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人对约伯的诸多误解

284

因着约伯所受的这些苦不是神差派使者作的,也不是神亲手作的,而是撒但——神的仇敌亲手作的,可见约伯所受痛苦的程度有多深。但是约伯在此时此刻把他平时心里对神的认识、他平时的行事原则与对神的态度全部发表出来了,这是真实的。如果约伯没有临到试探的时候,神没有试炼他的时候,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虚伪,因为神赐给他好多财产,他当然称颂耶和华神的名了。如果约伯在试炼之前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你会说约伯这个人很爱讲大话,他常常从神手里得到赐福,他才不弃掉神的名,如果从神受祸,他肯定会弃掉神的名。但是当约伯处在一个任何人都不想要、不想看见、不想临到,也害怕临到,甚至神都不忍心看的一个境地的时候,约伯依然能持守他的纯正: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对于约伯此时的表现,那些喜爱高谈阔论、喜爱讲字句道理的人都捂口了,那些口里称颂神的名却从来不接受从神来的试炼的人被约伯持守的纯正定了罪,那些从来就不相信“人能持守住神的道”的人因约伯的见证而受了审判。面对约伯在试炼中的表现与约伯说的话,有的人感到不解,有的人感到嫉妒,有的人感到疑惑,有的人甚至表现出漠视的态度,对约伯的见证以鼻嗤之,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中所受的痛苦,看到了约伯所说的话,更看到了约伯在试炼临到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人性的“软弱”。这个“软弱”是他们所认为的约伯所谓的完全中的不完全,同时这个“软弱”也成了“神眼中的完全人”的瑕疵。就是说,因着人都认为完全人就是完美的人,就是没有瑕疵、没有污点的人,这样的人没有软弱,没有疼痛的知觉,没有伤心难过的情绪,没有恨、没有任何外表过激的行为,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并不以为约伯是真正的完全人。因为他在试炼中的诸多行为不能得到人的“认可”,例如:当约伯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的时候,约伯并未像人想象的为丢掉财产与失去儿女而嚎啕大哭,他的这一“失态”让人认为他很冷血,因为他没有眼泪、没有亲情,这是最初约伯给人留下的“坏印象”。接下来约伯一系列的行为更是令人费解:“撕裂外袍”被人解读为对神不敬,“剃了头”被人误认为对神有亵渎之意、顶撞之意。除了约伯所说的“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以外,人在约伯身上并未发现任何的神所称许的义,所以,绝大多数的人对约伯此人的评价只是停留在对他的不解、误解、怀疑、定罪与道理上的认可这个范围里,并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与领会耶和华神口中所说的“约伯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这话。

在人对约伯有了以上的印象的基础上,人对约伯的义还有更进一步的怀疑,因为约伯所做的与在经上记述他的表现并不是像人想象的惊天地、泣鬼神一样的让人感动涕零,他不但没有任何的“壮举”,反而“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幕又惊呆了世人,也让世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疑惑甚至产生否定的态度,因为约伯在刮身体的同时并未向神祷告,也未向神许诺,更未见他痛哭流涕。这时候人所看到的只有约伯的软弱,没有其他,因而即便人听了约伯说“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人也都无动于衷,或者莫衷一是,仍然不能从约伯的话中看到约伯的义。约伯在经受试炼的痛苦中给人的印象基本都是不卑不亢,人看不到他行为的背后所发生在他内心深处的故事,也看不到他心里对神的敬畏与他持守的“远离恶事”的道的原则。他的不卑不亢让人认为他的完全正直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他对神的敬畏也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他外表所流露出来的“软弱”却让人对他印象深刻,也让人对神所定义的完全正直的人“刮目相看”,甚或有了“新的理解”。当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生日的时候,我所说的“刮目相看”与“新的理解”就在此得到了证实。

约伯不畏惧众人的嘲笑与不解用瓦片刮身体

虽然他受痛苦的程度无人能想象、体会到,但他没有说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减轻身体的痛苦,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原文记述道:“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伯3:3)这句话也可能没人把它当成一句很重要的话,也可能有的人留意了。在你们看,这句话有没有抵挡神的意味啊?这句话有没有埋怨神的意思呢?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对约伯说的这句话有想法,认为既然约伯完全正直,就不应该有任何软弱、难过的表现,反之应该“积极”面对来自撒但的任何攻击,甚至笑脸相迎撒但的试探,对于撒但带给他肉体的任何痛苦,他都应毫无反应,不应表达自己内心任何的感受才对,甚至应该求神让这些试炼来得更猛烈些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铮铮铁骨的“敬畏神远离恶”之人应该表现与具备的。约伯在极度痛苦中只是咒诅自己的生日,并不埋怨神,更没有抵挡神的意思,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因为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曾经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没有一个人经受约伯这样的遭遇。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经受约伯这样的试探呢?因为在神那儿看,没有一个人能够承担得起这样一份责任、这样一个托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约伯所能做到的,更没有一个人能够像约伯一样在临到这样的痛苦的时候除了咒诅自己的生日以外,仍然不弃掉神的名,仍然称颂耶和华神的名。这是不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呢?我们现在说约伯这些事是不是在赞扬约伯的行为呢?作为一个义人,作为一个能够这样为神作见证的人,作为一个能让撒但抱头逃窜不再在神面前控告的人,赞扬他一下有什么不可吗?难道你们的要求标准比神的还高吗?难道你们临到试炼的时候比约伯做得还好吗?神都称许了,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呢?

