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国作工的目的与意义是什么

2017年5月24日

相关神话语:

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在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把人都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中国代表所有的黑暗势力,中国的人代表所有属肉体、属撒但、属血气的人。中国的人被大红龙败坏得最厉害,抵挡神最严重,人性最低贱、最污秽,所以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并不是别的国家就都好了,人的观念都一样,虽然他们素质好,但不认识神也得抵挡。为什么犹太人也抵挡、悖逆呢?为什么法利赛人也抵挡呢?犹大为什么出卖耶稣呢?当时有许多门徒不认识耶稣,当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为什么人仍不相信他?人的悖逆不都一样吗?只不过把中国人拿出来作典范,征服之后作成模型、标本,作为参考物。为什么一直说你们是我经营计划的附属物呢?就人的败坏、污秽、不义、抵挡、悖逆这些东西在中国人身上表现得最全面,各种各样都显露出来。一方面素质差,再一方面生活落后、思想落后,生活习惯、社会环境、出生家庭都差,都是最落后的,这些人的地位也低下,在这地方作工有代表性,试点工作作全面了,以后再开展工作就好作多了,这步工作作成了,以后的工作也不在话下,这步工作成了,大功彻底告成了,整个宇宙征服的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其实,在你们这些人中间的工作成功了,就等于全宇的工作成功了,为什么让你们作模型、标本,意义就在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

中国这个国家属于最落后的,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拜偶像、行邪术的最多,庙宇最多,也是污鬼群居之地,你从它生,接受它的教育、熏陶,经过它的败坏,经过它的折磨,觉醒之后又背叛它,被神完全得着,这是神的荣耀,所以说这步工作特别有意义。作这么大规模的工作,说这么多话,最后完全得着你们,这是神经营的一项工作,是神与撒但争战的“战利品”。你们这些人越明白真理教会生活越好,大红龙就越垮台,这都是灵界的事,是灵界的争战,神那儿一得胜,撒但就蒙羞了,它就垮台了,这步工作非常有意义。神作这么大规模的工作,把这班人都完全拯救回来,脱离撒但权势,活在圣洁之地,活在神的光中,有光的带领,有光的引导,你活着就有意义了。你们这些人吃的、穿的都与那些外邦人不一样,你们享受着神的话,过着有意义的生活,他们享受什么?他们只享受“祖宗的遗产”“民族的气概”,哪有一点人性的味道!你们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都与他们不同,最终你们能完全脱离污秽,不再陷入撒但的试探之中,得着神每天的供应。你们应时时谨慎,虽活在污秽之地却不沾染污秽,能与神同活,蒙了极大的保守,在这块黄土地上神就拣选了你们这些人,这些人不是最有福的人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二》

今天在这摩押后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当中的人拯救回来,这些人虽然遭咒诅了,但是神愿意从这些人身上得着荣耀,因为起初这些人都是心中无神的人,把心中无神的人作到顺服神、爱神这个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这样的作工果效最有价值,最有说服力,这才是得着荣耀了,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荣耀。虽然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这么大的救恩实在是神高抬,这工作太有意义,是借着审判来得着这些人,并不是有意来惩罚这些人,而是来拯救这些人。如果末世还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这就没什么价值了,即使达到果效了也没什么价值,没太大的意义,不能得着所有的荣耀。在你们身上作工,就是在落在最黑暗之处的人身上作工,在最落后的人身上作工。这些人不承认有神,而且从来就不知道有神,这些受造之物被撒但败坏到一个地步,把神都忘了,被撒但蒙蔽了,根本不知道天上还有神,你们的心中都敬拜偶像、敬拜撒但,这不属于最低贱、最落后的人吗?这是最下贱的肉体,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而且受苦受难,就你们这些人又是这个社会当中最下层的人物,连信仰的自由都没有,在你们身上作工的意义就在此。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道成肉身在最落后、最污秽的地方才能显明他的全部圣洁公义的性情。他的公义性情是借着什么显明出来的呢?就是借着审判人的罪,审判撒但,厌憎罪,恨恶悖逆抵挡他的仇敌。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都得经过审判,人的悖逆被定为罪。就是围绕审判的原则来说话,借着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丑相来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圣洁就是他的公义性情的代表,他的圣洁其实也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今天说话的这些背景,都是借着你们的败坏性情来说话、审判,作征服的工作,这才是实际的工作,这才能完全衬托出神的圣洁来。如果说你没有一点败坏性情,神就不审判你了,也不让你看见他的公义性情,你有败坏性情,神就不放过你,借此显出了他的圣洁。……

