我交通神的心意和要求,可我怎么也听不进去。姊妹说我这样的表现就是在打横,是拦阻教会工作,我就更接受不了了,心想:“我这不也是为了教会工作考虑吗?你要是觉得我打横,那你自己去干吧,干脆把我撤换了,我也就不用在这里打横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受责备,我向神祷告说:“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我心里怎么也顺服不下来,还觉得自己很委屈。神啊,求你带领我,让我能认识自己的问题。”

当时,我就反省:带领根据工作需要正常调动人员,为什么别人就能通得过,可在我这儿就不行,非得拦着、卡着,心里还抵触得那么厉害,而且我这样流露也不只一次两次了,为什么我就这么难顺服下来呢?我想到了神的话:“本分不是你自己的经营,不是你自己的事业,不是你自己的工作,那是神的工作,神的工作需要你来配合而产生了你的本分。在神的作工当中,需要人配合的那部分就是人的本分,这个本分是神工作的一部分,不是你的事业,不是你自己家的事,不是你个人生活的事。你的本分,不管是外务、内务,这是神家的工作,是神经营计划当中的一部分,是神给你的托付,不属于你个人的私事。那你该怎么对待本分?那就不能由着你自己的性子做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那到底什么是本分?能不能说本分交给你了就是你个人的事啊?有人说:‘交给我了不就是我的事吗?本分就是分内的事,分内的事不就是个人的事吗?我把本分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不就能办好了吗?要是不当成自己的事能办好吗?’这话是对还是错啊?这话不对,不合真理。本分可不是你个人的事,那是神工作的一部分,你得按着神的要求去做,这本分你尽得就合格了。要是按着你的眼光、你的要求、你的观念想象去做,这就不合格,这就不是在尽本分,因为你做的不是神经营范围之内的工作,不是神家的工作,你是在搞自己的经营,所以神就不纪念。(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本分不是我的事业,不是我的工作,这是神的托付,应该按着神的要求、根据神家需要来做,而不是按着自己的意愿和打算,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样即使外表看是作了很多工作,但不是在尽本分,而是在搞自己的经营,是在抵挡神。想想自己的表现,一说让我提供人员,我就担心教会里尽本分果效好的人被调走了,自己负责的教会工作没果效,怕自己被撤换,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地位,我就不愿意提供人。虽然道理上我也知道本分是神给的,是我该尽的责任,但到实际作的时候,我就把本分当成了自己的经营、自己的工作,这个工作既然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事了,就得我说了算,在不影响我工作果效的基础上,有多余的人员才能往外提供,一旦影响我的工作果效,那就绝对不让调人。所以,当我知道苒娜姊妹要被调走的时候,感觉心都疼,不愿意给,还委屈得不得了,甚至还拿把、耍蛮,连本分都不想尽了。我这哪是在尽本分呀,分明就是在打岔搅扰、拦阻教会工作。我尽本分不维护神家利益,也不想着怎么做能满足神,而是打自己的小算盘,利用尽本分的机会为自己的脸面地位做事,我这不就是在搞自己的经营吗?这样尽本分即使做得再多,神也不纪念。这个本分是神给的,工作是神家的,不管哪处教会需要人,我都应该积极主动地配合,我不能再自私卑鄙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了。

第二天聚会时,刚好听到带领交通说,“教会带领的本职工作就是浇灌好弟兄姊妹,同时还要培养人,让弟兄姊妹都能尽上合适的本分”,一听到这话,我就感觉自己像从梦中醒来一样。是啊,浇灌好弟兄姊妹,让他们都能尽上合适的本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呀。可当神家工作需要人的时候,我明着不敢说不给,但心里却较着劲,推三阻四地不让调动,我这也不是在尽本分呀!我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没作好,还怪带领强人所难,我不反省认识自己,还拦阻教会工作,我这样的表现不就是姊妹说的在打横吗?刚尽本分的时候,我还想着为福音工作添砖加瓦,现在却成了拦路虎、绊脚石。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些懊悔,心想:下次一定要实行真理,不能再自私卑鄙只顾自己了。

