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卑鄙是怎么解决的

2020年11月1日

捷克 张静

全能神说:“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无疑你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这不是一场空吗?(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的话中我看到,我们尽本分虽然有一些撇弃花费,也能受苦付代价,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存心不是为了满足神,也没有实行真理的见证,而是处处为了满足自己,那这样的尽本分在神那儿看就是恶行,是让神厌憎的。想起两年前我看到教会里有一个姊妹打岔搅扰教会工作,我因为害怕得罪她,就不敢实行真理、坚持原则,没有及时地揭发检举她的所做所行,结果给福音工作带来了亏损,我自己也留下了过犯。之后,我每次想起这件事,心里都特别懊悔和自责。

我记得那是2018年的3月底,陈姊妹刚到我们组做负责人。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有时候福音对象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她也没及时安排人给交通见证,结果耽误了福音工作。我就找姊妹交通,怕姊妹不好接受,我就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她身上的问题。姊妹就解释说她还尽着别的本分,有些忙不过来,以后会合理安排的。我一听,这认识得也太轻描淡写了,这也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啊,不行,还得再说说,以免以后再出现类似问题,耽误神家的工作。可我刚想开口跟她说,转念一想:姊妹是负责人,我是组员,我要是提点她的问题,她会不会觉得我越权,多管闲事,再说我狂妄没有理智?算了吧,还是别说了,姊妹是负责人,她应该知道这个本分的重要性,以后会合理安排的。虽然当时我心里也有些不踏实,但是我也没再跟姊妹提这个问题。

没多久,有一个因信称义派的讲道人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当时时间特别紧,可在这节骨眼儿上我又联系不上陈姊妹,就赶紧找其他组的负责人给找人交通见证。没想到陈姊妹知道后,她口气生硬地指责我说:“你为什么要找其他组的负责人安排这个事?我没有及时安排是我的问题,出了啥问题我来承担,但是你找别人处理这个事就不合原则。”当时我就想把她的问题点出来交通交通,可我转念一想:她刚对付、指责完我,我马上就提点她,她会咋看我呀?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把关系闹僵了也不好,这以后再给我小鞋穿……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还是先把自己的本分尽好。就这样,我把心里想说的话又给压回去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月,有一个宗派的同工要考察神的末世作工,我几次提醒陈姊妹,我说:“你一定要及时安排人给交通见证。”当时她也答应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拖了两天也没安排。我知道后就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都嘱咐你几次了,还告诉你这事特别急,你说你咋就一点不上心呢?不行,我不能再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福音工作受拦阻而无动于衷了,我得赶紧找组里的弟兄姊妹商量,看看陈姊妹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可我刚想去联系大家,心里又争战开了:这陈姊妹要是知道我去找大家商量这个事,她会不会觉得我是有意针对她呀?这要是把她得罪了,她再给我小鞋穿,再找个理由把我的本分给撤换了……算了,这枪打出头鸟,还是等组里其他人提了我再说吧。