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与今天大不一样,耶和华是带领他们生活,并没有如此多的刑罚、审判,因为人当时明白世上的事太少了,没有什么败坏性情。那时,以色列人对耶和华百依百顺,让他们建造祭坛,他们就赶紧筑起祭坛,让他们穿祭司袍,他们也都顺服,当时耶和华就如他们的牧人一样在地上牧养一群羊,羊都随着牧人的引导在草场上吃草,耶和华带领他们生活,带领着他们的吃穿住行。那时不是显明神性情的时候,因为那时的人类是初生的人类,很少有悖逆、抵挡的,人没有太多的污秽,所以也衬托不出神的性情。神的圣洁是在污秽之地的人身上显明出来的,今天借着污秽之地的这些人流露出的污秽,然后神再审判,这样他的所是都在审判中流露出来。他为什么要审判?因为他厌憎罪,所以说他能说出审判的话来,他如果不厌憎人类的悖逆能那么发怒吗?如果他里面一点厌憎没有,一点反感没有,人有悖逆他也不搭理,那证明他与人是一样的污秽。之所以他能审判刑罚人,就是因为他厌憎污秽,他所厌憎的都是他所没有的,如果他里面也有抵挡、悖逆,那他也就不厌憎抵挡悖逆的人了。末世的工作若还作在以色列,那就一点意义没有,为什么末世的工作在中国这最黑暗、最落后的地方作?就是为了显明神的圣洁、公义,总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显明神的圣洁,其实作这一切就是为了神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神来在地上本不属世界,他不是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么地方作工能显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义他就在什么地方降生,不管是圣洁之地还是污秽之地,他无论在什么地方作工都是圣洁的,世界的万物都是他造的,只不过万物都经撒但败坏了,但万物仍然都是属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来在污秽之地作工是为了显明他的圣洁,为了他的工作他才这样作的,也就是为了拯救污秽之地的人类他才忍受极大的屈辱作这样的工作的。这是为了见证,是为了全人类,这样的工作让人看见的是神的公义,而且更能说明神是至高无上的,他的伟大与正直就表现在拯救一班无人瞧得起的低贱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秽之地并不证明他是低贱的,只能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见他的伟大与他对人类真实的爱,他越这样作越能显明他对人纯洁的爱,无瑕无疵的爱。神是圣洁公义的,尽管他降生在了污秽之地,尽管他与那些满了污秽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时代的耶稣与罪人同生活一样,他作的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存吗?不都是为了人类能蒙极大的拯救吗?两千年前他与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为了救赎,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秽、低贱的人同生活,这是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为了你们这些人类吗?若不是为了拯救人,他怎么能降生在马槽里后又与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为了拯救人,他怎么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与这些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实的吗?他作的工作哪一样不是为了人类?哪一样不是为了你们的命运?神是圣洁的,这是永不改变的!他不沾染污秽,尽管他来在了污秽之地,这一切只能说成是神对人的爱太无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为了你们这些人,为了你们的命运,他忍受多大的屈辱你们不知道吗?他不拯救那些高大的人和那些豪门富贵之子,而是专门拯救那些低贱的、被人所看不起的人,这不都是他的圣洁吗?不都是他的公义吗?为了全人类的生存,他宁肯生在污秽之地忍受一切的耻辱。神太实在了,他不作一点虚假的工作,哪步工作不都是这么实实际际地作着?尽管人都毁谤他,说他与罪人同坐席,尽管人都讥笑他,说他与污秽之子同生活,说他与最低贱的人同生活,但他仍是这样无私地奉献着自己,仍是这样在人中间被人弃绝着,他忍受的痛苦不比你们的大吗?他作的工作不比你们付的代价多吗?你们生在污秽之地却得着了神的圣洁,生在魔鬼群居之地却蒙了极大的保守,你们还有什么选择?还有什么怨言?他受的苦不比你们受的苦大吗?他来在地上从未享受那些人间的福乐,他厌憎那些东西。来在地上的神不是享受人的物质待遇,也不是享受人那好吃的、好穿的、好戴的,他对这些根本不理睬,他来在地上乃是为人类而受苦,不是来享受人间的福气来了,他来了是受苦,也是为了工作,为了完成他的经营计划,他并不选一个好地方,住在大使馆里,住在高级宾馆里,也并不让多少个仆人侍候他。就你们所看见的,他来了是作工还是来享受了你们不知道吗?你们眼睛看不着吗?他赐给你们的还少吗?他如果生在一个安逸的地方,他能不能得着荣耀?他能不能作了工作?他那么作能不能有意义呢?能不能把人完全征服呢?能把人拯救出污秽之地吗?按人的观念,“神既然是圣洁的,为什么生在我们这污秽之地?你恨恶我们污秽的人,厌憎我们这些污秽的人,厌憎我们的抵挡,厌憎我们的悖逆,你为什么跟我们在一块儿生活呢?你是至高的神,降生在哪儿不行,非得生在这污秽之地?你天天刑罚、审判我们,明知道我们是摩押的后代,为什么还在我们中间生活?为什么还从摩押后代的一个家庭中出生呢?你为什么这样作呢?”你们这样的认识太没理智!这样的作工才让人看见他的伟大、他的卑微隐藏。为了他的工作他愿献出一切,为了他的工作他受了一切的痛苦,他是为了人类,更为了征服撒但,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顺服在他的权下,这才是有意义的工作,有价值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以前两个时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犹太作的,总的来说,两步工作都没离开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选民身上作工。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稣在犹太作工,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犹太人来看,耶稣就是犹太人的救赎主,他只是犹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的王,他不是救赎英国人的主,也不是救赎美国人的主,乃是救赎以色列人的主,在以色列他救赎的是犹太人。