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一)

2017年8月17日

一、太12:1 那时,耶稣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

二、太12:6-8 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我们先来看“那时,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这段经文。

为什么要选这段经文呢?它与神的性情有什么联系呢?我们在这段话中首先知道这一天是安息日,而主耶稣却在安息日出了门,而且领着门徒从麦地经过,更为“大逆不道”的是还“掐起麦穗来吃”。在律法时代,耶和华神的律法规定在安息日人是不能随便出门不能随便活动的,在安息日好多事情都不能做。主耶稣的这一举动令在律法下活了许久的人不解,甚至招来非议,至于人如何不解,如何议论耶稣的所作所为,我们姑且不论,我们先来谈谈主耶稣为什么偏偏选安息日作这件事,谈谈他想借着这件事告诉律法下的人什么。这就是我要讲的这段经文与神性情的联系。

门徒在安息日掐麦穗吃

主耶稣来了,他用他的实际行动告诉人类:神已走出律法时代开始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不需再守安息日,“走出安息日”这仅仅是神新工作的一个预尝,而真正的大的工作将会继续上演。当主耶稣开始作工的时候,他已经走出了律法时代的“束缚”,打破了律法时代所规定的条例与原则,与律法有关的一切在他身上就没有任何的踪迹了,他全部丢掉了不去守,也不再要求人去守。所以在这儿你看到在安息日主耶稣从麦地经过,主没有安息,他在外边作工,没有休息。他的这一举动反击人的观念,告诉人他已不在律法下生活了,他走出了安息日,以全新的形像与新的作工方式出现在人面前,出现在人中间。他的这一举动告诉人他带来了新的工作,这个新的工作就从走出律法、走出安息日开始。当神作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不会再念旧,也不会再顾忌律法时代的条例,也不受上一个时代所作工作的影响,而是在安息日照样作工作,而且他的门徒饿了可以掐麦穗吃,这一切在神那儿看都是很正常的。在神那儿神要作的好多工作与要说的好多话都可以有新的开头,当有新开头的时候,他以前所作的旧工作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持续了。因为神作工有他的原则,当他要作新工作的时候,就是他要将人带入新的工作步骤的时候,也是他的工作进入更拔高的阶段的时候,对于旧的说法或条例人如果继续做、继续持守,神也不纪念、不称许,因为他已经带来了新的工作,进入了新的作工阶段。当他带来新工作的时候,他就以一个全新的形像、全新的角度与方式来向众人显现,让人看见他不同方面的性情与所有所是,这是他作新工作的其中一个目的。神不守旧,不走老路,他作工说话不像人想象的有这样的禁忌、那样的禁忌,在神全是释放自由,没有任何禁忌,没有任何束缚,他给人带来的全是自由释放。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实实际际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与人供奉、膜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鲜活的,他的作工与说话带给人的全是生命与光明,全是自由与释放,因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不受任何辖制地作着他要作的一切工作。无论人怎么说,无论人类怎么看待他的新工作,怎么评价他的新工作,他都会毫无顾忌地作他要作的工作,他不会顾忌任何人的观念,也不会顾忌任何人对他工作与说话的指指点点,甚至是人对他新工作的极力反对与抵挡。受造之物中的任何人都休想用人的道理、人的想象以及人的知识,或者人的道德观念来衡量神所作的、来定规神所作的、来诋毁或搅扰破坏神所作的工作。神作事、神作工没有任何禁忌,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不受任何敌势力的搅扰。对于他的新工作而言,他就是永远得胜的君王,一切的敌势力与来自于人类的各种邪说、谬论都踩在他的脚凳之下。无论他作哪一步新工作,他的工作必会在人中间开展,必会在人中间扩展,也必会在全宇通行无阻、大功告成,这就是神的全能智慧,也是神的权柄与能力。所以主耶稣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安息日出门作工,因为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规条,没有任何来自于人的知识与学说,他所有的就是神的新工作与神的道,他所作的工作都是让人得自由、得释放,让人能活在光中、让人能活的道。而那些拜偶像的、拜假神的天天活在撒但的捆绑之中,被各种清规戒律束缚,今天禁忌这个,明天禁忌那个,活着没有一点自由,像是披枷戴锁的囚犯,没有任何快乐可言。“禁忌”代表什么?代表束缚,代表捆绑,代表邪恶!人一旦拜了偶像就是拜了假神、拜了邪灵,禁忌就跟着来了,这个也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今天不能出门,明天不能上灶,后天不能搬迁,婚丧嫁娶都得选日子,甚至生孩子也得选日子,这些叫什么?这些就是禁忌,就是对人的捆绑,就是撒但邪灵控制人、束缚人心灵与肉体的枷锁。在神这儿有没有这些禁忌?当说到神的圣洁的时候你就应该首先想到这一点:在神没有任何禁忌。神作工作、说话有原则,但是没有任何禁忌,因为神自己就是真理,就是道路、生命。

