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话使我认识了自己

2020年6月23日

韩国 渺小

全能神说:“末世基督是用诸多方面的真理来教训人,来揭露人的本质,解剖人的言语行为,这些言语中都包含着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对神如何顺服,对神如何忠心,人当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这些言语都是针对人的本质,针对人的败坏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绝神的言语更是针对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针对人本是神的敌势力而言的。……审判工作带来的是人对神本来面目的了解,带来的是人对悖逆真相的认识。审判工作使人对神的心意明白了许多,对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许多,对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许多,而且也使人认识了、知道了人的败坏实质、败坏根源,也使人发现了人的丑恶嘴脸。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审判工作带来的,因为审判工作的实质其实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开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读了神的话,看到神末世作审判工作,就是借着发表真理来审判洁净人,使人在神的话里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事实真相,能懊悔、恨恶自己,有真实的悔改。以前我总觉得自己人性好,对人能包容、忍耐,看到身边的人有难处我也会尽力帮助,我就认为自己是好人。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我才看到自己虽然外表有些好行为,不做明显犯罪的事,但里面还有撒但性情,狂妄、诡诈、恶毒,还能身不由己地做违背真理的事抵挡神,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的确需要神话语的审判、洁净。

神的话使我认识了自己

2018年3月,我在教会尽制作视频的本分,刚到组里的时候,听一个姊妹说组长赵弟兄比较严肃,对工作要求很严格,我心想:要求严格是对工作负责任,这样更能促使我们尽好本分,这是好事啊。再说我这人比较随和,跟谁都能合得来,跟赵弟兄配搭尽本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为了让我们尽快熟悉业务知识,赵弟兄下载了一些视频让我们参考学习,在学习审美、构图、光影、色彩搭配这些业务知识时,我感觉有些枯燥乏味,常常走神,心想:“这么多内容,一时半会儿也记不住,以后在操作的过程中慢慢就会掌握的,现在还不如学习怎么运用新的软件,制作出更真实、成熟的视频特效,这样也能提高学习兴趣。”于是,我就提出自己的看法。本想着赵弟兄会考虑我的建议,谁知他听后认真、严肃地说:“熟悉这些理论知识也很重要,这是我们做好视频必须掌握的。咱们得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窝地,别好高骛远,咱们学习这些是为了尽好本分,态度摆正了学起来就会有动力,就不会觉着枯燥乏味了。”赵弟兄话音刚落,弟兄姊妹齐刷刷地看向我,我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感觉挺尴尬,心想:“你这么一说,大家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是一个尽本分不务实的人呢?这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啊?”但转念一想,“我不能这么小肚鸡肠,赵弟兄这么说也是为我好,我要是这么斤斤计较,以后还怎么配搭尽本分呢?”接下来的日子,我用心学习业务,一些基本操作很快就掌握了。时间一长,我就有些飘飘然了,觉得自己素质还可以,学什么都快。

一天,赵弟兄又教我们学习一项新的软件技术,教完一遍我很快就记住了,其他弟兄姊妹还想再学一遍,赵弟兄又耐心地教了两遍,我心里就有些不耐烦了,心想:“这有什么难的,我都学会了,不用反复地说了。”我就开始看其他资料了。赵弟兄看我心不在焉就问我:“姊妹,你学会了吗?你来操作一下吧。”我想这还用操作吗?你是不是信不过我呀?我信心十足地操作起来,可刚到一半就卡住了,不知道后面该怎么进行了,弟兄姊妹都在旁边看着,当时我只觉得脸一阵阵发烫,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赵弟兄神情严肃地对我说:“姊妹,你太狂妄自是了,平时学什么都不用心,这样怎么能把本分尽好呢?”听了赵弟兄的话,我心里很不服气,“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你不问别人,专门问我,是不是想让我出丑啊?你当着大家的面这样说我,这不让大家都觉得我这人太狂妄了吗?以后我跟弟兄姊妹还咋相处啊?”我越想越觉得赵弟兄是有意和我过不去,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心里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成见。从那之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躲避赵弟兄,他问我一些本分上的事我也是爱搭不理,应付着说说,生怕他再发现我什么问题指责我。可我越想躲避,本分上越是出现问题、偏差,常常被赵弟兄提醒、指点,这让我很不是滋味,对赵弟兄也越发不满,心想:你总让我丢面子,等下次发现你的缺欠我也要当着弟兄姊妹的面说你一顿,让你也尝尝被对付的滋味。

后来,我们组新来一个姊妹,我给姊妹介绍组里的情况,谈起赵弟兄时,我就把自己对他的看法、不满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说完后,我心里有些不安,觉得这么说是不是背后论断呢?可转念又想:我说的也是我的真实看法,这样也让姊妹能了解他,能正确对待他的优缺点。这么想想,我也就没当回事了。