那天晚上,想到现在组里还有这么多的事陈姊妹都没有及时安排处理,我心里就特别着急,可我又不敢说,一想到那段时间我也确实是没尽到责任,心里有些不安,就来到神面前跟神祷告。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一个人的人性里该具备的就是良心与理智,这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人不具备良心,也不具备正常人性的理智,那这个人是什么人?笼统地说是一个没有人性的人,是人性坏的人。细分析,这个人都有哪些败坏人性的表现让人说他没有人性呢?这类人都有什么特点?都有哪些具体的流露?他做事应付糊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考虑神家利益,也不体贴神的心意,对见证神、对尽本分没有任何负担,也没有任何责任心。……还有些人尽本分看见问题也不说,看见有人打岔搅扰也不拦阻,丝毫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也丝毫不考虑自己的本分、职责所在,就只为自己的虚荣、脸面、地位、利益与自己的荣誉说话,做事,出头,下功夫,卖力气。……这样的人有没有良心理智?没有良心理智的人他这样做事有没有自责?这样的人他的良心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从来没有自责,那圣灵责备、管教他,他能感觉得到吗?(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看了神的话,我感到很扎心,我不就是神揭示的这种人吗?没有良心,没有人性,尽本分不负责任,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就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丝毫不体贴神的心意,也不维护教会的工作。我明明知道陈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应付糊弄,已经给福音工作带来了亏损,我应该把她的问题点出来交通交通,可我害怕她对付我,说我多管闲事,就只是蜻蜓点水地说了一下。过后我看到姊妹没有丝毫的转变,我就想再次提点她,解剖解剖她这样尽本分的性质和后果,可我又害怕得罪她给我小鞋穿,再把我的本分给撤换了,我就睁一眼闭一眼,把这事给放过去了。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个人的利益,眼睁睁地看着负责人尽本分应付糊弄,我却不敢站起来维护神家的利益,这哪有一点良心哪?现在灾难越来越大,考察真道的人也越来越多,能够让人早日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救恩,这是当务之急。可我对这事没有一点负担和责任心,总是保全自己,丝毫不维护神家的利益,这哪是体贴神心意的人哪?实在是太自私卑鄙了!一想到这些,我就感觉特别的亏欠神,心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随后,我就找组里的几个弟兄姊妹在一起商量,看看陈姊妹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后来,大家一致提议让陈姊妹再找一个配搭和她一起负责工作,这样在本分上能够互相帮助,也能够互相监督。

当天下午,我就给陈姊妹打电话把我们商量的方案告诉她,也解剖了她这段时间尽本分的表现和她给福音工作带来的后果。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陈姊妹不但对自己的所做所行没有丝毫的懊悔和自责,还一口否决了我们的方案,态度强硬地说她不需要再找人和她配搭。我一看姊妹对自己没有丝毫的认识,我就继续和她交通,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说她还有事,把电话给挂了。当时我就琢磨:陈姊妹占着地位不作实际工作,还不让人跟她一起配搭,这不是要独揽大权吗?再这么下去那只能一再地耽误神家工作呀。不行,我得把她这个问题给她点出来。后来,一连几天我都给她发信息,可她就是不回,眼睁睁地看着神家的工作就这么耽误着,我心想:不行,我得赶紧跟带领反映她的问题。可我刚想去找带领,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心想:“这陈姊妹要是知道是我去找带领反映她的问题,这以后可咋处啊?这要是把她给得罪了,她再找个理由把我的本分给撤换了,那咋办呀?再说,弟兄姊妹会不会说我总是抓着陈姊妹的问题不放,不能公平公正地对待她啊?”我心里特别矛盾,不说吧,眼睁睁地看着组里的工作就这么耽误着,可是要说呢,我又害怕得罪她。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姊妹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去其他组尽本分,我一想换个本分也好,这样我离开这个组,就不用天天这么受责备、受煎熬了。事后,我把我的想法和组里的一个姊妹说了,姊妹听了之后就问我:“你在咱们组时间最长,各项业务你也最熟悉,现在陈姊妹对组里的问题是不管不问,你这个时候离开,你觉得合适吗?”当时我听了这话里面特别受责备,是啊,组里的各项工作我最清楚,现在我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我不但不管不问,还想一走了之,这哪是维护神家利益的人啊?我来到神面前跟神祷告,愿神带领引导我。