其实神是万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犹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以前那两步工作作在以色列,这样,人里面就形成了一些观念。人认为耶和华作工作在以色列,耶稣又亲自在犹太开展工作,而且是道成肉身在犹太作工作,不管怎么样他作工没出以色列这个范围。他不在埃及人身上作,也不在印度人身上作,只在以色列之民身上作,人便形成这样那样的观念,而且把神的作工给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说神要作工作务必在选民身上,神要作工作务必在以色列,除了以色列人神再也没有作工对象,也再没有作工范围,尤其对道成肉身的神更是严加“管教”,不许走出以色列这个范围。这不都是人的观念吗?神造了整个天地万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吗?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么用处呢?他创造了整个世界,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现在不管是中国的、美国的、英国的、俄罗斯的,所有的人都是亚当的后代,都是神造的,没有一个能超脱受造之物范围的,没有一个能摆脱亚当后裔的称呼,都是受造之物,都是亚当的后代,也都是经败坏的亚当、夏娃的后裔。不仅以色列人是受造之物,所有的人也同样是受造之物,只不过有的受造之物是遭咒诅的,有的受造之物是蒙祝福的。在以色列人身上有许多可取的东西,起初在他们身上作工就因为他们是败坏最浅的人,与他们相比中国人就不行了,比他们差多了,所以,起初在以色列众百姓中间作工,第二步工作仅在犹太作,因为这样人就形成了许多观念,形成许多规条。其实,若按人的观念去作,神就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了,这样他就不能扩展外邦的工作了,因为他只是以色列人的神,而不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在预言书里说,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耶和华的名必传于外邦,为什么这样说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扩展这工作了,他也就不预言那话了,他既预言那话,必要在外邦、各国各方来扩展这工作,他既然说了就要作,这是他的计划,因他本来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还是在犹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类的工作。今天在大红龙国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类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据点,同样,中国也能成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据点,现在不就成就了“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这话了吗?作在外邦的工作的起步工作就是指作在大红龙国家这工作。尤其不合人观念的是道成肉身作工在这片土地上,作工在这些被咒诅的人身上,这些人是最低贱的,也是没有身价的,这些人都是起初被耶和华弃绝的人。人被人弃绝可以,若被神弃绝,那这些人是最没有一点地位的,身价是最低的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撒但侵占你,或者是你被人弃绝,这是人感觉痛苦的事,但是受造之物如果被造物的主弃绝了,那就意味着他的地位是最低的。摩押的后代是经咒诅的,而且又生在这落后的国家里,无疑摩押后代是黑暗权势下地位最低的一类人。因着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说作在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观念的工作,也是对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最有益处的工作。把工作作在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观念,以这个开展时代,以这个打破一切人的观念,以这个来结束整个恩典时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犹太,是在以色列范围以内作,根本没在外邦之中作开展时代的工作,最后一步工作不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诅过的人身上,就这一条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证据,从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万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机之物敬拜的对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现在有些人还不明白神到底开展了什么新的工作。神在外邦又另外起了头,另外开始了时代,另外开展了工作,作在摩押后代身上,这不就是最新的工作吗?历世历代没有人经历过这工作,谁也没听过,更没有人领略过。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难测、神的高大、神的圣洁就借着末世这一步工作显明出来,这不是打破人观念的更新的工作吗?还有人这么想:“神既然咒诅了摩押,还说要弃绝摩押的后代,但现在怎么又拯救他们呢?”这些人是经神咒诅被赶出以色列的外邦人,以色列人称之为外邦狗,在所有的人来看,他们不仅是外邦狗,更是灭亡之子,这就是说他们不是神的选民。虽然他们最初生在以色列这个范围之内,但他们不属于以色列民,而且被驱逐到外邦,他们是最低贱的人。正因为他们是人类中最低贱的人,神才将开展时代的工作作在他们身上,因他们是败坏人类的代表。神的工作不是毫无选择、毫无目的的,今天作在这些人身上的工作也是作在受造之物身上的工作。挪亚是受造之物,挪亚后代还是受造之物,凡天下属血气的人都是受造之物。神作工作是针对所有的受造之物而言的,不是针对人被造之后是否被咒诅而言的,他的经营工作是针对所有的受造之物,不是未经咒诅的选民。既然要在受造之物身上作工作,那就一定要作成,哪些人对他工作有益处他就作在哪些人身上,所以说他打破一切规条来作工在人身上,什么被咒诅、被刑罚、被祝福,在他没这些说法!