没多久,我听一个姊妹跟教会带领反映赵弟兄尽本分中的一些问题,我心想:“正好趁这个机会我也向带领反映反映,带领可能会根据我们反映的情况对付赵弟兄,他不是总指责我吗?这回也让他尝尝被对付的滋味,最好是对付完之后再撤掉他的本分,让他回家反省才好呢,这样我就不用再每天面对他了。”想到这儿,我就把赵弟兄平时流露的败坏、缺少都反映给了带领。本以为带领会调换赵弟兄的本分,没想到过了几天,带领综合弟兄姊妹的评价衡量后,说赵弟兄只是有些败坏性情流露,他对自己也有些认识,而且他尽本分有责任心,能作些实际工作,还继续尽组长本分。得知这个结果,我心里有些失落。后来,带领找我交通:“你反映赵弟兄的问题光说他的败坏、缺少,你是不是对他有成见?赵弟兄心直口快,谁做得不合适,违背真理原则了,他能直接给人指出来,有时说话语气是重了点,但他存心也是为了帮助弟兄姊妹,维护教会工作,咱们得正确对待。如果把赵弟兄的本分调换了,会给工作带来打岔搅扰。在反映赵弟兄的事上,咱们得反省自己说话做事有没有原则,存心对不对,有哪些败坏掺杂……”听带领这么提点,我觉得自己身上的问题有些严重,回想跟赵弟兄接触以来自己的表现流露,我心里感觉很不安,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带到神面前祷告寻求。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在弟兄姊妹中间总释放消极的人是撒但的差役,是搅扰教会的,这样的人有一天都得被开除出去,都得被淘汰。人信神若不存着敬畏神的心,若不存着顺服神的心,那这样的人不仅不能为神作什么工作,反而成了搅扰神工作的人,成了抵挡神的人。信神的人不顺服神、不敬畏神,而是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的最大的耻辱。……真正信神的人心里总有神,总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爱神的心。信神的人办事应存着小心谨慎的心,所作所为都应按神的要求,都应能满足神的心,不应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不合乎圣徒的体统。人不能打着神的旗号到处横行,到处招摇撞骗,这是最悖逆的行径。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严格的标准吗?不更有行政吗?人可以自由随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让人随意‘改动’,神是不容人触犯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读了神的话,我觉得特别的扎心,感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神家有行政,有神的要求,人说话做事如果没有敬畏神的心,胡作非为,背后论断人,挑拨离间、拉帮结伙,搅扰教会工作,这样的人就是不信派,是撒但的差役,神绝对不容许这样的人留在教会里。我想到和赵弟兄一起尽本分时自己的表现和流露:就因着赵弟兄在弟兄姊妹面前指点我的缺少,让我脸面受损了,我就对他产生成见,在新来的姊妹面前散布对赵弟兄的成见,论断他,拉拢姊妹站在我一边孤立他;当得知有人反映赵弟兄尽本分的问题时,我也趁机揭他的短,巴不得带领撤换他的本分把他打发回家。我所流露的不正是恶毒的撒但性情吗?哪有一点信神之人的样式啊?想想赵弟兄指出我尽本分中的缺少和不足,这是对神家工作负责,也是为了帮助我,而我就因着赵弟兄伤了我的面子就对他有成见,抓他的把柄,在背后论断他、挑拨离间,想把他挤对走,我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啊?我临到事不注重寻求真理,不实行真理,就凭着撒但性情说话做事,打岔搅扰神家工作,这不正是撒但的差役吗?我感到有些后怕,要不是教会带领根据真理原则把关,继续留用赵弟兄,组里的工作就要受亏损了。我心里感到自责、懊悔,也有些愧疚,看到自己太没人性了。如果不是神话语严厉的审判、揭示,麻木的我根本不会反省认识自己,还会继续作恶搅扰教会工作,被神厌憎淘汰。这时,我才感到这恶毒的撒但性情不解决可真太危险了!我开始反思、揣摩,我流露这些撒但性情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呢?

