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 一 百 一 十 一 篇 说 话

万国必因你而得福,万民必因你而对我欢呼、赞美,我的国必兴旺、发达,必永远存留,不得任何人践踏,不容任何不与我相合的东西存着,因我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不让任何人论断我,不让任何人与我不合,从此足见我的性情,足见我的威严。当有谁抵我时,我在我的时候来惩罚他,为啥现在仍未见我惩罚谁?只因我的时候没有到,我的手还没真正作事,虽然大灾大难倒下,只是针对大灾大难的内容说的,但大灾大难的实际并未临到任何一个人。从我的说话当中你们摸着什么没有?我要把大灾大难的实际开始发布,就从今开始,在这之后,抵我的必遭我手击杀。以往,只是显明一些人,不是大灾大难的临及。今天不同以往,既然我全部告诉你们大灾大难的内容,我就在特定的时间,把大灾大难的实际公布于众。在这以前,没有一个人触及大灾大难,所以,多数人(即指大红龙之子)仍然任意猖狂,任意妄为。当实际临及时,这些东西就彻底服气。否则,谁也对我定不真、认不清,这才是我的行政。从此看出,我的工作方式(指在所有的人身上的作工方式)开始转变:在大红龙的后代身上显明我的烈怒,显明我的审判、我的咒诅,我的手开始刑罚所有抵我的;在众长子身上显明我的怜悯、显明我的慈爱,更在众长子身上显明我神圣不可触犯的性情,显明我的权柄,显明我的本体;效力者安下心来为我效力,众长子越来越显明;通过击杀抵我的,让效力者从中看见我的不饶人的手,从而恐惧战兢地为我效力,让众长子从中看见我的权柄,对我更加认识,从而借此生命得着长进;在前一段时间说的话(包括行政、预言、对各类人的审判),开始按着次序来应验,也就是让人看见我的话就实现在眼前,没有一句落空的,都是实际;在未应验之前,大批的人要因着未应验的话而出去,这是我作工的方式,不仅是我的铁杖的作用,更是我的话语的智慧,从中看见我的全能,看见我对大红龙的恨恶(这在我开始作工以后方能看出来,在现在显明部分人,只不过是我的刑罚的一小部分,但不能包括在大灾大难之中,这是不难理解的。从中看出,在这以后,我的工作方式更让人难以理解,今天告诉你们,免得你们到时因此而软弱,这是我对你们的托付,因为要有历代以来人未看见的令人难以放下情感、脱下自是的事发生)。之所以我用不同的手段来惩罚大红龙,是因为它是我的仇敌,是我的对头,必须把它的后代都灭绝了,方才解我心头之恨,才能准确地羞辱大红龙,这才是把大红龙彻底灭亡,把它扔在硫磺火湖、无底深坑。

不仅是在昨天,而且是在今天,更重要的是在明天,我要让我的众长子与我同掌王权,与我一同治理万国,与我一同享受福分。我的大功告成,这样的话我一直在说,也可以这样说,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说了,在人来说,并不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从创世以来到今天以前,我一直没有亲自作工,也就是说,我的灵从来没有完全降在人身上说话,降在人身上作工,但今天不同以往,我的灵亲自作工,是在宇宙世界的每一处。因着我在末世要得一班人与我一同作王掌权,所以我先得着一个与我同心合意的人,来体贴我的负担,之后我的灵完全降在他的身上发表我的声音,向宇宙世界释放我的行政,揭示我的奥秘。我的灵亲自成全他,我的灵亲自管教他,因着在正常人性的里面生活,所以谁也看不透,当众长子都进入身体之时,就完全显明我在现在所作的是不是事实。当然,在人的肉眼来看,在人的观念当中,谁也不相信,而且不能顺服,但这一点是我对人的宽容,因为事实并不临到,所以人不能相信,不能明白。在人的观念当中,永远没有一个人相信我的话,人都是这样,不是只相信我的人说话,就是只相信我的灵发声,这是人的最难办的地方。若没有人肉眼看到的事发生,没有一个人能放下自己的观念,没有一个人相信我所说的话,所以我用我的行政来惩罚那些悖逆之子。

在以前我说过这样的话,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也是从始到终掌管一切的,在末后,我要得着十四万四千得胜的男孩子。在得胜的男孩子这个字眼上,你们有所了解,在十四万四千这个数字上你们并不清楚。人的观念是带有数字的,定规是指人数或者东西的个数,在修饰得胜的男孩子的“十四万四千得胜的男孩子”中,人也认为得胜的男孩子有十四万四千个,再进一步有的人认为是一个预表意,把十四万与四千分开来解释,但这两种解释都不对,既不指实际的数目,更不指预表意,在人谁也不能看透这一点,历代的人都认为可能是预表意。十四万四千与得胜的男孩子相联,那么,十四万四千就是指末世的一班作王掌权的、我所爱的人,即十四万四千解释为从锡安来又回到锡安的一班人。完整的十四万四千的得胜的男孩子的解释是:从锡安来在人世,被撒但败坏,最后又被我重新得着,与我一同归回锡安的人。从我的说话当中,看见我的工作的步骤,即你们进入身体是不远的事了,所以我一再在这方面解释,在这方面提醒,你们务要看清,从我的说话当中摸着实行的路,从我的说话当中摸着我工作的步伐。要想摸着圣灵工作的步伐,必须从我揭示的奥秘来看(因为圣灵作工无人能看见,无人能摸透),之所以我在末世揭示奥秘就是这个原因。

在我的家里,没有一点不合我的东西,从现在开始我一点一点地清除,一点一点地洁净。人,谁也插不上手,谁也作不了这个工,之所以说我在末世亲自作工就在此显明,我多次告诉你们,只让你们享受,不让你们动一手一脚就这个原因,这才显明我的大能,这才显明我的公义、威严,显明我所有的人揭不开的奥秘(因着人对我的经营计划一直不认识,人对我的工作步骤一直不了解,所以称之为“奥秘”)。我在末世要得着的、我在末世所作的都是奥秘。在我创世以前,从来没有作过今天的工,而且我从来没向人显示过我的荣脸,显示我的本体的一部分,只是我的灵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因着创世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彰显我,没有一个人能作我的发表,所以我未曾让人看见过我的本体,而且我的灵在一部分人身上作工),今天我的荣形、我的本体才显明给人,人才看见。但今天你们看见的仍然不完全,仍然不是我所要让你们看见的。我要让你们看见的只不过是在身体里,现在谁也达不到这个条件,也就是说,在进入身体之前,谁也看不见我的本体。所以我说,我要在锡安山向宇宙世界显明我的本体,从此可见,进入锡安山是我的最后一部分工程。当进入锡安山时,我的国度就建造成功了,也就是说,我的本体就是国度,当众长子都进入身体之时,就是国度实现之时,所以我一再提起众长子进入锡安山的事,这是我整个经营计划的中心点,历代以来谁也没有摸着。

在我改变工作方式之后,会有更多的、人的思维达不到的东西,所以务要在这方面留心,在人的思维达不到的东西,并不决定我说得不对,这就更需要人受苦,需要人与我配合,不可任意放荡、只随从自己的观念。因为多数的效力者都是在这方面跌倒的,我用我的话来揭露人的本性,来揭示人的观念(但效力者因着我不改变他的观念,他就跌倒,作为长子的因着我借此改变他的观念,除去他的思维),在最后,众长子都因着我揭示的奥秘而得成全。

上一篇:第 一 百 一 十 篇 说 话

下一篇:第 一 百 一 十 二 篇 说 话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