约伯因着不想让神为他伤痛而咒诅自己的生日

我常常说神看人的内心,人看人的外表;神因着察看人的内心而了解人的实质,而人却因为观人的外表而定义人的实质。当约伯开口诅咒自己生日的时候,他的这一举动惊呆了所有的属灵人物,包括约伯的三个朋友。人是从神来的,人理当感谢神所赋予的生命、肉体,包括人的生日,而不应咒诅,这是常人能领会与想到的。对于任何一个跟随神的人来说,这个领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更改的真理,而约伯却“违反常规”——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的这一举动在常人来看是闯入了禁区,不但不能得到人的谅解与同情,而且也不能得到神的饶恕。与此同时,更多的人对约伯的“义”产生了怀疑,因为似乎约伯因着神对他的恩宠而产生了“放纵”,让他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不但不在此感谢神对他有生之年的祝福与看顾,反而咒诅自己出生的那日都灭没,这不是对神的抵挡又是什么呢?这些外表的现象给了人定罪约伯此举的证据,但谁能知道此时约伯真正的心思到底是什么呢?又有谁知道约伯之所以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里的内情与缘由只有神知道,也只有约伯本人知道。

当撒但伸手伤害约伯的骨头的时候,约伯置身在魔掌之中,他无法摆脱,无力反抗,他的身体、灵魂承受着超强的巨痛,这个“巨痛”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活在肉体之中的人的渺小、无力与柔弱,同时他也深深地领会、理解了神为什么顾念与看顾人类的心情。在魔掌之中他体会到了肉体凡胎之人在此时竟然如此无助与软弱,当他俯身下跪向神祈祷之时,他似乎感受到了神在掩面、在隐藏,因为神将他完全交在了撒但的手中,与此同时,神为他而流泪,更为他而痛心,神因着他的痛而痛,也因着他的伤而伤……约伯感受到了神的伤痛,也感受到了神的不忍……他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伤痛了,再也不想让神为他而流泪了,他更不想看到神为他而受痛苦。此时的约伯只想挣脱这肉体凡胎,不再忍受这肉体给他带来的疼痛,因为这样神就不再为他的疼痛而受痛苦了,但是他做不到,他不但要忍受肉体的疼痛,更要忍受“不想让神担忧”所带来的痛苦。这双重的疼痛,一份来自肉体,一份来自心灵,让约伯承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痛苦,也让他感觉到了肉体凡胎之人的极限是那么地让人无奈与无助。在此情形之下,他渴慕神的心愈发强烈,恨恶撒但的心也随之变得更加强烈,此时的约伯宁愿自己没有投胎人世,宁愿自己不存在,也不愿看到神为他而掉眼泪,为他而痛苦。他开始深恶自己的肉体,开始厌烦自己,厌烦自己出生的日子,甚至厌烦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他不愿再提起他的生日与和他出生有关的一切,所以他便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伯3:3-4)约伯的话中带着对自己的恨恶: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也带着对神因着他而受痛苦的自责与亏欠: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它,愿亮光不照于其上。这两段话将约伯当时的心情表达到了极致,也将约伯此人的完全正直完整地呈现给每一个人,同时正如约伯所愿的约伯的信与顺服还有他对神的敬畏在此时得到了真正的升华,当然,这个“升华”正是神预期要达到的果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关于约伯本人(二)

    这个在东方人中为至大的人竟然“坐在炉灰之中,而且自己拿瓦片刮身体”,这一前一后的两个描述是不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呢?这个对比让我们看到了约伯的本真面目:约伯虽然身份、地位显赫,但他从不宝爱,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与地位;他不在乎人怎么看待他的身份,也不在乎他的所做所表现能否给他的身份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他不贪恋地位之福,也不享受地位、身份给他带来的光环,他只在乎在耶和华神的眼中他的价值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 约伯称颂神的名,不问祸福

    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

  • 约伯一生活出的价值

    约伯这一生活得有没有价值?他的价值在哪儿呢?为什么说他活得有价值呢?从人这儿来看他的价值是什么?从人的角度上来讲,他代表神要拯救的人类在撒但面前、在世人面前为神作了一次响亮的见证,他尽到了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为所有的神要拯救的人作了标杆作了模型,让人类看到人靠着神是完全可以得胜撒但的。

  • 撒但首次试探约伯(牲畜被掳,儿女遭灾)

    他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冷静: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体、一无所有;“剃了头”意指他如新生的婴儿归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体来到世上,如今仍是一无所有,如新生的婴儿归还给神。

  • 约伯对神的信没有因着神的隐藏而动摇过

    在约伯的经历当中,神始终向约伯是隐藏的,神没有公开向他显现过,也没有公开向他说什么,但是在约伯的心里,他确信神的存在。他一直认为神或者在他的前面行走,或者在他的右边行事,虽然他看不见,但神就在他的身边主宰着他的一切。在约伯从来没有看见神的情况下,他却能持守他的信,这是任何人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