我看到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听到真理也无心思去实行,看见神已显现也无心思去寻求,这样一个堕落的人类哪有一点拯救的余地呢?这样一个腐朽的人类怎能活在光中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人里面有一种思想:‘你不仁,我不义,你对我都不客气,我跟你客气什么?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为什么要给你留面子?’这是什么思想?是不是报复的思想?这种思想观点在常人来看是不是成立?‘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在外邦人中间都是站得住的理,完全合人的观念。但是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作为一个追求明白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的人来看,这些话对不对?该怎样分辨?这些东西来自哪儿?来自撒但的恶毒本性,这里面带着毒,带着撒但的恶毒、丑陋的本相,带着这个本性实质。带着这种本性实质的观点、思想、流露、说法甚至表现出来的作法,这些东西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属撒但的?属撒但的这些东西合不合乎人性?合不合乎真理?合不合乎真理实际?是不是跟随神的人该有的作法、该有的思想观点?(不是。)”(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才能摆脱负面情形》)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我能流露恶毒的性情,做出这些没有人性的事,这不是一时的败坏流露,而是受撒但毒素、撒但本性支配。撒但魔王借着国家教育和社会的传染、熏陶灌输给人许多撒但毒素,就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等等,受这些撒但哲学的败坏、毒害,人的性情越来越狂妄自大、自私诡诈、阴险恶毒,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形象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人与人之间不能正常相处,没有理解,更不能忍耐包容,一旦别人说话、做事触及到自己的利益,就对人产生成见,记恨人、排斥人,甚至打击、报复人。就像中共为了维护它的独裁统治,维护它“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无论做多少恶事都不许人揭露,只让人对它歌功颂德,谁若说真话揭露共产党,有损它的“光辉”形象,它就要整谁治谁,甚至给人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把人下到监里,甚至杀人灭口。大红龙太恶毒凶残了!我从小就受大红龙毒素的败坏、熏陶,充满了撒但性情,特别狂妄,不接受真理,不容许别人揭露自己的败坏,谁说话做事触及到我,我就跟谁过不去,甚至把谁当仇敌对待。赵弟兄敢于说真话,能根据事实给我提缺欠,可我不但不能正确对待,虚心接受他的帮助指点,反而因着触及到自己的脸面地位就对他产生成见,背后论断、拆台,巴不得他被撤换,不知不觉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打岔搅扰神家工作。这时,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本性狂妄、诡诈、自私、恶毒,流露的都是撒但性情,没有什么人样,这撒但性情不解决,注定是被神毁灭的对象。现在想想,以往我觉得自己人性好,对人能包容忍耐,那是因为没有触及自己的切身利益,一旦触及到我的利益,撒但鬼性就显明出来了。我越想越恨自己,不想再活在撒但性情中抵挡神,我就向神作了个悔改的祷告,愿意追求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洁净,尽快脱去这些撒但性情。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对神心存敬畏,也就不能远离恶,这是连带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约束,你就能达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荡的事,不做神所厌憎的事,不说没理智的话。你接受神鉴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恶事,这样是不是就远离恶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从神的话中看到,信神有敬畏神的心太关键了,能常常活在神面前,说话、做事接受神的鉴察,遇到触及自己利益的事,虽然当时不好接受,或者心里有抵触,但因着有敬畏神的心,能借着祷告神放下自己,寻求真理,以神家工作、以本分为重,不做得罪神的事。当我按着神的话实行时,对赵弟兄的成见逐渐放下了,就觉得赵弟兄指出我的问题这是对我的补足,是为了本分达到好的果效,遇到什么问题也能摆正心态去询问他了,借着他的提点帮助,我的缺少得到补足,尽本分比之前果效好一些了,我心里也感到踏实、平安。是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了自己,有了点变化,看到神拯救人的工作太实际了。

上一篇: 活在神面前
下一篇: 对待本分的态度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是怎么经历末世基督审判的

通过这几年尽接待本分,我流露了不少败坏性情,也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击打管教,因着明白真理我错谬的思想观点得到了扭转,看淡了名誉地位,明白了在神面前所尽的本分没有大小高低之分,只要是教会的工作,都是重要的,只要凭真理原则来尽本分,都蒙神称许。

老实人并非诚实人

神的话说:“诚实人是有真理的人,诚实人不是可怜人,不是窝囊人,不是笨蛋,不是老实人……所以,你别把这个冠冕往自己头上戴,觉得自己在社会上很受苦,很受歧视,谁见谁欺负,谁见谁骗,你就认为自己是诚实人,这就大错特错了。……做诚实人不是像人想象的说话不会拐弯、直来直去那就是诚实人,有的人也可能天生说话挺直爽,但是直爽不代表没有诡诈,诡诈是人的存心,是人的性情。

你真认识自己吗

“西曼,你很狂妄,商量工作时,没等我们发表观点,你就直接拍板定案,自己说了算,而且说话的口气还很生硬,让人受辖制。” “你尽本分急功近利,总是催着、卡着我们做事。我写讲道稿遇到难处了你也不关心,和你一起尽本分感到很压抑……”

所谓好人的真实面目

神的话说:“不爱真理的人哪有善?专爱肉体的人哪有义?义、善不都是为着真理而说的吗?不都是为那些专心爱神的人而预备的吗?不爱真理、尸体腐烂的人不都存着恶吗?不能活出真理的人不都是真理的仇敌吗?你们这些人又如何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发表评论