再看下面的经文:“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6-8)这里的“殿”指什么?用通俗的话来讲“殿”指的就是华丽、高大的房子,在律法时代“殿”就是祭司用来敬拜神的地方。主耶稣说的“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中的“这一人”指谁?很显然“这一人”就是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因为只有主耶稣比殿更大。这话告诉人什么?告诉人要从殿堂里出来,因为神已走出殿堂,不在那里作工,所以人应当在殿堂以外寻找神的脚踪,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主耶稣说这话的背景是因着律法下的人已把殿堂看成是比神还要大的一个东西,就是人朝拜的是殿堂这个地方,而不是神,所以主耶稣提示人不要朝拜偶像,而要敬拜神,因为神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他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可见,在主耶稣的眼里,律法下绝大多数的人已不再敬拜耶和华,而是只走祭祀的过程而已,这个过程被主耶稣定为“拜偶像”。这些拜偶像的人把殿看得比神还要大、还要高,他们心里只有殿没有神,对他们而言,没有殿他们就失去了栖息之地,没有殿他们就无处朝拜,也不能行祭祀之事。所谓的“栖息之地”就是他们打着朝拜耶和华神的旗号而获准能呆在殿堂里行自己之事的地方;所谓“行祭祀之事”就是他们能在殿堂里以作事奉之事来作掩盖干他们个人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当时的人为什么把殿看得比神更大的原因。因为他们用殿作掩盖、用祭祀作幌子欺骗人、欺骗神,所以主耶稣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提示人。这话拿到现在来说也同样有效,同样有针对性,虽然现在的人与律法时代的人经历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见证神与大红龙争战当成是捍卫人权、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那些宝爱规条的人把规条看得比神大,那些喜爱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热衷于事业的人把事业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种表现让我不得不说“人在口里称颂神为至高,而在人眼里一切都比神大”,因为人一旦在跟随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机会,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热衷的事业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人的这些情形与两千年前在圣殿里搞各种个人经营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耶稣对法利赛人的斥责

他们不考察主耶稣所作之事的源头,也不考察主耶稣所说之话、所作之事的实质,而是一味地、迫不及待地、疯狂地、有意识地恶意攻击、诋毁主耶稣的所作所行,甚至到了肆意诋毁主耶稣的那灵,即圣灵、神的灵,这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他癫狂了、别西卜与鬼王”的所指,也就是说,他们将神的灵说成是别西卜与鬼王,将神的灵所穿戴的肉身的作工定性为癫狂。

耶稣复活之后吃饼与人讲经

此时站在人面前的这位有骨有肉的灵体让每一个人感觉如梦初醒:站在眼前的这一位人子就是从亘古以来就有的那一位,他有形有像,他有骨有肉,与人同吃同生活已许久……此时他的存在让人感觉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美妙,又是那么的愉悦与幸福,同时也充满感慨,而他的再次显现让人真实地看到了他的卑微,感受到了他的亲近和他对人的惦念与依恋。短暂的重逢,让看见主耶稣的人感到恍如隔世,人那颗失落、迷茫、惶恐不安、焦虑、充满思念、麻木的心得到安抚,人不再疑惑、不再失望,因为人感觉有了希望、有了依靠,眼前站立的人子就是人永久的后盾、永生永世的坚固台、避难所。

耶稣行神迹奇事

在人来看五饼二鱼分给五千人吃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就算每人只吃一小口,这五饼二鱼也是不够五千人吃的,但是在这里主耶稣行了一件神迹奇事,他不但让五千人都吃饱了,而且还有剩余,如经上说“他们吃饱了,耶稣对门徒说:‘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免得有糟蹋的。’他们便将那五个大麦饼的零碎,就是众人吃了剩下的,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个篮子”。

饶恕七十个七次 主的爱

这里的“七十个七次”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那就是让人把饶恕人当成自己的责任、自己的必修课,也当成“道”来守。这虽然仅仅是一个比喻,但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它让人深刻地领会了主耶稣的意思,也让人在这话中得到了自己该实行的路,得到了实行的原则与标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