犹太人挺好,以色列选民也不错,素质高,人性也好,起初耶和华就在他们身上开展工作,作了最起初的工作,但到现在呢,若把他们拿出来作征服工作的对象就没有意义了,虽然他们也是受造之物,在他们身上有许多积极方面的东西,但若在他们身上作这步工作就没有意义了,不能征服人,也不能说服所有的受造之物,这就是把工作转到大红龙国家的这些人身上作工的意义。最深的意义就是开展时代,打破所有的规条,打破所有人的观念,也结束了整个恩典时代的工作。如果现在的工作还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经营计划结束时,所有的人都会认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应许。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红龙国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一工作,完全了整个经营工作,将全部经营工作的中心在大红龙国家结束。三步工作的核心就是为了拯救人,即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造物的主,所以,每一步工作都作得相当有意义,没意义、无价值的事神绝对不作。这步工作一方面是开展时代,结束了以前那两个时代,另一方面打破人所有的观念,打破所有人的老旧信法、老旧的认识法。以前那两个时代都是按着人不同的观念作的工作,而这一步彻底打消人的观念,借此把人彻底征服。借用征服摩押的后代,借着作在摩押后代身上的工作再征服全宇之人,这是这步工作最深的意义,是这步工作最有价值的一面。现在你即使认识到自己身份低,身价也低,但是你仍会觉得现在承受了这么大的祝福,得着了这么大的应许,能够成就神这么大的工作,看见神的本来面目,认识神的原有性情,遵行神的旨意,这是最幸福的事了。以前两步工作都在以色列作,假如末世这步工作还作在以色列人身上,所有受造之物不仅会认为只有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而且整个经营计划就不能达到果效了。在以色列作两步工作期间,在外邦从来没有作过更新的工作,从来没有作过开展时代的工作,这步开展时代的工作先在外邦作,而且先在摩押后代的人身上作,这就开展了整个时代。凡是人观念里面所认识的,神都给打破了,哪个都不得存在,人的观念、人以前那些老旧的认识法都在征服工作中给打破了。让人看见在神没有一点规条,没有一点老旧,在他作的工作全是释放、全是自由,他怎么作都对,只要是他在受造之物身上作的工作,你就得完全顺服下来,凡是他作的工作都有意义,他是按着他自己的意思、按着他的智慧作工作,并不是按着人的选择,并不是按着人的观念去作工作。对他的工作有益处的他就作,若对他的工作没益处,再好也不行!他是按着工作意义、按着工作目的作工作,选择作工对象、作工地点,他不按着以往的规条来作工,他不套旧的公式,他是按着工作意义而计划工作,最终要达到真实的果效,要达到预期的目的,现在你如果认识不到这些,这工作在你身上就达不到果效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若是末世的救世主降临仍叫耶稣,而且仍然生在犹太、作工在犹太,那就证明我只造了以色列人,只是救赎以色列人,与外邦无关,这样作岂不是与我所说的“我是创造天地万物的主”这话而相矛盾吗?我之所以从犹太退出,而且作工在外邦,是因为我并不仅仅是以色列人的神,而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我之所以在末世显现外邦,是因为我不仅是耶和华——以色列人的神,更是外邦中所有我的选民的造物的主。我不仅造了以色列,造了埃及,造了黎巴嫩,我也造了以色列以外的所有的外邦,因此我是所有的受造之物的主,只不过我以以色列为我工作的发源地,以犹太、加利利作为我救赎工作的占据点,以外邦作为我结束整个时代的根据地。我是在以色列作了两步工作(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两步工作),在以色列以外的全地又作了两步工作(恩典时代与国度时代),在外邦将作征服的工作,从而结束时代。人若总是称呼我为耶稣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开辟了新的时代,开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稣降临,这样的人我都称其为不信我的人,是不认识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就这样的人怎能看见“救主耶稣”从天而降呢?他们所等待的并不是我的降临,而是犹太人的王的降临,也并不是盼望我能够将这个污秽的旧世界彻底灭绝,而是盼望耶稣再次降临将其救赎,就是盼望耶稣重新救赎全人类脱离污秽不义之地,就这样的人怎能成为成全我末世工作的人类呢?人所愿意的并不能了结我的心愿,也不能成就我的工作,因为人只是仰慕或怀念我作过的工作,人并不知道我是常新不旧的神自己,只是知道我是耶和华、我是耶稣,却并不知道我是结束人类的末后的那一位。人所盼望的、人所知道的是人观念中的,也仅仅是人肉眼所看见的,与我所作的工作并不是相合而是分散的。若按人的想法去作,我的工作何时告终呢?人类何时进入安息呢?我又怎能进入第七日这个安息日呢?我是按着我的计划来,按着我的宗旨来,并不是按着人的打算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神将全宇的工作的重点全部作在这班人身上,将他全部的心血代价都献给了你们,他将全宇的灵的工作全都收回给了你们,所以说,你们是幸运者。而且神将他的荣耀从以色列——他的选民身上挪到了你们身上,要把他的计划的宗旨借着你们这班人全部显明出来,所以你们都是承受神产业的,更是承受神荣耀的人。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的话而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而神又借此“难”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来显明神的智慧,显明神的奇妙作为,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就因着人受的苦,因着人的素质,因着这个污秽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来作神的洁净、征服工作,使神从此得着荣耀,使神从此得着见证他作为的人,这是神在这班人身上付出所有代价的全部意义。就是说,神就是借着抵挡神的人来作征服的工作,只有这样作才可显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秽之地的人才有资格承受神的荣耀,这样才可衬托神的大能。所以说,神得荣耀是从污秽之地得着,是从污秽之地的人身上得着,这是神的心意。就如耶稣那一步工作,就在逼迫他的法利赛人中间才可得着荣耀,若是没有法利赛人的逼迫,没有犹大的出卖,耶稣不能受讥笑,不能受毁谤,更不能钉十字架,也不能得着荣耀。神在每一个时代在什么地方作工,在何处作他在肉身的工作,他就在何处得着荣耀,也从那处得着他要得着的人,这是神作工的计划,是神的经营。