几天后,带领给我发消息说,让我提供两个传福音人员去别的教会尽本分。当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很平静,看到神摆上这样的环境是给我实行真理的机会。当我在衡量推荐谁去尽本分的时候,心里还会流露一丝不舍,心想:真要把两个传福音果效最好的姊妹提供出去吗?要不,我提供两个稍微差一点的吧?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又自私卑鄙老病重犯了。后来,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话:“诡诈邪恶的人心里充满个人的野心、打算、图谋,这些容不容易放下?(不容易。)这里有个诀窍,就是怎么能够在不放下的情况下也能达到尽好本分。其实也容易,就是你得分清楚,这个事如果是涉及神家的事,特别重要,你别耽误,别做错,别让神家利益受亏损,别让神家工作受搅扰,你得本着这个原则。如果不让神家利益受亏损,但是你的野心、欲望就得稍微受点亏损,那你就暂先受点亏损也别触犯神的性情,这是底线。如果为了满足你一丁点儿的野心或者虚荣心把神家的工作搞砸了,最后你面临的结果是什么?被撤换,也可能被淘汰,你会触怒神的性情,以后你也可能就没机会了。神给人的机会都是有数的。那检验人的机会是几次啊?这就根据人的实质决定了。如果给你这次机会你把握好了,你能把自己的脸面、虚荣放下,先把神家的工作作好,这个心态就对了。(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带领这样安排也是根据神家工作的需要,我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利地位耽误神家工作。以往,我总担心尽本分果效好一些的弟兄姊妹被调走了,我负责的教会工作果效上不来,我就要被撤换,其实哪有一个维护神家利益、体贴神心意的人被撤换了?没有。相反,越是自私卑鄙,把好人留在自己手里不提供,影响神家工作、坑害神家利益的,这样的人才应该被撤换、淘汰。而且就算我不提供人,把两个姊妹都留下来,我负责的教会工作也不一定有好的果效,因为我尽本分存心不对,尽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不能获得圣灵作工,尽本分没有神的祝福怎么可能有好的果效呢?想到这些,我心里就能放下一些了,在心里向神说:“神啊,我要实行真理满足你,不再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了。”后来,我就把两个传福音果效最好的姊妹提供了出去。当我这样实行后,心里很平安、踏实,觉得这样做人好。

我以为自己有些变化了,没想到一段时间后,我又被显明得淋漓尽致。一天,带领跟我说我们教会会双语的新人比较多,想让我再多提供一些人员去尽浇灌本分。这样,我负责的教会中差不多会双语、素质好的弟兄姊妹全部都要提供出去。这时,我又开始为自己的脸面地位担心了:要是这些弟兄姊妹都走了,我们教会的福音工作肯定会受影响。到了晚上,姊妹给我发消息问我提供人员的情况,我心里特别抵触,她每问一个人,我都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嗯”“行”,她再问一些细节,我就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了,心想:“这些人我本来就不想提供,你还问,你这是要把教会能尽本分的人都给挖空了呀,那以后我还怎么作工作呀?”我心里很抵触,怎么都顺服不下来。