后来在灵修的时候,我看到两段神的话,神说:“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糊涂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对,也不作声,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对,把话题扭转过来,又被撒但把路拦住,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二篇》)都说贴着神的负担,维护教会的见证,谁贴上了?问一问自己,你是贴着神的负担的人吗?为神你能实行公义吗?你能站起来为我说话吗?你能坚信不移地实行真理吗?你敢于向一切撒但的作为争战吗?为我的真理你能不凭情感揭露撒但吗?你能让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满足吗?关键时刻你心摆上了吗?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吗?多多问问自己,多多揣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三篇》)看着这一句句的问话,我就感觉好像是神在面对面地责问我,句句话都扎在我心上。我也在问我自己,我贴着神的负担了吗?我为神实行公义了吗?我坚定不移地实行真理了吗?这些我都没有。想想神恩待高抬我尽这么重要的本分,我就应该担起这个责任,和弟兄姊妹一起配搭着把这个本分尽好,看着负责人尽本分应付糊弄,一再地耽误神家的福音工作,是属于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我应该站起来揭发检举。可我害怕得罪她,她再把我的本分给撤掉了,我就做了缩头乌龟,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却不敢站起来维护,我实在是太自私卑鄙了,哪有一点正义感!哪是贴着神负担的人啊!我处处都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像陈姊妹那样直接打岔搅扰神家的福音工作,可我看见问题不说,明知真理还不实行,我这不是站在撒但一边任由撒但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吗?我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吃里爬外做了撒但的帮凶吗?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地恨自己,我怎么这么自私,这么没有人性呢?我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不能再这么瞻前顾后地保全自己,我得实行真理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站在神一边,维护神家的利益。那一刻,我决定揭发检举陈姊妹。就在这个时候,我从一个姊妹那儿得知,有几个初信的弟兄姊妹受谣言迷惑,消极软弱,就因为陈姊妹没有及时安排人给他们交通解决,他们差点退去不信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更恨恶自己,这不都是我不实行真理带来的恶果吗?后来,我和组里的弟兄姊妹一起向带领反映了陈姊妹的问题。没想到带领当天就调查核实,撤换了陈姊妹。过后,带领责问我:“她耽误工作这么长时间,你怎么才反映呢?”听到带领的责问,我心里更加地懊悔自责。

之后我也反省,我明知道姊妹尽本分没有负担,一再地耽误神家工作,可我为什么不敢站起来揭发检举?我不实行真理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人没有经历神作工得着真理以前,是撒但的本性在人里面当家做主支配人。这个本性里具体是什么东西呢?比如说,你为什么要自私,你为什么要维护自己的地位,你为什么情感那么重,你为什么喜欢那些不义的东西,喜欢那些恶,你喜欢这些东西的根据是什么,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能喜欢接受这些东西。现在你们已经明白了,主要就是有撒但的毒素在里面。撒但的毒素是什么,完全可以用话表达出来。比如,你问一些作恶的人为什么作恶,他会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句话就把问题的根源说出来了。撒但的逻辑已成为人的生命了,人为这个为那个都是为自己,人都觉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人活着就得为己,千里来做官,为的吃和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人的生命、人的哲学,也代表人的本性。这句撒但的话正是撒但的毒素,作到人里面成为人的本性了,撒但的本性就用这句话显明出来了,完全代表了。这种毒素成了人的生命,成了人生存的根基,几千年来败坏人类都是受这个毒素支配活到现在。(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从神的话里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实行不出真理,就是因为我里面充满了撒但的处世哲学,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明哲保身,但求无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有“枪打出头鸟”,等等这些撒但哲学早就作在我里面,成了我的本性了。我就是因为凭着这些东西活着,所以才变得这么自私、诡诈、唯利是图,只要一临到事,我就会身不由己地维护自己的利益。以往没信神的时候,我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只要一涉及到得罪人的事,哪怕看着别人做的再不对,我也躲开不说。信神以后,我还是处处凭着这些撒但哲学活着,在尽本分中只要一涉及到我的切身利益,我就会身不由己地维护个人的利益,实行不出真理。就拿陈姊妹这个事说,我看到她不作实际工作,而且还不接受建议,是属于不作实际工作的假带领,我应该站起来揭发检举。可是我害怕万一检举不成,再把我的本分给撤换了,我就凭着“枪打出头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哲学活着,当起了缩头乌龟,任由不负责任的人在那儿打岔搅扰,我却丝毫不敢站起来维护,实在是太自私卑鄙、太圆滑诡诈了!在神家尽本分维护神家利益这是正面事物,是合神心意的,尤其是当有人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更应该站在神一边,维护神家的利益,这是神对神选民的要求,也是我应该尽的本分和责任。可我害怕当出头鸟,损害自己的利益,我就不敢站起来维护神家的工作,没有尽到自己的本分和责任,我这哪配称为一个信神的人啊?虽然我没有当出头鸟,可我向撒但妥协了,这哪有一点骨气?活得哪有一点人格和尊严?我眼睁睁地看着有人打岔搅扰神家的工作,我不但不管不问,还想一走了之,这不是站在撒但的一边抵挡神吗?这在神那儿可是严重的过犯。仔细想一想,我实行不出真理,害怕检举陈姊妹就会失去自己的本分,但是事实呢,我和弟兄姊妹揭发检举了陈姊妹之后,陈姊妹很快就被撤换了。事实让我感到很蒙羞,也让我体会到神家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任何不实行真理的人,打岔搅扰神家工作的人,在神家都站立不住,如果不悔改迟早被神淘汰。可是,我不根据真理原则看事,总是受权势、地位的辖制,把负责人当成我的顶头上司,觉得我要是把她得罪了,那我在神家就站不住脚了。我把神家看得跟社会一样黑暗,没有公平公义,这不是对神的亵渎吗?如果不是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显明我,不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还意识不到原来凭着撒但哲学活着会带来这么多严重的后果,也让我真实地体会到,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凭神的话活着,实行真理,坚持原则,这样实行心里踏实、平安,也是一个信神之人该有的正义之举。过后,我也和组里的弟兄姊妹一起交通我们这次经历的收获和认识,大家也都不同程度地学到了功课,尤其是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些认识。在那之后,组里的各项工作也开始慢慢好转了。