神的几千年计划,在肉身中作两部分工作,一步是钉十字架的工作,因此而得荣耀,另一步是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借此得荣耀,这是神的经营。所以,你们不要把神的工作看得太简单了,也不要把神对你们的托付看得太简单了。你们都是承受神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的人,是神特意定好的,神荣耀中的两部分在你们身上显明一部分,神荣耀中的一部分的所有都赐给了你们,让你们承受,这都是神的高抬,也是神早已定好的计划。就神在大红龙居住之地作了这么大的工作,若拿到别处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对于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来说太容易接受了,因为有耶稣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别处神没法成全他的这一步得荣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国家都承认,神的荣耀没有“着落”,这就是作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极大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为什么说神两次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

怎样认识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面对许多悖逆我话语的人,反驳我话语的人,或是根本就对我的话语不屑一顾的人,我的态度只有一个:让时间与事实作我的见证,证实我的话语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证实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人该具备的,更是人该接受的。

神作末世审判工作为什么不使用人来作,而是道成肉身亲自作

审判工作是神自己的工作,当然还得由神自己亲自来作,这工作是人所不能代替的。因为审判是用真理来征服人类,所以无可异议的,神仍是以道成肉身的形像来出现在人中间作此工作。这就是说,末世基督将用真理来教导各方的人,将所有的真理晓谕给各方的人,这就是神的审判工作。

为什么说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