一次聚会时,我看到了一段神话语朗诵视频,使我对自己的败坏有了一些认识。全能神说:“敌基督自私卑鄙的实质很明显,这方面特别突出。你跟他交通一些事,凡不涉及他地位、名利的,他都不感兴趣,也不搭理,好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绝不会从中寻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更不会从大局出发,考虑神家工作。在神家工作范围内,有些人就得根据工作需要调动。比如,一个带领负责一个组的工作,这个组里有个人需要调到其他组尽本分,这是神家工作的需要。那按照正常人的理性该怎么办?这个带领就得根据情况再找人填补空缺,找到合适的就应该放人,让他到神家工作最需要的地方去。因为人都不属于个体,都是神家中的一分子,神家哪项工作有需要就应该去哪儿,除非是不合原则的随意调动;如果是合乎原则的正常调动,任何带领都没有理由控制人。你们说,哪项工作不是神家的工作?哪项工作不涉及神经营计划的扩展?都是神家的工作,不分薄厚,不分彼此。……神家的人神家统一按原则调度,跟任何带领、组长、个人都没有关系,谁都得按原则办事,这是神家的规矩。那不按神家原则办事的,总为自己的利益、地位图谋、算计的,是不是自私卑鄙?他想利用弟兄姊妹、利用能干的这些人为他出力,来稳固住工作果效、稳固住他的地位,这就是他谋取的。从外表来看,如果不细追究的话,这个人好像挺负责任,外邦人叫精英、能人,能留住人才,这是有本事、有手段。在外邦人中间,这是人羡慕、向往的事,是人称赞的事,但在神家恰恰相反,这是被定罪的事。不考虑神家整体工作,只考虑个人的地位,不惜以损害神家利益、坑害教会工作为代价来保住自己的地位,这是不是自私卑鄙?遇到这种情况,起码得凭良心想一想,‘这些人都是神家的人,不是我个人的私有财产,我也是神家中的一员,我凭什么拦阻神家调人呢?我应该考虑神家的整体利益,不应该只顾自己小组的工作’,这是有良心理智的人该具备的想法,也是信神之人该有的理智,这样才能顺服神家的安排。如果碰到恶人掌权,就不具备这样的良心理智,也绝对不会顺服神家的安排。这是什么东西?在神家里还敢打横,还敢做钉子户,这就是最没有人性的人,就是恶人。敌基督就是这类人,他们总把神家的工作、把弟兄姊妹甚至把神家的财物,凡是在他权下的都当成私有财产,怎么分配、怎么调度、怎么使用他说了算,交在他手里像被撒但霸占了一样,神家没权干涉了,谁也动不了。到了他的地盘,他就像地头蛇、山大王一样,谁到他那儿就得乖乖地、服服帖帖地听他指挥、调度,看他的脸色。这就是敌基督人性品质里自私卑鄙的表现。(摘自《揭示敌基督·附篇四 总结敌基督的人性品质与性情实质(一)》)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想把弟兄姊妹控制在自己手里,不给神家提供,我真是太自私卑鄙了,流露的就是敌基督的性情啊!这段时间,带领每次从我负责的教会调人,我心里就特别抵触,不愿意提供,甚至还赌气、拿把,委屈得哭,带领还得给我交通,疏导我的思想,给我说好话,我同意了才能调人。我就像神揭示的山大王一样,这个教会交给我负责了,那调度人就由我说了算,别的工作需要人,我说给就给,我说不给就不给,我不同意谁也不能动。我把教会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一切都得听我调度、指挥,这个教会不是让基督掌权,而是我掌权了,培养的这些新人好像都是我的,我还想利用他们尽本分的果效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我真是太不知羞耻了!这是神的教会,是神家的工作,我却想在这里占山为王搞独立王国,我这走的不就是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吗?我又想到了宗教界的牧师长老,他们明知道全能神教会见证主已经回来了,而且发表了许多真理,但他们怕信徒看了全能神发表的真理都跟随了全能神,他们就会失去名利地位、饭碗不保,就千方百计地拦阻信徒考察真道。他们口口声声说羊是他们的,不让信徒听神的声音跟随神,完全把信徒当成了他们的私有财产牢牢地控制在他们的权下,与神争夺人,这就是末世显明出来的恶仆、敌基督。我做事的性质跟这些宗教界的牧师长老不也是一样的吗?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地位,把人控制在自己手里,如果不悔改,最终肯定跟敌基督一样被神惩罚咒诅。神选民是属于神的,不是属于哪个人的,神家需要哪个人尽本分,就可以根据工作需要随意调动,我根本没有资格把任何人留在自己负责的教会。带领安排工作调动人员,征求我的意见是出于尊重,也是为了更好地配搭,其实就算把人直接调走不经过我的同意那也是正当的,我根本没有资格和权利把人控制在自己手里。我不能再这么自私卑鄙地活着了,我这口气息都是神给的,我还为自己争什么呢?我不能为神家的工作作出多大的贡献,但最起码我不能打岔搅扰,得多做点对神家工作有利的事。

之后,教会工作需要人的时候,我都积极主动地提供人员,不再考虑自己的名利地位了。有一次,一个到其他教会尽本分的姊妹发消息给我,说他们在操练传福音中收获很多,我心里又高兴又蒙羞。高兴的是,他们都能在国度福音扩展中献上自己的一份;蒙羞的是,如果我不打横拦阻,能主动提供人,他们就能早点得到操练,预备上善行。我就跟神祷告,不愿再凭败坏性情活着了,愿意及时提供合适的人员为福音工作添砖加瓦,尽上自己的本分。

上一篇: 儿子身患绝症后
下一篇: 我不再怕担责任了

主正在叩门,你想打开心门迎接到主吗?联系我们,将有讲道人与你交流迎接主的路途,使你早日迎接到主与主同赴筵席。

相关内容

我不再为不能出人头地而烦恼

神的话使我对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知道了神喜欢什么人,拯救、成全什么样的人。神希望我能老老实实地守住自己的本位,脚踏实地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脱去自身的败坏性情,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达到顺服神与神同心合意,这样神就满意了。神的话使我感到亲切,感到释放自由,看到神对我们的要求都特别实际,是我们能够得上的,更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追求的正确人生方向。

撤换之后

主人公被选为教会带领后热心尽本分,教会工作逐渐达到好的果效,不知不觉她开始自我欣赏,聚会交通常常显露自己,让人高看,甚至貶低同工、抬高自己,最后因一味追求名利地位失去圣灵作工,作不了实际工作被撤換。失去了地位,她陷入极度的痛苦熬炼中。

我才看见真实的自己

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能够按照真理原则对待人,即使有时候对弟兄姊妹有点想法或者成见,但也不凭己意对待人,不做得罪神、伤害人的事;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就能随从恶念做事,那就是在作恶,会被神定罪的。

对待本分的态度

本分是神的托付,不是我个人的私事,不能为了满足个人利益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应该考虑神家利益,寻求真理,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和理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