在后来的尽本分中,由于教会工作需要,我和另外一个组的负责人刘姊妹配搭。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我发现姊妹狂妄自大、独断专行,丝毫不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已经打岔搅扰了神家的工作,这个时候我该向带领反映她的问题。可转念一想:我和姊妹接触的时间也不长,对她也不是特别了解,这看问题会不会有偏差呀?万一经过调查了解之后姊妹没啥大问题,那带领和弟兄姊妹会咋看我呀?会不会觉得我这人吹毛求疵?这万一要是让刘姊妹知道,她又会怎么看我?算了,还是别说了……就在我想把这个事压下去的时候,我心里特别受控告,想起以前就是因为我没有及时揭发检举负责人陈姊妹,给福音工作带来那么大的亏损,现在想起来都还懊悔不已。我心想我不能再自私卑鄙地活着了,在这个事上不能再留下遗憾了。当时,我又想起一段神的话:“凡是尽本分的人,不管你明白真理深浅,要进入真理实际最简单的实行法就是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存心、动机与脸面、地位,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就是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考虑个人的利益,先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怎么做对神家工作有利就怎么做。虽然我和姊妹接触时间是不长,我对她也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我确实看到她的所做所行已经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和搅扰了,那我就看见多少说多少,摆对自己的存心,先把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尽上。后来,我就跟带领反映了她的问题,带领经过调查了解,根据原则衡量,撤换了姊妹的本分。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心里也挺踏实得安慰的,觉着自己做了一件维护神家利益的事。这也让我真实地感受到,凭神的话做人,这样活着才有意义。

下一篇: 检举中的争战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跌倒中奋起

她曾是一名律师,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她热心花费,被推荐做了教会带领。因具备一些素质,尽本分有些果效,她便活在狂妄性情中,总想自己说了算,很少跟同工商量,最后给教会工作带来亏损。临到严厉的修理对付她才反省自己,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中,她认识到自己失败跌倒的根源,在神面前有了真实的悔改。

神这样作工太智慧了

有些在人看来是反面、消极的事,但神就借着这些事来让人长分辨、长见识,使人从中明白真理,认识神的智慧、全能,认识神的奇妙作为,认识神的公义性情,也让人识破撒但的诡计,达到背叛撒但归向神,这正是神借不合人观念的作工成全人的意义所在。

在“死的试炼”中

1991年,道成肉身的人子全能神在家庭教会发表真理,开始作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选民天天阅读神的说话,享受圣灵的作工,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是神国度中的子民,以后肯定能活着进天国,因此热心跑路花费,本片主人公也是其中一员。

基督徒见证:有舍,才有得

神话说:“你得学会舍,学会放,学会让,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你越争,越抢,你的情形就越来越黑暗,不信你试试。你要想扭转这样的情形,要想不被这样的东西控制,你必须得先放,先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